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一集:初出茅庐 第六章:桃村血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痴竹 书名:神龙族
    陶越儿越想越气,不觉随手拉过一个少年来:“小弟弟,我问你一个问题,好吗?”虽然陶越儿处于暴怒状态,但是却没有丧失一丝理智,况且多年的修也起到了一定的抑制作用,因此,陶越儿仅仅是和颜悦色的向少年询问。

    可是令陶越儿意想不到的事出现了,少年怯怯的问道:“请问这是逍遥峰的报名处吗?”

    “是呀,是呀,小兄弟,你要报名吗?”一听少年打听逍遥峰,陶越儿不喜上心头。

    少年继续怯怯的道:“那陶笛哥哥在这里吗?”

    “哦?你认识陶笛,你是他什么人呀?”陶越儿停顿了一下,双眸一转,“陶笛,你过来一下。”

    “啊,过来了。”陶笛一面应付着来往报名之人,一面向这边走来,“咦?你,你叫什么名字?”陶笛立马被还在陶越儿手中的少年所镇惑。

    少年使劲挣脱陶越儿的束缚,警惕的看着看着迎面走来的陶笛:“你是谁?”

    陶笛仔仔细细的注视着少年,似是疑惑又似是醒悟一般,不觉抬头望望四周,发现并无人观察这一幕,才低声用仅仅少年才听到的声音对少年说:“竹中一桃花。”

    “数九成飞龙。陶笛哥哥,果真是你呀,呜呜,呜呜!”少年验证了陶笛的份,竟然眼含泪珠,似是终于找到了突破口一般,呜呜的哭了起来。

    “你是?你是夏至?”陶笛仍旧问道,但声音里已经有一些颤抖,“快告诉我,夏至,出了什么事?师妹,师兄,恐怕我要离开一会!”

    陶越儿信任的闪烁着一双大眼睛:“早去早回。”其实陶越儿还想说有什么困难我来帮你,但当他看到陶笛的冷静的目光时,便把话吞了回去。

    “呜呜,陶笛哥哥,呜呜,是我,我是夏至!”夏至呜咽的说。

    “嘘!”陶笛左手在夏至的嘴边摆了摆,示意夏至不要说话。而自己带着夏至左转右拐,穿越在人群里,消失在人海之中。

    陶笛并没有将夏至带回龙族府,而是直冲着柳埔城外而去。中心广场聚集的人太多,相比较街道就显得冷清多了,长长的街道上只见有两人急匆匆的穿越而过,正是陶笛与夏至,陶笛只顾加力向前冲去,而却没有发现后的胡同里走出了一群黑衣人,血腥的戾气充斥了整个空间,唯有首人着白袍,手握一把折扇。

    陶笛引领着夏至快速地跑至柳埔城外的树林里。

    “夏至,不要哭,快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陶笛双手一把抱住夏至,急切的说。

    “小……小桃村,小桃村,遭……到了袭击,……都死了,呜呜,呜呜……。”一说出这一些,仿佛夏至被掏空了灵魂一般,连眼睛都变得空洞起来。

    眼见着夏至慢慢的倒在自己的怀里,陶笛一时变得慌张起来:“夏至,你怎么了?夏至,你不要吓唬哥,你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都死了,什么……难道……夏至!夏至!”

    夏至此时已经全扑倒在了陶笛的怀里,全不停地抽搐着,陶笛在慌忙之中,赶紧将夏至翻转过来面朝上,却惊骇的发现夏至此刻已经脸色发紫,口吐白沫,甚至一双眼睛里的瞳孔已经放大。

    “天哪,为什么?”陶笛仰天大吼,继而一拳击在大地上,溅起落叶纷纷,却没有发现夏至口中吐出的白沫消失在他的左臂上。

    小桃村此时此刻,陶笛直血涌狂喷,全的筋骨在这一刻完全凝固,血液甚至倒流,精神只差一线就要崩溃。

    小桃村,是生育陶笛的家园,是除了逍遥峰以外的第一家园。想当初,自从陶笛呱呱落地,便父母双失,是这个地方,养育自己长大,直到夏老伯将自己送去逍遥峰放牛。

    可以说,陶笛是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的。衣服破了,张大娘补一针,鞋子损了,李大婶缝两脚,今吃在赵大叔家,明朝睡在孙大伯家里,自己的血里流淌着的是小桃村的河水,自己上的脉搏正是村口桃林的心跳。

    而此刻,摆在陶笛眼前的是却是一具具的尸体,一棵棵的枯树,一堆堆倒塌的废墟,一条条流淌的血河。

    陶笛的双眼被蒙蔽了,漫目里充斥着的是无边的血丝,眼睛里已经完全是混合着血液的泪珠,灵魂里到处充斥着眼前的一幕,是鲜血,是尸体,是杀戮……

    陶笛崩溃了,只是茫然的站在村口,宛如行尸走一般,目无神,脸无色,行无动,甚至满衣服已经是斑斑血迹,直像一个从地狱归来的嗜血魔王,夏至的尸体停放在村口,已经是如碳一般的毒黑色。

    突然,似乎是为了验证嗜血魔王的份一般,陶笛仰天吐出了一口黑血,至毒的纯黑之血,点点血迹化作尘埃消失在天际,归于沉寂,而在这时,突然,“啪”的一声,似是瓷器摔落在地,又好像是一面屏障骤然击破,“哗哗”如破水的波纹一般,直直破碎开来。而声音的来源,不是外部,而正是陶笛的体内传出。

    “吼啊!”陶笛再次仰首一声轰天裂地的嚎叫,直吼得地动山摇,排山倒海,连四周的山峰似乎也在微微颤抖,脚下的大地也在震撼。

    逍遥峰守静堂陶守天一边左手微微的触摸着八龙圣图,一边颤抖的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龙族府族长刚刚迈进大门,便感觉到地动山摇一般,而对面迎门浮雕似乎活了过来,龙目威视,龙首昂扬,龙口似乎在呼唤着什么。

    族长停下脚步,几近兴奋的吼道:“他真的醒来了!”

    小桃村就在陶笛再次痛苦的睁开双眼时,随着一声尖利的口哨,宛如鬼哭狼嚎一般,似是地狱使者的嚎叫,背后的夏至手指动了一动。

    就在陶笛强忍着痛苦,一步一个血色脚印地踏上前去,要将所有亲人的尸体埋葬之时,一把锋利的尖刀轰然之间从背后直刺入陶笛的左,然后豁然拔出,没有丝毫拖泥带水,鲜血随着尖刀的拔出如箭一般刺出,划过天际,宛如一股单色的彩虹。

    陶笛再次口吐出一喷鲜血,艰难的扭过头,夏至正握着尖刀森森的笑着,尽管夏至还是个孩子,个头甚至还没有尖刀高,但双手握着的尖刀却没有丝毫的停顿,顿时又豁然出击,直刺向陶笛的右,“嗤!”又是一道血雾划过天际,陶笛暴怒而又带些疑惑的看着夏至的森森的笑意:“为什么?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夏至没有说话,只是森森的笑着,手中的尖刀再次出击,直刺向陶笛的腹部,但在千钧一发之际,陶笛已然明白过来,真正的夏至已经死了,而眼前的夏至仅仅是一个傀儡而已,想到这里,陶笛将一口血伴着嚼碎的牙齿一起吞入了肚中,左手瞬间出击,格去尖刀,右手几乎同时击向夏至,仅仅是一瞬间,夏至的体爆裂开来,化为一块块的血崩到四周,而就是这仅仅一瞬,似乎就耗费了陶笛全的精力一般,陶笛垂直的倒向了大地。

    可就在陶笛倒下的一瞬间,几乎在同一时间,背后四五把利刃如期而至,直砍向陶笛的后背,刹那间,鲜血狂涌,染红了脚下的土地,也浸渍了闪着寒光的利刃,虽然只是斧头,锄头一类。

    陶笛吃痛,体的本能控制着陶笛挥手拿过不远处夏至曾经用来刺杀自己的尖刀,瞬间向后横斩而去,刹那之间,四具尸体尸体爆裂开来,可同时,陶笛的心在沥血呀。曾几何时,这些手拿利刃的凶手正是自己最亲近的亲人啊,而现在,自己却不得不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大开杀戒,与最亲的人手刃相向,人生的最痛苦之事莫过于如此了,可最最痛苦的事还正在路上,因为陶笛清晰的发觉,即便是双眸之中灌满了血珠,就在陶笛的四周,已经站满了陶笛最亲近的人,每一个人都在森森的发出笑意,都在缓缓的亮出自己手中的利刃,都在向陶笛*近。

    “不要再过来了!不要再过来了……不要再过来了……”陶笛痛苦万分的向着四周发出怒吼,“大叔,我是陶笛呀!我是陶笛呀!”

    “告诉我,是谁血洗了村子,快告诉我,是谁!”

    “亲人们,冒犯了,我会为你们报仇的!”

    陶笛一咬牙,手持尖刀,冲着村口奔去,不停地翻转着手腕,毫不留的收割着这些本已经死去的生命,而自己的上也同样留下了血色的痕迹。

    可当陶笛冲出这一层包围时,就已经彻底失望了,在他的面前,是一群孩子,艳丽的衣服正是彰显了他们的天真活泼,而此时,仅仅是一群孩子却要手持利刃,向着自己的亲人发起进攻,甚至死在亲人的手中。

    可是自己有的选择吗?难道要死的不明不白吗?

    是谁,在天地间要生生留下这等堪比死亡的痛苦?

    是谁,忍心以百十淳朴的命来施展不择手段?

重要声明:小说《神龙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