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文 放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红株 书名:宫女娘娘
    殷老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转啊转转到里屋去了,凭儿费劲的扶着死命巴在自己上的殷言,不是说晕吗?她怎么感觉自己是被推着走的?

    这头殷言一离开,凌涵便刚好进来了,殷丞相上前行礼,“微臣参见皇上。”

    “殷丞相免礼。”凌涵摆手让他起,环视厅中却不见那女人的影。

    “皇上不是和司马将军商讨事宜吗?怎么会…”

    “朕听闻颜妃染病,过来看看。”凌涵轻笑,眼中却是冷漠,虽然不愿意搭理那个女人,但是他毕竟不好与丞相结怨,心里同样疑惑,昨天看殷颜颜昨还活蹦乱跳,今又怎会突然生病?

    殷丞相眼里闪着精炼的光,笑道,“皇上怜悯,颜儿真是福气,方才颜儿突感晕眩,已经进房休息了,皇上是否…”

    “朕进去看看罢。”凌涵说着无奈只好向后院走去。

    殷言本来只是坐在上等殷老爹把人打发走,但是殷老爹显然听不到她的心声,这会儿突然就把人带来了,殷言一吓,一脚蹬掉绣花鞋,掀开被子便藏了进去。

    凭儿看着莫名不已,娘娘怎么看起来像是躲债的?

    殷老跟在凌后走了进来,凌涵进屋时便发现,这里似乎和他第一次来的时候感觉不同,淡淡的色调,没有突兀的感觉,像是少了什么?

    胭脂味,没有了第一次来时那种浓重的胭脂味,有股淡淡的清新的感觉,竟让他感觉舒适不已~

    “颜儿,皇上来看你了。”殷老声音里透着宠,殷言在心里呐喊,你干嘛带他进来啊~

    掩着被子,殷言背对着两人,细声假咳两声,“咳咳,皇上~皇上来看臣妾,请恕臣妾体不适,不能起恭迎~”

    “颜妃免礼便是。”凌涵淡淡道,却看她一直蒙着头,边的鞋子散乱的踢翻,这么不知整洁让他微微皱眉,“颜妃体不适是否传太医瞧瞧?为何蒙在被中?”

    “呃,臣妾,冷。”殷言随口道,殷老立即上前来,想看看她,担心道,“颜儿这是怎么了?方才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发冷?”

    说着又转向旁边的珠叶,厉声道,“还愣着作甚?还不快去传太医?”

    珠叶闻言立即转跑了出去,殷言忙爬出半个头来,“爹爹,不用了,颜儿无碍~不用劳烦太医了。”

    “这怎么行?颜儿如今贵为皇妃,不小心打理怎么可以?”殷丞相沉声说着,眼神似是有意的看了一眼凌涵,凌涵心中冷笑,这老狐狸是听了什么话对自己不满吗?

    眼神转向上露出的半个头来,光洁的额角微露,发丝有些散乱,但是那双灵气的眼睛没了那一丝媚波却让他有一瞬的恍惚,看来是真的病了,竟然没有施粉,难怪这房中的空气变好了~

    殷言对上凌涵那双看似嘲讽的眼,小心的低下头去,刚露出的一点小芽又慢慢慢慢了回去,凌涵看着那双眼睛,突然想起了殷晴晴,她的眼睛比起殷颜颜更要清澈,虽说是同父异母,这两姐妹也有这点相似之处~

    太医很快过来,大概是听说了皇上和丞相都在,殷言很不愿的伸出手给他把脉,蒙在被子里快把她死了,她现在心里只盼着两人快些离开,再不然凌涵快点离开也好。

    现在她终于知道撒谎的后果了,但是!她不后悔!

    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依然要撒谎!!把皇帝骗得晕头转向!

    太医把了好久的脉,脸上的表很奇怪,怪异的眼看了看那被子里露出的半双眼睛,又看看一脸焦急的丞相,似乎有点为难~

    殷言理解,她最近养得没病没痛的,这太医要是能掰出什么病来这才算出奇~

    终于,太医像是想到了什么借口,只说,“娘娘大概不适应冷交替,所以才会体不适,微臣开记方子,解了那燥之气便好。只是这天气蒙在被中恐怕更加不适,娘娘还是…”

    老太医话未说完,殷言见他看向旁边的宫女,就要示意她们过来,殷言急得大叫,“放肆!!”

重要声明:小说《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