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文 曾几青春时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洛袈介一 书名:剩旨到!
    结婚的前一个晚上,我刷完装备便早早地下了线,可是大概是我平时习惯了晚睡,一早反而有些不习惯。

    前几天从租的公寓搬回了家住,我妈说,出嫁的前几天最好还是住在自己家,其实我知道她和我爸一直都是喜欢我住在家里的,但是以前我就是受不了一回家,就要听到结婚两个字。

    也不能DOTA到很晚,便找了个离公司近的理由搬了出去。但是我爸妈是不知道我和JAMES李住的,虽然他是个同志,虽然我爸妈从小就把我当男孩子养,但是,毕竟他是个男的,额,确切的说他是雄动物,我是雌动物(总觉得这样形容我们比较恰当)。

    要是被我妈知道了,不断我的腿,她就不是我妈。

    “宝玉啊。”才刚想到我妈,她就推门进来了,最近这两天她天天都笑得开心,人家说她最近打麻将输了都乐呵呵的,什么都是一句反正我女儿要结婚了。

    我有时候在想,她就那么期待我嫁出去?

    不过,说到嫁出去这个问题,我觉得其实自己也是很着急地,还算好运,还没挨到三十岁,终于抢到了一颗没被野猪拱过的好白菜,一笔心事了了,以后玩DOTA的时候烦恼也少了一个。

    特别是自己的对象也和自己有同样的好。

    “你想什么呢?”我妈伸手在我的眼前晃了晃,“怎么?很期待明天吧!”

    “哪有,”我忙否认,故作不屑地说道,“不过就是换个房间换张么。”

    “得了吧你!”我妈用手指重重地摁了一下我的额头,指了指放在门边还没给我拿进来的箱子,“那是你收拾回来的东西,把有用的东西整整,反正我看你也睡不着觉,要是你明天嫁出去了,这些还得我替你收拾。”

    老妈说完便潇洒地出了门。

    我嘴角不由得抽了抽,什么么,有见过新娘子结婚前一天还在自己的房里整东西的么。

    不过想到新娘子这三个字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也不由得抖了抖,活到这把年纪了,我总觉得用新娘子来说自己,是那么那么诡异的一件事。

    搬过来箱子,还是把有用的东西往外拿。

    可是淘了半天,除了翻出了我的一瓶用过一次的指甲油和一封信外,其他的东西我都觉得基本可以放到杂物房里了。

    指甲油是我以前买的,去相亲的时候用过一次,而信的话…

    为什么会有一封信?

    信封上面还写着我的名字!

    居然有人给我写信?!

    居然有人这么矫地给我写信!

    匪夷所思,太匪夷所思了!

    我赶紧打开信,新的开头的称谓就让我横生了三道黑线,囧里个囧,没想到竟然是JAMES李给写的信!

    不过字迹隽秀,信纸还带了点淡粉,恩,果然还是有JAMES李感的。

    男人:

    听说你要结婚了。

    说句实话,前几天听说你要结婚的时候,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居然要结婚了。

    就跟我要结婚听起来那样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我以为你会玩一辈子的游戏的。

    但是你却要结婚了,不好意思,请许我这么惊讶一下,男人。

    明天你就要从这里搬出去了,说句实话,虽然说出来可能会让你得瑟,但是我还是想说,其实我还是有些舍不得的。

    这些一起住的子来,虽然你个人习惯很不好,每天玩游戏到深夜,一边玩游戏还喜欢爆粗口,爆起粗口来还很大声,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觉得,你好像还真的是没有什么优点了。

    总之,和你相处的这些时间来,我在你上看不到一点女人的特征,我想就是因为你MAN吧,我就很喜欢和你相处。

    虽然我们的相处模式不是和平型的,但是,我却是真心把你当做自己最好的朋友的。

    所以有时候,我也会替你担心,这样的你会有很多朋友,但是却很难找到一个男朋友。

    毕竟男朋友和朋友还是有一段差距的,但是要我想象你靠在一个男人上鸵鸟依人的样子,那我还是会觉得自己晚上会做噩梦,开玩笑,请不要介意。

    不过现在你还是找到了,我个人觉得那个男的还是蛮有眼光的,这个是真话,这年头,你这样格的女人(叫你女人的时候,我总有一种自己在说谎的感觉),其实很适合一起生活。

    这个年代,没有几个人能像你这样活得那么自在的,就比如你的朋友发财好了,很不错,但是看得出她没有你过得自在。

    而对于我来说,我是一个GAY,当初出柜的时候,我也用了很大的勇气。

    GAY的这条路不好走,虽然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能够接受这个,但是还是有一大部分的人无法接受。

    不过你知不知道,其实每次你骂我死小GAY的时候,我其实都没有生气,相反的,我其实还蛮喜欢你这么称呼我的。

    因为虽然你这么说,但是我却没有在你的语气中听出一点讽刺和瞧不起的意思。

    作为一个GAY,很多东西是只能自己一个人承受的,不被人看不起已经很好的,能被人所理解这样的要求我从来都没有去奢求过。

    其实在你准备结婚的前些时间,我已经准备出国了,我的父母暂时可能还无法接受我是GAY的这个事实,毕竟在他们活了这么多年了,有些思想根深蒂固的,让他们突然接受这样一个新的观念,或许,对他们来说,实在勉强。

    出国的手续已经办得差不多了,大概你收到这封信的实话,我已经在南半球晒太阳看考拉了。

    我想在澳洲,或许我可以过得更加地轻松一些。

    或许会遇见幸福,谁知道呢!

    就算没有,那看看袋鼠什么的,也不错。

    这个是我第一次写信,男人,你有没有觉得你很荣幸?

    男人你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女人,虽然这个句式在念起来的时候稍显得诡异,让我当着你的面说这些,恐怕打死我也说不出来,但是写信的话,虽然没写一句话,自己都会打一个寒颤,但是,还是在打了N个寒颤后,将自己的心表达了出来。

    男人,少打会儿游戏,有空的时候,做个面膜,多研究研究怎么化妆,你在生理上,终归还是个女人的。

    我可不希望,当我从国外回来的时候,看到你的手还是和枯树皮一样。

    还有,不管多晚,还是能在1点前睡就在1点前睡吧,这个没有什么好说的,你现在要三十了,不是十几岁的女孩子,过了二十五的那个分水岭,老起来的速度,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自己的体是需要自己好好地惜的。

    还有,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对的事,也没有绝对错的事,对错有时候都可以被颠覆。

    就像我自己,虽然出柜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但是,我却也没有后悔过自己当初的决定,出柜有没有错,一百个人有一百种说法,谁说得清楚,这个世界已经越来越没有对错的标准了。

    最关键的,不过是你自己看待这个世界的角度,你认为对就够了,就像当初我说的,想怎么约会就怎么约会。

    而现在我想说,以后想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选择你觉得对的,你觉得OK的,就OK了。

    好了,很晚了,我也需要在一点前睡觉,我也不年轻了。

    你口中的妇女好友  JAMES李

    于深夜

    我一口气将整封信读完,不由得笑起来,其实和JAMES李一起生活的这些子来,我也渐渐地有些喜欢他这个人的(咳咳,注意注意,这个CJ的友谊啊友谊,思想不CJ的筒子立即PIA飞)。

    虽然他嘴巴很,恩,应该说是得我很不得把他嘴巴缝起来,但是他还是会在关键时刻说些不那么放的话。

    虽然一开始我有想掰直过他的念头,但是后来就觉得自己可笑了,取向这个东西真的是天生的。

    就像发财说的,除非是他和我开玩笑,否则就是上天和他开玩笑。

    但是这个友却是杠杠的,是谁说的呢,拥有一个GAY蜜是一件幸福的事。

    我想每个人女人都需要一个GAY蜜吧。

    我小心翼翼地将信纸按照原来的样子折好塞回信封,这个是我林宝玉单的最后一个晚上。

    感觉似乎还不错。

    过了快三十年的单生活了,差不多了,终于可以不用天天接剩旨,周末想痛痛快快玩个游戏还要去相亲。

    而且李西仁貌似还真的是颗大大的好白菜,果然,我这次很走运。

    离二十九岁还有一年,我,发财,盛悦,竟然都赶上了这个奔三的末班车,一起结婚了…

    发财和沈越泽,盛悦和那个陆先生,甚至连发财的表姐也和Hyman复合,打算长居中国。

    一切都有了新的开始,大家都要开始变得幸福起来。

    二十岁到三十岁的这条路可真够长的,姐姐我走到现在才发现,已经经历了好多,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我将信封塞到枕头下,跳上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道,JAMES李,也希望你可以在那个南半球找到自己的幸福。

    如果只是天天和袋鼠玩,我想也不是见值得愉快的事吧!

重要声明:小说《剩旨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