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短暂相聚又别离

    几个人也都赞同欧幼雯的观点,徐克和秦锦便出了车厢,各自骑上自己的马,徐克进城中提前通知欧幼晴等人,秦锦便随着欧幼雯和林若麟的马车进了城,一路直接行到欧幼雯原本经营的那家大的米粉店。

    徐克早已经先一步到了。

    欧幼晴和陈禄早已经候在门口,见了欧幼雯等人,欧幼晴眼中满是泪光。

    因为林延禄夫妇和牛牛先一步到达,所以二人已经知道事的大概,知道这次他们是逃难而来,十分凶险。

    这些天不见,现在却是在这种况下见到姐姐,欧幼雯也是满心感慨,扶住姐姐的胳膊,也是眼睛发涩。

    “咱们到屋里再说吧!”秦锦巡视一眼左右,便吩咐大家进屋去。

    几个人也明白现在是非常时期,便互相搀扶着行进了院子。

    如烟等人也都听到消息,迎到后面的屋子里来,见了欧幼雯和林若麟,自然是控制不住地又哭了一通。

    欧幼雯进来不见林延禄和李氏、牛牛等人,不由地心生疑惑,“姐姐,牛牛他们呢?”

    欧幼晴将她拉到椅子上坐下,“你姐夫担心留在这里不安全,昨天晚上悄悄把他们接到家里去了!”

    欧林二人听了,这才放下心来。

    欧幼雯便简单地说了路上之事,“我们已经决定了,今晚上便离开这里,以免节外生枝,如此还要麻烦姐夫,却帮我们订一条船来,我想着,要是走水路可能要安全一些!”

    “一家人倒说这两家话!”欧幼晴轻嗔妹妹一句,便转脸看向了陈禄,让他去问订船的事

    陈禄起,带着水生自去订船。

    欧幼晴和欧幼雯姐妹这才互诉离别之苦,欧幼雯知道姐姐这米粉生意做得不错,家中孩子和老人都体健康,与陈禄又是互相体贴,也就彻底放了心。

    “看姐姐现在子过得舒心,妹妹也就能放心地走了!”

    欧幼晴是眼窝浅的人,那眼泪只是止不住,“都是姐姐无能,一向总是依靠着妹妹,现在,却是半点忙也帮不上!”

    欧幼雯赶忙劝她,“姐姐说的这是什么话,幼雯到这燕京来能有姐姐笑脸相迎,爹娘和牛牛他们还不是靠着姐姐照顾,怎么能说半点忙也帮不上呢,话说回来,我们得罪得是皇上,这天下谁的胳膊能扭过他的大腿!”

    说着,她就转头看向了站在一边的如烟,看她腹部隆起,似是有了孕,便向她挥挥手笑道,“怎么,见了我就只会站在那里哭来,快来让我看看!”

    如烟抹了眼睛,走上前来,扶住她的胳膊,却是发不出话来。

    愣了一会儿,平缓了一下绪,才接着说道:“少,如烟对不起您,如果不是如烟怀了子,一定要随你一块逃亡去,无论如何也要守在少边!”

    “傻丫头!”欧幼雯将她拉到自己边的椅子坐下,“你过得好好的,比什么都强,还和我一起逃亡呢,水生也不同意啊!”

    如烟知道她是说笑,唇角扬了扬,眼泪却又下来了。

    欧幼雯赶忙取了手帕帮她擦了泪,“怀着子,万不可哭了,对孩子不好!你放心,我们这次去呢,只是暂避风头,等风头不太紧了,皇上淡忘了这件事,我自然会写信与你们联系,说不定还能回燕京来和你们一起呢!”

    “那是最好了!”如烟虽然明知这个希望渺茫,却还是动地说道,“如烟此生,最感谢的就是您和少爷,无论到什么时候,如烟都是你和少爷的丫环!”

    千言万语化不尽离别之

    晚上的时候,一行人来到了陈禄家,围坐着桌子,把酒话别。

    眼看着快到关城门的时候,徐克便起提醒大家,“是该走的时候了。”

    欧幼雯站起,“干爹,徐大哥!你们二位就送我们到这里吧!”

    “是啊!干爹!”林若麟理解欧幼雯的想法,也站起来,拉着欧功雯给秦锦跪下,叩了三个头,“干爹,我和幼雯本应该承欢膝下,对您尽孝,不想,却惹出这些事端来,不仅没能让您老和娘安心,还让您为了我们到处奔忙,承受危险,是我和幼雯不孝!”

    秦锦从椅子上站起来,将二人扶起,轻叹了口气,“能有你们这样的儿女,是我秦锦的福气,放心,我会给你们尽孝的机会的,我和你娘已经商量过了,等过些子,你们安顿了,我们便去寻你们一同过活!”

    “您老可要说话算话!”欧幼雯抹把眼睛,直接就扑到秦锦怀里,“我和若麟一定会努力振作起来,让你和干娘,爹爹和姨娘,都过上好子!”

    “好!好!”秦锦动地答应着,眼中也有泪光闪烁。

    林延禄和李氏这会也站起来,林延禄就走到秦锦面前来,向他伸出了右掌。

    “秦老弟,感谢的话我林延禄就不多说了,此生得你这个知己,我林延禄死也无憾!”

    正说着,陈禄从外面推门走进来,“大家准备一下吧,距离关城市的时辰差不多了,再晚的话,今晚就出来了城了!”

    秦锦抹了把脸,豪气地仰起脸,一边就从口取出一只玉牌子来,“幼雯啊,这个牌子别你腰上,凡是知道这块牌子的人,都是我秦锦的朋友,如果你们有事,我的朋友们自然会出手相帮!另外,你们可到南川落脚,那里距离京城很远,又水路发达人口很多,很适合你们留下来,到那里,可到永安镖行寻我的老朋友柳永安,见了这牌子,他自会帮助你们!”

    欧幼雯点头答应着,双手接了那牌子,仔细地挂在衣带之下,这才决然转,抱起牛牛,“我们走吧!”

    几人行出门外,欧幼晴突然从里面急追了出来,拥住妹妹,一边就将一个小小的包裹塞到牛牛的包裹内,“幼雯,一路保重,安顿下来之后一定要给姐姐来信!”

    “放心吧!”欧幼雯点头答应,转看向一众相送之人,眼中闪过往昔过往,不住泪光闪闪,“大家,后会有期!”

    “多谢各位相助之恩,若麟终生不忘!”林若麟向众人拱拱手,这才这来扶了欧幼雯的胳膊,和枊嫂一起扶着她上了马车,陈禄赶起来来,几个人便借着夜色离开了燕京。

    一路急行到周家埠,天色已经微亮。

    在众多船只中寻到陈禄订下的客船,寒喧几句,林若麟便让柳氏扶着李氏上了船,又把父亲林延禄扶上去,欧幼雯抱着孩子与陈禄告了别,二人这才上了船。

    挥手与陈禄告别,直看着那船消失在远处朦胧的晨光中,陈禄这才叹了口气,重新赶了车回家。

    坐在船上,欧幼雯的目光依次划出船上的几人。

    管家、林延禄、李氏、柳嫂、燕儿、牛牛最后落在林若麟的上,没有说话,只是把手掌伸出来,轻轻地覆上了他的手掌。

    林若麟反手握住她的手掌,“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

    欧幼雯轻点头,扬起了唇角。

    是啊,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只要有,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