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文 吐血的棋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红株 书名:宫女娘娘
    最后是明天一局,琴棋书画,只要殷言获胜,大臣们就得乖乖把自家女儿领回家去。

    殷言一白衣飘,在白梅之中宛若仙女,她手上提着一个白绸包裹,直直地站在搭建成的站台上,正如一个戏台,上面摆放着一架古琴,两张书桌,一个棋盘,这些就是今天的比赛内容。

    比琴技,是由剩下的一名后嫔出赛,一曲过后,满座皆哗,然后是殷言上场,看着那琴,就想到那七天的魔鬼训练,黎伊说,殷颜颜总算是一个大家闺秀,琴棋书画自然是从小习练,台下人太多,没办法替她在暗处演奏作弊,这一局只能靠她自己,正确来说是靠殷颜颜的体记忆,那七天,黎伊问了猪猪要了殷颜颜过去最为熟悉的一曲,再让殷言学习,反复练,所以这一曲,就算忘了乐谱,手上也会接着动作。

    可以说,殷言这一曲除了曲风委婉,技法流畅,更有横扫千军之势,那一袭白裳,却宛若仙子,这无疑是殷言赢得最漂亮的一局。

    只是到了对弈时,那股气势便退了下来,怎么说,要在七天内学会下棋并不难,但是要在七天内就变成高手除非殷言是天赋异禀,更不用说她的对手是素有棋坛老朽之称的奕大人。

    这一场,没办法光明正大地赢过,就在殷言被压得死死地时候,殷言突然对着奕大人微笑道,“奕大人在惠城新置了一间豪宅,里头金屋藏,藏了一位二十岁的美娘,她的名字叫做杜红颜,奕大人老牛吃嫩草,这件事尊夫人还不知道吧?”

    果不其然,那位奕大人手上一抖,下错了一步,殷言乘胜追击,继续道,“奕大人每月借口会棋友实则是会见佳人,那杜红颜还有一个烂赌的哥哥,奕大人以自己的名义替那位小舅子还了一大笔赌债,这数目尊夫人大概也不知道吧?”

    奕大人手上又一抖,冷汗冒出,“殷小姐想怎么?”

    殷言继续小声道,“听闻尊夫人是附近有名的河东狮,大人的岳父大人也在台下元老席看着你呢,不想以后子难过,奕大人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殷言计得逞似的一笑,眼睛指向棋盘,奕大人立即垂首,手上的棋子又下错一步,殷言皱眉,低声责骂,“你怎么不给我活路啊?”

    奕大人愣是瞪大了眼睛,他大大方方摆了两处破绽在她面前难道她看不到吗?事实证明,殷言那点棋艺完全还不到家,人家放开路让她走都不懂得走,见她眼巴巴地盯着自己,奕大人真想仰天长叹,第一次下假棋,居然还要输给一个不懂棋局的小丫头,他只能低声道,“十,十四位置。”

    “这里?”

    奕大人干咳一声,再下一步,殷言还是眼巴巴地盯着他,奕大人看着直想吐血,“十,十六位置!”

    给读者的话:

    某株掐指一算,明天就是这结局之,很好!准备番外去!最后还要来个集体群抱,所以各位迷你株们赶快去给乖乖报道呀~

重要声明:小说《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