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一集:初出茅庐 第九章:神秘救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痴竹 书名:神龙族
    龙族府一间极为暗的牢房里,充斥着潮湿的霉臭唯,令陶越儿小心翼翼的踮着脚走在过道上。

    如果不是陶笛被关押在此,陶越儿发誓一辈子也不会来这里的。而一想起自己的这位小师哥的命途,陶越儿不又是泪如泉涌,昨龙族府已经下令,而且掌门代表的龙虚宫也已经同意了,陶笛将于明在全族百姓的监督下施以极刑,想到这里,陶越儿赶忙擦干泪,仔细的抹了抹头发。

    “啊!”一声尖叫。

    “师妹,怎么了?”举剑一脸关心的停下脚步问了陶越儿一句,失去陶笛已经令这位这位大师兄悔恨不已,现在他可不想再让自己的小师妹出问题,否则自己将后悔终生,别说师父不会原谅自己,就是自已也将永远活在影之中。

    举剑一问,陶越儿怔了一下,轻轻地似乎害怕一些人知道一样回答道:“没事,一只老鼠而已。”

    举剑一听,险些闭气,一向是同门同辈灾星的小师妹竟然害怕老鼠,恐怕自己有几年可以嘲笑小师妹的口料了,可一想到师弟陶笛,满嘴准备回敬陶越儿的话也吞了回去。

    其实,关于陶笛的事,举剑与陶越儿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只是在那招生时,陶笛直到夜晚也没有回来,不久玉虚峰弟子送信来说陶笛走火入魔杀人了,将薛师兄也击为重伤,着实令二人惊颤不已。莫说是杀人,陶笛平时甚至连鸡都不敢杀,这如何令两人作信,当举剑自告奋勇抢先一步要回山禀告时,却被告知龙虚宫商站站长也是龙族府二长老已经派人送行了,才将其阻拦下来。直到现在,二人模模糊糊的知道似乎是陶笛将自己的家园小桃村的村民杀地一干二净,但了解陶笛的二人信心满满的认为这其中定有隐,而同时,二人也对玉虚峰薛惊云薛师兄警觉起来,毕竟当时只有他与陶笛在场,陶笛是自己的可以相信的兄弟,而薛惊云则必然是……

    “桀桀,你们来干什么?来可怜我吗?你们这些桃源人?啊?”还未走到陶笛的牢房,一阵怒吼夹杂着声声怪厉的笑破空而来。

    陶越儿抬头一看,思夜想的人在那里正在冲着自己破口大骂,不觉又是一股泪喷涌而出,纤手捂鼻,再也控制不住了。

    在距离陶越儿几丈远的一间牢房里,一个披头散发的叫花子一般的人物正冲着举剑与陶越儿二人指指点点,一会儿破口大骂,一会儿又骤然停声,两眼珠一转,竟然下蹲那拳砸地嘲笑二人。

    当然,这些况他们早已经知道了,昨晚陶笛被从龙和押送出来时就已经明晓,陶笛走火入魔而疯杀小桃村人已经毋容置疑,而陶笛也是在昨晚被押到此地牢房后知道自己将授以极刑而疯狂爆发,见人则骂,似乎已经是完全丧失了理智。

    陶越儿三两步跑到牢房前,守着铁栏杆,顿时再也不受限制,大哭起来,举剑也一时无奈,走了过来,闷声看着陶笛,似乎要将自己的这个平淡至极而又一鸣惊人的师弟里里外外看的清清楚楚。

    望着举剑与陶越儿二人的动作行为,陶笛又是一阵鄙视,似乎已经不在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而是被小人暗算的长者:“怎么?善心大发了?啊?没错,人就是我杀的!不过我错了,哈哈,我错了,我这么没有提前将你们二人给解决了,怎么没有几刀将薛惊云给劈死,怎么没把桃源给闹个底朝天,今天到留下你们到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哼哼!”

    “小笛,这是我送给你的一些心意,你收下吧!”似乎没有听到陶笛的骂声一样,陶越儿停止了哭声,清澈双眸上还挂着点点精光,衬着微红的双颊宛如是九天仙子一般,让人不容有一丝一毫的质疑。

    看着眼前眼前的小师妹,稍稍有些微乱的发丝糅杂着数不断的愁念,陶笛不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却说出更加凌厉的话来:“滚吧!在我眼前消失,否则……嘿嘿!”说着说着,不话势抖然一转,发出一些令人胆寒的笑。

    “师弟,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开始时举剑并未插嘴陶笛的话,毕竟陶笛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可陶笛的话确实已经超越了举剑的忍受范围,也没有想陶笛反常的原因,随口而出说出上面的话。

    “桀桀,怎么,怜香惜玉了?”陶笛拨开一丝乱发,冲着举剑坏笑起来。

    “你,你……”举剑被陶笛一句话憋得透不过气来。

    “师兄,我们走!”陶越儿冷漠的转起立,趁着举剑转没有注意之时挥手将一个小纸条向后丢去。

    走在回归的路上,陶越儿的泪水再次喷涌而出:“傻瓜,我怎么不知道你的真实想法,放心,我不会让你授以极刑的。”

    一颗颗的晶莹的泪珠滴落在牢房的地上,溅起水花一片。

    望着陶越儿与举剑的影,陶笛也撩开了乱糟糟的头发,轻轻一闭眼,将泪珠包在了眼眶之中。

    “出来吧,他们走了!”陶笛嘴里吐出一支冷冰冰的话。

    牢房的黑暗一角忽然一动,竟然凭空出现了一个人,而举剑与陶越儿均未发现的人,竟然是二长老。

    “呵呵,想看一看陶小友送给你的是什么?”陶笛嘴角一怔,便小心翼翼的展开纸条,似乎是生怕将它撕坏。纸条上只有一句话:“今夜月中时。”

    陶笛一看,将纸条一扔,便近乎疯狂地撕扯起包袱来,只见摆在自己眼前的竟然是几把尖刀匕首,几张黄皮符咒,与一张极为详细的,标满密密麻麻的记号的羊皮卷龙族府地图。陶笛不觉得陷入了沉思之中。

    二长老只是看着陶笛的一反常态,似乎对于眼前的事已经了如指掌,早已经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一轮弯月轻轻洒下光辉,笼罩着这一片早已经陷入沉寂的大地。

    突然,在柳埔的一处角落里,一个黑衣人正在焦急的踱步,不时将眼睛向地上瞥一眼。

    仔细看一下这个黑衣人,竟然在黑衣下仍然是凹凸有形,似乎是一个材极好的少女。

    突然,巷子的墙角微微一动,黑衣人立刻有所察觉,挥手祭起一把闪着绿色寒光的利刃匕首,虽然杀气腾腾,却也丝毫遮掩不住灵气剔透,一看便知是一把仙家法宝。黑衣人手持匕首向着巷子走去。

    “师妹,是你吗?”巷子里也闪出一丝寒光,只不过要弱得多,似乎是萤火虫一般。

    巷外的黑衣人一听,便放开了匕首,向前轻轻的疾走而去:“陶笛,是我!”

    一个衣着破烂的人从巷子里踉踉跄跄的走了出来,正是理应在大牢里的陶笛。

    二人见面,没有多说什么,只见一片火光划过,随后二人双双不见了,只有一纸烧光的纸灰随着夜风悄悄滑下。

    柳埔城郊,随着一声爆破响过,转眼间已经出现了两个人,一个衣着破破烂烂,一个着黑衣玲珑有致,正是在柳埔城内消失的陶笛与陶越儿。在两人旁边,是一架木质的着两翼的怪鸟,正是陶笛的大作“震天翼”。没有多说的语言,下一刻看到他们时,已经是在遥远的高空。

    “呃,师妹,刚刚,嗯,对不起了!”陶笛支支吾吾的冲着一直没口不言的陶越儿说道。

    “没关系!”陶越儿一边驾驶着震天翼,一边冷漠的回答道。

    陶笛听出陶越儿的冷漠,不觉带着一丝苦笑摇了摇头:“师妹,我们这是往哪里去呀?”

    “地!”陶笛一听,不觉脸就大了。

    桃源有三峰“圣地”,当然也有“地”,地俗称死亡谷,桃源祖训“任何桃源族人不得进入地,否则一律开除族根,驱逐出外”。陶笛已是将死之人,对此自然不会在乎,何况自己还肩负着重担,可师妹陶越儿却平白无故替自己受冤,岂不……陶笛不敢再想下去。

    “师妹,你停一下。”陶笛也不管陶越儿听与否,一把将陶越儿从驾驶位上拉了回来,控制住震天翼。

    “师妹,你要回去!”虽然陶笛的重伤还未痊愈,但口气确实不容质疑。

    “小笛,我不。你不能赶我!”陶越儿放弃了刚刚的冷漠,已经是近乎求般的望向陶笛。

    对于陶越儿几屡次直呼自己的大名而不在叫师兄,陶笛颇为感到惊讶。但是仍然不予留的说:“不行,你下去吧!”

    “小笛,从出来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决定了,你不在是我的师兄。”陶越儿一咬银牙,几乎是一字一吐的说出了上面的话,话吧,双颊一抹桃红。

    陶越儿的话着实令陶笛吃了一惊,没想到在自己这如此落魄的况下竟然还没有人利用自己而是将自己许配与自己,陶笛的眼睛再次湿润了,连手也在哆哆嗦嗦的不受控制了,似乎是谁,在轻轻的召唤着自己,告诉自己,遥远的路上不会孤单。

    杀了最亲的人,被人诬告,满重伤,不被理解,体与心理的重伤早已将自己的防线击破,如今只是在靠着一丝报仇雪恨的本能在苦苦支撑而已,而如今,终于为自己的心灵找到了一个可以盛装的容器,那是一份弥足珍贵的意。

    震天翼不受控制的渐渐向着地面滑翔而去。

    一片枯草地上,震天翼停在一旁,一个少年泪流满面的仰望星空,眼睛里早就已经没有了半丝神采,似乎仅仅是一个空壳,装着一堂行尸走

    他抱头痛哭,像一个小孩一般,无处躲藏。

    泪水滴落在襟上,有淡淡的温。周围的无穷无尽的呼唤声,似乎是曾经的亲人,依然在耳边呼唤着,萦绕不去,让他睁开双眼回头而去,回到那个令他疯狂嗜血的夜晚。

    只有,只是,边还有一丝温柔,在轻轻的召唤着自己,如一股流,化入四肢百脉,温暖着早已经冰冷的人心。

重要声明:小说《神龙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