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九十一章:交战黑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痴竹 书名:神龙族
    “好!好!好!”黑厷连着击掌三次,嘴中叫着好,双眼之中绽放着切的气息。

    “我一直在为铁熊的全军覆没在你们两个小鬼手中感到可惜,不过今天眼一见,铁熊是技不如人,死在真正的高手手中也算是瞑目了!”令陶笛与无尘感到心惊的是黑厷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顿时令二人陷入了沉寂之中。

    不过唯一所不同的是,无尘是一个直心肠听到黑厷的话顿时之间就感到了一阵虚伪,于是破口大骂:“老东西,莫要说这些东西来妖言惑众,一个妖怪也敢评判我茅山之人!”

    而陶笛不同,黑厷文绉绉的一席话突然之间在陶笛的脑子中一闪,顿时之间想起了陶守天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在桃源修行之时,陶守天便是多次强调,修行在下,修心在上。当时陶笛百般不得其解,自己当初修为不见增长,可是心却磨练的及其坚韧,不过自己与同门师兄对决的结果只能够是饮恨而终,哪里有什么修心为上之说。可是今天黑厷的一句话宛如是一盏明灯直接给予了陶笛以答案。

    修行在下,修心为上是针对着修为已经到达了一种境界的人,在无谓的追求修真大道的功法已经是如同鸡肋一般的存在了,那个时候所比拼的是心的高低与坚韧。而黑厷估计已经到达了这一种地步,所以才会说出这种为敌人惋惜话来,尽管有九分是假。

    当然,陶笛清楚,这是后话,只有逃过眼前的这一关才能够去考虑今后的事

    黑厷听到无尘的无礼之语后,并未表现出暴躁而发出凛冽的攻击,而是眼中不经意的流露出了一丝可惜之意:“我是黑熊族的家长,看着自己的族人被杀死,我心中不是滋味。而凶手又是你们这样的令我佩服之辈,我没的选择,你们做好准备吧!”

    无尘这一次默默的挥手画出了一张太极图,直径足足有一丈。阳双鱼在急速的旋转之中,逐渐的伸长,最后竟然在陶笛与黑厷的惊讶之中化成了一杆长矛,柄上两个银光闪闪的大字“茅山”,凭借着陶笛勉强的文盲终于认了出来,可是在细小些的密密丝纹,陶笛再也看不懂了,丝丝的法力波动从仍然旋转着的阳鱼的双眼之上传来。

    无尘手执长矛指向黑厷,直接用行动来代替了自己的语言。

    而陶笛则是忍不住反诘道:“你也知道杀害别人的亲人族人是可恨可耻的,可是在你们黑熊的手上至少也已经下不来上千条人名了吧?”

    不过这一次黑厷没有回答陶笛的问题,而是直接一句:“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陶笛见黑厷无有答语。顿时之间也就死心了,于是缓缓右手仙剑,左手贾湖骨笛,与无尘并排站在了一起。

    陶笛与无尘二人相视一眼,不放声大笑,从对方的眼神之中,对方读出了好多的东西,是剑侠柔肠,是一腔血,是决不退缩,是淡淡悲哀……是读不懂而品味的了的东西。

    下一刻,无尘便是化作了一道白光向着黑厷激而去。而陶笛则是直接将贾湖骨笛招在了唇上,一曲《沙场饮血》顿时从陶笛的唇下滚滚而出。竹笛,曾经在陶笛的心中是淡然的称谓,可是今天却用来演奏了激昂的沙场。低沉的贾湖骨笛,在一声声战马的铿锵之中,滚滚的音波实质化一般向着四周蔓延开来,转眼之间便将这片小小的区域整个覆盖了过来。

    黑厷感受着陶笛手中贾湖骨笛传来的阵阵声波,非但没有一丝的异样,反而感到了一丝舒适传遍了全,不感到了一阵疑惑,陶笛为对手,怎么会施展法术来帮助自己呢?这定然是一个圈

    对,这就是一个圈,不过当黑厷发现时已经晚了,一阵刺心一般的疼痛从大脑出发迅速的传遍了全,似乎是连思考也在这一瞬间变得迟钝了起来。

    而无尘微微一眯眼,金色的光芒涌动,看到了黑厷眼神之中一阵失神的迷茫,分离的将手中的阳矛投掷了出去。仿佛是一道利剑一般,直直的穿透了围绕在黑厷周围的一层法力壁罩,狠狠的旋转着刺透而去,带着无匹的寒气从另一侧穿透而回。

    直到前的伤口在渐渐的变大,黑厷才回过神来。尽管口并未露出一丝血迹,可是穿透的大洞已经不可掩饰的告诉了黑厷刚刚发生的事实。

    黑厷目中尽露出不可思议的惊恐,微微低下头看了看口上硕大的伤口,不一声苦笑。

    “我败了!”一声无力的声音传入了无尘的耳中。无尘直接惊住了,在其眼中,黑厷已经是不可攀的高手之列了,可是在自己与陶笛的配合之下,竟然连一个回合也没有坚持下来,就已经丧阳矛了。在不过两三个呼吸的战斗之中,陶笛吹奏贾湖骨笛负责神识攻击,无尘施展阳矛负责**攻击,本以为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甚至为此都已经报了必死的决心,可是据结果却是显得这样的戏剧化,一击必赢。

    无尘似乎是也陷入了陶笛的神识攻击之中不能够自拔,一时间失神不已。

    不过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历练,远处的陶笛可不认为这么简单。自己贾湖骨笛的威力自己是知道的,凭借黑厷能够召唤并*纵无数箭矢与一矛一刀的况来看,此人的神识必然是出奇的大,定然不是自己的贾湖骨笛所能够一击搞定的。既然不是这样,那么只有一种况,就是这是一个谋。

    想到这里,陶笛大吼:“快退!”

    犹如是被凉水从头顶浇下,无尘顿时清醒过来,听到陶笛的一番话,几乎还没有思考的变化,意识立即涌动着,无尘连连趔趄的退了三四步。

    而就在无尘刚刚向后退了一步,一张大约四五丈大的满布着鬼气的黑色手掌凭空而降,直接在一片轰鸣之中将原地的废墟乱石压了一个粉碎,没有一丝的粉尘逃匿了出来,全部化为了手掌下的碎末。

    直看到这里,无尘才真正的回过神来,不一阵的后怕。若是这一掌轰在了自己的上,恐怕现在意识已经消退了。

    一手摸着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一边冲着陶笛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而陶笛则是仍然脸色不变,目不转睛的看着因为计谋失败不仅没有失望反而有些惊喜的黑厷。

    “老东西,真险!”无尘不遗余力的在语言上攻击着黑厷。

    而黑厷仅仅是一瞬,脸上的失望便是一扫而光,恢复微笑之后说道:“彼此彼此!”

    随后,陶笛再也站不住了,将贾湖骨笛祭到空中作为一柄仙剑,缓缓的站到了无尘的旁边。随后,二人化为了两道光芒冲向了黑厷。

    眼看着陶笛二人一齐涌来,黑厷抬起头看了看有些乌云乍起的天空,不脸上露出了一丝焦急之色。

    四五颗火球带着炽的温度代表着先锋轰然而至,重重的击在了黑厷的上。随后跟来的陶笛与无尘也不因余力的将法力倾注到法宝之上,神识大开锁定周围的区域,一轰而至。

    诡异的一幕再次出现,火球仿佛是泥牛入海一般,在进入了黑厷的体之后不过闪了一下,就化为乌有湮灭在黑厷黑黑的体之内。虽然看在陶笛的眼中感觉到大骇,但是手上的贾湖骨笛却是丝毫不停止,与阳矛直直的穿透了一直站在原地而丝毫未有动作的黑厷。

    哪知,陶笛与无尘直到将法宝刺透而去,才发现哪里还有黑厷的形,此刻自己不过是穿行于空气之中而已,全力一击被空气的卸力直接令二人在空中失去了平衡,险些就要掉了下来。

    而就在二人失去平衡的一刻,空中在瞬间又是凝聚起一掌鬼掌,对着二人一压而下。

    鬼掌弥漫着层层的鬼气,在漆黑之后竟然还有着一点点凝聚的血色,散发的狂大威势顿时之间便是将陶笛二人上的衣服撕扯个粉碎。看着空中一压而下的鬼掌,二人顿时脸色大变,也顾不得形的不稳定,陶笛瞬间招出了黑色小盾祭到了头顶之上,随着法力的注入,顿时之间便已经化为了丈许,将二人庇护在下面。而无尘则是手行不断的变化,迅速的凝化处一张太极图,将二人紧紧的贴于内。

    而下一刻,鬼掌便已经到了眼前,只是一瞬便将黑色小盾包裹在了其中,黑色小盾闪烁着强光强自支撑着。陶笛只感觉到与黑色小盾的联系越来越浅,附着于其上的一丝的神识似乎岌岌可危的的样子,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陶笛再也感觉不到黑色小盾了,视野里也看不见小盾的影子,黑色小盾,一件不错的法宝竟然直接被鬼掌吞了下去。

    不过是微微一顿,鬼掌再次携着万钧之力一压而下,轰的一声重重的砸在了太极图上。幸运的是,太极图并不像黑色小盾一样,转眼就被一压而破,而是完全的将鬼掌顶住了,而在瞬间,无尘的脸色变得惨白无比。

    望着距离自己的脸庞不过几寸的距离的鬼掌,陶笛已经闻到了其上传来的恶臭,对神识有着严重的负面作用,熏得陶笛差一点窒息,不过马上陶笛的法力一涌而出,将二人的鼻子遮住了。而隐藏在漆黑鬼掌深处的血丝,一时间便吸引了陶笛的注意力,似乎是那么的熟悉,不过具体是在哪里见过,陶笛着实想不起来了。

    眼看着无尘有些法力不支,太极图的光芒色泽已经变得弱了许多,而鬼掌在僵持之中也在缓缓的下降了几寸,陶笛一掌拍在了无尘的肩上,一股股精纯的法力顺着手臂向着无尘体内输去。

    而太极图因为陶笛法力的支援,重新变得光芒大作起来,摇摇不支的壁障也变得结实凝华了好多。可是这不过是一个短暂的现象而已,尽管陶笛法力的输入减缓了无尘的压力,可是无尘的脸色却是越来越白,简直连一丝血色也没有了。此刻充斥在无尘的心中的不过是死的绝望而已,回想起自己在茅山的一幕幕,不感觉到是那么的温馨。可是自从自己迈出那座山起,自己的生命就彻底的改变了,直到今天,自己即将要命丧黄泉。

    相比较无尘,陶笛现在并未感觉到无助与绝望,相反,陶笛的脸上反而露出了一丝诡异之色,双眼之中红芒狂涌不断。仔细的看去,在背着无尘的一只手上已经遍布起鱼鳞般血红色的鳞片,与血影是如此的相似。鳞片手臂如同是一条藤蔓一般,对着鬼掌上的那一丝血丝缓缓的移动而去,而在这个时候,鬼掌之中的血色终于看到了陶笛的这一只布满血色鳞片的臂膀,竟然露出了一丝畏惧之色。借此机会,无尘乘机又将太极图向前推了几寸。

    正当陶笛准备将血色鳞片臂膀伸入鬼掌之中,似乎是要将那一丝血丝强行捉来一般,突然一声暴喝“呔!”宛如轰雷一般炸响,顿时鬼掌宛如是洪水消退一半,几个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陶笛的鳞片臂膀也是迅速的消退到背后,在一阵血色光芒与陶笛的龇牙咧嘴之中,鳞片终于哗哗的如同下雨一般掉落在了地上。陶笛毫不迟疑的一个火球扔了过去,顿时化为了一堆灰烬。

    看到陶笛脸上的痛苦之色似乎是比起自己更加严重,无尘强忍着全的乏力将陶笛拉了起来,再次并排着站在了一起,不过说是站着,不如说是相互靠着。

    黑厷正站在二人的前方,亦是满脸的大汗,一只手臂已经变成了枯柴一般沉沉的垂下,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一般。

    “为什么不杀死我们?是要屈辱我们吗?”无尘无力的吼着。

    而陶笛则是轻轻的问道:“为什么要救我们?”其实刚刚陶笛的神识一直看的清楚,鬼掌似乎并不是黑厷的所为。在鬼掌砸下的一刻,陶笛清晰的看到了黑厷自费一臂,将其中的白色的血液全部抽了出来,凝聚成了一个硕大的光球,狠狠的摔进了鬼掌之中才将鬼掌击退的。尽管陶笛并不需要其帮助,尽管更大的程度上,黑厷可以说是坏了陶笛的好事。

    “什么?你疯了,他还救我们?”无尘几乎要疯狂了,扯着嗓子对着陶笛大声吼道。

重要声明:小说《神龙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