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文 游园宴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红株 书名:宫女娘娘
    “哦?我跟你说,你再不乖乖跟我回去休息,小心我把我宫里那些小金黄全灭了~它们才刚长芽,你要是忍心我现在回去就把它们挖了~”

    “你这是威胁。”香叶瞪她,威胁人就像小孩子似的~

    殷言得意地笑,“谁让你不乖乖听话~”

    说罢拉着香叶就要离开,转却见凌涵和容妃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那不远处看着她们,殷言心里微愣,想起前段子自己那丑陋的语气,不觉微微低下头,香叶看到来人,连忙行礼,“奴婢参见皇上,参见容妃娘娘。”

    殷言这才立即低下头行礼,容妃那警惕的眼神危险,不要被认出来才好~

    凌涵摆手,脸上带着微笑,许久不见她,想到她方才那固执的模样却是好笑~

    再看旁边那宫女,正是那天追着她吼的宫女,这殷家小姐跟一个宫女相处得如此融洽,一点都不像那个殷颜颜,野蛮无礼。

    “这位姑娘是何人?长得好生俏丽丫~”容妃看到凌涵眼中的笑,脸上带着别有深意的微笑开口问。

    “回娘娘,民女殷晴晴。”殷言继续垂首,眼睛直盯着自己的鞋子。

    “殷晴晴?”容妃忽的了悟似的道,“原来是丞相府的二小姐,是来陪伴颜妃妹妹的吧?”

    “是的,娘娘。”殷言觉得脖子有点酸了,他们怎么还不走?容妃顺着她的头的方向望向她脚下的鞋子,眼中透着疑惑。

    突然,旁边的香叶一阵晕眩,脚步不稳,殷言急忙扶住她低声责着,眼底的关切却形于脸上,“你看你,站都站不稳,还不快跟我回去休息。”

    末了又转向凌涵,却只是匆匆一瞥,又低声道,“皇上,娘娘,香叶病了,民女想带她回去休息。”

    “恩,殷小姐就先带她离开吧。”凌涵还想说什么,但是碍于旁的容妃,只是眼睁睁看着她走远,但见她向着香絮宫的方向,心里不免有些不满,只叹两人的相迥,突然心里闪过一个想法,若是殷丞相送进宫的不是殷颜颜而是她…

    “皇上?”柔的声音从侧传来,凌涵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神,对着容妃微微一笑,“对了,三后宾客进宴的事准备得如何?”

    “皇上交待之事臣妾自当办好,臣妾已经邀请了诸位大臣及众女眷,皇上大可放心。”容妃说着似是想到什么似的体贴道,“方才的殷晴晴自然也在邀请之列。”

    凌涵闻言看着容妃,伸手环住她的腰,笑道,“容妃如此识大体真让朕甚感欣慰~”

    “皇上这是什么话?臣妾是皇上的妃子,理应为皇上排忧解闷,只要皇上开心,臣妾也就开心了~”容妃说得一脸真挚,凌涵听着心大好。

    容妃嘴角露出几不可见的冷笑,皇上的子她比任何人都了解,妒心太重只会让他疏离,她之所以能够受宠全凭她的体贴过人,一个女人而已,指不定能不能进不进得了宫呢~

    所以说殷言一直把握不住演戏的精髓,尽管表面演得再好,最重要的是内心啊!像容妃这般的,才是真正的演戏的料啊!

    殷言踏着那双做工精巧的分歧绣丝宫履,一回宫便硬把香叶塞进她的上休息,然后又叫了太医拿了药,在她的意识中,这样的子会一直下去,简简单单,没有争吵,恋不是她的追求,但是这里毕竟是后宫,后宫是没办法一直平静的…

    “宫宴吗?不去不行吗?”殷言嘴里咬着香叶做的瓣香糕,一脸的不愿,香叶蹲在花圃前转头瞥她一眼,被强迫休息了整整两天,体已经全好了~

    这还要多亏了殷言,特意画了跟粉脸去香草居给管司软硬兼施,虽然不受宠,但是她好歹后头还有个丞相,但香叶比较相信管司是被她那张铺着厚厚的粉脸吓到才会点头答应的。

    “这是宫中一年两次的游园宴会,后宫妃子和大臣女眷都要参加,娘娘贵为贵妃更要出席。”

    “呃~要我一整天顶着那张脸我会皮肤过敏的~”殷言哀嚎,想象那天人群涌动的场景就让她头痛,她基本是不喜欢这种宴会的~

    “我可以请病假吗?”

    “这基本是行不通的。”

    “我祈祷明天那些人都忘了还有我这么一个人的存在。”某人还在精神纠结中,香叶懒得再看她,继续料理她的花儿。

重要声明:小说《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