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1章 父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梁七少 书名:贴身特工
    “小飞,这件衬衫你先拿着!”

    陆母从柜子里翻出了一件蓝色衬衣递给陆飞,这是陆飞学生时候的衣服。

    “妈,这个我穿不下了!”

    “不是给你穿的,那姑娘没带换洗的衣服,上的衣服又脏了,拿去给她换吧!这里还有一条运动短裤!”

    衬衫是陆飞以前的校服,而运动短裤,则是陆飞以前在学校里踢球用的,这些衣服,母亲一直都完整的保留着。

    “嗯!”陆飞点点头,接过衬衫和运动短裤,走到卫生间门口,卫生间的门是磨砂玻璃做的,依稀可见里面的清丽少女洗澡时的影。

    陆飞敲了敲了玻璃门道:“我妈让我拿衣服给你换!”

    少女打开门,先探出半张脸,嫩的脸蛋上有一层绯红,不可否认少女的明媚动人,更重要的是在洗去脸上的妆容之后,脱落而出的更是清纯可人。

    “谢谢!”少女伸出一只白嫩滑腻的小手接过了衣物,“那我先关门了!”

    少女表现得很有礼貌。

    “嗯,关上吧,换好衣服到阳台来,我想和你聊聊!”

    陆飞觉得自己有必要弄清楚少女的份!

    这是七年后,回到家的第一个小时,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陆飞有种预感,预感接下去的时间,即便是待在老家,也绝不会太安稳平静的!

    ------

    陆飞走到阳台抽了根烟,而少女在换上衬衫和短裤之后,跟着来到了阳台。

    她很乖,至少在这个时候,显得特别听话,陆飞以前学生时代所穿的衬衫很合适面前的少女,加上那条足球短裤,搭配在少女上,更像是个足球宝贝。

    宽松的衬衫无法掩饰她段的玲珑曼妙,白皙修长的大腿在月光下,倒是有着另一种朦胧的美。

    加上少女上的清香,不是香水的味道,一种自然的,在洗澡后,散发出的清香,很好闻,让人很舒服的味道。

    不可否认面前这个少女的迷人之处,兴许这也正是她为何会遭到扰的原因吧。

    看见少女微微低着头,一副犯错的样子,陆飞首先开口问道:“你叫什么?”

    “我姓颜,叫颜诺!”颜诺轻轻咬了咬嘴唇道。

    “说说晚上的事吧,你为什么会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喝酒?”

    “我------我不是和他一起来的,是我的一个同学把我骗过来的,我和我的同学住在一起,她说她喝多了,让我来饭店接她回去,然后那个牛局就拉着我不放,还要我陪他一起喝酒,我不肯,他就强迫灌我酒,然后还把我拉到另一个空包厢------阿姨听到我的叫声,跑来救我,然后------”

    “然后那个胖子就动手了是吗?”

    “嗯------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惹出事来的!我从不陪客人出去喝酒的,从来就没有过,是我同学把我骗来的。”

    颜诺说着,眼眶又湿了,一个少女的无奈和哀伤如此明显。陆飞相信颜诺的话,她的眼神很干净,那不是故意装出来的清纯,而是一种真正的清澈,只不过在清澈之中有着许多忧伤。

    “你的娱乐城上班?”陆飞继续问道。

    “嗯,我是包厢公主!”颜诺并不掩饰自己的份,“求求你不要赶我走,就一个晚上,明天,明天我就会走的,晚上我害怕,怕他们还会来找我!”

    “明天要走,你要去哪里?回老家吗?”提到老家,颜诺眼中的忧伤更明显,随后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家,我也不会回去,我也不知道明天我可以去哪里?”

    陆飞并不知道在颜诺上究竟遭遇了怎样的事,可从她脸上的表可以看得出来,她和绝望,陆飞并没有询问关于颜诺家里之事。

    “那就先住下,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你怎么会想着去娱乐城上班的?”

    “是我同学介绍我来这里上班的,然后我就来了。”

    “就是晚上骗你出来陪酒的同学是吗?”

    “嗯!”颜诺点点头道,“不过她平时都很照顾我的,我相信她晚上也是被迫无奈才骗我出来的!”

    “也许吧!”陆飞长长叹了口气道,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有许多让人被无奈的事,“回房间吧,早点休息!”

    “大哥,你可以不要告诉阿姨关于我在娱乐城上班的事吗?”

    “嗯!”陆飞点点头道,“以后别喊我大哥,我姓陆,叫陆飞!”

    “那我叫你阿飞哥可以吗?”

    “随便了,进去吧颜诺,外面的风大!”颜诺点点头,回到了房间,而她脸上的表稍显轻松。

    ------

    房间里,陆母已经为陆飞铺好了,同时也简单收拾了下房间,拿出电风扇插好。

    “妈,爸怎么还没回来?”陆飞再次问起父亲的事。

    “是啊,平常这个时间也该到家了,再等等,兴许有点事耽搁了!”

    “妈,那我给爸打个电话吧?”

    “飞儿,你爸这个人总是丢三拉四的,这不,今天又把手机落家里了。”

    “那爸上班的地方,应该有联系电话吧,我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吧!”陆飞很想早点见到父亲。

    “电话是有的,我记得写在一个本子上了,我去找找!”就在陆母翻找电话本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同时有人在喊:“婶子,在吗陆家婶子?”

    “在呢,那么晚了,谁呢?”陆母边应答,边去开门。

    “婶子,我是小刘,和陆叔一起上班的,陆叔出了点事,现在正在医院,我不知道你家电话,所以就赶过来告诉你一下!”听到这话,陆母只觉得心头一凉,双腿一软,差点没站住脚摔倒,陆飞一把扶住母亲,同时打开自家的门。

    门口站着一个穿保安制服的年轻保安,20多岁,一脸的慌张。

    “我爸怎么了?”陆飞问道。

    “你是?”叫刘刚的保安问道。

    “小刘,这是我儿子!小飞!”陆母介绍着。

    刘刚打量了下陆飞几眼,继续道:“是这样的婶子,有个痞-子经常晚上十一二点到小区来扰一位漂亮的女业主,陆叔阻止了那痞-子好几次,还报了警,那痞-子被抓进去,可没几天就给放了出来,晚上陆叔在保卫室值班的时候,就被那个痞-子带人给打了,现在陆叔正在医院检查!”

    听了这些,陆母有些慌乱,红着眼圈,不知所措:“飞儿---这---这怎么办?你爸他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妈,你先别担心,爸不会有事的,我们先去医院!”陆飞镇定道,越是重大的事,就越要冷静清醒。

    保安刘刚开着电瓶车来的,于是开着电瓶车回医院。

    陆飞和母亲下楼的时候,颜诺已经换上原来的衣服,跟着陆飞一道去了县人民医院的急诊科。------

    陆飞几人赶到医院的时候,他的父亲陆敬国正躺在急诊室病在,头上缠着白色的绷带,脸色苍白而憔悴,花白的头发从绷带里露了出来,和七年前比起来,他的皱纹显然更多了,父亲老了,是的的确确的老了。

    x光的检查结果已经出来,陆敬国的左腿被人打折,医生麻利的为他打好石膏后,就消失不见了。

    陪在陆敬国边的是另外两个四五十岁的保安。

    第一天回家,就碰到母亲和父亲都被人打了!

    可以想象在这七年多的时间里,没有他这个儿子陪在父母边,父母又究竟受了多少委屈和痛苦呢?这种辛酸和心痛又有多少人能够体会!

重要声明:小说《贴身特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