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第一百一十二章:异变突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痴竹 书名:神龙族
    阅读本站请将分辨率设置在1024768以上效果更佳!!

    光芒之中,小盾逐渐的融合进了石敢当里,而石敢当,在这个时刻,终于以雷鸣之势,爆出前所未有的气势。..一道道涟漪一般的实质化能量光波以石敢当为中心,迅的向着周围蔓延而去。不过,这一次的却是并非上一次一样造成了百里之内全部化为灰烬的惨案,而且相反的是,在这一片如同仙境云雾一般的存在里,无论是碧霞仙子还是紫皴戈,即便是为紫影者一般的存在,也在一瞬间感到了一股亲和力由心而生,一股舒适的感觉油然而生,似乎即便是比起喝了千年的琼浆也不弱须眉。

    而且光波的所到之处,被上一次大战所破坏的废墟,在这一瞬间竟然以一个眼可见的度迅的恢复了起来。只见无数的碎石乱土纷纷的从坚硬的广场之下爬了出来,然后在几个瞬间便迅的飞到了空中,似乎有着严整的秩序一般迅的合到了一起,这个时侯,紫影者几人才在早已经吃惊到眼眦裂的眼睛里看到了早已经齑粉于大战的无名山圣地主峰在几个呼吸之间竟然恢复了原样。翠绿的松柏,突兀的山石,与神奇的云海,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着三人眼前的一切并不是一个虚幻。

    但是,这一切并不是一个终点,随着石敢当释放出来的光芒越来越强,即便是最为卑微低矮的小丘,也在吃惊之中迅的回复了战前的常态。

    碧霞仙子与紫皴戈二人不面面相觑,而且即便是紫影者,在这个时侯,也只能够干干的咽了一口唾液,丝毫不敢出一丝的气息,唯恐害怕会因为自己的这一双充满了血腥的双手污染这一片如同梦境一般的景色。

    此刻展现在三人眼前的,竟然就是石敢当方印的侧壁之上所描绘的无名山壮丽山河图。一丝一缕,不差分毫。崇山峻岭,群山缭绕,峰上有峰,奇峰险立,烟霞雾横。怪石突兀,松柏林立。瀑布九天而下,直冲进了天上来的浩浩大江,江水浩不息,带着一往无前向东而去。

    然后再三人的吃惊的完全震慑里,一排排的小妖,竟然安然无恙的从一处山谷深处走了过来。几乎是瞬间,碧霞仙子的神识便深深的锁定了这些人,转即,一股泪迅的一涌而上,转眼之间便汹涌澎湃,再也忍不住,而泪眼纵横。此刻,山谷之中走出来的竟然就是由白老领头的一群最为忠心的妖精,即便是在最危险的时刻,也绝对不放弃,不抛弃。白老的后是微笑的素娘,憨厚的鲸虎,严肃的咋氏兄妹,以及近乎百名的小妖精,每一个都是那么熟悉的面孔,每一个都有着一颗火的心。扬扬的队伍一路走了过来,没有什么多余的语言,唯一的就是满面的微笑,会心的微笑。

    而在另外七八个方向,宛如一群群的火云一般,浩浩的飞了过来一群妖兽,不过不要惊讶,他们长着同一个面孔,那就是紫影一族。一直生活在传说之中的紫影终于在这一刻完全显示出了其强大的势力。面前带队的领队,虽然还是紫影妖兽的本体形象,但是即便是碧霞仙子在感到一阵阵的强大的气息之后,也不为之震颤。单单是这样的化形期强者,恐怕绝对不下于百位,而其他的紫影妖兽,恐怕最低也是无限接近与化形期的强大,果然是有着千年传承的无名山石敢当的后人存在,名不虚传。碧霞仙子不在心中微微的感叹着。

    而紫皴戈在看到自己族人来到之后,也不放下了平里自己一直保持的淡定,使劲挥着着招呼,共同庆祝这千年来最为喜庆的子。紫影者也是在这个时候老泪纵横的看向石敢当,心中微微的许诺着什么,不过脸上却是一直在挂着一丝笑意。

    一声声龙吟直冲向九天云霄,一道道赤龙虚影徘徊在陶笛的边,仿佛是如鱼入水,释放着不知道多少年来一直压抑着的感,就如同在久别的亲人面前一般,无限的欢笑充斥着每一道龙飞凤舞的虚影。

    这一刻,陶笛终于再也掩饰不了心中的喜悦,不喜极而泣。双眼望着围着自己一圈圈绕着环的神龙虚影,不似乎感觉到了一丝隐隐的呼唤,似乎就在这不远处,就在这个圣地。而同时之间,口竟然隐隐的有着一股丝丝的感觉,而正是从黄牛的纹之上传了出来的。对于此,虽然陶笛不解,但是自从出山以来,面对着事早已经不下百余件,哪一件不是要经过一番的挫折的找寻之后才会得知结果。而陶笛,也做好了准备,去迎接这一切的未知世界。不过这个时候,陶笛仿佛是实在累极了一般,带着一丝微笑沉沉的闭上了眼睛,沉睡进了自己的世界之中。

    似乎已经知道了陶笛想法似地,在这个时候,围绕着陶笛团团转的虚影神龙对着陶笛微微一笑,瞬间便化为了一道赤光,直冲上九天云霄,然后化为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虚影从天而降,宛如是上古大神一般,一时间,整个空间全部陷入了静止,无数的目光全部望向空中睥睨天下的神龙,一股膜拜的心顿时油然而生。

    神龙在空中潇洒的旋转了一个圈之后,迅的停留在了已经恢复了的天贶之上,转即便化为了一个虚幻的年轻男子,正是陶笛曾经与陶笛在接受紫影考验之时有过一面之缘的守护神石敢当。

    守护神石敢当的脸上充斥着一股兴奋,一道声音这个时侯淡淡的传来出来:“无名山的伙伴们,几千年了,我始终还在牵挂着这一片土地,流着我们的血与汗的家园。或许,你们还不知道生了什么,但是不知道是一种幸福,莫要去溯源,让这种幸福永远的传递给我们的子子孙孙,这样无名山将会传承永世。”说到这里,守护神石敢当不微微的扫视了一下下面属于曾经自己的子民,不一股骄傲的感油然而生。

    而听到守护神再次给自己讲起如同是家常话一般的语言,整个空间里所有的生命全部沸腾。无论是外界的小妖精,还是本地的紫影一族,在这一刻一边抹着眼泪,一般在心中暗自下着决心,宁死不让无名山受到丝毫的委屈。可是处在神墓之中的这些人却是丝毫不知道,在另一个空间里,早已经化为废墟的无名山圣地突然绽放出一阵强烈的白光,顿时整个无名山包括白龙江,全部被笼罩于其中。当地的居民,尤其是以距离最近的山水寨寨民迅走走相传的跑到了圣地,静静的等待着。因为祖上曾经有着预示,神圣的白光就是神迹。神迹不容亵渎,尤其是石敢当的神迹更是每一个无名山人心中的支柱。

    就这样,转眼之间,方圆百里的所有山寨里的寨民全部聚集到了圣地之上,在几位族长的安排之下,竟然也是秩序的很。。但是这些显然仅仅是九牛一毛,不过很快,一阵阵的咆哮之声迅的传入了寨民的耳中,那是无数的从无名山各处涌来的幸存的妖兽。而在这其中,刘老汉自然也在其中,而且作为山水寨的渔民代表很快的组织着本寨的寨民,然后就近坐在了不知在何时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天贶天梯阶之前。

    突然,在众人的面前,天贶的顶上,一阵空间的微微颤动,一**的涟漪过后,守护神石敢当顿时之间显示出了形。然后再众人如同爆了大海啸一般的高声大啸之中,石敢当开始了本来最后的一次演讲,一次与亲人的交流。

    回到神墓,石敢当继续说道:“在这个期间,无疑我们会接收到无数的挑战,但是相信,我一直在你们的边打气,不要放弃,那么我们就一定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桀桀,不过你们已经没有机会了!”突然,就在守护神石敢当说道最后的关头之时,在石敢当的口,一双沾满了鲜血的利爪突然涌现而出,直接将虚幻的石敢当撕裂为两半,带着一丝的不甘,石敢当直接化为了斑斑的光点,消失在了虚空之中。随后一个血人直接从圣地天贶之上的虚空之中击破空间,现出了形。

    透过其表面的血迹之后,诸位妖修与修者的神识一扫而上,转眼之间便现了这竟然与血影者的气息如此的相像。紫影者的脸色顿时变得雪白,似乎是瞬间被吸取了浑的血液一般,直接如同化为了一滩碎泥一般,缓缓的倒在了地上。紫影者眼中满含着悲愤,满含着悔恨,满含着绝望。

    虽然感觉到了血影者的强大与可恶,但是紫皴戈仍然在一瞬间跑了过来,撑住了已经没有丝毫力气的紫影者,大喊一声:“师傅!”

    自己如今已经绝对的法力虚脱,而其他的人,恐怕连自保都不会,又能够如何与血影者打斗呢?难道老天竟然与无名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紫影者不相信,明明看到血影者亲自散功然后归于灰迹的,但是为什么如今它又出来了呢?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么这仅仅是其的一丝神念而已,没有多么大的威力的。

    想到了这里,紫影者顿时间意识到了自己是整个无名山的心灵核心,如果自己都已经倒下了,那么整个无名山也只能够沦为一片行尸走了。

    滕然的一个高跃,紫影者一把挣开了紫皴戈的抓扶,然后来到了高空之中,与血影者相对而立,锐利的目光直直的进了血影者的满含着鲜血的体内,顿时间看了一个清清楚楚,果然不出所料,这仅仅是一丝神念而已。看到了这里,紫影者不感到一阵好笑,自己竟然因为这一点小小的麻烦而差点失去信心而陷入了无线的恐惧之中。

    紫影者这个时侯便想要立即解决这个威胁,于是高叹一声:“妖魔受诛!”顿时化为了一道紫色的狂风,直冲着血影者疾飞而去。一丝小小的神念而已,一阵风就足已经将其消灭吹散了,这是紫影者的思维。

    可是这个时侯,血人竟然嘴角一咧,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只见在其背后的山中,顿时之间涌起了无数的碎尸烂,无数的鲜红鳞片,无数的断丝连的血红色筋骨,尤其还有未损无缺的血影头顶上的血块,竟然全部是血影小怪的尸骨。在这个时刻,竟然随着血影者的大号,顿时间全部自爆化为了一团团的血雾,想一想,足足将半边天全部遮掩了过来。但是血雾还在一个极度的膨胀之中,竟然在几个呼吸之后,迅的恶化为了一团足已经遮蔽了半边天的浓稠血团。

    这时,紫影者所化的狂风直接被血团里分出的一丝血线击了一个正着。然后,竟然在众人大惊的目光之下,紫影者宛如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缓缓的被一团血雾包裹着涌进了空中巨大的血团之中。没有丝毫的声息,没有丝毫的挣扎,一击制敌。

    看到师父被抓走,紫皴戈立即顾不得碧霞仙子的阻拦一跃而上,直冲着血团涌去,而所有已经到了近前的紫影一族在见到这一幕之后,纷纷的踏空而去,顿时之间,空中凭空又升起了一团紫云,只是要小得多了。而且,结果也是很触目惊心但是却绝对容易猜到,无论是紫皴戈,还是紫影一族,全部消失在了血团之中。

    这个时侯,血影者的笑声如同是九幽恶魔一般滚滚传来:“嘎嘎,紫影者,一世的英明,你终于死在了我的手中。”

    “杀!”似乎是活得了无限的补品一般,血影者的形变得越来越具体,虚幻的感觉变得越来越浅,直到完全的实质化,这个时侯,血影者的双眼之中不爆放出两道血光,嗜血的**顿时弥漫了整个空间。

重要声明:小说《神龙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