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原来却是老熟人(一)

    听他这么一说,几个人的目光不由地齐齐向他看了过来,全部的目光中都写满了疑惑。

    “是我的一个朋友,之前做得也不是体面事,后来到南川改邪归正,做了酒水的生意,为人豪气,甚投我的脾气,之前曾有人与我的镖局做对,我因为不方便出面,是他出面,帮我解决了事,这件事,找他准没错!”柳永安笑着向众人解释道。

    “柳叔叔相信的人,一定没错!”欧幼雯向他捧起杯子,“您去的时候,带上我和若麟,我们也好备些礼物!”

    “不用,不用!”柳永安接过她手中的杯子,“凭我们的交,何需置备礼品!”

    “那怎么行!”林若麟笑着接过话头,“这件事怎么说也是为我们办的,这点心意我们还是要表示一下的!”

    柳永安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个道理,便点头道,“好,明天正晌,你们到镖局去寻我,到时候,我带你们一起去,一来请他帮助,二来呢也让他知道知道你们,以后,有什么事,也好帮衬!”

    将此事敲订了,几个人又聊了一些家常事,叫罢饭便散了场。

    二天下午,欧幼雯和林若麟知会了父母,又给牛牛喂了,哄他睡了午睡,叮嘱柳嫂好生照看着,又到前面店堂里告诉伙计们仔细看店,这才带上燕儿出了家门。

    前两天,欧幼雯在附近给燕儿寻了一处私塾读书。

    南川因为民风开朗,所以也有几家收女孩子的书院,欧幼雯只觉这燕儿也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便和柳嫂商量让她上学。

    柳嫂自是高兴的,后来找了几处,最后敲定了这家。

    欧幼雯和林若麟刚好顺路,便将燕儿一同带上了。

    先将她送到学院内,叮嘱她不要乱跑,晚上等柳嫂来接,这才重新上了马车,到街上买了一些时令水果和各色礼品,到了柳永安的镖局。

    柳永安早在门厅里侯着了,也不请二人进门,直接就上了他们的马车,向那车夫说了一个地址。

    马车转了个弯,绕过两条街,最后在一处挂着闻香牌匾的酒坊门前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柳永安挑车帘,一个跳下了马车。

    他这车帘一挑开,立刻便有一股淡淡的酒香飘进了车厢。

    欧幼雯和林若麟忙着就提了礼品下了车,叮嘱那车夫在外面候着,这才随着柳永安走上了酒坊的台阶。

    走上台阶,那酒香之气越发浓烈起来。

    进了门,是一间不算太大的门面。木架上排列着大小不同的酒坛子,坛子上贴着写着酒名的红纸。

    守店的伙计看到柳永安,忙着就起上迎,“柳镖头,您来了!”

    柳永安向二人点点头,“你家文掌柜的呢!”

    “在后面酒坊里呢,您到小厅里坐会儿,我给你叫去?!”其中一个伙计就走上前来,招呼着他三人进了侧厅,另外一个就颠颠地跑到后头叫人去了。

    柳永安也不客气,示意欧幼雯和林若麟二人随他一起进了偏厅,自顾自就坐下了。

    那伙计忙着将欧幼雯和林若麟也让到座上,“三位稍候,小的去沏茶来!”

    那沏茶的伙计还未回来,外面已经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伴着那脚步声,还有一个略微有些发尖的男声传了进来,“柳大哥,是不是又想喝我这儿的女儿红了?!”

    说话间,就见一个个头中等的男子挑帘走了进来。

    “可不是!”柳永安大笑着站起

    欧幼雯和林若麟也知道是正主儿来了,忙着就随着柳永安站直了子,好奇地向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

    那男子进得门来,看到柳永安边的欧幼雯和林若麟,怔了怔,突然就大踏步地走上前来。

    “欧掌柜、林少爷,这是哪阵子神风把你们给送到我这里来了!”

    二人听了,不由地一怔。

    听他说的这般亲,却似是十分熟悉他们的人。

    欧幼雯好奇地看向他的脸,因为他戴了醒酒用的罩子,一时间还看不太清楚长相,只是那对略有些下垂的眼睛,让欧幼雯觉得有些眼熟,一时间却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看我,倒忘了还戴着这个!”那男人似是看出二人的疑惑,扬手扯掉了脸上醒酒的面罩,露出一张还算清秀的脸来。

    欧幼雯和林若麟立刻就识出了这人,不同地异口同声地唤道,“许文?!”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燕京时曾经与欧幼雯和林若麟有过交往,后来因为杀了那张家少爷被迫逃离他乡的许文。

    “看来二位还记得我这个流氓,我许文也算是没有白活着!”许文欣喜地大笑起来,“对了,二位怎么会到南川来,还进了我这店子呢!”

    柳永安初时也是疑惑,现在看这三人原来是旧相识,不由地也朗笑出声,“文老弟,看来这次你非要开一坛你的极品女儿红来好好谢谢我了!”

    “柳大哥说的是,您是不知道,这二位和我的关系,别说是一坛极品女儿红,便是这欧姑娘要了我这家酒坊,我许文也不会摇头说半个不字!”许文说着,眼中便有了亮色。

    三下两下扯下上的围裙,他抹了把脸,“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咱们到后面厅里说去!”

    到了后面厅里,伙计送上茶来,许文立刻就把他遣走了,这才回到厅里,亲手捧起一碗茶来,送到欧幼雯手上,“欧姑娘,当年大恩,许文不及言谢,今能再遇到你,这是我许文命好,今天您就接了许文这杯茶!”

    “许大哥这般客气,当初您与我不是还有救命之恩呢!”欧幼雯忙起接了茶,又和林若麟一起把他扶到座上坐了。

    “你们这一个劲地谢来谢去,倒把我这牵线人丢到一边了!”柳永安笑着打趣道。

    欧幼雯转过脸来,向他一笑,“柳叔叔,这个故事说起来可就长了!”

    几个人分头坐下,欧幼雯这才将与许文之间的过往仔细地讲与柳永安听了,柳永安听了,也是隐有感慨之色,“却原来,你们倒是换命的交!”

    “可不是,如果不是欧姑娘啊,我这会儿是不是有命还说不定呢!”说着,许文就目光炯炯地看向欧幼雯,“欧姑娘,离开燕京之后,我就下定决心,听您的,再也不做那些畜生的勾当,后来一路逃到南川,先是在一家酒馆里做跑堂的,后来才学了这酿酒的手艺,也是承蒙着柳大哥和一众朋友关照,才有了现在的光景!”

    说着说着,他突然一顿,“看我光顾着自己高兴,倒忘了问二位怎么会到来这南川地界上,又怎么会认识咱们柳大镖头呢!”

    思及往事,欧幼雯的脸色不由地一黯,林若麟也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这是怎么了!”看二人眼色不对,许文的笑容不由地便有些僵,看着二人,再转头看向柳永安,一脸地疑惑。

    “与许大哥也不用藏着掖着!”欧幼雯打起精神,露出笑脸,“反正这些事也都过去了!”

    说罢,她就简单把她和林若麟成亲后回到龙安,入皇宫开罪了皇上等等一应事简单地说了一遍。

    只把许文听得感叹不已,一脸豪气地道,“我就知道,欧姑娘和林少爷不是简单人物,连皇上贵妃都能玩上一玩!这些事算什么,反正现在你们到了南川,只要我许文有一口粥喝,也不会让二位和家人受半点委屈,你们只管在我这里住下,需要什么朝我开口,别的不说,若说温饱,我许文还给得起!”

    “这些不用你心了,你只需要帮着他们给北城的宋聪提个醒就行了!”柳永安笑道。

    “宋聪?!那个有名的宋泼皮!”许文疑惑地问道,“他怎么会得罪欧姑娘他们?”

    “许大哥有所不知,我和幼雯到这南川也有些子了,蒙着柳叔叔帮忙,开了一家米粉店,这生意刚刚有些起色,这宋聪便上门要求批发代销,我和幼雯不知道他的底细,怕招惹是非,拒绝了他,谁知道,前两天他竟然照着我们的路子,做出假米粉来,低价售卖,我和幼雯只怕他做的米粉吃坏了孩子,所以才向柳叔叔叮问办法,柳叔叔这才带我们来了这找你!”

    “哦!”许文恍然,“这事我知道,之前我还听说有人卖米粉什么的,当时还想起你们,只是觉得你们不可能来这么远的地方。要说这宋聪啊,柳镖头拿他可能没辙,我却是他的克星。你们只管放心回去做买卖,明天,我就让他乖乖地把店子关了,给你们上门赔罪去!”

    欧幼雯赶忙摆手,“倒不是那么严重,如果他真是想在南川做这生意,我们批发给他也未尝不可!”

    “我懂,欧姑娘是菩萨心肠,明天我就去叮问叮问,看这宋聪上不上道,总之,你们放心把此事交给我就是了!”

    正聊着,那伙计走上来,说是有客人来搬酒。

    欧幼雯和林若麟忙起告辞,“许大哥有生意上门,我们就先回。”

    “什么生意也没有你们重要!”许文哪里肯放他们离开,“说什么你们也要留下,咱们几个人好好地喝上一杯!”

    “反正以后幼雯他们就在南川住下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不用担心你的女儿红喝不完!”柳永安笑着劝道。

    “是啊,是啊,不急于今!”林若麟也笑着说道。

    许文只好作罢,亲自送了几人出了店门,上了马车,又保证了宋聪的事,吩咐着伙计提了两坛上好的女儿红来,硬塞到车上,这才放他们走了。

    欧幼雯和林若麟上了车,仍是不住地感叹,今儿这事是太巧了。

    柳永安轻拍着边的酒坛,“我看啊,这不是巧,人说善有善报,这是你们之前做的善事,现在到了回报的时候了!”

    二人听了不由地大笑了一回。

    将柳永安送回镖局,又把两坛酒全给他放下,推辞了一番,这才回到家中。

    将此事与林延禄和李氏讲了,二人也是一阵感叹。

    正说着,就见柳嫂急急地走进来,“少,不好了,牛牛少爷上起了好多小疙瘩!”

    几人听了,赶忙走到隔间里。

    果然看到小牛牛在那里不住地伸着小手,蹭着脸,脸上和胳膊上都有红色的小疹子。欧幼雯挑起他的小衣,前上没有,后背上也有不少尖尖的小疹子。

    欧幼雯不由地皱起眉头。

    要说牛牛的体质一直还是不错的,自小吃母,生病都很少,今儿这是怎么了呢?!

    仔细检查了他上疹子的形状和形态,欧幼雯否定了水痘的可能,因为牛牛上起的疹子只是尖尖的小疹,并无水泡。

    “柳嫂,这疹子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她一边安慰着牛牛,一边向柳嫂问道。

    “应该就是今天前半晌的事,早上您给他喂完之后,我给他擦脸还没有呢!”柳嫂看看牛牛,一脸关切地回道。

    李氏也凑过来仔细看了看,也拿不准是怎么回事。

    林延禄那边就说到,“若麟,别这看着了,快去请大夫吧!”

    “对啊,对啊,快去请大夫!”李氏也忙着催促。

    欧幼雯一边晃着牛牛安慰,一边就仔细琢磨,这牛牛小的时候连幼儿湿疹都长得很少,怎么会突然长了疹子呢,看到桌上摆着的开了封的米粉,她不由好奇地走了过去,看到上面写着的鱼香米粉的字样,不由地眼前一亮。

    “柳嫂,你是不是给牛牛喂这米粉来着?!”

    “恩,昨天下午的时候,给他调了一点吃!”柳嫂走过来,疑惑地抓起袋子嗅了嗅,“小少爷是吃这个吃坏了?!不对啊,之前他不是也吃过的!难道是这米粉坏了?!”

    欧幼雯扬起唇角,“米粉没有坏,我估计,八成是牛牛对这鱼过敏!”

    之前牛牛吃的,全是她选的五谷米粉,这添加了鱼和的米粉,她还没有让他吃过。

    “什么叫过敏?!”

    这回别是说是柳嫂,连林延禄和李氏也是一脸疑惑。

    他们哪里听说过敏这个词呢?!

    欧幼雯想了想,“简单地说呢,就是中毒?!”

    “中毒,那不是很严重?!”林延禄担心地问。

    “爹,您不用担心,看牛牛这症状,只是起疹子,没有吐泻,应该没有大碍的!”欧幼雯赶紧解释道,“这个中毒可不是像大人中毒那么厉害!柳嫂,你去煮些绿豆海带粥来,据说这个粥吃了管用!”

    接着,欧幼雯就仔细向柳嫂说了这绿豆海带粥的作法。

    先将糯米和绿豆煮成粥,再加上发好的海带,再煮上一会儿,最后加入红糖。绿豆清解毒,这个粥还有助脾补血的功效。

    柳嫂仔细地记下了,忙着就去煮粥了。

    这功夫,林若麟也把大夫请来了。

    那大夫给牛牛把了脉,又仔细地检查了他上的小疹子,得出的结论是,血有毒,血虚风燥,基本上和欧幼雯的结论差不多。

    考虑到孩子太小,不便入药,便开了一剂洗方。

    林若麟随之去了药堂,照着方子抓了药回来,取水煎了药液为牛牛洗了患处,至晚些,又遇了些柳嫂熬好的绿豆海带粥。

    欧幼雯也喝了些绿豆汤,以通过水帮着牛牛解毒。

    到了晚上的时候,牛牛睡得很安稳,想来是那洗过那药液之后,上的疹子不再那么痒了。看他睡得安稳,一家人这才放了心,各自分头睡去。

    到了二天,欧幼雯一早起来,一边喂他吃,一边就仔细检查他上的疹子。

    脸上的红疹减轻了不少,后背上那密密麻麻的疹子也不再那样红艳了,有了不同程度的减轻,她这才算是彻底放了心。

    林若麟也穿衣起了,听欧幼雯说牛牛的疹子退了,也很高兴,“好,等到中午的时候,再让柳嫂煎一副药来洗洗!”

    收拾停当的时候,柳嫂也进来唤他们吃早餐,一家人看牛牛上的疹子果然消退了不少,这才算是把这个担心放下了。

    吃罢早餐,来到前面的门店打开店门,一边擦抹着桌子,欧幼雯便对林若麟道,“这件事,咱们还要记着些,下次要在这鱼香米粉还是尽量少做,如果别的孩子吃了引起过敏就麻烦了!”

    林若麟答应着点头,这功夫几个伙计也相继来了。

    柳嫂抱了牛牛出来准备带燕儿上学,来知会欧幼雯一声。

    她和燕儿刚走到店门,还未下台阶,外面已经来了一匹马,看清那马背上的人,柳嫂不由地惊愕在原处。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