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9逃离古窟1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属龙语 书名:武逆乾坤
    黑鳞凶蛟双眼喷血,血红大嘴愤怒地直冲楚南咬去,要将楚南咬个稀烂,咬个粉碎,咬个血(肉ròu)崩溅。

    与此同时,黑钧武帝困住黑蛋,指着那一颗龙头,也朝楚南凶猛咬来,好个血腥。

    楚南本(欲yù)拼着受上重击,斩凶蛟,拒龙头,却突地想到一个妙计,脑海里浮现出当初在龙角山,被即将化龙的玄火血蟒吞入腹中的画面。

    于是乎,嘴角露出一笑,不等黑鳞凶蛟咬上,直接坠以万斤之力,竭力制住那柄浩天刃,如狂风虐过般,进入凶蛟大嘴,沿着那宽大的食管滑入,到其腹中。

    腹中如石室,满是浓郁刺鼻的血腥味,拳头般大小的血管隐在(肉ròu)壁中,怦怦跳动,另有丝丝缕缕好似管子般的存在,在巨腹中结成了网。

    而这片网状之中,还有一个一吸一吐的(肉ròu)球存在,似在呼吸,黑漆无比。

    楚南一进入腹中,那些血(肉ròu)、网状、食管等等,全都动了起来,还有腥臭粘液覆盖楚南全(身shēn),要将楚南像其他食物般,给消化掉,变成黑鳞凶蛟的一部分。

    然而,粘液附(身shēn),却对楚南毫无用处,楚南闻到粘液里那股腐蚀的味道,可是以凶蛟的腐蚀程度,与玄火血蟒比起来,差之足千里,怎么可能伤得掉楚南。

    那些丝丝缕缕的存在,网住了楚南,楚南持着龙牙,扬手轻轻一斩,便千丝万断……

    (肉ròu)壁收紧挤压,旋磨向楚南,楚南收龙牙,化掌为拳,拳头土黄色光芒一闪,以土御力,猛力击出一拳,拳头挨紧了蛟(肉ròu)血壁,没有什么巨大的深坑出现,也没有什么裂缝崩开,霹哩啪啦作响。

    只是当楚南的松开之时,整个腹中,毫无预兆地,下起了血雨,(肉ròu)屑飞舞,鲜血倾盆,漫天狂溅……

    这一幕闪现时,竭力想挣脱楚南控制的浩天刃,也愣了一下,遂即,反抗愈加猛烈,楚南迈出去的脚,也因着浩天刃的反抗,迟迟落不下去,脸上肌(肉ròu),如虫豸般飞旋变化,显然正经受着痛苦的折磨。

    虽如此,可在楚南吞下一口要急涌而出的鲜血时,那只脚,终究还是落了下去,猛地踩在血(肉ròu)之中,一股巨大的力,霎时传遍黑鳞凶蛟庞大(身shēn)子的每一个角落……

    黑鳞凶蛟想翻(身shēn),可随着楚南一脚一脚如战鼓雷鸣踏下,它却翻腾不了;早在楚南用龙牙剑斩千丝之时,黑鳞凶蛟就出了震天般的哀鸣,那哀伤之音,凄惨之意,直让黑钧心里一寒,不明白黑鳞凶蛟到底遇着了什么,那银攻击也不由一滞,也就这一滞之下,黑蛋闯出,而后直接撞向龙头!

    黑钧见状,赶紧阻拦,却是差了小半步,而黑鳞凶蛟因着楚南拳毁(肉ròu)壁,脚踏(肉ròu)(身shēn),又不停地悲鸣狂嚎,整个古窟里,都回((荡dàng)dàng)着凄厉音意,庞大的(身shēn)子,无法翻腾,只能快飞行,想要以此来摆脱疼痛,却根本不行。

    见到黑鳞凶蛟如此这般,黑钧脸色一片(阴yīn)沉黑暗,他也想到了黑鳞凶蛟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模样,“该死,那个小子的五行之体,(身shēn)体强悍实属前所未有,又有龙血护佑,黑鳞蛟龙却是对付不了他,他进了黑鳞蛟龙的肚子里,不仅没有危险,安全无比,还会给黑鳞蛟龙造成极大的,甚至是致命的伤害。以老夫现在的状况……”

    想得因为楚南的捣乱,落到如此狼狈、落魄的地步,黑钧心中便立马升起怒火万丈,“不过,浩天刃还在他手上,以他的修为,应该强制不住浩天刃,哼,老夫的法宝也想抢,简直是活腻了。”

    而在黑鳞凶蛟腹中的楚南,边离黑色(肉ròu)球越近,心中疑思更重,“这一切的一切都表明着,这条凶蛟是真实存在的,不是什么凶魂的存在,也不是什么元力幻化,凭黑钧的实力,收服这条凶蛟倒是有可能,可黑钧将黑鳞凶蛟释放出来之时的种种幕幕,总让我觉得这一切都不合理呢?”

    一时找不到答案,楚南也没有深究下去,目前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逃离古窟!

    “也是一个成了丹的凶兽。”楚南走到(肉ròu)球面前,一声感慨,正想将其吞服,却想起了狂的珊瑚玄蓝鲸如何作为,便一拳砸了上去,黑鳞凶蛟的狂嚎声,戛然而止。

    黑鳞凶蛟失神了有那么一秒,接着便盘旋狂舞起来,完全出于本能地左撞右撞,冲撞着古窟洞壁,古窟被黑鳞凶蛟撞得摇晃不已,一个又一个深坑出现,却仍然没有撞出一条通路出来。

    黑钧想控制住黑鳞凶蛟,却现他已经控制不了,而黑蛋又趁机一举撞向龙头,龙头再裂去一半,虽只剩下残缺不全的龙头,可仍然威势十足,凶(性xìng)凛然。

    楚南一拳一拳,(挺tǐng)有节奏地拍打在(肉ròu)球上,再加上怎么也甩脱不了狂吸凶蛟鲜血的玉芝珊瑚虫,黑鳞凶蛟冲撞得更是厉害了。

    突地,黑鳞凶蛟一声重生砸在地上,砸起巨石弥漫,四处乱(射shè)狂飙;紧接着,(身shēn)子跃起,拉成一条直线,往那古窟高空撞去。

    黑鳞凶蛟所撞之地,不是他处,正是楚南当初落下来的地方!

    轰!

    巨响声起,黑鳞凶蛟并没有破开而出,而是被反弹回来,而黑鳞凶蛟似乎也知道这里不对劲,再次跃起,往上撞去,全(身shēn)染血的鳞片上,还闪出了黑色光芒。

    黑钧有些意外,还有些担忧,可黑蛋也正猛烈撞击着龙头,黑钧有些分(身shēn)乏术之感,嘴里不停地念着:“绝不能让他逃出去,绝对不能,五行之体……”

    楚南还在砸着着,黑色(肉ròu)球的吞吐度疯狂加快,其实,他还有一个绝妙主意,便是取其丹里血液,用生死诀来淬炼、控制住黑鳞凶蛟,让黑鳞凶蛟与黑钧自相残杀;可每每想到黑钧的那些手段,楚南心里便有不安;加之浩天刃的反抗,一次又一次的升级……

    所以,楚南没有如此选择。

    下一瞬间,黑鳞凶蛟再次急袭而上。

    轰轰轰轰轰轰轰!

    一连七撞,七声炸响之后,那处布置似被撞毁,黑鳞凶蛟在痛苦的驱使之下,正要本能地狂喷冲出,可是一张网,却猛地出现在黑鳞凶蛟的前面,拦住它的出路,同时(身shēn)上还有大力传来,要将它往后拖……

    在凶蛟腹里的楚南,感觉到黑鳞凶蛟的异状,立时便大概猜到生了什么事,一声冷笑,龙牙挥斩,将黑色(肉ròu)球活生生从那处剜去,接着收入储物戒指之中,继而运起除了压制浩天刃以外的所有元力,一招开天裂地第五式,破开了黑鳞凶蛟的背部(身shēn)子,浑(身shēn)是血地激(射shè)入空中。

    没有丝毫犹豫地,楚南施展乱风罡斩武技,斩向那一个网。

    同一瞬间,黑蛋也不再撞向龙头,而是飞向楚南,飞向那个网。

    还有那黑鳞凶蛟,被楚南斩去了它(身shēn)体里生命里最重要的部位,离死,为之不远,陷入了绝地的死命反抗,对缠在它(身shēn)上的那些丝线,无比地仇恨起来,一个猛旋转(身shēn),黑鳞凶蛟竟调头,顺着丝线,不管不顾地冲撞过去。

    局势,急转直下,黑钧武帝大惊,他的神功未成,若是再让五行之体逃脱,那他的损失可就大了,不仅仅是受伤的问题,更有可能是修为下降的致命威胁!

    “想走,绝不可能。”黑钧武帝双眼血红,可他却不得先解除来自黑鳞凶蛟的攻击,这一击,可算得上是黑鳞凶蛟的最强力一击,那是它以生命为代价,激了所有潜力的攻击。

    黑钧让双指向前,龙头从后面直直撞向楚南,他希望龙头能拦得楚南片刻,那样他就能收拾掉黑鳞凶蛟,再去击杀楚南,占下其(身shēn)体,还有他的所有法宝。

    而楚南根本就没有掉头过来应对龙头,只是再激出混元扳指的防御光圈,乱风罡斩与黑蛋的撞击,同时撞向那网。

    登时,网破。

    楚南和黑蛋一跃而出,就在(身shēn)体快要(射shè)出去的时候,龙头撞上了防御光圈,防御光圈刹时犹水波一样,被撞开,结实地砸在楚南后背上。

    “噗!”

    楚南吐出一大口鲜血,后背处被龙头撞出了一个血坑,楚南仍久不管,反是借着这股大力,以更快的度冲了出去……

    龙头紧追而上,黑蛋转向,护在楚南(身shēn)后;龙头一个愣,却是有畏惧的气息,泄露出来;可随着黑钧的一声大喝,龙头还是撞了上来。

    “畜生,老夫白白培育了你,将你之魂重置凶蛟之内,到头来,你竟然反噬其主,阻老夫大道,给我去死!”黑钧还是憋屈地大吼着,一掌拍向黑鳞凶蛟的脑袋。

    “砰!”

    黑鳞凶蛟的脑袋,直接被拍了个粉碎,可无头的黑鳞凶蛟,那长长的(身shēn)子,仍然撞向了黑钧。

    楚南冲出去,却并不是海阔天空,而是置(身shēn)于漩涡之中。

    一个巨大的漩涡……

    ps:这两天骑车伤了手,码字更慢,大家稍稍原谅,不过,今天仍会有三更的。

重要声明:小说《武逆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