第一集 第一百二十一章:莫名哭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痴竹 书名:神龙族
    阅读本站请将分辨率设置在1024768以上效果更佳!!

    一片山林之中,一条羊肠小路之路之上,一个潇洒的少年正在轻巧的行走着,少年着一白衣,头上系着一个象征着成年的髻。此外却没有了任何的行李,空手而已。右肩之上竟然安适的趴着一个小兽,此时正值初,淡红色的绒毛趴落在少年的肩头,将头深深的埋了进去,似乎在大睡一般。

    ,将视线跳跃到空中,远远的望去,后是一片茫茫的山群,而正前方,却已经是满目的平原。

    少年贪婪的吸了一口象征着平原的气息,清香的泥土的气息不灌入了鼻孔之中,满心都是会意的芬芳,少年的脸颊之上不挂上了两道月牙一般的微笑,脚步也加快了几分。

    因为脚步的加快,少年也不能够保证体的平衡了,肩头的震动不将肩头的小兽给震醒了,小兽人化的伸了一个懒腰,随后一手揉着还带着困意的眼睛,另一只手却伴随着嘴中吱吱的声音挥动着小拳头,向着下的少年示威一般。

    少年也感觉到了肩头生的景,不脚步慢了下来,随后微微的转,正好对上了小兽的一双漆黑的大眼睛满带着的怒火,不苦笑一声,连忙自责道:“你看看,我总是记不改,我的错,我的错……实在是前方……”少年先自我自责一番,然后便语气一改,陷入了沉思,似乎对未来充满着憧憬一般。

    没想到这一下却是将小兽急得抓耳挠腮,一听到少年已经闻到了前方的气息,马上不自觉的联想到了无数的新奇与乐趣,但是随后少年却卖起了关子,令着实让小兽感觉到一阵不爽,连忙着出吱吱的声音要少年赶紧将消息说来。

    少年使劲的清了一下嗓子,然后郑重的说道:“我郑重的说道,嗯,我已经闻到了前方大平原的气息,相信不过多长的时间,我们就能够走出这一片林子了。”说到这里,少年的脸上也不再次流露出一丝微笑,双眼之中满溢出喜悦,不断冲着小兽眨着眼。

    小兽似乎能够听懂一般,听完少年的时间之后,竟然从少年的肩头一跃而下,手舞足蹈的翻起了滚,似乎要借此来表达自己心中的喜悦心一般。

    随后,小兽一个空翻翻起了,一双小爪子不断的抚摸着肚皮,双眼眨呀眨的,不在嘴角流露出了一丝笑意。随后,便转一跃,化为了一道紫芒,冲进了重重的山林之中不见了影。对于此,少年也不在意,继续不知道疲倦一般,迈着大步子走在山路之上。

    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小兽便再次显示出形来,只不过这一次小兽却是负重而来的。只见小兽两只小爪子上抓着几个闻之留香的果子,而肩头却是扛着另一只小动物,浑淡黄色的皮毛,似乎是一只仓鼠。.也不见仓鼠上有什么伤口,可是却如同昏迷一般沉沉的低着头。小兽三下两下跳到了少年的肩上,将肩头的仓鼠向着少年前一扔,便盘膝而坐,两只爪子拿起手中的果子便要送到嘴中。但是,随后眼睛一转,便又人化的将一个果子同样扔到了少年的手中。

    少年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谢意,然后毫不客气的一口咬下,顿时间唇齿留香,甘甜的果汁与鲜嫩的果让因为旅途而枯燥的口感到了一丝清爽。

    少年吃着果子的时候,小兽却又不干了,不断的用小爪子挠着少年。

    少年嘟囔着:“知道了,可是,我怎么也得先把果子吃完吧……”话还没有说完,少年只感觉到一阵风从脸颊划过,随后手上还仅剩下一半的果子已经消失不见了,然后便从耳际传来了大口咀嚼果实的声音,少年苦笑。

    少年单手划过脖颈,顿时间手中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匕。然后三下五除二,一只肥肥胖胖的仓鼠便被剖肠开肚,随后紧接着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泡子水,正好让少年洗剖干净。最后,当一缕缕的炊烟袅袅升起的时候,已经隐隐的传出了烤的香气。

    小兽一副亟不可待的样子,几次想要伸手将火堆之上的烤拿下来然后一享美食。可是每一次都被少年一掌打了回去,并且伴之以象征的怒意。对于此,小兽已经习以为常,但是却又分明在乎一般,微微的露出了半截粉红色的舌头,然后将手撤了回去。少年利索的从口拿出了几个小瓶子,对着烤撒了些作料,顿时间小兽的口水就要留下来了。

    “好了……”没等少年说完,小兽顿时间风卷残云一般,一涌而上,围着烤化为了一道道绚丽的紫色影子,几个呼吸之后,少年已经只剩下了苦笑,显然眼前的事没少生过。一只硕大的仓鼠,已经完完全全的化为了一张骨架,森然的洁白骨架在火中诉说着一个强盗的打家劫掠,甚至连一丝孜都没有留下。吃完之后,小兽一个轻跃,跳到了少年的肩头,不久之后,鼾声传来。

    夜渐渐的降临了,几根柴架起的火焰在跳跃的燃烧着,熊熊的火焰之前,是少年脱去了白天笑容的外衣之后的一张陷入了沉思的脸庞。少年手托腮,不时的添一点柴火,陷入了沉思。

    少年正是陶笛。此时距离上一次在无名山即如今的泰山圣地天贶所生的系列大战,已经过去了足足半年之久。不得不说,陶笛与虎跃之间的战斗虽然来得快,结束的也快,可是实际上为了这一次的战斗,双方所付出的代价却着实令人惊骇。虎跃陨落,这自不必说。然而,陶笛预支法力神识与元气进行战斗,足足令陶笛在惨胜之后昏迷了三个月之久。而在醒来之后,陶笛才在苦笑的喜悦之中现自己的法力与神识竟然低的可怜,甚至无名山随随便便的一名妖兽便可以轻易的将自己打败。且不说全的经脉被打断,但是神识与法力成倍数的下降,便令陶笛惊愕不已。

    好在包括碧霞仙子与紫影者在内的诸位泰山高阶妖修纷纷的拿出了自己的最高效的丹药,然后全部被陶笛宛如是吃豆子一般囫囵吞枣一般的吃了下去,看的周围人也是一阵胆战心惊,且不说药效如何,但是这么多的丹药所释放的能量足以经令一个普通的修者爆体亡了。

    不过好在陶笛并非是一个普通的修者,曾被天龙册锻炼之下的躯体已经到达了一个恐怖的地步,而后又吞食了碧霞仙莲改善了体质,后来经过紫影与血影的血脉改造,尤其是后来又在虎跃的帮助之下成功的化为血影,驾驭石敢当,可以说,如今陶笛的躯体,即便是比上紫影血影这样的妖兽也不落下风。

    当然,即便是这个样子的躯体,也仍然承受不了。最后,在无限的担心之中,紫影者推荐陶笛修炼大分神术。将自己全部属于爆悍的力量包括被种下血影种子的炉鼎躯体,全部封印进了一个体之中。而另一个,则成为了现在的模样,虽然实力不是很高,比起化形期的妖精仍然胜算不大,可是在一部分药效的恢复培育之下,倒也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况且陶笛如今已经拥有了相当的一部分财产,尤其是石敢当与血云一旦祭出,何人敢阻?

    至于大战结束之后的事,陶笛也已经从众人的口中渐渐的了解到了。在黑白双老的支持下,于泰山成立了一个泰山派,将守护神石敢当尊为开派老祖,然后广招门生,小星子与童子先通过了考验,成为了泰山派的弟子。

    碧霞仙子则是随紫影者一起回到了紫影界,据紫影者说,虽然这一次胜利了,可是终究不知道何时虎跃会出现但是无论何时出现,对于无名山来说,都是一场灾难。因此,帮助碧霞仙子迅的提高修为成为了当务之急。守护神,始终是泰山的精神领袖,在寄托着泰山人民的希望之后往往会出现奇迹。也唯有这个样子,才能够在将来的战斗之中,将胜算扩大。

    无尘,则是在亲眼看到陶笛醒来之后,踏空而去,据无尘说,是要返回山门,重新做一回崂山道士。当然,无尘也与陶笛相约,当所有的事完结之后,定然要再次回到泰山这一片流淌着血与汗的土地,畅饮三百杯。

    在刘老汉无微不至的照顾之下休整了三个月之后,陶笛向整个无名山宣告了再见。踏上了新的征程。在向碧霞仙子与紫影者几人问清楚关于招摇山及轩辕真人的消息之后,陶笛不感到一阵失望。一直处于无名山之中从未出过此界的几人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几个事关陶笛大事的消息。不过,陶笛却也因此而彻底的放弃了在此享受英雄般的待遇,毅然绝然的拒绝了所有人的挽留之后,踏上了走出泰山走到更广阔世界的路程。

    小童执意要跟着陶笛,而陶笛也有一丝的谊留在了小童的上,在征求了紫影者的意见之后,便随着自己走到了现在。计算一下路程,差不多已经足足走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竟然还没有走出泰山,由此可见,泰山的广大。当然,陶笛是步行出去的。虽然偶尔也能够御空而行,可是陶笛如今的法力太珍贵了,每每飞上不到万里的距离就要停下打坐休息,想当初能够借助别人的力量毫不珍惜的挥洒大把的法力如今却又要紧衣缩食,陶笛不只能够以苦笑踱之。而自己的另一半如今也是坐在泰山的深处打坐修行,一方面要消化估计百年才能够消化完毕的丹药,一方面也在修行紫影一族传给自己的功法,同时,还要将已经深深扎根于体内的血影血缘炼化,免得将来在遭到麻烦。如此一来,陶笛在修炼大分神术的时候,将本体大部分的实力全部封印到了另一半之中,如今这一半闯天下的不过是一个初入修仙界的毛头小子罢了,当然,若是毛头小子被惹毛了,恐怕也会绽放出无限的光芒的。

    想到这里,陶笛不紧紧的握了握拳头,一股有时而无力的感觉传遍了全,似乎感觉上虚假一般,真的好似并不是曾经的那一具具有着强大爆力的躯体。

    陶笛不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抚摸着肩头的小童,不又露出了一丝笑意,不知道为什么,陶笛总感觉似乎在与虎跃大战之时,紫怡童曾经回来过,那紫色的长与淡紫色的瞳孔,是陶笛所永远不能够忘记的痛。但是后来所有的人全部告诉自己,紫怡童没有来过,这不令陶笛感到一阵迷茫。但是后来想通了的陶笛,却是坚定了一个信念,九州大陆何其之大,总会有奇人妙术将紫怡童救回来的。

    拳头托着脑袋,陶笛不入睡,实在也太累了。

    隐隐的,似乎有一声声的啼哭闯进了耳际,警惕的陶笛不漠然的睁开了眼睛,然后释放出神识向着四周寻去,不过很可惜,神识仅仅能够搜索不过几十丈的距离而已,这么短的距离绝对没有况的,声源处应该在很遥远的地方呢。

    陶笛的异动顺便也将小童给惊醒了,任谁睡得时间长了恐怕也会疲倦的。疲倦的小童伸了一个懒腰,望着天际已经隐隐跃上来的鱼白色,知道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不先大声的吱吱叫唤了几声,来划破尚还的夜。

    就在这个时侯,小童突然现陶笛正在执着耳朵听着什么,索也模仿着停下嘴中的啸声,静心听去。果然,当这一片山林再次回归静寂之后,即便是小童,也听到了一阵隐隐约约的哭声传来,听其方向,似乎正是自己将要走的方向。

    陶笛与小童默契的对视一眼,然后整了整衣服,大踏步的再次踏上了征程。

重要声明:小说《神龙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