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敌内斗幼雯脱险

    管家的鞭子一下紧接着一下地抽着,只恨得要让驾车的两匹马飞起来才要满意。

    虽然上被抽打着,两匹马却已经无力加速。

    一路向着燕京城急急赶路,两匹拉车的马儿都跑得满是汗。

    马车内,欧幼雯和林若麟二人同样是心急如焚。

    二人都明白,自秦锦打晕那孙渺之后,他们二人便成了这个世界地位至上的皇帝的敌人。

    稍有不慎,便可能会遇到灭顶之灾。

    “想来现在皇上已经知道咱们离开的消息了!”欧幼雯轻声说道。

    林若麟抬手覆住她的手掌,“不用担心了,有义父和徐大哥在后面,不会有事的,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到燕京了!”

    车外马蹄急响,秦锦的声音从外面急切传进来。

    “后面来了一队人马!你们多加小心,尽量向前赶!我和徐克断后!”

    听到秦锦如此一说,欧幼雯和林若麟的表不由地越加紧张起来。

    夜色深沉。

    官道上这辆小小的马车便越发显得形只影单,似乎很快就要被那暗夜所吞噬。

    此刻。

    在距离马车不足五十里的官道上,一只马队正在迅速地向前急奔。

    四人四骑,俱是面色深沉,腰上挂着的刀鞘,在月光下闪烁着寒光。

    带队之人二十几岁的年纪,眉目深邃,如果仔细看,很容易就会发现此人与吕皇后的相貌有几分相似之处。

    不错,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吕皇后处得到昭令的吕明吕将军。

    考虑到林若麟和欧幼雯的况,吕明并没有带太多的人马,吕明,根本不把秦锦放在眼里。什么京都名侠,在他看来,不过只是些乌合之众罢了,哪里比得上他的军士训练有素。

    这件事,在吕明看来,并不光彩,吕明宁肯亲上战场,与敌人面对面的厮杀,便是浴血沙场又如何,大丈夫死也要死得壮烈。

    可是为了姐姐,为了家庭荣耀,他没得选择。

    虽然年轻,可是多年用兵训兵,吕明的心智较平常人要成熟的多,他知道他所做之事,是不能随便透露出去的。

    人多眼杂,万一走漏了风声,对他对吕皇后对整个吕氏家庭,也是没有半点好处。

    所以,他只带了三个人,而他带的这三个人,全部是他可以完全信赖的心腹,换命的朋友。

    他们的跨下俱是精良的战马,跑起来,比林若麟和欧幼雯的马车不知道是快了多少。

    因为知道林若麟之前曾经在燕京做过生意,所以吕明凭着经验就辨断出他们应该是向着燕京的方向逃窜。

    一路赶抄近路,现在他们距离二人已经不远。

    吕明相信,到不了天亮,就可以追到二人,然后解决掉他们。

    嗖!嗖!嗖!

    三声几不可闻的锐响,突然打断了有节奏的马蹄声。

    吕明跨下的马儿一声长嘶,已经人立而起。

    对于自己的马,吕明有着很深的了解,只是听它叫声,已经知道这匹马儿命不久矣,心中不由地一阵心疼,毕竟这马也随了他不少年头了。

    心疼归心疼,吕明却知道,现在不是想马的时候,马儿不会无缘无故地嘶叫,更不会无缘无故的死亡。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偷袭。

    与此同时,还响起了人的闷哼声,接着,就听得扑通一声,吕明侧的一位亲信已经沉重的落下马去,没了声息。

    一边飞掠下马背,吕明高声喝道,“大家小心!”

    剩下的二位亲信也不是等闲之辈,早在他出声提醒之前,已经各自紧张戒备起来。只听得空气中衣袂破空之响,几个人的前面已经多出三个黑影来。

    借着月光,可以清楚地看到三人俱是一夜行衣打扮,精干利落,连头脸都蒙着,只是露出杀气毕露的眼睛。

    吕明心中明白,这必然不是秦锦和欧幼雯的人,虽然吃惊,却是并不胆怯,低喝道:“来者何!”

    “要你命的人!”三个黑影中中间的那个猛地挥下手掌,三个人影便向吕明和他的亲信们扑了过来。

    中间那个貌似是头目模样的直接就冲向了吕明,与他战在一处。

    三个黑影出招凌厉,气势汹汹,暗淡的月光下,他们的匕首上隐有蓝光闪烁,很显然,是淬了毒的。

    原本静谧的夜晚,一时间杀机重重。

    刀光闪烁,人影跃动。

    几个人斗得凶狠,为了生命怎能不全投入,因此,并没有人注意到,在不远处的大树上,一双眼睛审视地注视着这里的动静。

    这个不是别人,正是秦锦。

    感觉到后面吕明等人的追赶之后,他一边提醒欧幼雯和林若麟二人小心,一边就将马缰给徐克,叮嘱他保护二人,自己就悄悄地潜伏在大树上,查看动静,想着如果况紧急,他就想办法引开追兵。

    眼看着四骑急奔而来,他正准备有所动作,将这四人引往岔路,没想到却有人先他一步下手了,秦锦便继续潜伏下来,静观其变,再做决定。

    看着这出手之人的手,秦锦不由地暗自庆幸,如果他沉不住气先下手,不知道现在又是什么局面。便是他,如果同时面对三人,怕是也讨不过便宜。

    秦锦已经看出结果,吕明吕将军恐怕今难逃非命。

    现在,吕明的三位亲信已经倒下了两个,剩下的那个虽然还在挣扎着,却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吕明本人的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本来只应对那蒙面人头领这一个,他还是能应付,现在多出一个帮手来,立刻就显得捉襟见肘。

    没有几个来回,已经被其中一人手中的短刀划中胳膊。伤口处传来锐疼,吕明立刻感觉不妙。

    他转逃,子却已经不听使唤地变得无力,眼看着距离马儿不过一臂之距,人就扑通一声摔倒在马背上。

    可惜了这位英勇将军,没有战死沙场,却牺牲在这样的宫庭争斗之中。

    眼看着那最后一名亲信也轰然倒下,为首的那黑衣人冷笑两声,走上前去,轻轻地踢了踢吕明的子。

    “吕将军,真是可惜,要说行兵打仗的功夫我是敌不过你,可是真论武功拳脚,您就差上一截了!可怜你一世英名,终是逃不出我的手心!”扯下脸上的面巾,他淡淡向两个跟班转过脸,“把尸体收起来,烧掉!”

    两位手下答应着将尸体收集到一处,取出上带着的油来淋上,吹亮火引点燃。

    火光燃起来,映亮那黑衣人头目的脸。

    秦锦看得真相,只见那人脸皮细白,生得俊秀却透着几分女气,下巴光溜溜地没有半根须子,不是别人,正是皇宫内的红人,邵总管。

    “大人!”一位跟班走上前来,“欧幼雯他们怎么办!”

    “两个无足轻重的小家伙,由他们去吧!”邵总管吸了口气,“他们可不值得我亲自出马!现在他们已经是惊弓之鸟,想来也没有什么胆子再惹事了!”

    那手下答应一声,转拍飞了还活着的两匹马儿。

    马儿吃疼,狂奔而去。

    邵总管重新将面巾拉回脸上,带着两个跟班绝尘而去,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

    秦锦直待他们走远了,又安心地等了一会儿,这才跳下大树,一路向着欧幼雯和林若麟离开的方向急奔了过去。

    天风蒙蒙亮的时候,欧幼雯和林若麟的马车早到了燕京城的城门外。

    城门这边也是刚刚打开,乡下的村民们正赶着车往城里赶,去准备赚取今天的生计。

    因为不知道皇上是否已经下了通缉的命令,所以一行人在城门不远处停了下来,徐克就骑着马先到城中打探况。

    正坐在车上等徐克回来,管家看到秦锦骑马奔过来,赶忙向他打招呼。

    秦锦早已经看到了他们的马车,大步走了过来,直接就挑车帘进了车厢内。

    欧功雯和林若麟看他平安回来,同时松了口气,“干爹,怎么样了?”

    秦锦叹了口气,将他昨天所见简单向二人说了一遍。

    “我本来决定将他们引开,没想到,我尚未出手就突然杀出另外一队人马来。如果我推测的没错,皇上应该是考虑到影响并没有下令通缉你们,皇上也要有所顾忌。那吕明是吕皇后的胞弟,想来是受了吕皇后的指派来的,至于邵总管,估计就是怡贵妃这边的人了!他们借机除掉吕明,主要是想嫁祸在咱们上!现在,这件事已经远远不是你们逃宫这样简单了。所以,我看,你们还是尽快与林兄会合,带上孩子远走高飞,以免节外生枝!”

    欧幼雯和林若麟都是聪明人,自然也明白此中关系重大。

    “少爷、少、秦大侠,徐少侠来了!”管家轻轻敲了敲车厢,低声提醒道。

    林若麟挑开车帘小心看向车外,果然看到徐克骑着马从城门内急奔出来。

    看没有人注意,这才奔近了马车,跳下马背,迅速钻进了车厢内。

    “城中并未发现有通缉令之类的皇榜,我向茶馆的伙计打听,据说也未曾听说有这样的传言,皇上可能还未下昭通缉你二人!”徐克低声说道。

    林若麟吸了口气,“这么说来,干爹的分析是对的,皇上是对我们来暗的了!”

    看徐克面露不解,欧幼雯便把秦锦刚才说的事简单向他说了一遍,“既然现在燕京城没有得到消息,我们这就进城去,接了爹娘和牛牛他们,再见姐姐他们一面,稍事休整,今晚上就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