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二集:漫漫征途 第十六章:江中少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痴竹 书名:神龙族
    黄河自古以来被成为华夏母亲之河,西不知源头,只知此水天上来,向东注入渤海之滨,贯穿整个北九州,与齐名的长江共同滚滚东去,一路上九曲八折,或是激流险滩,或是一马平川,时而壶口瀑布,有时一线天悬。

    只是“黄河”是后来的说法,在当时的年代,黄河被称作白龙江,而长江则被称作青龙江,双龙江堪称是鬼斧神工的两件大作,因为贯穿大陆,起源神秘,一路上带来了丰富的灵山气脉,沟通了各地本存在的本生灵脉,共同构建了一个巨大的网络,给天地灵物带来了合适的生存空间。

    于是,大大小小的部落随之出现,也曾经出现一统中原的庞大势力,一时间九州好不闹!但更加引人注意的是一些人中龙凤终于看破了俗世,不在局限于部落的土地争斗,而是转向于利用天地寰宇的庞大灵气,借助奇山异水找寻或者上古奇士留下或者聪明之士的自创法门,转而修炼征途,妄图以一人之力,能够通过自然的钥匙,发挥出无穷大的力量,获取更大的利益,甚至能够梦想有一天能够看破生死,飞升仙界,获得长生不老,世人供奉的资格。于是,修炼之道一时兴起,迅速发展起来。

    甚至这股狂风到达顶峰之时,已经在整个大陆卷起了腥风血雨,一些庞大恐怖的存在创建了自己的势力,占据一方,来享受与守卫自己地盘上的资源灵脉。而势力之间的利益难免让双方都获得百分百满意,于是势力之间明暗的争斗从始至终就没有真正的停止过。复杂的关系,庞大的网络,逐渐形成了当时复杂的九州大陆。

    世人皆醉,清者几何!

    在白龙江的下游,有一片连绵的山脉,却自古至今无人命名,即便是有,也没有流传下来。于是,久而久之,在闲谈之人口里,“无名山”便顺理成章的扣在了这条连绵的山脉之上。而白龙江就是横穿这些山脉内部,浩浩的流向海滨。

    便利的水源,滋润了两岸的部落,依山傍水,好不自在,。而其中就有一个部落,名曰“山水寨”,背靠群山,面朝白龙江,倒也名副其实。整个部落不算很大,仅仅有百十人而已,围住在一个简陋的寨子里,平里农民采集种植,渔夫打渔捞虾,柴户上山打柴,而强健的青年集中起来,由老一辈有经验的老者或壮汉带领,专门接受简单的训练,负责进山狩猎,林场打围,和最重要的守护寨子。

    凡是寨中人,必有贡献,同样必有所得。寨中大事,由族长组织全寨人士共同决议,宛然就是一个现代人苦苦找寻的大同社会。

    而这一,寨子里闹开了。几乎全寨的人全都跑到刘老汉家里看闹去了,熙熙攘攘,围了一个里三层外三层,严严密密不透风。具有识之士透漏,终于得知了事的真相,原来刘老汉是一个渔夫。说起刘老汉的大名,那是顶顶的响亮,每一网,风雨无阻,每网十斤,从无变商。只要提及刘老汉的鼎鼎大名,没有谁不是竖起大拇指的,连附近的寨子里的入水青年渔者都要提着几斤野兽猎物来向刘老汉拜师学艺的。

    而恰巧就在今,刘老汉却一条鱼也没有打上来。实际上,在刘老汉驾船出航时,确实下了一网,也确实网到了东西,只不过东西却不止十斤,足有百十余斤。刘老汉当时拉网时费力的很,以为自己心善终于获得了善报,碰到了一条大鱼,可当他费尽全力气将“鱼”拉上来时,却意外的发现网中并非是大鱼,而是一个活生生的少年。

    刘老汉一阵虚汗紧接着就冒出了,以为碰到什么妖魔鬼怪,可当他仔细看过少年的脸庞之后,才发现这竟然是一个活生生人,一白袍已经褴褛,变为条状紧紧的贴在少年上,浑也遍披血色疤痕,宛然就是一个血人。而这个血人手中却紧紧攥着一个水绿色的衣角,不知是谁的,人刘老汉费尽力气也没有从少年手中夺出。

    当刘老汉试过少年的鼻息后,才略微舒了一口气,少年还活着。于是刘老汉也不再管自己是否已经打到十斤鱼,立马慌张的驾船返航了。回到寨子的小港口,刘老汉看到空的港口,嘴角一阵抽搐。今算是不能准时的向寨子缴纳鲜鱼了,这让这个守信承诺了一辈子的老汉有些不痛快。万里里,别说是大雪封山,冰冻三尺,就是自己的儿子生病了,自己也从来没有拖欠过一天物质,也正是因为如此,自己才获得了全寨人的尊重,又一年甚至还被推选为族长,若不是自己百般推辞,恐怕自己今天也真的拿到族长印了。不过人命关天,刘老汉自认为自己的选择没有错误,于是连船锚也来不及扔下,便将陶笛送到了寨子里唯一的大夫家里。

    无论如何也要将少年的生命挽救过来。刘老汉一边背着少年小跑着,一边思量道。眼前的少年跟自己的儿子差不多大,儿子自幼失去了母亲,自己又忙于渔业,根本抽不出更多的空闲时间来陪伴孩子,自己心中的愧意何其之多,而眼前背上的少年也同样正是花季年龄,却遭到了这等不幸,刘老汉想着想着一阵心酸。

    刘老汉终于到达了大夫家,却获得了大夫去族长家商议重要事宜。于是,刘老汉心一横,背起了少年又是一阵狂奔,将少年安置在了自己的家里,然后拜托一位邻居代为照看,而自己奔赴了组长家了。

    这下可苦了刘老汉,当他带着大夫回到自己家里时,一把老骨头都已经几乎散架,一声喘息比一声重,一声喘息比一声长,当即拿出水瓢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凉水时,才略微舒服了一下。

    “大夫,这个孩子怎么样呀?”刘老汉一边满脸痛苦的问道,一边用手捏着肚子。刚刚喝水过激,肚子痛是很正常的事。刘老汉肚子想道。

    “我很奇怪,这个孩子的全上下骨头足有七八处断裂,而他的心脏却像永不停息的河水一样,保持着充足的生命力让他不会死去。”大夫沉思了一会儿后,对刘老汉说。

    刘老汉听了大夫的话后,一阵惊讶,骨头断裂了七八处,即使有九条命也不够用呀,而眼前这个普普通通的少年竟然创造了这个奇迹。

    “那,那这个孩子能不能救治好?”刘老汉哆嗦的问道。

    “如果这个少年能够继续保持这种旺盛的生命力的话,老夫应该有几分把握的。”大夫有些惊喜的说道,“刘老汉,我必须先下针将少年体内的淤血除出来,然后将少年的骨头接好,现在我回家拿医药包,你先将少年体表的血迹擦拭干净。”

    刘老汉一听,顿时恍然大悟,一手拦住大夫,一边喊道:“小星子,快去你韩大伯家里把医药包带来!”说完后,一个影如风一般冲了出去。

    在大夫满意的目光之下,刘老汉打了一盆水,用毛巾蘸着小心的擦拭着少年体上的血迹,当刘老汉小心翼翼的将少年的上衣撕去时,一时间差点将眼珠子瞪了出来。原来,在少年的部,一个巨大的纹赫然浮现在眼前,而当刘老汉将部的血迹擦去时,才清晰的看到,眼前的纹竟然是一头老黄牛,可与平时的老黄牛不同的是,一股巨大的威压瞬间住了整个屋子,不但连刘老汉一时间难以行动,大夫一时之间也难以呼吸了。继而,只是在一个呼吸的瞬间,外面看闹的人陷入窒息,整个寨子一下子陷入沉寂。在寨子人的眼中,流露出的是惊骇,是恐惧,是宛如死亡一般的绝望。

    不过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像来的快一样,去的也快。只留下目瞪口呆的人们感叹着劫后余生。

    大夫狠狠咽了一口唾液,满脸不遮盖恐惧的向刘老汉问道:“刘老汉,还,还救吗?”

    刘老汉摸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又看了看少年还略显幼稚的面庞,使劲下了一个狠心:“救!”说下这字的时候,刘老汉的眼睛已经被恐惧的汗水迷失了眼睛,也因此没有看到少年部的老黄牛微微动了一下,化出一缕精光直入了刘老汉的部,而刘老汉却丝毫没有察觉。

    “我回来了!”随着欢呼,一个少年跑进了屋子里,背着一个蛇皮包。能够始终不顾忌危险而总是生活在快乐之中的也只有少年了。

    少年的皮肤有些发黑,当然,这也难怪,生活在风吹晒之中的孩子有几个会是白湛的?一双清澈的瞳眸闪烁着快乐的光芒,让人心生羡慕。

    此刻,这个被称为小星子的少年正在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上的遍伤痕的少年,眼中充满了一中惊喜,一种狂,一种年少轻狂的让人羡慕。

重要声明:小说《神龙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