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一集:初出茅庐 第二章:古怪出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痴竹 书名:神龙族
    放眼望去,仙气缭绕着漫目青翠的群山,绿林盈眦,而犹有以中间三峰最为高耸入云。首峰名为玉虚峰,另两座分别是寰宇峰与逍遥峰,为桃源的圣地,亦是桃源术法传承之地。

    三条白练般的瀑布从三峰倾泻而下,直冲入那开阔的山谷之中。一支若有若无的笛声隐隐传来,淡淡的还夹有孩童银铃版的天籁笑音,飘在碧波小江上,起丝丝涟漪,一直消失在远方。

    在这山谷流溪岸边,一头老黄牛就在河岸上静卧,闭目养神,沐浴着淡淡的雾气,不时还咀嚼一口带着泥土香味的嫩草,倾听着笛声与嬉笑,似乎竟然是满意十足。

    草地上,站着一束发少年,一袭白衣随风拂动,只是似乎衣服有些大,在那有效地躯上并不合,但是清澈的双眸,微白的面颊,却你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与白衣混为一体,尤其是双手一支长笛,似乎竹牙儿还嫩青,附满生命之气,丝毫不影响那一支天籁音曲,令人心旷神怡。

    一名同样十几岁的少女,就那么随意躺在草地上,水绿色的衣服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望着那蔚蓝的天空,几多各式各样的云朵正漂浮于上,像贝壳,像孔雀,甚至有一朵还像旁的老黄牛,一起随着风儿和着笛声漾,有趣之极,只是,那双眸中似乎还有淡淡的愁思。

    笛声渐缓,终于走向了曲终。

    “好呀,好呀,师弟,在我英明的指导下,你的笛技越来越精湛了,没想到除了你的破木头,你竟还有这样的本事。”愁思转瞬即去,少女直起子,双手拍掌发出一阵欢呼,脸颊露出一抹醉人的微笑。

    “那当然了,师姐……咦,你又占我便宜,师妹,哼。”少年拿起长笛,仆地而坐,不服道。

    “呵呵……”一阵银铃般的声音划破江面,漾开去。

    “师妹,你说,你偷着跑了出来,还拿了师傅的月牙袍,他不会生气吧?唔,要不,你偷着跑回去吧!”

    “傻瓜!”少女举起手指冲着少年敲了一下“我堂堂陶越儿机智勇敢聪明灵慧法力无边,岂是怯乏鼠辈,父亲的雷霆我已不知经历过多少次了,简直就是挠痒而已!”

    少年一手捂着头,嘟囔着:“奥,原来如此……”突然,少年不再说话,双手如僵住一般双眼望向陶越儿的背后:“师傅!”

    陶越儿顿时僵住,随后猛然回过头去,漫眼之内,只是一条长河与无际的庇荫,哪里还父亲的影,不觉双颊通红,怒气油然而生:“陶笛,你这个坏蛋!”

    可待到陶越儿转首望去,一牛一人,正在消失于天际。

    “喂,师哥,你等等我呀!”说罢,双脚借力而生,飘向天际。

    将牛儿安置在牛厩里,顺便又撒了些青草,抚摸了一下牛头,陶笛这才向大厅走去。而背后的牛儿双目微眯,似乎还很受用的样子。

    迎面走来一个大约二十来岁的青年,忙开口道:“大师兄……”

    对面走来的正是逍遥峰下大弟子举剑,平里也是陶笛最好的老师,虽然名义上陶笛的师傅是逍遥峰首座陶守天,可自从当年陶守天教授陶笛几来,顿觉这位貌似灵秀奇才的徒弟着实蠢得很,气不过便将其一手交给了自家老大,因此,举剑反而是陶笛最亲近的人。

    青年一脸微笑带着丝丝无奈:“小师弟,你老实告诉我,师妹是不是一直与你在一起?”

    “是呀,怎么了?”陶笛满脸惊异。

    “龙虚掌门师伯昨传话,今来为座下弟子薛惊云提婚的,小师妹誓死不从,师傅罚她面壁思过的。岂知,今掌门师伯与那位薛师兄来到,却找不到师妹了,尴尬之极,愤怒拂袖而去。师傅正在大发雷霆呢!你小心些!”

    “嗯嗯。”口中维诺的回着大师兄,脑中却是一片空白,只有那一袭水绿衣。自己本是一孤儿,承蒙家乡一老伯所托,送到这龙虚宫来放牛,幸被逍遥山的首座陶守天所顾,收为座下弟子,自幼与陶守天之女陶越儿长大,二人的微妙关系恐怕也只有二人所知。可如今,掌门突然来提亲,如何不让陶笛震惊。关于这位掌门薛师兄,他还是听本家兄弟说过的,出生伴以紫光,自幼投龙虚宫,一龙族绝学出神入化,堪称年轻一代第一人,又岂是他这个菜鸟所能够比拟的?于是自卑之意油然而生。

    虽然这小师弟法术不高,自幼孤儿,但毕竟师兄弟之间意是无可比拟的,眼看陶笛一阵出神,关切地问道:“小师弟,你怎么了?”

    被举剑一问,陶笛醒来,忙道:“没事没事。”

    “喂,你们聚在一起在密谋什么?”一声银铃般的声音传来。

    “师妹,你真是让我这个作师兄的好辛苦啊!”举剑一脸无奈更重几分。

    “哦,那师兄,你告诉我,掌门师伯来了吗?”陶越儿附耳举剑道。

    一听此话,陶笛抢着说:“他们刚刚走,师妹,你不会……”不知为何,陶笛的话越来越小。

    “谁问你了?小子,刚刚那笔帐还没跟你算呢!哼!”陶越儿双手叉腰,摆出一副气愤的样子,而脸上的笑意确是越浓了。

    “师妹你小心……”留下这句话,陶笛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今天毕竟穿越了几座山,也确实累了。

    眼看着陶笛就要离去,陶越儿不觉大呼:“陶笛,你陪我去见师傅!”

    陶笛一怔,半是欢喜半是忧,但脚步仍是停了下来。

    举剑看到这一幕,也无奈的跟上了二人。

    这是一栋雕梁画柱的斋,顶宇书曰:“守静堂”,由此可见,他的主人并不好虚名,反而追求自由闲适。几根柱子盘旋在空旷大厅中,并无些平所见的古董书画之类的,仅有一张八仙桌,几张竹椅而已。如果说唯一能够吸引人的地方,那便是正北墙壁上的一幅八龙腾飞图,八条龙,各不相同,或腾云驾雾,游走九天,或戏水山谷,乐在其中,或喷火吞水,睥睨天下,总之,令人心生敬意,不觉之间,似乎隐隐想要顶礼膜拜一般。

    但这些已经再也吸引不了陶越儿他们的目光了,毕竟,无论是谁在这里生活十几年,也早已看厌,更何况今天迎接她的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暴风雨。

    大之上,说不出的压抑。八仙桌的一角已经化为粉末,地上还横七竖八的躺着几片茶碗碎片,这一切,无不说明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前兆是多么的恐怖。

    神龙图下,正负手站着一中年男子,说不上是多么高,却自然给三人一股无形的压力,令人喘不过气来。可更令三人恐惧得是,即便背对着那名男子,亦能感觉到他的体微微的颤抖之意。这自然就是这逍遥峰的首座陶守天了,一桃源绝学陶越儿尤其是没有想到,往慈祥的父亲为何今如此愤怒,难道仅仅是自己逃避婚姻这么简单吗?这恐怕是不会的,父亲肯定不会为此而为难自己的,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还知道回来?”一声大喝,令三人一阵颤抖,不觉跪倒在地上。

    “父亲……”虽然已有心理准备,可事真的来临之时,陶越儿仍然控制不住而哽咽起来。

    “师傅,这是我的错!”不知何处来的勇气,陶笛颤抖的吐出心声“师傅,全是因为我感觉放牛乏闷,这才斗胆将师妹从后山叫出一起放牛,千错万错都是徒儿的错……”陶笛说不下去了,一辈子也没有说过这么多话,而且最重要的是,陶守天猛然转过来,一双眼已经竟是血红之色,令陶笛灵魂都在颤抖。只是,这血红之眼,陶笛似乎很熟悉的感觉,但到底见没见过,却不是此时所能够考虑的。

    举剑正开口为师妹辩解几声,但陶守天的血睛亦令他心底冒寒。

    陶守天似乎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举剑,我命你,即刻动,带领陶笛﹑陶越儿下山招生,一个月内,不准回来!”说罢,一股近乎狂暴的风流直接将三人轰了出来,抛到了院子里。

    三人面面相觑,而转眼间,陶越儿已经是泪流满面,扑倒在地上,陶笛则目瞪神呆,虽然师傅对自己一直冷冰冰,但养育之恩,切齿难忘,实际上陶守天对自己私下的关切之意也是不言于表的。唯有举剑此刻还保持着清醒状态,作为大弟子,今天尤其是现在自己有义不容辞的责任。

    起宽阔的膛,深深吸了一口气,举剑踏步走向守静堂,可还未走几步,陶守天的声音再次传来:“举剑呀,我们逍遥峰的优秀生源就靠你了,咳!小笛,你过来!”

    从未受过陶守天重视的陶笛顿时惊醒,受宠若惊的向陶越儿摆了摆手,示意她放心,然后走进了守静堂……

    明月高悬,轻撒一片柔纱,笼罩着逍遥峰。

    一间小竹屋里,左侧洁整的摆着一张桌,两把椅,一张,而右侧却显得杂乱无章,墙角堆着烂木料,斧头,木锯等,正中一张奇形怪状的东西,四个轮子驾着一张厚厚的木板,板前首是一根丁字形的木棍,向下直插入木板之中。而陶笛此刻正拿着锤头在敲打着什么,显然,他对此很在行。

    是的,陶笛已经从守静堂回来了,而陶守天只告诉了陶笛一句话,要他带着老黄牛,仅此而已。随后,陶守天下达命令,今晚出山。尽管陶越儿仍有些伤心,甚至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似乎不仅仅是反婚那么简单,但抢占优秀生源同样是自己的责任,索便不再去想白天的事了。

    优秀生源,顾名思义,就是优秀的习武修法之人。不知为何,近几十年来,逍遥峰人丁极其单薄,只有三个弟子。而玉虚峰与寰宇峰哪个不是以百计数。同门的颜面还是要顾的,于是抢占资源变成了逍遥峰的头等大事,只是近几年,生源总会被另两脉抢走,于是,今年早十多天行动也算合合理了。只是,今陶守天的血睛也只能暂时埋在心底了。

    说道这里时,我们的主角们已经坐在陶笛的奇怪装置上,牵着黄牛,走在了下山的路上了。而逍遥峰却在云朵遮住月光的时候,盖上了它黑暗的面纱,似乎是谁在黑暗里的无语恶笑,露出狰狞的恐怖。

重要声明:小说《神龙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