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第一百一十九章:陶笛哥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痴竹 书名:神龙族
    阅读本站请将分辨率设置在1024768以上效果更佳!!

    “陶笛,不要逃避了,我是碧霞!”碧霞仙子不急切的大声喊道。可是如今的陶笛却俨然已经丧失掉了当初的一副睥睨天下的风范,如今更似是一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双手紧紧抱着头,早已经化作了一颗流星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而失去了法力与神识支持的石敢当则是宛如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一般,躺在地上。至于血云,则是化为一道血光之后深深的隐藏进了陶笛的体之中,之后便丝毫再也没有流露出一丝一点的气息。

    “陶笛……”看到陶笛蜷缩在地上如同一只老鼠一般,碧霞仙子的眼泪一瞬间便涌了上来。碧霞仙子不用想也知道,如今的陶笛肯定在与自己的邪心进行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如果陶笛的本归来的话,那么一切大吉大利,无名山从此定然恢复安宁之,可是如果陶笛一旦失败,最终被侵蚀了心神之后,后果将不堪设想,至少在掌握了石敢当与血云两道杀手锏之后的陶笛,无名山没有谁是其对手,无名山的毁灭仅仅是在一瞬间的事

    此刻无名山展现了一幅从来未有出现一幕,围绕着圣地天贶的周围,数不胜数的生灵全部转为了双膝跪地,双手并拢,面朝天贶,双目微闭,嘴中隐隐的念念有词。有号称万灵之的人族,有遍布无名山每一个角落的猛兽凶禽,甚至还有专程从白龙江里敢来的水族妖兽。庞大而繁杂的队伍如今竟然不约而同的在进行着同一个动作。尤其是人族之中的一个白老者,银白髯,皱纹遍布,正是刘老汉。此刻刘老汉的脸上流露着一丝丝的微笑。但是心中却在不断的浮现出一个瘦弱的影,那并不属于自己的儿子小星子,却是陶笛。在刘老汉的心底一直有着这样的一个疑问,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孩子以濒死的状态忽然出现在了白龙江,然后在死亡了半年之后竟然奇迹般的醒来,然后整个无名山便由此掀起了一场狂潮。

    无论是对付黑熊族,还是抵制血影一族,陶笛似乎始终站在了第一线,尽管他的修为并非是卓越,尽管他的能力并非最高,尽管他的威信并非很高,可是在刘老汉的眼中,这个孩子一直在奔波,每一次的出现在他的面前都会以一个大敌当前的状态再次神秘消失,似乎每一次都行走在苦难一般,直到这一次的出现,亦复如是。

    现在陶笛的状况虽然为凡人的刘老汉并不清楚,可是刘老汉却能够隐隐约约的从陶笛的血芒与遍血色鳞片以及与碧霞仙子的对峙之中感觉到陶笛现在似乎处在了一个颇为危险的状态。刘老汉衷心的希望守护神石敢当能够显灵,帮助这个一直走在苦难之中的孩子走出苦海,还与其一片欢欣的童年。简简单单的愿望,岂止是仅仅刘老汉一人的希望,更是目之所及所有生灵智慧之中隐隐的表现出来的感。

    在天贶的上方,竟然隐隐的聚集起了一片白云,虽然没有一丝的法力波动,但是却总是给看去的人一股震慑心弦的吸引力,如同仙人一般的神圣,如同仙子一般的清纯,而随着众灵的祈祷的进行,白云也在一点点的凝聚加厚曾实。看书请到玖 壹讠卖还能获QB记住我们的网址.9│Du.nèt而一缕缕的云气则是不断的从白云之中分离出来,向着碧霞仙子以及下方的被陶笛下上了制的化形期高阶妖修飞去,可是大部分则是直接对着陶笛涌去。对于他们来说,陶笛是何人,陶笛是谁他们并不清楚,可是来自于碧霞仙子的表与行动以及来自心底的一丝意动总是令自己的信仰之力凝聚起来向着陶笛涌去,帮助陶笛逃离那一个苦海。

    白云在接触到了陶笛的一刻,陶笛竟然仿佛是落进了一片火海之中,顿时间全涌动起了血芒,一时间竟然隐隐能够将涌来的白云屏蔽掉一半。可是透过血芒看去,陶笛的一张脸已经被扭曲的变了形,极度的痛苦由每一寸的经脉传来,即便是仅存的几丝神识也不能够阻挡着那一个来自于心底的狂笑声音意识指挥下的漫血芒。

    自从陶笛当时感到来自于石敢当的一丝丝的召唤之后,便将自己的心神全部涌进了石敢当之中,不知道为什么陶笛始终感觉石敢当并非仅仅是守护神石敢当的一件法宝那么的简单,似乎其中还有着很大的故事,而且更令自己感到奇怪的是,这件法宝竟然隐隐的似乎还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否则它也不会单单的召唤自己了。

    神识浸入了石敢当之后,陶笛仿佛是来到了一个奇异的世界,其实正是一片缩小了多倍的无名山。可是在这个空间里,陶笛竟然现了一柄巨斧。

    当初自己在应对石敢当之时随手扔进去的一柄巨斧之后混合着自己的血液融进了石敢当之后,石敢当便能够为自己所用了。后来进入了黑洞之后,陶笛便被凭空摄进了天贶之中,并且恰巧看到了三位紫影者正在为紫影一族青年第一人紫皴戈举行成人礼,当下便将外界所生的一切全部如实相告,紫影者脸色大变。

    不过在掐指一算之后,紫影者竟然算出了陶笛上藏有石敢当的事,以分享紫影一族的秘法为交换,强行将陶笛的石敢当抢了过来。当然,紫影者也的确遵守了诺言,令陶笛与紫皴戈一起,接受并学习着紫影一族的终极秘法。不过显然,已经注定,石敢当只能够为陶笛所用,因此即便是为守护神的石敢当神识所化,石敢当的威能在紫影者的手下仍然不能够挥出十分之一的威力。

    后来陶笛从废墟里爬出来之后,神识侵入了石敢当之中,而伴随着巨斧的出现,是一位微微胖胖的白衣老人,但是展现在陶笛的眼中却是宛如一个晴天霹雳,因为老人,竟然与虎跃几近完全一样。出了虎跃,陶笛想象不出还有谁具有那样的一张脸,那样的一个形。

    果然,在后来陶笛戒备之中的不愉快的交谈之中,陶笛据虎跃所言知道了所谓的真相:原来当初石敢当与虎跃早已经是仇深如海了,在高人的庇护之下,石敢当竟然凭空切下了虎跃的一分灵识,封印进了石敢当之中炼化为了器灵,而如今陶笛面前的虎跃正是当初被炼化的一丝灵识而已。听到这里的时候,陶笛便已经放松了戒心,可是还有着一丝警惕。

    然后虎跃又心的解释了为什么石敢当会认陶笛为主,原来当时面对着黑飧所化的半血影之时,陶笛误打误撞的竟然将石敢当残缺的紧贴在了巨斧之上的一部分器灵混合着自己的血液融进了石敢当之中,因此,陶笛成为了石敢当的实质上的主人。

    虎跃与石敢当的战斗,各有所赢,各有所输,而石敢当失利的标志便是被虎跃硬生生的切下来了一块法宝石敢当,材料炼制成为了一柄巨斧,随后被赏赐给了血影一族,而法宝上锁附着的一丝器灵,则被硬生生的抽离出来了。器灵,无色无味,无影无形,若非有特殊的手段,断然无法现。可是,陶笛在参观白老的藏宝阁之时,却意外的现伴随着自己的贾湖骨笛出现的还有一团凉丝丝的东西,既看不见,也闻不着,若非是其与贾湖骨笛有着联系,恐怕陶笛断然不会现的,没想到,那竟然就是石敢当的一丝器灵。后来,自己在黑熊的密室之中现了巨斧之后,这一丝器灵便与巨斧紧紧的结合在了一起,以至于后来被一起扔进了真正的石敢当之中。这一切的误打误撞,竟然将一块天地之宝组合完毕,虽然千年来损失的灵气与威能以及两块石敢当的默契程度已经全部退化,可是用心的培炼上几年恢复如初也并非是什么不可能的。

    在这个时候,陶笛的戒心已然降低到了最低点。可是,就在这个时刻,虎跃动手了。

    为器灵,虎跃早已经没有了真正的躯体,唯有神识强大的离谱。按照常理来说,法宝的主人一般会在器灵上下下大制,令其终生不得逃离法宝。可是,几千年来,无人动用石敢当进行制的加固,这无疑给了虎跃一个巨大的契机,千年来的时间里,虎跃一举将石敢当所设下的制破掉,然后在此静静的等待着有缘人的送上门来。

    果然,陶笛不负所望,于千年之后来到了这里成为了真正的主人。虎跃也的确不愧于老怪物的威名,先是欺诈,然后以理于,百般手段对付陶笛,终于在其戒心大降的时刻,动了攻击。

    于是一股神识的大战由此展开。虽然陶笛在开始之时因为受到突袭而实力大损,但是一方面陶笛经过近乎数不清次数的天龙册的温养,神识本来便强硬于同阶,后来又经过碧霞仙莲与不久前紫影一族秘法的温养,神识正处在一个饱满的期间,可是虎跃就完全不同了,且不说着几千年来无人培养,单单是紫影者刚刚不惜法力的施展真龙现形便已经让虎跃形疲惫了,如今又要与陶笛争斗,果然陷入了一场苦战。

    不过毕竟虎跃是几千年前甚至是几万年之前的老怪物,已然不是陶笛对付的,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争斗,虎跃终于以悲惨的代价取得了最终的胜利。虽然直接将陶笛的神识控制了,可是这个况之下,虎跃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随后,虎跃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看到了血影者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向着自己奔来,要向自己夺舍,为一个曾经睥睨天下的强者,这绝对是无法忍受的。于是,虎跃在陷入深深昏迷之中以修补神识之前的最后一道命令就是即便是依靠生命的本能也要将血影者的元神直接吃掉来补充自己。恰巧这个时候,血影者留在陶笛体内的种子也渐渐的芽了,于是出现了一个血影陶笛追逐血影者的怪相。

    而在面对着无尽的无名山最低级生灵的最真诚的目光之时,灵魂深处被制的陶笛出了一声怒吼,直接将虎跃刚刚凝聚不久尚还稚嫩的元神震碎了一块,这可了不得,虎跃当即什么也不顾了,一声怒吼之后立即反与陶笛大站在了一起。面对着如狼似虎的虎跃,陶笛全接受着万灵的信仰之力着实也全涌动起了一丝丝的战意,索与虎跃再次拥抱在了一次。可是即便是陶笛受到了多方的鼓励与支持,可是修为摆在那里,似乎逆转乾坤的事并不多见,很快,陶笛便陷入了绝对的下风。不过,虎跃倒是也没有实力将战果再次推进,于是,战斗在此僵住进行着拉锯战。

    在神识深处进行着的战斗表现在外边便是陶笛的暴起,双眼血睛,冒出嗜血的戾气,似乎唯有这个样子才能够缓解一下心底的痛苦。于是,全爆涌起来的气势一波胜过一波,准备着为大打一番之前准备着。

    碧霞仙子自然不会许陶笛做这些伤害无名山的事,陶笛现在完全是本能反应而已,不仅没有释放出来血云,也没有用石敢当。而碧霞仙子与已经胜利归来的紫影者,以及在众灵的信仰之力的催化之下,已经解封的紫皴戈,以及鲸虎等两三个高阶化形期妖修,隐隐的成一个扇形将陶笛包围住了,一方面释放出法力罩,将后方众灵的方向保护住,一方面渐渐的准备一击制敌,将陶笛制服。

    虽然陶笛仅仅存在着一丝意识,可是看到碧霞仙子一方足足有六七人将自己包围在中心,仍然爆出一声暴怒的长啸,漫大的声波漾而去,连空气都能够在眼之下看到震动。陶笛的双眼在这一刻简直就要成为了两潭血湖水,充斥着炽,包含着血腥,四肢不断的在空中刨着地,似乎下一刻就能够一窜而出的样子。

    强健的肌在积累着强大的力量,准备一朝即将释放出来。就在陶笛全鳞片猛地再次爆出一阵刺眼的光芒而一跃而起之时,突然,一道天籁之音淡淡的传来,仿佛是一盆凉水一般,迅的浇灭了陶笛上熊熊燃烧的烈火。

    “陶笛哥哥!”

重要声明:小说《神龙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