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文 我的手信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红株 书名:宫女娘娘
    于秋笑着站起朝她施施然行礼,笑得美艳不可方物,伴着那秋波,伴着那鱼群,简直让人陶醉。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殷言笑笑,突然朝后头招招手,猪猪,凭儿,香叶,麦芽,昀若一干人不知从哪冒了出来,于秋顿时有些傻眼。

    猪猪提着个点心篮子张罗开来,凭儿给弄了坐垫,香叶给麦芽抛了点吃的,昀若自个儿摸索着在殷言旁边坐下,殷言顺便擦了一个苹果递给他,昀若接过来“嗖”一声咬了一大口,殷言也给自己擦了个苹果,咬得脆脆响,坐下来,招呼着,“别客气别客气,当自己家里就好~。”

    一下子,小亭子里变得闹起来,于秋还想起行礼,殷言摆摆手说算了,凭儿问,“娘娘,这位大人是你朋友?”

    “哦,他叫泥鳅,咧~就是昨天落水的那个呀~”

    “是于秋。”于秋很无奈地再次纠正。

    “泥鳅大人啊,昨天多谢你出手相救了。这些点心都是凭儿做的,大人别客气。”凭儿说着将点心推到于秋的跟前,于秋显得有些局促,连连摆手,“不必客气。”

    “泥鳅大人,您是明贵人的亲戚啊?长得还像呢。”猪猪也凑了过来,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把于秋堵在中间,殷言看着于秋促狭的模样暗暗偷笑,一个苹果咬得嗑哧嗑哧响。香叶摇摇头,也是暗暗好笑。

    第三天,凌涵回来了,于秋也没再出现,倒也省了心,殷言一路跑到宫门处,就见一行人骑着马缓缓走来,为首的自然是凌涵大帅哥~

    也不管后面还有其他官员和秦溪王爷,殷言径自跑了过去,凌涵立即下马,想到那个雨中的清晨,她也是等着他,难道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因为凌涵看到殷言孩子似的笑着朝他跑来,一颗脑袋探探他左右又探探他后头,凌涵有些纳闷,殷言却压低声音问,“三爷,你没带战利品回来吗?去了两天怎么什么都没打到啊?”殷言没看到手信,随即一脸同地看着他,那表就像是在说他怎么这么差劲。

    凌涵了悟之后有些怒,“都被朕吃光了,怎么会带回来?”

    “原来你们打了自己吃啊?看来是不够吃的。”殷言一脸惋惜,还是一脸同,后头的官员脸上有些抽搐,韩青跳下马来,解释,“娘娘,猎物很多,多出来的都分给山底的村落了。”

    “你有那么好心?”殷言勾着嘴角,眼神就是不相信,韩青脸上有些挂不住,那狐狸笑也有些僵硬,“在娘娘心里在下有那么糟糕吗?”

    “是糟糕。”殷言认真地点点头,又问香叶,“香叶,你说是吧?”

    “你不喜欢啊?”秦溪有点低落,早知道这个妹妹要花花草草才能哄得动,不过一般女孩子不是会喜欢小动物吗?秦溪看看手上的兔子,小香香不喜欢,那他要来干嘛,随手一扔把兔子扔到一边,那灰兔立即蹦蹦跳跳着蹦进草丛不见了,得,从此就在皇宫里安家吧。

    看过凌涵了,殷言识相地拉着香叶离开,走远了才小声对香叶笃定道,“香叶,我确定了,那个玉溪王一定对你有意思!”

    香叶哼笑一声,他不是对自己有意思,他是偶尔有恋妹节,明明是哥哥却喜欢缠着妹妹玩。完全让人看不出这个人就是将整个西玉国带入兵器强国的人。

    每天总有一两个时辰,香叶会离开香絮宫独自一人在宫里的花丛中流连,殷言知道香叶这个花如痴的,也懒得去拉回来,她也拉不回来。

    在妆台前收拾着,使臣一来宫里的宴会就多了,真是有够麻烦,殷言洗洗脸,一袭翠薄裳,不施粉黛,素影绰约。在空气中嗅嗅,今天的味道好像跟平常不大一样?香的呢。没有多想,殷言拉着凭儿和猪猪便走。

    “娘娘,不用叫香叶一起吗?”

    “不用了,她现在一定‘流连花丛’去了,咱们三个去就好,香叶也不喜欢这种宴会。”

    “娘娘好了解香叶啊,凭儿好嫉妒。”

    “猪猪也好嫉妒。”

    给读者的话:

    小冰还有小资,抱一个先。亲们一个两个都是这么滴可,偶余愿足矣~~乖乖,给偶评论拍砖去~株加油去。

重要声明:小说《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