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捉了恶人见皇上

    这一夜,众人都没有睡觉。

    遥远的东方现出白色的晨光的时候,林若麟也骑着马回来了。

    欧幼雯听到声音,立刻就大步迎出来,“怎么样?”

    “另有两处亦发现了异常,干爹的弟子醒觉,想来是未得手,虽然如此,我仍是吩咐各个义诊篷把所有的水和剩下的药汁等物全部倒掉,以免中毒!我还回了一趟家,家中没有事,师傅他过一会儿就来!”林若麟低声向她说完,这才看向义诊篷内,“狗儿怎么样?”

    听说家中无事,欧幼雯这才放了些心。

    “后来一直还算平静,没有发作,不过,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想到狗儿,欧幼雯一阵心疼。

    正说着,义诊篷内突然响起了老汉的惊呼声,二人赶忙急步跑了过去。

    “怎么了?”冲进义诊篷,欧幼雯立刻就急问道。

    李坤松开捏住银针的手指,抬起脸来,“没事,狗儿刚才翻差点压到针!”

    欧幼雯和林若麟听了,这才松了口气。

    “李先生,狗儿怎么样,没有危险了吧?”林若麟走过来,看一眼狗儿的小脸,轻声问道。

    “应该是没有大事了,只要今天不再厉害的腹泻就应该没事!”李坤小心的从狗儿上一支接一支地拔下银针来,徐克就走过来,侧目看了一眼角落的那个杀手,询问地看向了欧幼雯。

    欧幼雯向他轻轻摇了摇头,“别的地方没有抓到人!我看,等过会天大亮了等师傅过来,咱们商量一下再决定如何处置他!徐大哥,您看着他,我和若麟去和守卫们把水倒到安全的地方,重新打干净的水来!”

    说罢,她和林若麟一起走出了义诊篷。

    士兵们这会也已经起来,几个人便合力把缸里备着的水端到远处街后的沟里倒掉,欧幼雯小心地留了一小坛水,仔细地用泥封了,留做证据。

    药锅、水锅也全部刷洗干净,又去打了新鲜干净的水来,士兵们生起火来,熬制小米粥。

    天色一点点地亮了起来,义诊篷周围也飘起了小米粥的清香。

    欧幼雯又让士兵去买了一些包子来送到认诊篷里,大家分着吃了些。

    这时,又有不少的百姓过来领用补水液,士兵们就赶紧开始烧火配制。

    欧幼雯小口的喝着粥,看一眼坐在角落里的那个杀手,捏起一个包子走了过去,将包子送到他嘴边,“吃吧!”

    林若麟知道欧幼雯是善良的人,却是对那杀手不以为然,“幼雯,你理他干什么,这样冷血的人,哪里会感觉到饿!”

    那杀手似乎是有些惊讶,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我不是可怜你,这是你的权力,便是关入牢,不是也可以吃饭的吗?”欧幼雯向林若麟扬扬手掌,将手中包子向那杀手的嘴边送了送。

    那杀手也不客气,一口就将那包子咬住,嚼了嚼便吞了下去,昨天悄悄地在暗处躲了一夜,又被绑在这里半宿,他早已经饿的前心贴了后背。

    看他吃下包子,欧幼雯这才问他道:“我知道你们的规矩,不能出卖自己的客人,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帮我的忙!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可能会让我丢了命,还是因为这些孩子!”

    她侧目扫一眼仍旧在昏迷的狗儿,重新转过脸来,“我看你年纪也不小了,应该也有孩子了吧,你有没有想到,你的孩子是不是也染上了瘟疫,需要照顾呢,如果我们被皇上斩杀,那么李先生和孙先生的方子,还有我的补水治瘟法都会被废除,到时候,可能整个天下的孩子便只能任由瘟疫夺去生命了!”

    杀手垂下脸,没有说话。

    欧幼雯的话确实对他有所触动。

    “幼雯!”徐克大步走过来,“不用理会他,回头送到刑部,大刑一上,我就不信他嘴还这么硬!”

    正说着,就听到外面马儿嘶叫,徐克急步来到门边,挑起帘子向外面看了一眼,不由地眉头紧皱,“郑初阳来了!”

    “怎么办?”林若麟转脸看向了欧幼雯。

    一时间,欧幼雯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心一狠,索就沉声道,“咱们就静观其变吧,这件事也不可能瞒过他!”

    看一眼面前的杀手,她站直了子。

    那杀手听到郑初阳的名字,下意识地将脸垂得更深了。

    毡帘轻挑,郑初阳大步走了进来,看到摆在桌上的粥碗和包子等物,他的眼底闪过冰冷之色,脸上却依旧带着笑意,“你们这是吃过早饭了!”

    欧幼雯脑中灵光一闪,端起一碗没有喝过的粥就送到郑初阳面前,“郑大人,您这么早赶过来,一定也没有吃过早饭吧,不如将就吃一些!”

    郑初阳哪里敢喝,赶紧摆手,“不用了,我……我不饿!”

    “郑大人,您不是嫌我们这粥太粗糙了吧?”林若麟也识破了欧幼雯的目的,特意走过来笑着说道。

    “怎么会?!”郑初阳有些心虚地笑着,一边就大步后退两步,躲过了欧幼雯手中的碗,“我,我从来不吃早餐!”

    他这一退,目光却是注意到角落里一黑衣的那名杀手,眼中不由地闪过惊慌之色,“他是谁?”

    徐克冷笑一声,“我们还没来得及告诉大人呢,这个人,是昨晚上我抓到的,这个险之徒,竟然敢向水里下药!幸好我们发现的及时,要不然恐怕现在我们和外面那些领了补水的孩子,这会儿不定是什么样子呢?!”

    郑初阳微怔,接着就大步走上去,重重地向那杀手踢了一脚。

    “大胆贼人,竟然敢在水里下毒,你可知道,毒死皇上特派的防瘟专员是什么罪,是罪诛九族,懂不懂!”伸手将那杀手从地上拉起来,他怒气冲冲地道,“走,我现在就带你上刑部,仔细查问,看看你究竟是何居心!”

    “郑大人!”徐克一个掠步已经拦在他的面前,“我看,你还是不要先急着把他带走!”

    “是啊,郑大人!”林若麟也走过来,挑眉问道,“对了,你刚才说他要毒死幼雯,你怎么知道他下的是毒药不是泻药?”

    “这……”郑初阳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忙笑道,“我……我只是随口一说,具体怎么样,我带他到刑部再问!”

    脚步轻响,毡席挑起,秦锦高大的影一下子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目光低沉地看一眼郑初阳,他唇边扬起冷笑,“郑大人,我看,你们还是不要去刑部,直接随幼雯去一趟皇宫吧!”

    一边说着,他顺手便将手中抓着的人丢到地上,“说!”

    被他抓着的人抬起眼睛来看一眼郑初阳,迅速垂下了脸,“郑大人,对不起,我也不想把你从我那里买毒药的事说出来的,可是我,我实在受不了那气血倒流之苦!”

    欧幼雯等人看一眼那人,立刻就认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与郑初阳合伙准备发瘟疫财的那个药店老板贾富。

    原来,这秦锦从林若麟那里听说了这里有人下毒的事之后,觉得此事有些蹊跷。

    便又去了一趟不回头客栈那边查看,也没有查出什么结果。

    来到义诊篷这边,刚好看到这贾富鬼鬼崇崇地在墙角藏着向这里偷看。

    他觉得不对劲,便抓了他盘问,那贾富看到是他,心中害怕,不由地就露出了马脚。

    秦锦便故意点了他的道,让他气血逆流,这贾富初时还着,到最后就不住了,道出真相。

    原来这郑初阳从皇宫出来后,去了不回头之后,怕他们办事不利,这次又是白忙活,便到贾富处去寻毒药。

    贾富不知道他这毒药要了干什么,一夜也没安稳,想到之前这里出了孩子腹泻的事,心中有些了解,便到郑初阳府上探问。

    听郑初阳的仆人说他到这里来了,便一路尾随过来看看况,没想到被秦锦抓个正着。

    “你,你胡说!”郑初阳脸上显出惊慌之色,“贾富,你不要含血喷人!我,我几时从你那里要过毒药?”

    “郑大人,这下毒可是伤天害理的事,要死人的,您……您这也太损了点!”贾富胆怯地说道。

    郑初阳看事败露,知道不妙,一边依旧辩解着,一边便向门口溜去,却是要夺路而逃。

    徐克哪会让他逃掉,探手已经拉住他后颈,冷笑道,“郑大人,您这是急着往哪里去?”

    “幼雯,还不快下令将这些大胆狂徒绑起来,送到皇上那里去发落!”秦锦低声提醒道。

    欧幼雯这才反应过来,对外面忙碌的军士喊道,“来人啊,把郑初阳和这个贾富给我捆起来,押到皇宫去让皇上亲自发落!”

    立刻就有两个军士走过来,将这两个人并那杀手一起给捆了,押上了马车。

    “幼雯!”秦锦轻拉住欧幼雯的胳膊,低声提醒道,“此事你要仔细应变,虽然我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你也要小心,不要被那吕皇后反咬一口!”

    “幼雯知道!”欧幼雯轻轻点头答应。

    请秦锦和李坤留下来照看着义诊篷这边,便带上林若麟、徐克并两位士兵一起,又抱了之前留下的那一罐下过毒的药水,押着这两个人一路急奔皇宫。

    马车上,欧幼雯目光深沉地看着郑初阳,“郑大人,您可想清楚,这件事到了皇上那里,可是诛九族的死罪,您真的要一个人担着这罪过?”

    郑初阳冷哼一声,“就算到了皇上那里我也不怕!”

    “郑大人,您也太自信了,小心后悔!”林若麟冷哼一声,轻轻拍拍欧幼雯的肩膀,“不要理他,等见了皇上他自然知道厉害!”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