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一集:初出茅庐 第十章:龙腾虎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痴竹 书名:神龙族
    “桀桀,小两口让我好找呀!呼!少主真是的,两只小蚂蚁也要我们兄弟动手,这一夜,累的我啊!”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这片草地上时,陶笛与陶越儿被一阵震神的爆笑所惊醒,睁眼一看,一个扭曲的脸庞正趴在陶笛与陶越儿的脸上仔细查看着什么。

    陶笛一看第一感觉就知道不妙挥手甩出一把匕首,再瞬间一骨碌拉着陶越儿向后翻出四五丈远,神色紧张的注视着面前的两人。

    刚刚趴在自己脸上看的是一个大高个,足有两米之高,一层皮似乎是包裹在骨头之上,如一杆秸秆,似乎是来一阵风就会将他刮倒一样。大高个后是一个矮胖子,全似乎是充气一般的不可思议的膨胀起来,足足似是一个圆球,此刻正在喋喋不休的抱怨什么,从声音来看,正是刚刚将陶笛二人从睡梦中惊醒的爆笑的主人。二人均是一袭黑袍将自己包裹着严严实实,说是黑袍,其实更准确的说,仅仅是一块黑布而已,只露出两对小眼睛,闪烁着奇异贪婪的光芒。

    “你们是什么人?”陶笛看了一眼同样处在惊吓之中的陶越儿,不觉微微露出一丝微笑,紧紧的握住了陶越儿的小手,继而转向面前二人,大声喝道。

    陶越儿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淡淡体温,温暖着冰凉的小手,不觉红晕上颊,双耳似乎火辣辣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将心中的惊吓退去,继而稳定了心神,顺着陶笛的目光向着前方二人望去。似乎只要有边的人在,就永远不必害怕危险。

    听得陶笛的喝问,大高个与矮胖子相互一视,不大笑起来。甚至矮胖子直接坐在了地上,不过似乎和站着也没有什么区别。大高个还好,不过也笑弯了腰,右手的两指夹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左手不断的敲打着肚子,正如一杆折弯的柳枝一般,两个闹剧。

    陶笛冷眼看着眼前二位的行为,顿时陷入迷惑之中。

    陶乐见此,悄悄的拉了一下陶笛的衣角,以目示意陶笛左边不远的树林,陶笛顿时醒悟过来,现在那里有时间观看闹剧,还是保住小命要紧啊!

    渐渐的,陶笛又站在陶越儿的前方,又抽出一把匕首,摆开一副即将要冲锋的势头。没想到对面二人看到陶笛的这幅架势笑的更欢了,直倒在地上,似乎见到了有生以来最为可笑的事。

    望着对面两人,陶笛的脑子里急速的运转着。二人不会是龙族府的人,因为在二人的手腕上没有龙迹符号,从二人的奇装异服来看,似乎更不是桃园的人,因为陶笛根本就没有见过只拿一块布当外的人。那么据此看来,此二人很有可能就是杀害小桃村村民的真正凶手,并且设计陷害自己,而如今知道自己逃跑,想必计划失败,害怕暴露,便来杀人灭口,毕竟死人是不会讲话的。

    大高个与矮胖子终于笑够了,正当矮胖子上前一步想要说些什么时,只听“嗤”的一声,在一片耀眼的火光之中,陶笛二人骤然消失,只剩下一纸灰烬在微风中缓缓化为黑星。

    大高个一看,顿时醒悟,三步作两步冲到陶笛二人原来的置处,漫天虚空乱抓一气,可除了空气,就只剩下了一纸灰烬了。大高个眼中闪过一丝杀气:“虎跃,让他们跑了!”

    “唉,龙腾,不必惊慌!比符咒遁术,我们自然比不过龙的传人,不过,嘿嘿!游戏开始!”说完,矮胖子竟然似乎是害羞的挠了挠头,形一扭,竟然凭空消失在原处。

    大高个龙腾一看如此,不觉地搓了搓手,同样“嘿嘿”了两声,消失在原处,只剩下地上的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与不远处的震天翼。

    待到两人消失不久,突然,灰烬飘落处的泥土动了一动,竟然探出了一个小脑袋,正是陶笛。原来刚刚在陶笛的掩护下,陶越儿完成的并非是地遁术,事实上,陶越儿已经没有遁地符了,只有一张最普通的,耗费法力最少的隐符而已,在陶笛猜测大高个与矮胖子龙腾虎跃并非桃源人时,陶越儿果断的使用了此术,凭借大高个与矮胖子不懂此术而蒙混过关。最后果然奏效。

    陶笛深深的舒了一口气,用衣襟抹了抹额头上冒出的冷汗,再次四望无人时才悄悄的对着土地说了一声:“越儿,出来吧!他们走了!”

    土地再次轻微的一颤,一个妙龄少女凭空出现在陶笛面前,正是陶越儿。

    二人相视一笑,大有感叹命大之福。先莫说龙腾虎跃的修为如何,单是从二人能够瞬移便已经知晓,如果与二人正面相斗,定然是免不了瞬间被秒杀,何况陶笛只是力气大而已,而法力却是丝毫没有的。

    陶笛望着陶越儿有些凌乱的发丝,几乎是一阵失神:“越儿,谢谢了!”

    被陶笛盯了半天,陶越儿脸上的红晕直到了耳根,羞涩的半低下俏首:“小笛,还说这些干什么!”

    陶笛一怔,顿时又是一阵感动,眼睛一阵湿润:“越儿,我陶笛在此发誓……”

    “呀呀!你们让我好苦呀!在前面等了半天,你们竟然在这里谈呢,也太不尊重我老人家了!啊?”又是一声中气十足的暴喝打断了陶笛。

    陶笛一听,顿时感到不妙:“越儿,快走!”说着,拉着陶越儿向着震天翼奔了过去。

    “呀呀,桀桀,跑的很快呀,不要让我失望,我在前方等着你们。”

    …… 高空中,一架鹰形木质的怪东西划过云朵,速度之快直接将云朵劈成了两半。在怪装置的两侧,一黑一白两道光芒随着划过天际,冲入云朵之中。

    “我说你们两个到底想要怎么样呀?”陶笛的额头上明显的挂着三条黑线,正苦笑着用嘶哑的声音向旁边的一道白光诉说着。

    “嘿嘿,很简单呀,你陪着我在天空捉迷藏就可以了!”白光里传来矮胖子虎跃的惊喜的声音。

    陶笛一听直翻眼珠,哪有这样的人,抓人不尽职,竟要和自己手中的猎物玩游戏,着实令陶笛打开了眼界,甚至将自己的命都放在了一边。而驾驶位上的陶越儿一听差点控制不住震天翼直喷出一口血,这位虎跃先生真是“可”之极呀。

    “不过……”白光里有拖着长音道。

    “不过什么,你就别卖关子了!”陶笛一听,大喜道。

    “你如果给我震天翼与四足舆的图纸的话,我或许就会跟你们商量一下。怎么样?嘿嘿!”这时,虎跃从白光里露出大脑袋,一脸笑的说。

    “图纸?你们要图纸干什么?你让我们商量一下,这个事太大,我自己做不了主。”话罢,陶笛一头钻进曾经应举剑所托为了避雨而新安装的驾驶室里,与陶越儿商量了起来。

    不一会,震天翼渐渐地停在了半空中,陶笛与陶越儿同时钻出驾驶室,各自面向一侧,正对着自己边的龙腾虎跃。

    “呶,这个玉筒里就是了,给你吧!”陶笛说着,与陶越儿默契的同时向外递去。

    “桀桀,这么简单!”黑白两色光芒各露出一个小洞,透出里面的人来,皆是一脸惊喜的看着玉筒毫不掩饰的露出贪婪之色。

    “放!”陶笛暴喝一声,紧接着,在二人手中的玉筒里,击杀出了一支羽箭,冲着龙腾虎跃的小洞击去。而龙腾虎跃正处在得到图纸的惊喜之中,突然一声暴喝伴随着一支锋利无比的羽箭直直膛,直到鲜血激而出,二人才明白,自己被暗算了。

    陶笛与陶越儿二人将玉筒甩出后,径直奔入了驾驶室之中,几乎只是瞬间,震天翼提到最高速,向着远方激而去,化为一道光芒,消失在天际。

    “啊!你们竟敢骗我。”一声暴喝宛如滚滚天雷一般夹杂着如乎银色乱蛇一般的闪电向着远方传递而去。直震得早已在万里之外的震天翼如大海中的一叶孤舟一般漂泊震,不知自己的命运如何。

    龙腾虎跃一把将前的羽箭拔出,任由血液激化为一道喷泉。转变为血色的眼睛里直充满了暴力与血腥之气。

    正当二人准备要冲上去将陶笛二人大卸八块时,一道黄光诡异的从地表激到空中,拦住龙腾虎跃的去路。

    虎跃一看大怒,正要祭出法宝直冲而去,将黄光撞个粉碎,龙腾一把抓住虎跃,悄悄传声道:“不可鲁莽!”说罢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阁下何人?为何拦下我等兄弟二人的去处?”

    “哼哼!我是何人?你们看好了!”黄光里传出声音后,急剧收缩,转眼间已经凝结为一个深黄色的点,天地的灵气在一瞬间向着黑点狂灌而去,转眼间,凝结为一个中年人。

    但见此人生的是虎背熊腰,走的是龙足豹步,一脸豪放豁达,满怀大气,令龙腾虎跃在中年人出来的一刻就不打了起颤来。

    “怎么?二位仁兄,才十几年就不认识在下了!”中年人微笑着向龙腾虎跃问道。

    “龙鼎一,怎么会是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虎跃小心翼翼的面露怯色的问道。

    “呵呵,让二位仁兄牵挂了。在下还是真的在想在活五百年。嘿嘿,不好意思!”中年人依旧依旧是微笑的回答道。只不过,中年人和蔼的微笑在龙腾虎跃眼睛里怎么看怎么像时掌握着自己命的喜悦。

    “还废话什么?上!”龙腾一马当先,祭出一双“乌龙叉”,化为流光向着龙鼎一激而去。矮胖子虎跃也不在犹豫,同样祭出了自己的法宝“白虎锤”冲了上去。

    看到两人将杀招向着自己招呼而来,中年人随手一招,一柄青铜长矛出现在手里,斑斑的锈迹吼出铮铮龙吟之声,令天地为之暗色,这正是洪荒异宝“九鼎龙枪”。

    中年人祭出九鼎龙枪后,轻轻念动法诀,顿时一口精血喷涌而出,将九鼎龙枪包裹其中。霎那间,九鼎龙枪一化二,二化四,四化百百千千,顿时如长鲸入海一般在空中卷起千堆浪,宛如无数条巨龙滚滚向着龙腾虎跃冲来……

重要声明:小说《神龙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