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文 岁月不宽宏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洛袈介一 书名:剩旨到!
    在他们推开门的那一刹那,我快速地躲进了那书房沙发的后面。

    我藏匿在这狭窄的空间,那些经年被遗忘的灰尘不断地被吸入鼻中,我用力捂住自己的鼻子,让自己不至于打喷嚏。

    这个惹人厌的沈越洋!我在心里暗骂道。

    “这个书房的设计真不错!”沈越洋称赞道,“我来了你这里这么多次,倒是还没有来这里看过呢!”

    “呵呵,这个也是按父亲的要求设计的吧!”越泽说道。

    “他当初买下这里,是准备以后来养老的。”沈越洋说道。

    “是吧,”越泽说道,“不过我觉得,其实他现在要退休来这里养老也没有什么问题的,哥你把公司打理得这么好,将公司交给你,我想也没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我?”沈越洋笑道,“越泽,难道你没有想接手公司的意思?”

    “我接手公司?大哥,你没有在开玩笑吧,”越泽顿了顿又继续道,“公司里的事,我从来都不知道什么,而且我对公司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更何况自己的能力也不适合。”

    “或许父亲不这么想…”沈越洋说道。

    “他能怎么想啊,”越泽笑道,“这些年来,公司大大小小的事,不都是你和父亲在处理,我常年在国外,哪里知道公司的什么啊!”

    “你对江华没有兴趣?”

    “能有什么兴趣?”越泽反问道,“哥,你应该是懂的,我从小到大,感兴趣的,一直就不是这些。”

    “呵呵,”沈越洋笑起来,“其实父亲常常赞扬你,说其实你很适合经商,但是偏偏心思却不在这个上面。”

    “我不适合经商。”越泽说道。

    “对了,我已经将你给我的那些洋桔梗花的种子寄给了常小姐。”沈越洋突然话题一转,转到了我上,这个倒是让我不由得一惊。

    “谢谢你。”

    “我们是兄弟,说这个干什么,”沈越洋说道,“不过,越泽,我是你哥哥,有些话,我不得不问你。”、

    “什么?”

    “你确定你可以给那位常小姐一个未来?”他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我的心不自觉地漏跳了一拍。

    “可以。”越泽几乎是没有任何思考地况下,将问题回答了出来。

    “怎么给?”沈越洋似乎故意要为难越泽一般,又继续地紧接上了一个问题,我刚刚平稳下来的心,又被立即悬起来。

    “越泽,你要知道,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掌控在父亲的手中?你应该知道,违背他老人家的意思,会怎么样?”

    “我知道,”越泽淡淡地说道,“但是,这些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我想,我总是要自己来掌握自己的命运的。”

    “好的,暂且不说父亲的那方面,难道你就仅仅凭借小时候的那次约定,就要娶那个女人?”沈越洋问道。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沈越洋用那个女人来修饰,这个让我感觉不被尊重,因为一个人只有在不屑某某的时候,才会用这个句式,那个女人,那个男人的。

    “不是,”越泽立即否定了他的话,“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问我这些问题,因为以前,我以为你都明白我的。”

    “发财,对于我来说,是唯一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很多时候,我明白,大家为什么都喜欢讲理由,很喜欢问你为什么喜欢她,你喜欢她什么,你为什么她,你她什么?”

    “那是,对于我来说,是没有为什么,我遇上她,不早不晚,刚好就是她,那么她对于我来说,就是最独特的一个。”

    听着他熟悉又温软的声音,心头不由得涌上一股甜甜的味道,我想他说得没有错。

    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之间就像蚂蚁之间的气味密码。

    我遇到他的时候一瞬间,解答了对方的密码,那彼此就成为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

    亦或许就如同《小王子》中的狐狸对小王子所说的,对我来说,你还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千万 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用不着我。对你来说,我也不过是一只狐 狸,和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但是,如果你驯服了我,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 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人之间的感就是如此,真正上彼此的时候,一切就该是唯一的。

    当然如果产生了劈腿,那么其实就是没有过。

    这个,绝对,毋庸置疑。

    “越泽,你敢这么肯定?”沈越洋笑起来,“你知道这个世界上的女人已经变得很现实了吗?”

    “我知道,”越泽并无波澜地回答道,“但是,发财是不一样的。”

    “哈哈,”沈越洋大笑起来,“那么,你认为常发财是怎么样的女人呢?她过去和顾氏的少董顾子陵在一起,现在又和你在一起,顾氏和我们沈家有是怎么样的人家?你难道不觉得她太有选择了吗?”

    靠!

    如不是这个沙发后方位子狭窄,我差点就跳起来要指着他鼻子大声说FUCK。

    什么人!我不否认自己财,就连我的名字也叫发财,但是,我爸妈给我取名发财,从来没有希望我靠嫁入豪门当暴发户!

    我自己也没有这样的想法!

    在我眼中,只有自己挣来的钱,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拥有很多自己踏踏实实挣来的钱,那才叫发财!

    “哥,发财是我先选择她的,而且,她一开始也并不知道我的份。”越泽回答道。

    “常发财是怎么样的女人?你离开她的这些时间,难道你就能保证她没有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没有和那个顾子陵又再旧复燃?”沈越洋的话说得越来越过分。

    我躲在后方,忍不住握紧了拳头,但我还是在心里不停地告诉自己淡定淡定,我现在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发出任何响动,否则,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重要声明:小说《剩旨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