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关键时刻侠解围(2)

    秦锦的威望,帮上了忙,激动的百姓很快就安静下来,看看这位知名的侠义之士能够给他们一个什么样的说法。

    秦锦看大家安静下来,这才弯下,向欧幼雯伸出手掌,示意她也站到药台上去。

    欧幼雯拉住他手掌,在林若麟的帮助下,也攀上了药台,待她站好,秦锦这才开了口。

    “我来介绍一下,这个是我的干女儿欧幼雯,也是皇上亲派下来的抗疫专员,我想,她会给大家一个说法!”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的目光立刻就齐刷刷的向欧幼雯的脸上看过来。

    要说百姓们,也知道有欧幼雯这个人,知道她是皇上派来为百姓们抗瘟疫治病的,只是不知道这人是何等模样。

    现在看她不过只是个清秀的少*妇,一时间不由地又开始议论起来。

    欧幼雯还是头一次面对这么多双眼睛,也显得有些局促起来,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幼雯!”林若麟轻唤她一声,向她竖了竖拳头。

    与他对视一眼,感觉着他目光中的信任和鼓励,欧幼雯鼓起了勇气,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她朗声说道,“乡亲们,大家听我说!”

    她这一开口,隐约的议论声立刻就平静了下去。

    “我知道,有一些孩子因为吃了我配的补水液出现了腹泻加重的现象,具体的原因我们正在调查中,请大家相信,这里面一定是有原因的。整个龙安城,一共设立了九个发药点,其他各处并未有同样的事发现,事实证明,大部分孩子正在好转。”

    “你的意思是,我的孩子变得厉害是自己的原因吗?”一个病恶化的母亲不甘心地吼道。

    “是啊……”

    “胡说……”

    一时间,又有好几个声音开始附和。

    欧幼雯吸了口气,竖起一手掌 “幼雯理解大家的心,不瞒各位,幼雯也是一位母亲,幼雯明白,一个孩子对于一位母亲,对于一个家来说意味着什么,正是因为理解这种心,幼雯才会向皇上立下军令状,如果七天之内,不能缓解龙安城的瘟疫状况,那么幼雯会死,幼雯的儿子将会永远地失去了母亲!”

    这是百姓们没有料到了。

    这个女人,竟然向皇上下了军令状!

    “现在,大家应该相信幼雯了吧!”秦锦接过话头,“幼雯的生命是和所有的孩子们的生命联在一起的!”

    谁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呢,当然不会!

    百姓们心中有浮动感动。

    在他们一贯的印象中,那些达官贵人全是不在乎百姓死活的家伙。

    他们只会在百姓上压榨油水,却从来不在乎他们的死活。

    为了他们,甘愿赌上命的,欧幼雯绝对是一个!

    “幼雯也怕死,也怕看不到自己的孩子和家人!”欧幼雯吸了吸鼻子,“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和幼雯一条心,众志成城,我们一定可以战胜这次的瘟疫的!”

    “大家一心,共同抗疫!”林若麟也动地在药台助威地喊道。

    “大家一心,共同抗疫!”

    “大家一心,共同抗疫!”

    ……

    百姓们也被这绪感染了,他们激动的喊着,对于台上的欧幼雯重新建立了信心。

    这时,李坤和孙渺也从不同的义诊篷赶了过来,看到这种景,心中也是血沸腾。

    那些侍卫们原本也是苦出,之前对于欧幼雯还有些不以为然,现在也对她刮目相看,尤其是想到可能自己的孩子在异乡也需要人照顾,之前的倦怠也有了很大的改观,一个个精神了起来。

    只有站在义诊篷一角的郑初阳目光有些暗,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好!”欧幼雯抹一把满是泪水的眼睛,“现在,马上把那些腹泻况加重的孩子们抱到昨天义诊篷里去,让先生们诊治,我们现在可是时间紧迫!”

    “对啊,大家快让开道路,让孩子人到里面去请大夫诊治!”林若麟边说边指挥着众人将孩子抱到里面。

    李坤和孙渺大喊着我是郎中,立刻就有人自动给他们让出路来,将他们让到诊篷内。

    “大家不要乱!”欧幼雯站在药台上,“孩子病一般的就各自带回家中,以防再次感染,回头取药取水的时候,只要家中大人来就行了,如果有家中没有孩子,有空闲的兄弟姐妹们,也请你们能够帮帮忙,我们的人手有限,还要靠大家的全力支持!”

    听她这么一说,立刻就有人自发地组织起来,开始帮着协调。

    有病孩的带孩子回家,没有病孩家中无事的便帮着煮药,抱柴……

    这次的事件非但没有引起恐慌和乱,反而让百姓们更加团结起来。

    “干爹,谢谢您,要不是您来,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在林惹麟的帮助下跳下药台,欧幼雯走上去挽住了秦锦的胳膊。

    “行了,我知道,就算我不来,你也会有办法的!”秦锦向她笑笑,“走吧,咱们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几个人大步进了义诊篷,郑初阳看无人注意他,立刻就悄悄地藏到义诊篷后,小心地偷听起来。

    义诊篷内,李坤和孙渺相继为几个孩子仔细地检查了体状态又把了脉。

    直到几个病加重的孩子都诊治完了,二个人对视一眼,这才向欧幼雯走了过来,“林夫人,到外面谈吧!”

    几个人来到外面一个僻静之处,李坤这才看向了孙渺,“孙兄说说自己的看法吧!”

    孙渺也不客气,扫一眼众人,低声说道,“是泻药!”

    “泻药?”秦锦的大徒弟徐克一听就急人,“是什么人这么毒,竟然在孩子们救命的药里下泻药,要是让我知道此人,非宰了他不可!”

    要说这徐克原来也是稳重的人,听到这样的事,也是控制不住地愤怒了起来。

    欧幼雯听了,也是吃惊,“李先生,你也是这个看法!”

    李坤点了点头,“这几个孩子中有两个我曾经诊治过,本来已经在好转了,突然这样地加重起来,实在异样,我本来还不太确定,现在听孙兄这么一说,也可以肯定了!”

    欧幼雯紧皱眉头,“这是拿孩子们的命开玩笑啊,是谁有这般险恶的用心呢!徐大哥,你一直在这边守着,可发现什么异常!”

    徐克仔细回想片刻,轻轻摇了摇头,“从昨晚到现在,我一直在药台边帮着发药,没有离开,其他人根本就没有机会靠近药台啊!”

    “不是下在锅里,那就是水的问题!”秦锦挑起眉尖,“打水的事是谁负责的!”

    “打水?”徐克思索片刻,“哦,是昨晚上的水是那个叫周三的侍卫挑得!”

    欧幼雯面色一沉,扬起声音,“周三在哪儿,马上过来见我!”

    那周三正帮着添柴,听说叫他,忙着就跑了过来,“夫人,寻我何事?”

    欧幼雯下下打量人一眼,只见这周三生得眉目周正,目光也不闪烁,倒不像是做了亏心事的样子。

    “周三,我问你,昨天的水是你打的!”秦锦沉声喝道。

    他本就十分有气势,这么一声断喝,便是欧幼雯等人都是心头一震,更何况这周三。

    周三也是吃了一惊,轻声回道,“是我!”

    秦锦紧紧盯住他眼睛,“我告诉你,孩子们腹泻的原因已经查出来,是因为有人在水中下了泻药!”

    “啊!”周三听罢,也是一脸惊讶,“谁这么缺德!”

    看众人都盯着他,他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是那重点怀疑对象。

    慌乱地跪下,周三急急解释道,“夫人,不是小人,真得不是小人啊,小人的大哥家就住在这附近,每也要从这里取药给孩子的,小人怎么可能去害自己的家人呢!”

    “那水是你打的,我一直在锅边守着,不是你下的毒,会是谁?”徐克冷声喝问道。

    “这个,小人不知道啊!”周三只急得一头地汗,抹了一把额并没有,突然开口说道,“我想起来了,昨天我挑水到半路的时候,郑大人突然拦住我,当时他只说小人辛苦了,赏了我一个鸡腿吃,一定是郑大人陷害我的!”

    郑初阳?

    众人听罢,都是一怔。

    “大胆小贼,竟然敢陷害郑大人,幼雯,下令把他给绑起来,押到衙门去,好好审问!”秦锦大声喊道。

    “干爹?”欧幼雯不解地看向秦锦。

    她总觉得这周三不像是说假话。

    秦锦向她悄悄眨了眨眼睛,“还愣着干什么?”

    虽然不解,欧幼雯还是依言照办,唤了侍卫来,把周三用绳子绑了起来,拖走了。

    那周三一边被拖走,一边还在努力挣扎喊道,“夫人,真的不是我,不是我干得呀!”

    他们一番话,郑初阳是听得真真切切,看那周三被拖走,他这才松了口气,从义诊篷后悄悄地走出来,装着恍然不知地向欧幼雯问道,“这是怎么了,那个侍卫犯了什么错?”

    “他竟然敢在孩子们的水里下泻药,还污陷说是郑大人您利用赏他鸡腿的功夫投得药!”秦锦向他一抱拳,“郑大人,此事还要仔细查访才是!”

    “好个大胆的奴才!”郑初阳一听就把脸沉了下来,“老夫一向民如子,怎么对自己的孩子下手,这个奴才,一定是看没有什么油水可捞,才下了这样的狠心捣乱,我这就去审审他,看看究竟是谁指使他的!”

    说罢,他气呼呼地走向自己的马车,坐上车向车夫吩咐一声,急急地走了。

    秦锦这才拉了徐克来,“克儿,你仔细去盯着他,看他是何反应,不要轻举妄动,免得打草惊蛇!”

    徐克答应了一声去了。

    秦锦这才向几人解释道,“刚才我就看到他悄悄在后面偷听,所以才故意将错就错,就是想麻痹他一下,看看,究竟是不是他所为,那周三虽然害怕,目光却始终是清澈的,凭我的经验,他应该不是下药的人!”

    听他这么一说,欧幼雯等人这才恍然。

    “依我看,必然是这郑初阳捣得鬼,他是吕皇后那边的人,定然是不希望幼雯能够真的防疫成功,立下大功啊!”林若麟皱眉说道。

    秦锦点点头,“我这就去多带些弟子过来,分布到各个发药点,绝不能再让这样的事发生了,幼雯,你们先去仔细照看那些被下了泻药的孩子吧!”

    说罢,他急步离开了。

    欧幼雯想了想,这才提醒众人道,“事没有查清楚之前,大家千万不能掉以经心,万事一定要谨慎才行,如果咱们真是被吕后那边的人盯着,他们绝不会轻易善罢干休的。”

    众人纷纷点头,欧幼雯这才让大家各回各位,继续工作去。

    直到只剩下她和林若麟,欧幼雯这才长长地吁了口气。

    林若麟轻拥住她肩膀,将她耳边的一绺乱发拢到耳后,“放心吧,有干爹和大家在,我们一定可以顺利渡过难关的!”

    欧幼雯盯着他眼睛,轻轻地点了点头,一边就转要走。

    林若麟却是轻轻拉住她,将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来吧,靠一会儿,休息一小下,这两天你太累了!”

    欧幼雯没有出声,只是伸出手来揽住了他的腰。

    有个肩膀可以依靠的感觉,真的很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