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文 流光亭事件1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红株 书名:宫女娘娘
    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聚在一起,这次的人倒没上次那么多,为首的还是容妃,殷言现在看到她前面就想吐在她后面,完全跟她结下梁子了。

    挂起虚伪的笑,殷言慢慢走了过去,反正她是最后,慢就慢吧~

    “各位姐姐真不好意思,妹妹好像晚了点。”还是一脸的无害,这边有些嫔妃是第一次看到她素面倾然的模样,倒是有些愣住,殷言看到那几个愣住的脸笑得更加灿烂,早知道这张脸迷人,连皇帝的老婆都被她迷住了,真造孽呢~

    眼角一瞥,看到容妃旁的梅贵人,一个主座,旁边就是她,现在还打算给她坐角落吗?她肯殷言都不肯,冷眼看了一眼最偏僻的位置,殷言招手唤来一个侍卫,侍卫恭恭敬敬,“参见颜妃娘娘,娘娘有何吩咐?”

    殷言慵懒十足地指了指那角落的位置,“本宫屋里缺了点柴火,把那位子劈了送到本宫宫里去,香絮宫,认识路吧?”

    那侍卫一听那话立即愣住,好像没反应过来,不仅那侍卫,座上所有的嫔妃也都变了脸色,一脸震惊,侍卫吞吞口水,“娘娘,您是说…”

    “没听清楚?就说搬去劈了当柴火,到了香絮宫就跟珠珠说是我让你送的…”

    “颜妃这是什么意思?”容妃终于开口,脸上不好看,殷言哼哼一声,脸上却笑得无辜,“姐姐,妹妹不习惯坐角落看人。”指了指那位子,柔声道,“那位子碍了妹妹我的眼,就劈了,姐姐不介意吧?”

    容妃手上捏着一把摇金扇,手上青筋微现,稍微调适了一下,还是微笑,“妹妹既然不喜欢尽管劈了便是,只是这宫里的东西,妹妹可要想清楚,什么能劈什么不能劈。”

    殷言无辜地摆摆手,“姐姐放心,妹妹也没说要自己动手,这双手要是劈柴伤了手,皇上会心疼的~”

    反正凌涵也利用她,她就把他的名字借来用用没关系吧~

    众嫔妃脸色有些发青,却是没有多话,殷言眼角瞄见梅贵人两眼发红,几乎要把手上的丝帕揪烂,殷言笑了,“梅贵人原来在啊,不好意思,本宫刚刚没看到呢~因为梅贵人好像没什么存在感,前晚皇上顺手拉错人,不知道梅贵人去哪了哦?”

    梅贵人脸色一沉,呼啦一声站起来,正要说什么,殷言却抢先道,“照理说本宫跟容妃姐姐一样是个贵妃,梅贵人你想给本宫行礼那是应该的,不过怎么说梅贵人都是姐姐辈的,礼就免了,别闪到腰将来不好治。”

    梅贵人听了脸上更是僵住,脸色忽而青忽而紫,难看得很,凭儿有些担心地拉拉她的衣角,虽然说她生气,但点到即止就好,得罪人总是不好的,对着这些人殷言还真没什么兴致,摆摆手,“既然姐姐没设妹妹的位置,那妹妹就不打扰各位姐姐雅兴,就先告辞了。”

    旁边一人听了却突然媚笑着过来搀她,拉着殷言的手臂好不亲昵,殷言记得她好像是那天让她帮忙洗鞋子结果让她一盆水打湿了鞋的那位,好像叫明贵人吧?这会儿却跟她有多熟似的挽着她的手臂,笑得粉末飘飘,“妹妹怎么这么说呢~位子早就备好,梅妹妹,还不快把位子给让出来,让咱们的颜妃妹妹上座。”

    殷言不动声色地抽回自己的手,她可跟她没那么熟,再看梅贵人,脸色变了好一阵,还是让了位出来,殷言正想走过去,没注意到那“湿鞋贵人”旁的宫女退到另一边,不期然的,突然听到后凭儿一声惊唤,殷言转头便听见扑通一声,凭儿整个人跌进池水中,旁边则是那明贵人旁的宫女,凭儿脸上几片污泥,坐在水及腰深的荷花池中,想站起却又被池底的污泥滑倒,样子很是狼狈。

重要声明:小说《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