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二集:漫漫征途 第六十九章:血影再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痴竹 书名:神龙族
    一个巨大的影子投在陶笛的前,宛如一座雄伟巍峨的山脉一般横亘,风吹不动,雨大不侵。

    一时间,一丝凉意传遍了陶笛的全,如同是凉水寒冰直接灌体一般,顿时间僵硬无比。

    不过,陶笛还是强扭着脑袋回过了头去求看一个清楚。头刚刚转过了没有一般,陶笛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一道又一道的苍白与悲哀传递于那张曾经幼稚的脸庞上。

    血红色的双眸,这是陶笛的唯一印象;嗜血的瞳眸,这是陶笛的第二印象;凶厉的睛孔,则是陶笛的第三印象。三个印象宛如是一座座大山一般,直接捶打在了陶笛的心口上,早已经呼吸停滞了。

    遍血色的鳞片,在夕阳之下闪闪发光,充斥着一股抹不灭的凶厉,流血一般的皮肤,不断的释放着暴戾的怒火。

    尤其是头顶上的巨大血块,此刻就像是一尊凶神一般,睥睨一切,蔑视着如同浮沉一般的陶笛。作为一尊可以相比于巨山的血影,陶笛的份在其眼中甚至连浮沉也比不上,因为陶笛曾经施计毁灭了数不清的血影族人。

    猛地一阵惊神之后,陶笛清醒过来,顿时形一晃,就要消失在原地。可是血影似乎早已经知道一般,紧紧是一个小小的意念,陶笛顿时感觉到周围的空间凝固不动了,巨大的压力直奔着陶笛的全而来,似乎要将陶笛压为一个饼一般。同时,令陶笛更为恐惧的是,此刻神识全部缩回在了体内,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天敌一般的存在,恐惧无比。而且连呼吸都是困难异常了,不过好像对方并不想立刻令陶笛殒命于此,因此陶笛还是能够勉强的可以一段时间呼吸一次的。

    陶笛只好体内急速的运转着天龙册,法力如同是滚滚的河流一般奔流不息的咆哮在陶笛的体内,给予内脏以活下去的生机,但是无论如何,这一切在血影的强大意念前,均是如同是羽毛抚臂般,没有丝毫的伤害,最多是感觉到一丝痒意而已。一计不成,陶笛又生一计,渐渐的调解着体内的法力与神识,沟通了自己的最强法宝,贾湖古笛。不过,神识刚刚接触贾湖古笛,法力也紧紧是注入了一丝而已,此刻的血影却是显出了烦躁与不满。

    这一些尽被血影看在了眼里,不知是实在看不过陶笛的无用功,还是嘲笑于陶笛的渺小。总之,本来是戏谑而又不失丑陋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了一丝的烦躁与不耐。

    随意之间,一个眼神便是骤然间降落到了陶笛的上,陶笛只觉得的脑子里一道明亮的光芒一闪,顿时便是失去了知觉,觉识在一瞬全部陷入了昏迷之中。

    “小子,不要装了。”一声沉厚的声音直震响在陶笛的耳畔,却是宛如轰雷炸响一般,顿时将陶笛炸得一个筋斗便是翻起来了。原来陶笛在昏睡之后的冥冥之中,一丝神识勾上了贾湖古笛,并且轻微的催动了贾湖古笛。在神识一阵晃动之后,果然陶笛清醒过来。

    醒来之后的世界一片漆黑,以至于让陶笛一直以为是来到了地狱。不过却是始终没有牛头马面与孟婆出现,着让陶笛知道了自己还活着,庆幸之余,陶笛也是长了一个心眼,并没有立即站起来,而是继续趴在那里装作昏迷,准备以不变应万变。

    不久之后,陶笛便是发现了茫茫的黑暗之中燃起了一丝油灯一般的亮光,却是血红色的光芒,跳跃的火苗如同是在不停的吸着鲜血的恶魔一般。随后,在亮光之下,默然之间出现了一张小几,上面摆着一个泥质的茶壶与两个杯子。两把竹椅随后也是伴随着主人一同出现。

    主人满头的血红色长发,还有一缕血色的胡须,加之干巴巴的皮肤让陶笛很容易想起了那个大如山脉的血影。只见主人翘起腿,随意的坐在竹椅上,似乎是没有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个正在昏迷的人一般。

    只见主人一手握起茶壶,优雅而又轻轻的到了一杯茶,顿时茶香缭绕,整个空间迷漫着茶香。绝对是上好灵茶,有助于法力的精进,陶笛在内心中缓缓的道,似乎是又回到了逍遥峰的子里。不过这种想法只是一闪而逝,陶笛马上就再次回到了残酷的现实中来。主人轻轻的抿了一口茶,顿时如同是喝了一杯琼浆一般,立即便是闭上了突兀的眼睛,一副享受的样子,甚至主人还曾经哼起了一支小曲,不断地颠着翘起的腿,完全是在没有丝毫压力的享受。

    就这样,在主人缓慢的享受之中,无数的时间滑逝而过。直到泥质的茶壶已经到了底,主人头也不抬的说出了上面的话。

    陶笛顿时感到了一阵尴尬,对方竟然是早已经知道了自己已经醒过来了,而自己在次还在装象,真是如同傻子一般。

    长吸了一口气,陶笛一个鲤鱼便是站了起来,微微的整理了一下衣襟,缓步而又不失礼仪的走到了一把竹椅旁边,抬头看了一眼脸上没有一丝表的主人,然后在忐忑不安之中直接坐在了另一把竹椅上。

    “本来是想请你品一壶上好的水域陇浆的,可是看到你还在休息,所以也没有好意思打扰。老夫只好自己自斟自酌了,没想到刚刚品完,你却醒来了,真是不巧啊!”主人一脸笑的说道,语气简直是损的要命,让陶笛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对于水域陇浆,陶笛是知道的,这在桃源都有着传闻的。传说,水域陇浆以万年一季的陇水花为引,采千年的五根雨的灵根水为液,经过精纯天然气息的熏陶才可以炮制成功的,只需要稍稍闻一闻,法力便是精进很多,而若是饮上一小口,则是至少可以节省几十年的苦修之功,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到了,而且还痛然错过了,陶笛如何能够不懊悔?

    不过陶笛还是马上平静下来,并且马上想出了答语……

重要声明:小说《神龙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