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九十七章:收石敢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痴竹 书名:神龙族
    裂缝之中弥漫着压抑与黑暗的气息,似乎是魔头的复出,阵阵的低沉的声音波动久久的不能够消逝,徘徊于狭窄的裂缝,摇晃着空间在微微的漾。

    碧霞仙子一听到声音,脸色瞬间变得铁青。随手一个法术让陷入昏迷的白老悬浮在空中,对着还在喜悦之中没有醒悟过来的陶笛与无尘大声喊道:“快回!”

    直到此时,陶笛二人才听出了裂缝之中的愤怒与威胁,充满着不可思议的脸上同时陷入了失神之中,即便是碧霞仙子的一句提醒也没有听到。

    招出了一朵精致的莲花,碧霞仙子就要一遁而去,转首看见陶笛二人竟然在这种关键时刻失神,索没好气的狠狠的一挥衣袖,顿时一股狂风吹来,挟着二人向着天空飞去。

    直到这个时候,陶笛二人终于醒悟过来,裂缝之中即将出现一个比起黑飧更为可怕的魔物,而且是己方的这一伙人强行打扰而闯下的恶果。一想到这里,无尘就不自觉的向外冒着冷汗,自己真是晦气,不过是下山找一个妖精杀杀罢了,可是却意外的闯进了一处诡异的神墓里,好不容易被解救了出来,却又碰到了陶笛,接下来便是不断的受伤,不断的打击着存活下去的信心与希望。直到现在似乎已经变成了绝望。

    碧霞仙子头顶漂浮着白老,下方一股小型的龙卷风挟着陶笛二人,浩浩的向着藏宝阁的方向迅速的遁去。

    “你们跑不掉的!”陶笛的视野之中,一只混合着鳞片与黑毛的巨大的手掌一爪抓在裂缝裂缝的边缘,狠狠的一下撕扯,顿时狭窄的裂缝竟然被足足扯大了几丈。然后,另一只混合着鳞片与黑毛的爪子凭空从裂缝之中探了出来,抓在了另一侧的裂缝边缘,两只手向着外侧一扯,顿时裂缝彻底的化为了一道几十丈的空间门,而从空间门之中,呼呼的向着外面露出漆黑与血红的气体,隐隐的似乎在其中有着一个庞然大物。

    碧霞仙子的遁速在这个时侯达到了一个极致,转眼之间马上就要进入了藏宝阁之中。陶笛也看的入神,完全震撼于空间裂缝里的庞然大物,心中暗叹着怎么也得有百丈之高吧。突然,眼睛一扫,暗道不好,如山一般的石敢当还矗立在空间门的旁边。这等的神兵在法力虚脱的白老的手中尚能够发挥出巨大的威力,那么在这个为敌人的庞然大物手中恐怕就要无人能敌了。

    几乎是想也没有想,陶笛抱着一个念头就是绝对不能够让石敢当落入空间门里出来的怪物上猛然挣脱了龙卷风的束缚,驾驶着贾湖骨笛向着石敢当遁去。

    “不要!”看着陶笛的一系列动作,无尘不一把抓去,却仅仅抓住了一角撕扯下的衣襟,然后便只能够捕捉陶笛留下的残影了。

    无尘在深深自责没有扣下陶笛的同时,祭出阳矛就要跟随而去。而这时碧霞仙子终于发现了下方的一切,看着陶笛消失在视野里的背影,不流露出了泪水,但是没有选择,为了大局,碧霞仙子只能够将头深深的埋起来,加速遁入藏宝阁之中。至于要起随陶笛而去的无尘,直接也随着进入了藏宝阁这一个制遍布的空间之中,若想回去,显然是不可能了。碧霞仙子为一个统管大局领导者,或许这就是最大的悲哀了,不能够以自己的喜好形式,就像活在别人的上一样。

    对于不能够回去救回陶笛,无尘的心中充满了自责,本来就差哪怕是一丝的时间,无尘就可以一跃而出与陶笛并肩作战。在自责的同时,对于造成这一切的冷血的碧霞仙子,在这一刻,无尘也是彻底的持起了敌视的态度。

    当然,此时已经到达了空间门面前的陶笛自然是想不到了。不过恐怕即便是想到,陶笛也会毅然决然的选择这一条路的。

    回首看了看消失了的三人,陶笛的嘴角不露出了一丝笑意。随后,向着仍旧源源不断冒着黑色与血红斑驳并存的空间门看去,此时怪物的半截子已经探了出来。

    隐隐约约的看去,这是一个黑熊的巨大脑袋,两只耳朵直直的竖直向上。但是却绝对不配合的长着血红色的鳞片,但是在眼睛的下部一小块区域,却又长着一块黑黑的黑熊毛发。怪物的两只眼睛闪闪的发着血红色的光芒,单单赤红色的实质的光芒,便足足有丈许长。

    在怪物从空间门探出来的那一刻起,目光便毫不动摇的向了陶笛,无论是陶笛从龙卷风下,还是自己驾驶着贾湖骨笛来到空间门前,目光始终不动摇。

    当陶笛与其一个对视之后,一股由心而生的恐惧油然而生,似乎连着神识与灵魂在这一刻都已经被震慑住了。如果说血影是陶笛一生中见过的最丑的妖精,那么眼前的怪物就是最震慑自己的了。

    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液,陶笛毫不犹豫的将头一转向着石敢当飞了过去,同时往嘴里扔了一瓶化形水,顿时之间一股法力的充实的感觉油然而生。而心中的惊悸也在渐渐的压了下去,虽然怪物的目光盯在背上的感觉宛如是背着一张钉子板一样。

    看着眼前足足比山还高的石敢当,陶笛尝试着施展驱物决,强行驱动石敢当随着自己一起离去,不过似乎是因为石敢当内有着白老的一丝残魂的原因,石敢当仅仅是光芒闪烁了一下,便在也没有反应了。

    陶笛只好尝试着能否将石敢当装进空间挂坠之中,可是最终的结果却是空间挂坠实在太小了。

    神识大放,顿时感觉到怪物的大大半个子已经全部探了出来,不冷汗直冒,当时本来以为不过一个驱物决就可以将石敢当取走的,可是现在看来,恐怕再也不把其移走,恐怕自己就只能够直接殒于此了。

    一急之下,陶笛突然想起了陶守天的一句教诲,法宝都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体,都是有灵的。想要让法宝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威力需要与法宝之间建立一种血缘关系,就是把自己的一滴精血融进法宝之中。

    毫不犹豫的,手起血落,一串血花已经溅到了石敢当之上。可是,令陶笛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血液开始时还曾经渗进了少许,可是马上又喷了出来,最后血液只好顺着石敢当的岩壁缓缓的留下,竟然丝毫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这个时侯,怪物终于从空间门里全部出来了,足足有百丈的巨大体,赤**之上半贴着鳞片与皮毛,熏天的恶臭从鳞片与黑毛之上不断的向外冒着,似乎是没有尽头一般,转眼之间就把半边天空完全笼罩住了。

    “死!”如同婴儿学语一般,憋了半天,怪物终于说出了一个字,低沉的声音如同是打雷一般,震动着这一片已经略显着拥挤的天地。

    对于这一句话,陶笛在提前用法力保护好神识之后,完全忽视了。但是,撑起一层法力防护罩却是必要的。

    此刻的陶笛已经刻意的飞出了怪物的视野,转到了石敢当的另一侧。一方面考虑着如何才能够将石敢当收复,另一方面想着自己如何能够在这个庞然大物的眼皮下逃离出去。

    但是,怪物终于对陶笛的不理不睬感到了轻视的暴怒。一个挥手间,顿时一股飓风凭空生成,对着面前的石敢当直接撞去,似乎丝毫不在乎石敢当的巨大威力一般。

    果然,飓风直接将石敢当撞出去了几寸的距离,吓得另一侧的陶笛出了一的冷汗。但是还不等陶笛有什么反应,突然便感觉到头顶的天空顿时间了起来,抬头看去,正是怪物的一个硕大的脑袋。

    在这一刻,陶笛终于将法发挥到了极致,贾湖骨笛一下子祭出向着怪物的眼睛去。同时,陶笛的双手一抹脖颈上的空间挂坠,什么仙剑,小盾,晶球,狼牙棒,长矛,大刀,总之,还有无数的巨斧,总之,但凡是能够从中找到的,陶笛一股脑全部祭了出来,向着怪物的另一只眼睛狠狠的甩去。做完这一些之后,陶笛一击而退,鬼罗步在这一刻终于发挥到了极致,如同是瞬移一般向着另一侧就要跑去。

    可是,虽然怪物形巨大,可是速度却是更加骇人。眼看着诸般法宝向着自己飞来,一个大巴掌便扇了过去,除了贾湖骨笛还能够勉强的抵抗一个瞬间之后,被直接蹦飞到了怪物的嘴中,其他的全部摔到了石敢当之上。而其中的一柄迥异的巨斧,亦复如是,只不过巨斧在撞上石敢当之后,竟然混合在了陶笛尚未落下血滴之上。而几乎在同时,石敢当上的所有陶笛的血迹,全部以一个恐怖的速度渗了进去。

    这一些不过发生在一个瞬间的事,谁也没有发现。因为在解决了法宝的威胁之后,怪物上下颚一个狠狠的咬合,只听“咯嘣”一声清脆的声音,怪物顿时间睁大了眼睛,眼神之中似乎充满了不可思议。但是,怪物下一刻直接一个下咽,顿时间彻底泯灭了陶笛神识扫视之后的一丝希望。

    在做完这一些之后,怪物微微的一闭眼,顿时间,一掌如同是大山一般的盖掌直接对着下面的废墟拍去。

    废墟之中的一处角落里,正是面如死灰的陶笛,本以为借助形的灵活能够躲过其巡视,没想到终究没有躲过去。

    就在陶笛准备汇聚全法力撑起一片法力罩拼死保护一下时,突然,如山一般的石敢当动了,仅仅是一个闪光,便出现在了陶笛的上空,转眼变为了一张巨大的盾牌,随后便是一声震天动地的颤动,但是石敢当不过是微微的晃动了一下,可是怪物却被震得退了两三步,直震得地动山摇。甚至在相撞的地方,凭空出现了无数的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缝。

    下一刻,石敢当化为了一束黑光,直接飞到了陶笛的旁,柔和的光芒令陶笛感到了一阵的亲切,如同是亲人一般。不过,细心的陶笛仍然却是在石敢当的顶部发现了丝丝如同蚁缝一般的裂纹,显然,刚刚的一下也给石敢当带来了意想不到的伤害。

    来不及想些什么,怪物的一声夹杂着暴怒的挥拳迎面而来,石敢当顿时化作了一束光迎面而上,狠狠的二者撞击在了一起,顿时之间又是一阵地动山摇与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缝。

    随后,就成了二者的一次次精彩的表演,怪物每次都是一声暴击,而石敢当则是稳稳的挡下,丝毫没有给陶笛带来丝毫的灾难。而在这个短暂的空隙,陶笛也明白了,恐怕是在机缘巧合之下,自己与石敢当已经建立了那一种神秘的关系。

    虽然每一次都是力均势敌,但是,陶笛的神识扫过,却清晰的看到,石敢当上的裂缝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恐怕只需几击,石敢当就要败下阵来。到时候,自己恐怕是再也没有机会逃离了,何况现在的怪物已经没有了开始时的怒气,显然已经把这个当成了一个游戏罢了,一旦其施展真正的实力,恐怕绝对不是陶笛与石敢当所能够承受的。

    现在的任务任务已经完成了,石敢当已经收回了,只要在安全的逃命就好了,至于打败怪物,陶笛连想都不敢想。

    可是,逃,要到哪里逃呢?去藏宝阁,凭借怪物随手一击就能够划破空间来看,恐怕藏宝阁是经不起其几次折腾的,到时候,里面的诸多妖精与碧霞仙子恐怕就要遭到灭顶之灾了。

    出白龙江,到外面的世界,恐怕外面尤其是挨着比较近的山水寨绝对不可能保全。

    那么就只有一个地方了,陶笛幼稚的脸上此刻却是浮现出了一丝的坚毅。

    怪物又是一拳挥了过来,而在陶笛的意识下,石敢当一个虚晃便顺利的躲了过去。接下来,陶笛一个鱼跃跳到了石敢当上,一张化为火苗的符咒的灰烬缓缓的落下,而陶笛则是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神龙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