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文 为您侍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红株 书名:宫女娘娘
    “皇上,更衣。”殷言语气机械地说道,凌涵眉锁更深,“殷颜颜,你…”

    “怎么?”殷言淡淡的看他,脸上没有任何的起伏,心里却是一阵波涛汹涌,不能慌张,要学香叶的样子,对!学香叶那样,从容淡定,不就是帮忙洗澡嘛,她行的!不就是没穿衣服,她可以的!对!!殷言你可以的!!!

    “没事。”凌涵心里有些纳闷,原本是想看她羞的模样,总是被她耍怎么说也要报复回来的,没想到她却是这样的反应,好像完全没有顾虑的帮他脱下衣服,直到全只剩下一条裤子。

    殷言瞪着他魅惑的膛,光洁如缎,没有一丝的赘,肌理分明,我的gaga,为什么他材那么好?!!

    殷言死命瞪着,那眼神让凌涵微微发寒,上次不是还有所回避吗?为什么现在却是死命瞪着,一个姑娘家,这样的反应…不知为什么,凌涵感觉自己被瞪得有些不好意思?

    “殷颜…”另一个颜字还没来得及出口,突然看到殷言鼻前突然流出两道“清流”,凌涵愣住,殷言也愣住,伸手摸摸那道鲜红鲜红的流,血啊,她居然,流鼻血了!脑袋一,殷言整个人便往后栽去,没脸见人了,她以为自己定力很好的,为什么这家伙材那么好?为什么她的鼻子那么不争气!!

    凌涵急忙捞住她,殷言看到他,那膛贴近着自己,那绝对是**惑!殷言觉得脑中血气乱涌,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这绝对是她人生中最大的污点!!绝对是最最最大的污点!!多少年后,当人们再说起殷言这个人,人们会恍然大悟,“啊~就是盯着皇上的上直看结果流鼻血晕倒的那个宫女丫~”

    事实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

    都是凌涵的错!!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凌涵想看她笑话是真的,但是没想到她会直接晕过去,他也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用那么“炙”的眼光盯着,心里发毛得紧,感觉自己在她的目光里,已经被生吞活剥…不对,他是堂堂天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殷言不是一般女子!绝对不是!

    这是凌涵的结论。

    殷言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猪猪和凭儿满怀担忧的表,看到她睁开眼,立即高兴地大叫,“醒了!小姐醒了!终于醒了!”

    “呃。”殷言觉得有些头痛,“我说,你们不要叫那么大声,我的耳膜很脆弱...”

    “我早就说她没事,不就是血气上涌,说到底还是年轻气盛...”旁边的香叶突然开口说道。

    “香叶!!”殷言被她这样一说立即想起了自己晕倒的原因,恨不得扑过去把香叶的嘴巴给缝上,要不是猪猪和凭儿拉住她的话!

    “别把我说得跟男的一样。”

    “可是你心大动不是吗?”香叶继续调侃,殷言被她气得脸色涨红,猪猪见状立即红着脸道,“香叶,你怎么能说...那样的话?!小姐火气太盛...”

    “我说的是事实~”香叶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嘴角还压着笑意,原本看到凌涵抱着晕倒的人过来时她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可是听完湖水说昏倒的原因后,她就忍不住大笑不止,殷言这下子,真的算是丢脸丢到家了!!哈哈哈~~

    “你...”殷言一只手指颤抖的指着那个明显在幸灾乐祸的人,突然门外传来小贵子公公的声音,“殷颜颜,皇上特地让御药房送了点补品过来给你降血气呢~”

    殷言转头就见小贵子捧着一盅东西扭扭腰走了进来,听到那个“降血气”立即哀嚎一声,“啊!!我没脸见人了!!”

    两眼一翻,再次向后躺去...

    这件事完全成了殷言一次耻辱的记忆,凌涵倒没再提过什么,除了偶尔看着她的脸勾起嘴角,你可以把它解释为偷笑,对,是偷笑!殷言除了忍还是忍,不然还能找他拼命不成?

    谁让她为了抵制他的惑,死命的盯着人家的膛想着以此对他免疫,没想到鼻膜太脆弱,太不争气了!

    给读者的话:

    噢噢~看到留言好感动啊~谢谢心的砖,还有各位亲的支持,偶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鞠躬鞠躬!

重要声明:小说《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