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9图穷匕现,我是谁?3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属龙语 书名:武逆乾坤
    烛之武当真够果断。

    当他直觉到不妥之时,立马毫不犹豫地亲自出手。

    (身shēn)似长虹,虹如剑,剑刺楚南(胸xiōng)!

    刺剑之时,音杀未减,血浪似要随着烛之武而动,成为斩杀楚南的一道利器。

    烛之武离楚南还有三米之距时,血剑已经杀到。

    就在这时,那蕴含着血浪之中的音杀,猛然反卷向烛之武,还带动滔滔血浪!

    两股音杀冲击!

    两股血浪碰撞!

    神音埙的曲声顿时混乱无比,音杀之术被解。

    不仅仅于此,烛之武更是被那反弹回来的音杀,给杀得大吐鲜血,(身shēn)子剧烈一个颤抖,那本来要斩向楚南的血剑,赶紧收回,斩往卷往他的血浪。

    “轰!”

    血浪中蕴含的威能,全部爆出来,烛之武就像海里的死鱼一样,被炸飞上天,白了肚皮;待烛之武一(身shēn)狼狈地落在地上,看着楚南,眼睛里满是百思不得其解之色,“这是什么武技?那明明是杀向他的攻击,却反攻回来……”

    “老夫不信,他就如此天才!”

    烛之武一狠,神音埙曲声再响,音杀再出,血浪再涌。

    楚南淡淡一笑,“斩声杀”再次祭出。

    遂即,又重复了刚才的画面。

    只不过,这一回的威力,并没有前面一次汹涌。

    烛之武真的心神失守了,他浸染了几百年的音杀术,就这样被破了?

    而楚南,却对自己的“斩声杀”不怎么满意,“威力还是小了一点,反弹回去的威能,已经损失了一部,如果能将原来的威能直接反弹回去,或者是说反弹回成倍的威能,就像古札里面所记述的,以四两之力,拔动千斤之势,或许这才能叫住真正的‘斩声杀’吧!”

    这个想法落下,楚南脑海里,又浮起了其他想法,“既然‘斩元’、‘斩声’都可以,那‘斩愁’、‘斩(欲yù)’自然也可以变成‘斩(欲yù)杀’了。”

    楚南想到这些,并没有立马去实践,没有那种环境,他只是将想法放在心里,留待(日rì)后再慢慢修炼,眼下最重要的事儿,就是将烛之武给解决掉。

    “你还有什么手段?”楚南向前走去,边走边问道。

    烛之武脸上还是(阴yīn)晴不定,嘴里却说道:“你认为一个高阶武皇,仅仅是靠那些外物吗?现在,就让你看看老夫的真实威力。”

    楚南摇了摇头,“又是一个自称老夫的,提醒你一句,千万别让我靠近你的(身shēn)边。”

    没了万千魔兽,没了致命音杀的烛之武,(身shēn)子直(射shè)入空,有千丝万缕的水箭,从他(身shēn)上激(射shè)出来,如蛟龙吐水,这些水落到血浪之中,就像风轮的扇叶一般,将血浪搅动得旋转起来。

    越旋越快,越旋越高,直将烛之武也覆盖在里面,在那一圈圈的旋转之中,血浪仿佛直达百丈之高,而后那漩涡之口,仿若蟒蛇之口,吞向楚南,要将楚南吞进漩涡的腹里去。

    远处那些观战的武者们,刚刚还沉浸在楚南破了烛之武音杀的喜庆之中,却没有料到这一刻,楚南又陷入绝境之地,他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心里还不由念道:“果然不愧是武皇,随便一出手,竟然就是如此的惊天动地,我们的刀芒剑芒与之相比,完全就是蚂蚁与大象的区别。”

    他们毫不怀疑,在如此这一招之下,他们八千人,根本就是毫无还手之力,直接被一击杀灭!

    恐惧的心理,在他们之中蔓延。

    当然,也有相信楚南的,他们除了相信楚南之外,别无他法。

    而楚南,开心地笑了,“卖唱加耍猴儿的,大道三千,式无尽,什么武技不好,你非得要用这一招,你该不会是跟着我学的吧?你若要是真跟我偷学的,那可就得叫我一声师父了!”

    “狂妄小子,给老夫毁灭吧!”

    “就凭你,还差得远了,漩涡?”楚南一声冷笑,一声疑问,喝道:“老子就是漩涡的祖宗!”

    说完,丹珠急旋,紫霄月泉水狂(射shè)而出,在楚南拳头这上形成漩涡!

    漩涡大如斗!

    楚南右拳冲向那万千血浪所形成的漩涡之口,不大不小,紫霄月泉水刚好堵住,楚南又是一声暴喝:“给我吸,吸光了它!”

    体内五行相生漩涡转得飞快,与外面那个漩涡的频率,一模一样!

    登时,便看见那血浪漩涡,就像一条水管似的,将水管里面蕴含的水,给灌注到了楚南的漩涡里,血浪漩涡以(肉ròu)眼的度,急剧减少。

    (身shēn)在血浪漩涡最中央的烛之武,心生慌乱之象,至今为止,他的杀招,几乎都被林云那个小子克得死死的,引来的魔兽没给他造成半点伤害,反而是帮助他炼成了一门厉害武技;音杀术正是被这好似剑斩派“斩声”武技的招式给克制,如今这个能够将一座大山都给撼动的血浪漩涡,对人家来说,更像是吃一盘点心。

    以前烛之武往往只用音杀术,就可以与同阶武者,拼个不分上下;若再加上裂地黑蝰兕,引兽曲,那就绝对的是,稳占上风,即便对上天极峰峰主,也吃不了什么亏!

    而如今……

    烛之武想起了天云峰上,那(禁jìn)地里面的魔兽,被追得拼命逃跑;又想起了那个水火漩涡,更是想起了死在他之前的毕正、祁连胜、郝连缨!

    “难道我也要步他们的后尘吗?”

    烛之武念出这句话时,那百丈漩涡,已然锐减到五十丈,一个声音更是传进他的耳朵,“你能让这漩涡变得更大一点吗?别怕我吃不下,我的胃口很好!”

    “噗!”

    烛之武让这句话给内伤出了血,他也想,可是,他能吗?

    即使他能,那有用吗?

    想着,烛之武的手中,多了柄短剑,短剑很短,比一般常见的短剑都还短了一半,所在手心里,根本就没人能现!

    烛之武在等着,等着漩涡尽,短剑现!

    一个高阶武皇被活活((逼bī)bī)到使用如此手段的地步,还真的是史无前例!

    八千武者看着在他们眼里,能够轻易将他们斩灭的血浪漩涡,却被他们的林前辈,那么轻易,那么轻松的一拳,给挡住了,那姿势、那神(情qíng),简直不是在与一位被((逼bī)bī)到绝境的高阶武皇血战,而是眼前有一群苍蝇,他随手挥去!

    他们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合不拢,也不敢合拢!

    蝶依仙子心里念着一句话:“敢夺我初吻的男人,也敢不领我(情qíng)的男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男人!”

    血浪还有三十丈、二十丈、十丈、五丈!

    顷刻间,三丈!

    两丈!

    一丈!

    庞大漩涡被吞尽!

    在被吞尽的一瞬间,图穷匕现,一道冰冷的寒光,(射shè)向楚南的丹田!

    烛之武没有大吼,没有大叫,就是想给楚南一个意外,致命的意外;待寒光刺闪在楚南(身shēn)上的时候,烛之武笑了,脑海里浮过一句话:“什么手段都不重要,活着最重要,杀了这个林云最重要。”

    然而,下一息,烛之武的笑容凝固了。

    因为烛之武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锃”声,而不是那种刺进血(肉ròu)里的沉闷的“噗”的声音,烛之武盯眼看去,看到楚南已经将那把短剑给抓在了手中,正端详着。

    烛之武再看向那丹田位置,看到了一块鳞片,一块抵挡住了他致命一击的鳞片!

    楚南旋转着短剑,蔑视地看着烛之武,那眼神明白无误地表达着一个意思,“我鄙视你!”

    可烛之武忽略掉这种鄙视,问道:“你怎么知道?”

    “你太安静了,安静得不像一个卖唱的,更不像一个耍猴儿的,所以,我断定,你必定要出什么妖蛾子,果然不出我所料!”

    楚南打击着说来,手中的漩涡,并没有散去;其实在先前那条隐形的蛇形动物攻击之后,楚南就提醒自己再一次加深了戒备,烛之武这般高高在上的人,却一句话都不说,那肯定有问题。

    “对了,你就要死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说上一说吧,要不然别人都不知道,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大人物,死在了我的手下!”

    烛之武的目光里,满是愤恨,似有冲天怒火,怒火越烧越旺,一个毁灭的念头,出现在他脑海,“死也要死得有价值,要拉着这个人一起去死!”

    于是乎,烛之武盯着楚南,平静地说道:“烛——之——武!”

    “武”字落下,烛之武就要以神念引爆元核!

    他就不信,这要者炸不死这个林云,他的能量可是比先前那万千魔兽爆炸的能量,还大出数十倍。

    只可惜,烛之武要用神念之时,神念里突地劈下一大团的雷霆闪电,将他的神念给劈得稀烂,劈得((荡dàng)dàng)然无存,灰飞烟灭,一丝一毫的踪迹都找不到!

    烛之武顿时两眼翻白,成了傻子一般!

    “你也太不小心,太不吸取教训了,不仅离我如此之近,还那么平静,你应该让心中的怒火一直燃烧,那样说不定我就会……”

    说到这儿,楚南没有继续往下说去,因为他现烛之武的神(情qíng),很不对劲,按理说,烛之武听到他说这句话,肯定会大为愤怒,破口大骂,绝底反击之类的……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

    烛之武有的,只是两眼愣,一张脸,也愣呆呆的。

    “喂,你傻了?”

    楚南问着,伸出手,烛之武的眼前晃了一晃;当然,楚南也是暗中运劲,戒备深深,他怕烛之武现在的这一切表象,只是一个骗局,是一个趁他愣之时的骗局。

    随后,烛之武转过了头,楚南蓄势待,只要烛之武一有不对劲的征兆,就立马将其轰成(肉ròu)酱!

    可是,烛之武张口说了一句话,让楚南愣了!

    烛之武盯着楚南,说道:“我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武逆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