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即防伪来又打假

    二天,林若麟亲自去请了柳永安夫妇来。

    酒过三巡之后,林延禄便提出了这宋姓男子做假米粉的事,柳永安听了也是十分气愤,立刻就答应下来帮着去查探消息。

    “我走南闯北,最恨得便是这些做假造追假的人,待我回去吩咐人查探清楚了,一定要想个办法好好地治一治这些小人!”

    欧幼雯赶忙说道,“柳叔叔只管查清楚了,先不要动作,毕竟现在我们的况,做事不宜太过张扬!”

    柳永安点点头,“你尽管放心,柳叔叔自然有分寸的!”

    “好了,这件事就说到这儿了,咱们喝酒,不要再这恼人的事!”林延禄笑着接过话头。

    “对,对,柳叔叔,今儿咱们是为您接风洗尘,不提这些小人!”欧幼雯和林若麟也笑着附和道。

    两家人推杯换盏,柳永安又聊些路上的见闻,其乐融融。

    直到天色渐晚,柳永安夫妇这才从林家离开。

    送走柳永安夫妇之后,欧幼雯和林若麟又到店子里整理了这一天的账目,放几个伙计回家去,这才闭了店门。

    欧幼雯就从柜台上取了一袋米粉来,捧在手中,皱眉琢磨起来。

    之前在燕京时,并未遇到这种事,所以她研究的只是如何保质,现在,这个保质不再是问题了。

    可是,该如何做得更特别,让人家一目了解,别人又无法仿冒呢?!

    “在想什么?!”林若麟收好帐本,看欧幼雯对着一袋米粉发呆,走过来轻声问道。

    欧幼雯抬起脸,对他笑笑,“我在想,如果我们这个米粉的包装做得即特别又醒目,而且还有别人无法仿冒的特色,便是再有坏人想要假冒我们的米粉,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林若麟从她手中接过来粉袋,“是啊,我也在想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做瓷器,会在内壁或者不显眼之处,印上或者刻上店名,可是这米粉袋子简单易制,这个方法显然是行不通!”

    欧幼雯轻叹了口气。

    要说在她的时代,那防伪的方法真是数不胜数,可是那些防伪方法都科技含量太高,就连她都不知道具体的制作方法,更不要说现在这个时代的人了。

    该想一个什么即简单又不容易被人复制的防伪方法呢?!

    一时间,欧幼雯也是没有太好的办法。

    林若麟看她皱着眉头,一副苦思铭想的模样,不由地一阵心疼,“好了,不要多想了。反正一时半刻也没有好的办法,等什么时候咱们想到好办法再说。过两天,看看那宋姓男子究竟是什么来路,咱们再想办法!”

    欧幼雯点点头,“我看啊,明天咱们再做个大些的招牌,摆在店面,尤其在声明这南川城,咱们这嘉宝店只此一家!”

    “恩,我看这个办法行,到时候,再再雇两个人,也学他们似的敲锣打鼓地在街上走一走,说明咱们只此一家店子,一来可以增加咱们米粉店的人气,二来又能让人家知道咱们与他开不是一回事,一举两得,你看可好?!”林若麟笑着提意道。

    “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欧幼雯兴奋地仰起脸来,“我家的林掌柜果然聪明!”

    林若麟笑着拥住她的腰,“当然了,要不然,我怎么配得上咱们的欧掌柜呢!”

    欧幼雯不往轻笑出声。

    林若麟的手掌却是滑下来,轻捏了她的下巴,又目含看她,一边就将唇向她的压了过来。

    欧幼雯闭目任他吻着,一边就伸出胳膊采环了他的腰。

    柳嫂走过来招呼二人吃宵夜,隔着帘子看到二人相拥的影,脸上一,忙退了回去。

    欧幼雯是说干就干的人,二天,还真就让柳嫂准备了一大块白布,用竹竿编成四方形,又取了各色的颜料来,让林若麟在上面画上嘉宝的标志,下面又画了几个可的小娃娃,上面写上“嘉宝米粉店,南川只一家,南城凤凰街,巷头一家”的字样。

    要说这画画,林若麟可是擅长,三笔两笔,就画出几个灵动的小娃娃,再经过他的一番细心装饰,这个完全自制的特大号宣传海报很快就完工了。

    欧幼雯左看右看,十分满意,“好,我这就去雇辆马车来,咱们也敲锣打鼓地去城里头转上几圈去!”

    伙计去雇了马车来,欧幼雯便招呼了伙计一起将那大海报绑到了马车一侧,这边刚固定好,那边管家也雇了敲鼓打锣的人来,让他们几个人上了车。

    欧幼雯便把那管家拉到一边,“您呢只管跟着他们到城中所有繁华的街上都转一转,人多的地方,就停下来,敲打一会儿,然后呢,您就喊上几句,‘嘉宝米粉店,南川只一家,南城凤凰街,巷头一家’!”

    管家仔细重复了两遍,记在心里,这才出门上了马车,带着众人去了。

    看他们走远了,欧幼雯又到后院给牛牛喂了,将她交给柳氏照看着,这才来到前面的店子。

    不时有顾客进来买米粉,每一个欧幼雯都亲自送出门,还要向那顾客叮嘱一句,这米粉店只此一家的事,并且拜托他们告诉熟人。

    如法炮制,管家连续带人在街上宣传了三天,店子里的顾客似乎增多了两成。

    三天晚上的时候,柳永安骑马回来了,向林若麟和雯说了他调查到的结果。

    原来这宋姓男子,姓宋名聪,并不是南川人士,却也是做食品买卖的,听说之前在北方也是靠这仿冒的买卖过活,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故,混不下去,所以才来了南川,因为看到这欧幼雯的米粉店赚钱,所以想着也发这个财,才故意来她的店子里,哪里到在这里碰了钉子。

    他一来恨这欧幼雯不知趣,二来又是赚钱心切,所以才会想到做假米粉的主意,而推销方法一应事全是照着欧幼雯的米粉店来,就是想借风发财。

    看这宋姓男子背景并不复杂,欧幼雯和林若麟也放了些心。

    “你们看这件事怎么办好,这宋聪本不是什么好货色,如果你们不想再让他开下去,我可以编排一个理由。让巡府大人封了他的店子!”

    欧幼雯皱起眉尖,“要说他也是可怜人,如果不是他做的这米粉对孩子有害,我也不至于这么针对他,可是,要说封了他的店子,断了他的生路,我还有些不忍!”

    林延禄冷哼一声,“像他卑鄙的小人,少一个不少,你又何必为他可惜!”

    他本是嫉恶如仇的人,眼里最是揉不得沙子,知道这一切之后,只恨不得立刻便将那宋聪打上一顿才甘心。

    “都说冤家易解不易结,我看,咱们就警告警告他好了!柳兄,您看呢!”林延禄询问地看向了柳永安。

    柳永安思索片刻,轻轻地点了点头,“像宋聪这种人,却最是上不得台面,只要稍加压力,便会立刻夹羞尾巴做人,怕得就是他记下仇来,以后却不知道要做出什么样的事!我看,我还要回去仔细想想,找个合适的人对付他才行!”

    放下手中的茶杯,他的眼中突然闪过亮色,“对了,我怎么就忘了他呢!办这种事,他是最擅长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