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生死曾经悬一线

    皇宫。

    皇帝的书房内。

    欧幼雯仔细地将一切事经过向皇上讲述了一遍,皇上只听得眉头越皱越紧,拍案而起,“这个郑初阳,好大的胆子!来人啊,请太医!”

    小太监答应一声,急急地宣了太医来,皇上便命那太医仔细地检查了欧幼雯带来的下过药的水。

    太医仔细做了检查,又取了一些寻了一只狗儿来喝,那狗儿喝罢,片刻便啸叫起来,挣扎了两下便吐血而死。

    看着地上气绝亡的狗儿,欧幼雯不由地汗毛倒竖,皇上的目光也变得冰冷起来。

    “回圣上,如果老臣没有猜错,这应该是精练的砒霜!”太医谨慎地回禀道。

    “把贾富给我带进来!”皇上冷声下达了命令。

    不多时,贾富被带进了书房,看着地上死的狗儿,他只吓得双腿抖如筛糠,完全是靠着押着他的两个侍卫才勉强坚持站立着。

    侍卫松开双臂,他立刻就双腿一软,跌坐在地,急忙又爬起来,向皇上跪着嗑头不止,“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小人只是给郑大人药,并不知道他是做什么啊,皇上您明鉴啊……”

    “闭嘴!”皇上厉声一喝,“现在,朕问你,你给郑初阳的是什么药?”

    贾富一哆嗦,片刻才回道,“回皇上,是砒霜!因为当时郑大人说是要毒仓库中的老鼠,所以小人选的是最好的砒霜!”

    “拖出去!”皇上挥挥手,“把郑初阳和那个下毒者给我带进来!”

    “皇上,皇上饶命啊,小的小的冤枉啊!”贾富被拖出去,仍像杀猪一样地尖声求饶。

    郑初阳被带进来,眼看着贾富被拖走,后背也是冒出冷汗来,来到书房,立刻就跪倒在地,“臣叩见皇上!”

    皇上从椅子上站起来,大步来到他的面前,“说吧,为什么下毒?之前那水中的泻药是怎么回事?”

    郑初阳知道认罪便是死,哪里肯认,只是垂着头狡辩道,“皇上明鉴,此事实属欧幼雯污陷本官,下官冤枉啊!”

    “冤枉?”皇上吸了口气,“那我问你,你从贾富处拿走的精练砒霜呢,真的洒在你的库房之中了?”

    “皇上……”郑初阳听了,正要开口。

    外面突然就传来太监的通报声。

    “皇后娘娘驾到!”

    只听得一阵脚步轻响,伴着环佩之声,吕皇后就在刑嬷嬷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一众太监立刻就跪倒了一片,欧幼雯也忙着跪了下去,吕皇后向皇上行了礼,众人这才高呼娘娘千岁千千岁。

    “这是怎么了?”吕皇后扫一眼跪倒在地上的郑初阳。

    郑初阳看吕皇后来了,自觉有了靠山,忙着跪着披到吕皇后脚边,哭着道:“皇后娘娘,您可要为为臣做主啊,欧幼雯她因为故意买通了人来下毒,然后陷害为臣!”

    “哦!”吕皇后侧看向欧幼雯的脸,“林欧氏,你怎么说?”

    欧幼雯赶忙跪下,“回皇后娘娘,郑初阳下毒之事,证据确凿,并非奴婢污陷!”

    “那我倒问你,他为何要下毒?”吕皇后冷哼一声,“难道说他想故意要害死皇上的子民吗?”

    “这……”欧幼雯不由地语塞。

    她总不能说这一切是吕皇后指使吧。

    “怎么样,答不出来了吧?”刑嬷嬷轻蔑地扫视她一眼,“林欧氏,你不要仗着怡贵妃的宠信,便可以胡作非为,皇上的眼睛那可是雪亮的,以为这样的小伎俩便能骗过他老人家吗?”

    “皇上!”吕皇后不失时机地上前一步,轻扶住皇上的胳膊,“你可不要误听了人的谗言,错杀了忠良啊!”

    “皇上,幼雯没有陷害郑大人,这一切都是真的!”欧幼雯急忙争辩。

    “算了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之前你的公公林延禄就是因为郑大人才被抓入刑部,所以你才怀恨在心,公报私仇!”刑嬷嬷尖声指责道。

    “皇上,这样险之人,你还留她做什么?”吕皇后也火上浇油。

    听了这些话,皇上也犹豫起来。

    毕竟刚才的只是欧幼雯的一面之词,那贾富虽然给过郑初阳毒药,谁能证明这下毒的人就是郑初阳指使的呢?

    “皇上,林欧氏居然拿您的江山社稷开玩笑,实属万恶不赦!应该,斩立决!”郑初阳这会儿也精神抖擞起来。

    看皇上面露犹豫之色,欧幼雯不由的心中急躁,“皇上,您可不要听了她们的挑拨,之前郑大人和药商一起联合起来欺价瞒市,横发瘟疫财,我都没有揭发,这次,实在是郑大人太过份了……”

    “你以为这样说皇上就会信了吗?如果郑大人真有这样的事,恐怕你早就巴巴地来告状了!”刑嬷嬷尖声截住了她的声音。

    一嘴难敌三口,面对着这三个人的厉声指责,欧幼雯的气势自然就弱了下去。

    皇上也不由地信了吕皇后等人,“来人啊,把林欧氏拖出去,押入刑部,严加审问!”

    立刻就有侍卫答应着进来,拖了欧幼雯便要向外走。

    “慢!”一直沉默不语的跪在地上的黑衣杀手突然开了口,“皇上,可否容小人说一句话?”

    屋中众人几乎忘了还有一个他的存在,现在他开了口,皇上轻吸了口气,“说吧!”

    吕皇后和郑初阳等人自认这杀手与自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自然不可能是帮着欧幼雯说话,所以也就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那杀手扫了一眼惊愕向他看过来的欧幼雯,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抬起脸正色说道,“皇上,我可以证明,指使我下毒的就是郑初阳,郑大人!”

    “你……你们都是一丘之貉,当然要帮她说话了,皇上,您不要……”郑初阳急忙截住他的话头。

    “不要说了!”皇上竖起手掌,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审视地看向那杀手的脸,“你说你可以证明,你有什么证据!”

    “皇上,您……”吕皇后看皇上有所动摇,心中也是有些急切了。

    “皇后,难道朕的话你没有听到?”皇上扫一眼吕皇后,面色威严。

    “臣妾不敢!”吕皇后垂头退后一步,再也不敢出声。

    欧幼雯的目光始终盯在那杀手的脸上,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突然站在她的这边。

    那杀手吸了口气,这才沉声开了口,“按照我们道上的规矩,我们便是死也不能出卖出钱的人,这一次,我破了这个规矩,为的却是天下的百姓。小人也有孩子,昨天投下毒之后被抓,看到那受苦的孩子狗儿,小人当时便后悔了,庆幸的是林夫人早有防备,要不然,酿成大错,小人只怕要终不安。昨晚我亲眼见那幼雯姑娘为了一个之前因为喝下含泻药的药汁的一个小女孩落泪,守护一夜,而自称民如子的郑大人却直到天大亮才照面,谁忠谁立眼可辩,我以为,皇上是明君,所以自然也不会被臣迷了眼!”

    他这番话却是发自肺腑,让皇上也忍不住皱眉沉思。

    “启奏皇上,太医孙渺求见!”一位太监进来通报道。

    “孙渺!让他进来!”皇上下了命令,便重新退回到桌子后坐下来!

    不多时,孙渺被人从外面带了进来,立刻就跪倒在皇上面前,“皇上,小人是特地来为林夫人作证的!”

    接着,他就将在防疫司内郑初阳乱收药费、与药商勾结赚钱等事仔细向皇上说了一遍,“小人几次规劝,郑大人都只当耳边风,如果不是您派了林夫人来,恐怕现在龙安城中还是一片混乱,如果皇上不信,臣现在就可去侍卫并百姓来向皇上证明,而且,臣这里还有之前郑大人写与那贾富的收据存根!”

    说着,他从中取出一张字条来呈到皇上面前。

    到此时,郑初阳不由地瘫软在地,那字条他一直寻不到,却没有想到是被孙渺弄了去。

    皇上听罢,缓缓起,看一眼手中的字条,再看向郑初阳时已经是满脸怒气,“郑初阳,你还有何话说?”

    “皇上饶命,初阳是一时糊涂啊,皇后娘娘……”郑初阳这会儿只求活命了。

    吕皇后看他已无翻牌的机会,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刑嬷嬷就走上前来,护住了吕后,厉喝道,“郑初阳,没想到你是这样险的小人,亏得皇后还信任你,叮嘱你好好为皇上分忧,皇上,郑初阳欺君瞒上,自当处死!”

    “刑嬷嬷,你……你竟然翻脸……明明是吕皇后指使……”郑初阳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这样当了替罪羊。

    啪!

    刑嬷嬷一个嘴巴已经将郑初阳打翻在地,“敢污蔑皇后,真是罪该万死!”

    郑初阳还要再说什么,皇上却是已经懒得再理他,挥了挥手,“拖出去斩首示众!”

    一边又命人松开欧幼雯,这才向孙渺问道,“城中疫如何?”

    孙渺看人放了欧幼雯,这才松了口气,“回皇上,您现在可以稍稍放松一点了,因为林夫人的作为已经初见成效,据小人的统计,这几病童的增加量已经减少到不足前的五分之一,而且大部分病童都在向好的方向恢复,而且死亡数量也在锐减!如果不出现像郑大人这样的意外,再有二三便可以得到控制,七后,应该会有很大缓解!”

    “好!”皇上脸上露出喜色,起亲自走过去把欧幼雯扶起来,“林欧氏,你抗疫有功,待事完结之后,朕一定重重赏你!”

    欧幼雯看一眼跪在一边的那个杀手,心中也是感慨万千,想了想,这才向皇上恳求道,“奴婢能否求皇上给他一个生路?”

    皇上看一眼那杀手,“好,看在他悔悟的份上,便饶了他一死,拉出去发配南疆吧!”

    “多谢皇上!”那杀手免了一死,被带出去了。

    吕皇后和刑嬷嬷看一眼欧幼雯,也告退而出。

    扶起地上的孙渺,告辞皇上,来到外宫门与林若麟和徐克等人会合,欧幼雯回首看那内宫门,只觉得刚才的时间仿佛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心中暗自确定,待时机成熟,一定要尽早离开这是非之地。

    林若麟等人看到她们平安出来,也是松了口气,大步迎了上来。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