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柳永安自寻上门

    赛龙船、耍花灯……南川城里到处一片喜气洋洋,到处都洋溢着浓郁的年味。

    这几天,一家人也是好好地玩了一回,放松了一把。

    经过几天的食疗再加上按摩,欧幼雯的水恢复了不少,牛牛也不再总是哭闹了。

    初九早上,欧幼雯给牛牛喂完了,将孩子交给柳嫂看着,和林若麟正聊着是不是再写封信回燕京,向干爹秦锦询问京城中的事态,老管家突然急急忙忙地跑上楼来,直接来到了欧幼雯的门前。

    听到脚步声,欧幼雯疑惑起,急步打开房门来,看到管家气喘吁吁的模样,不由地心中升起担心来,“管家,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消息!”

    林若麟也紧张地走了过来,担心地看向了管家的脸。

    管家走进房来,把门闭紧了,这才对二人说道,“京城皇上下了昭书了,今天小皇子德儿满月,已经进封为太子,皇上昭告天下,万民同乐呢!”

    欧幼雯和林若麟对视一眼,一时间也无法确定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少爷、少,我看这是好事!既然是怡贵妃的儿子当了皇子,也就是说她算是暂时胜利了,这会儿,估计吕皇后是没有空闲再来理会咱们了,至于怡贵妃,一定也忙着照顾小皇子吧!”管家微笑着说道。

    “管家说的不无道理,过两天,如果干爹还没有信来,我看,咱们就出去转转,买房子落脚了!”林若麟向欧幼雯说道。

    欧幼雯一时间也无法确定,想了想,便对二人说道,“我看,咱们去把这件事告诉爹和娘,看他们是什么看法!”

    三人来到林延禄的房间,将此事与林延禄夫妇仔细说了一遍,又将几个人的看法讲了,林延禄听了,也是微微皱眉。

    几个人一时间也商量不出结果,正在犹豫着,突然外面有脚步声传来,接着就响起了敲门声。

    “谁?!”林若麟一边走向房门,一边朗声问道。

    “客官,是我,小二!”门外传来店小二的声音,“有位爷说是要找林先生,您看看是不是要找您的!”

    林若麟拉开房门,只见店小二笑着站在门外。

    在他后,赫然站着一件中年男子,男子高很高,腰板直,材矫健,一看便是练家子,上透着一股子凛然之气,往脸上看,朗目鼻,生的不是很英俊,却自有一种男子的阳刚之气,却是个陌生人。

    “我听说你姓林,请问可从燕京赶过来的?”那人上下打量林若麟一眼,笑着问道。

    虽然他面相正直,林若麟却是不能确定他究竟是什么份,谁知道他是不是皇宫里派来追杀他们的人呢。所以,他笑着扬起唇角,摇了摇头,“在下确是姓林,不过却不是来自燕京,请问先生有什么事?”

    那汉子目光朗朗地越过他,大大方方地扫了一眼屋中之人。

    最后,将目光定格在欧幼雯的脸上,注意到她腰上挂着的玉佩,他眼中闪过一道亮色。

    “几位当真不是从燕京来的吗?”

    欧幼雯看这人一直如此追问,不由地也担心起来,赶忙走过来行到林若麟边,笑着说道,“先生一定是找错人了,我们确实不是从燕京过来的,我们是从南方过来这里做瓷器生意的!”

    那人朗笑一声,“这么说,几位也一定不认识秦锦秦先生了?!”

    欧幼雯微怔,这个人认识秦锦,又是一习武者的打扮,莫非却是秦先生的故人。

    注意到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划过她腰上的玉佩,欧幼雯突然恍然,忙笑着向他问道,“请问先生贵姓!”

    “少夫人,这位爷可是咱们南川的名人,永安镖行的镖头,柳永安先生!”小二抢着介绍道,语气中透露着对这位柳永安先生的敬佩之意。

    一听到柳永安这个名字,几个人的紧张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真是的柳先生!”欧幼雯扬起唇角,“刚才我二人语气多有不恭,还望先生不要责怪!”

    “是啊!”林若麟忙着让开房门,将柳永安让到屋来,一边就塞了一块碎银到那小二手中,“烦劳小二哥去准备一壶好茶来!”

    小二得了银子,开心地去了。

    林若麟这才掩了房门,向柳永安介绍着屋内众人,“这是家父林延禄,与秦先生是至交,这位是姨娘李氏!”

    “原来是林先生,久仰久仰,林氏瓷器的名号便是在南川也是有名的呢!”柳永安笑着向林延禄拱拱手。

    林延禄轻轻摆手,“柳先生说笑,不过只是个匠人罢了!”

    柳永安便将目光移到欧幼雯脸上,“这位,想来便是秦兄的干乖女,皇上封了‘极品娘’的欧姑娘吧!”

    “柳大侠见笑了!”欧幼雯向他弯行礼,又介绍林若麟,“这位就是拙夫,若麟!”

    柳永安轻点头,上下打量林若麟一番,脸上满是欣赏之色,“若麟果然是一表人才,秦兄有你们这样的女儿、女婿,真是让人羡慕!”

    “柳兄过奖了,来,快来这边坐下!”林延禄忙着请他坐下,一边就笑着问道,“我们初来此地,没有上门带礼拜见,却劳烦世兄亲自寻来,真是罪过罪过!”

    柳永安是什么人,见多识广,自然看到这几个人是不愿意连累他,所以才没有去寻他求助,心中对几个人也是十分欣赏。

    “世兄客气,永安在南川,没有尽到地主之谊,才是该罚呢!”扬唇一笑,他轻轻竖起手掌,向房门的方向做个眼色。

    林若麟会意,忙着走到门边将门拉开,只见小二正端着一壶茶走过来,忙着就从他手里接了茶,又道了谢。

    欧幼雯就忙着接过了茶碗,替柳永安和林延禄二人倒上了茶水,林若麟就把房门闭紧了。

    柳永安这才说道,“不瞒几位,我三天前就接到秦兄的信了,只是不知道几位住在哪家店子,一直叮问寻到,直到昨晚上才打听到这家客栈新来了一户人家,拖家带口,有老有小,所以才过来看看,是不是几位!几位的况秦兄都已经说清楚了,大家尽管放心,此处山高皇帝远,几位尽可放心留下!另外,我已经打探过了消息,听知府大人说,最近皇宫里出了一档子大事,所说是查出吕皇后与人私通,已经是被打入冷宫,只是此事实属国丑,所以不曾对外宣称,这位知府大人也是因为有一位表哥在王府手下听差,所以才有所耳闻!”

    众人同时一惊。

    这世间事,果然是变化无常。

    不过几天功夫,吕皇后竟然已经落到这步田地,就连欧幼雯,不由地也要感叹这怡贵妃的手段。

    一边就在心中暗自庆幸,幸好没有继续留下,否则以怡贵妃这般毒辣,说不定什么时候,她就要撞到枪眼中,成了牺牲品。

    看这柳永安如此了解,众人也觉得没有再瞒的必要。

    林延禄便说道,“现在看来,怡贵妃应该是得了势,之前她都没有再追踪我们,想来现在也应该不会再管我们这些人的事了,毕竟咱们也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影响了!”

    欧幼雯轻轻点头,“爹说的不错,不过,我觉得,还是谨慎为妙,怡妃如此狠,谁知道还会做出什么事来,还是等干爹的信来了,确定没有什么状况,咱们再去寻到合适的房产买下来落脚。”

    几个人听了,也是轻轻点头。

    “欧姑娘果然是行事谨慎,我看,不如这样,几位先随我到家中暂住,待这风声过了,再另寻房子如何?”柳永安笑着问道。‘

    林延禄赶忙摆手,“不行不行!万不能如此打扰,这客栈环境不错,我们只消在这里等待就好!”

    林若麟和欧幼雯也是点头附和,他们都是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的人。

    万一真的有事发生,他们也不想连累这柳永安和他的镖局。

    柳永安看几人一直坚持,也就没有强求,“好吧,几位的心思我明白,那永安就不勉强几位了,正午,永安做东,请几位到那边的开阳楼上吃饭,这不难为几位吧!”

    林延禄笑着站起来,“柳兄客气,即使是请吃饭,也应该我们做东才行,没有到府上拜见已经是我们不对了,怎么能让柳兄再这般破费!”

    “林兄要是这样说我可要生气了,不管怎么说,我柳永安在南川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哪有东道主让客人请客的道理,若是林兄想要请我,待你们在南川买下房产之时,再请不迟!”柳永安朗笑着说道。

    “好,就依柳兄!”林延禄也是豪爽的人,也就没有再做坚持,“咱们来方长!”

    几人说完定了时间地点,柳永安又去看了牛牛,这才起告辞,约定与他们正午之时开阳楼上见。

    将他送到客栈门外,欧幼雯等人这才重新回到房间,均是对柳永安的爽直和侠义之风十分赞赏。

    林延禄总是觉得这样空着手去不太礼貌,便让林若麟和欧幼雯出门去购置了一些礼品。

    待到正午时分,便留了柳嫂在家照顾牛牛,一家四口到正阳楼中去赴约。

    柳永安和夫人席氏做陪,两家人聊得十分投机,直到天色近晚仍是意犹未尽,很有相见恨晚之势,那席氏膝下只有一女,远嫁他城,听说欧幼雯尚有幼儿留在客栈,说什么也要过来看看。

    见了牛牛,怎么看怎么喜欢,又是亲又是抱的,忙不迭地就拿出金锞子来赠他,只恨不得要当成自家孙子养才好。

    直到天色晚了,二人才离开客栈,又约下二让欧幼雯一家到林府中认认门。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