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8章 争皇宠各怀心思

    回到丹华宫,欧幼雯先去看了小皇子,一名宫娥正抱着他玩耍,说是怡贵妃刚喂过

    欧幼雯忙让她平稳抱着,不要乱晃,接着就叮嘱她以后吃过水之后,不要用力摇晃,以防小皇子溢

    又仔细教了那宫娥拍嗝的方法,欧幼雯这才退出来,准备到怡贵妃的寝室去知会一声。

    还未进门,就听到寝室内传来怡贵妃愤怒的声音,“一个小小的锦衣司主司也敢这般对待小皇子的娘,她这是在打皇上的脸呢!哼,红儿,你这就去把皇上请到丹华宫来,我倒要看看,这若灵有几个脑袋。”

    欧幼雯只听这话头,便猜到必是红儿将在锦衣司的事告诉了怡贵妃,忙疾步行了进去。

    果然,怡贵妃现在已经坐起来了,正沉着脸生气。

    欧幼雯忙过去行了礼,这才劝慰道,“贵妃娘娘切莫动气,你现在子虚弱,若是生气郁结,只怕与子恢复不利,而且,现在小皇子要吃您的水,到时候,若是沾了您的火气,也是不妥,事是这事被其他宫里的听了去,只怕会偷着笑了!”

    “哼!”怡贵妃冷哼一声,“她们却是故意想我不好,才串通起来一块欺负咱们,以为我真的那般不深沉的人吗!”

    “怎么会的!”欧幼雯心中暗笑,脸上却是恭敬道,“怡贵妃为人宽厚,自然不会与他们计较!”

    “那若灵也不过是依仗着后有吕皇后这棵大树,要不然,她又怎么可能坐上这锦衣司主司的位子,更不可能如此嚣张了!”红儿撇着嘴说道。

    “哈……”怡贵妃冷笑两声,妩媚的丹凤眼中闪过不屑,“这若灵还以为自己是个人精,其实也不过是个笨蛋而已,她真的以为那吕皇后是真心对她好!”

    欧幼雯立刻就敏感地意识到事不是这么简单。

    她有心询问,又怕表现的太明显,引起这怡贵妃的在意,毕竟在这宫里头,真的太多秘密并不是好事

    红儿到底是年幼些,又不及欧幼雯的心思经历,却是赶在她犹豫时替她开了口,“娘娘缘何有此一说!”

    怡贵妃扫一眼红儿,脸上露出警惕之色,片刻之后才恢复了平静,淡淡说道,“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一段子了,怎么说都是皇家的耻辱事,还是不要议论为好,你们两个以后也要注意,凡是牵扯到皇上名誉的事,都要离得远远地,这种事,万一沾上,那可就是杀头的罪过。”

    “是!”欧幼雯和红儿齐声答应,怡贵妃这才点了点头,“刚才喂了德儿,又走了些路,我也有些饿了,传御膳房,送些点心来吧!”

    红儿忙答应着退出去传点心去了。

    怡贵妃这才向欧幼雯招了招手,“锦衣司那边的事暂且放放,我今晨听说,小月的女红也是很好的,倒不如这件事就交给她吧,你仔细帮衬她一些,要是缺东西,你只管拿着我写的条子到锦衣司去取,若灵的胆子也就是扯扯皮子,她是聪明人,不会一直让你难堪的!”

    欧幼雯恭敬答应着,心中却是感叹这怡贵妃的心机却是深刻,表面上看上去好像是冲动直气的人,却也有这样的沉静和敛,实属难得。

    她能得到皇上的宠,也确实不是没有道理

    在心中,欧幼雯暗暗对那吕皇后出了好奇。

    也是巧,她正想着那吕皇后,就听到门外通报,“皇后驾到!”

    怡贵妃听了,忙招呼欧幼雯,“快,扶我起来迎驾!”

    这边欧幼雯刚把怡贵妃扶下,正披着薄飶,那边脚步阵阵,吕皇后等人已经行了过来。

    欧幼雯偷看过去,只见这吕皇后量中等,着淡紫色金丝牡丹纹的锦衣,仪容端庄,很有皇后的气势。

    柳眉杏眼,生得精致,鹅蛋型的脸宠配着高耸的发髻,自是绝代雍容。

    与怡贵妃却是完全不同的美人类型,尤其面色温,倒显得不似那等险之人。

    怡贵妃笑着弯行礼,“怡儿拜见姐姐!”

    “快些起来,你刚刚生产过,皇上都下令对他可不跪,我这个当皇后的哪里能让妹妹跪呢!”吕皇后笑着虚扶她一把,一边着斜了一眼扶着怡贵妃的欧幼雯,“好个没眼力见的奴才,若是贵妃有什么闪失,你可担待得起,还不快把贵妃扶起来!”

    欧幼雯没来由得被骂了一场,知道吕皇后这是故意拿她撒气,忙恭敬道,“是!奴婢知罪,请皇后娘娘宽恕!”

    吕皇后却是并未就此放过她,上下打量她一眼,沉声问道,“看你面色极生,可是新来的!”

    “回皇后娘娘,奴婢是新来的娘!”欧幼雯忙垂首答道。

    “娘?可是之前邵总管提过的林欧式?”

    欧幼雯不知道吕皇后从何知道她的底细,哪里敢欺满,“正是!”

    “哼!”吕皇后目光中闪烁着冰冷,“现在皇上的耳根子却是越发软了,却是寻了这样没有规矩的奴才来,我向他推荐的周夫人无论才色知理,可是都在你之上,这邵总管办事是越发轻狂了!

    原本端庄的人儿,说出这番话来,那温柔娴和的姿态立刻就一扫而光。

    至此时,欧幼雯方知道这吕皇后的真正嘴脸

    “姐姐对怡儿母子如此关心,妹妹心中好不感动!”怡贵妃一脸笑容,“要说这幼雯呢,虽然并非出官宦世家,怎么的也是正正经经的林家少,总好过那些不知道死活的下人,明明是奴婢的命,却非要想尽办法翻做主子,暗地里给主子穿小鞋,要是妹子边有这样的人,只怕这月子时休想安生了!”

    吕皇后一听这话,眼中立刻就闪过冷之色

    便是欧幼雯也听出怡贵妃是那若灵说事,吕皇后怎么会有听不出来的道理。

    心中恨着怡贵妃的利嘴,吕皇后的脸上却是始终保持着那种端庄的微笑,“妹妹说的是,好好照顾好皇上的龙种德儿才是正理。对了!”吕皇后有些羞怯地垂下脸,“我今儿来还有一件事想和妹妹说的,姐姐也沾了妹妹的喜色,今早上有些不适,宣了太医,姐姐腹中也有了龙种!能和妹妹一样,为皇家开枝散叶,姐姐欣喜地很呢!”

    一边说着,她就笑着看向了欧幼雯,“我听邵总管说,你看这胎型看得最准,依你看,我这腹中怀得是皇子还是公主?!”

    不过是刚刚怀了孕,哪有什么胎型可言?!

    欧幼雯在心中暗骂她一句,脸上却是不敢有一丝恭维,“奴婢愚笨!不过,依奴婢来看,无论皇后你是给小皇子添一个弟弟还是妹妹,都是皇上心头!”

    以现在欧幼雯这种位置,想要两边都不得罪不可能的,而且现在吕皇后分明已经把她当成了怡贵妃的人,不管她如何努力,对方也不会信任她。

    干脆,欧幼雯亦就彻底表明了态度。

    如果说,人生是一次赌博,那么,她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怡贵妃这边。

    她不是不想选择,而是没得选择。

    她的话音很明显。

    欧幼雯知道,按照宫里的规矩,皇位一般只能传给长子,除非长子犯不可饶恕之罪,或者其他原因造成的病亡,才可以将皇位传给次子或者其他皇子。

    就算是吕皇后生下儿子,也比现在的小皇子德儿小,仍是争不过他的。

    “贫嘴的奴才,倒是会说话,那是当然,无论姐姐生下皇子还是公主,可不都是皇上的心头不是!”怡贵妃笑得很开心,对于欧幼雯的应对,她很满意。

    吕皇后本意想借机气一气怡贵妃,没想到竟然吃了这个暗亏,心中郁闷,脸上的笑容便显得有些僵了,站起来,她轻轻地甩了下衣袖,“妹妹好好休息,姐姐就不打扰了,另外,妹妹要好生管教你手下的奴才,宫里头不比外面,这皇宫也不是她可随意走动的,咱们皇家的脸面是容不得半点污点,凡是都要谨慎才是!”

    “姐姐教训的是!”怡贵妃懒洋洋地打个哈欠,“妹子还真是倦了,就不亲自送您了,红儿,送皇后娘娘出去吧!”

    红儿答应一声,将吕皇后等人送出宫外。

    怡贵妃只笑得合不拢嘴,“林欧式,还真有你的,说实话,当时我还真为你捏了一把汗呢!”

    欧幼雯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奴婢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

    她的掌心何尝不是捏着一把汗呢。

    “林欧式,林欧式的总是叫着绕嘴生分,我看,我就直接叫你的名字幼雯吧,反而显得亲切些!”怡贵妃收住笑容,“看来,那若灵愚妇是把你到锦衣司的事向她报告了,这个家伙,嘴倒是够快的!亏她还把皇后当成恩人一样,要是她知道,如果不是吕后,她现在也许是和我平等平坐的话,不知道,她又会生出什么样的心思!”

    欧幼雯听了这话,心中不由地一惊。

    怡贵妃看出她的惊愕,看一眼房门,冷笑道,“我本来是不想与她过不去的,不过她这边欺负到咱们门上,咱们就这么忍着,却也不是道理,不如,咱们就从若灵这里开个口子,让她帮咱们闹去!幼雯,你马上再到锦衣司去一趟!我怀着子时,没少受她的气,现在,就让她也尝尝,烦心的滋味吧!”

    欧幼雯只是不解,这怡贵妃到底是要她去锦衣司做什么,“娘娘的意思,幼雯有些不明白!”

    《穿越之极品娘》128巧设计若灵入(上)

    怡贵妃缓缓起,款款行到熏香炉前,取出长针剔了剔炉孔。

    “我知道,你入宫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救出在刑部的你的公公林老先生!”说这话的时候,怡贵妃的脸隐藏在熏香淡薄的烟雾中,显得有些不太真切。

    “娘娘……”欧幼雯急急就要争辩。

    怡贵妃竖起手掌示意她不要着急,这才接着说道,“想要达到你的目的,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站在我的阵营,和我一起走到胜利!这是一场豪赌,幼雯,你敢不敢赌!”

    欧幼雯吸了口气,良久才轻声说道,“奴婢已经和娘娘站在一边了!”

    “哈……”怡贵妃仰首朗笑,“我就知道,我没有看错你,别看你表面上沉沉静静,很柔弱的样子,其实你的心中有和我同样的狂野,同样有不甘于平庸的渴望!”

    欧幼雯轻轻摇头,“不!奴婢不能和娘娘相提并论,幼雯只是想保护好自己的家,保护好自己的家人,如果说奴婢也有野心,那么,这就是奴婢的野心!”

    怡贵妃放下剔针,从香薰后走出来,目光玩味扫过她的脸,“你的男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欧幼雯有些错愕,不知道怡贵妃为什么会突然有此一问,过了一会才轻声答道,“他,不过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不过,对于奴婢来说,他就是唯一!”

    “好个普普通通的唯一!”怡贵妃的脸上闪过淡淡的寞落,“如果不是进入这高耸的宫墙,我也可以拥有这样的唯一!”

    欧幼雯抬脸看着她,看她淡淡追忆的表,心中也是隐有感怀。

    入宫。

    是许多女人的向往。

    向往着有一朝一能够得到皇上的宠,光宗耀祖者有之。

    想要诞下龙子从而居首后宫,名垂千古者有之。

    自然有人并不希望进入这高宫墙,却不得不进来的女人。

    也许,这怡贵妃就是后一种吧。

    看她的样子,应该也是曾经有自己喜欢的人吧,只是可惜,或者是出于家庭利益,或者是出于其他的原因,她却不得不割舍掉自己的,自己的,自己的追求,无奈地走入了高宫墙。

    脚步声传来,脸上的淡淡落寞立刻就消失殆尽,恢复了平的倨傲和耸然。

    “既然午膳来了,那你就吃罢饭再去吧!”怡贵妃懒洋洋地走回边,“幼雯,你去挑一些清淡的菜来,剩下的你们吃了罢!”

    “是!”答应一声,欧幼雯和红儿一起走出了她的寝室。

    餐桌上,摆满了精致的盘碟,上面全部加着盖子。

    看到御膳房的周公公侍立在餐桌一侧,欧幼雯忙迎了下去,“周公公辛苦了,今怎么的您亲自送来了!”

    周公公笑道,“今这午膳是按照娘娘的吩咐准备的,因为是一次,所以老奴特地跟过来看看,若是娘娘有什么不满意之处,老奴也好回去再做调整和修改!”

    一边说着,他就示意小太监将盖子打开,“林夫人请看,这是烤鲑鱼,这是哈密瓜蛋盅,这是清蒸茄段,这小砂锅是黄这茯苓鸡汤,这些都是你菜单上有的菜色,剩下的是我照你的意思和要求用咱们御膳房原有的菜色改制的,你看看可好?”

    欧幼雯随意打开两盘来看了看,只看那菜色清淡,大部分是以高营养低脂肪的蔬果鱼虾为主,心下十分满意。

    “周公公辛苦了,这些菜色可是大大地出乎了幼雯的意料,幼雯现在就去给娘娘尝尝去!”一边说着,她就让红儿取了盘碟来,将各种菜色简单挑了一些,又盛了小半碗米饭并一些汤端着,一起捧起寝室去。

    小宫女们备好桌,欧幼雯就把各色菜点端上了桌,一边就将汤碗送了过去,“娘娘,这是黄这茯苓鸡汤,你喝点尝尝!”

    以怡贵妃一向的习惯,汤都是放在后头的,现在看欧幼雯先让她喝汤,难免有些疑惑。

    欧幼雯看出她的疑惑,忙介绍道,“我们老家那边有句顺口溜,说的好,‘吃饭先喝汤,不用请药方’,这黄这茯苓鸡汤不仅营养丰富,而且补中益气,去湿消脂,是娘娘恢复体的良汤啊,要最先吃,才吸收的最彻底!”

    怡贵妃听到去湿消脂四个字,不再犹豫,直接将汤碗接了过去,将一小碗汤全部喝了。

    欧幼雯这才服侍着她用各色菜点配着吃下了那小半碗米饭。

    怡贵妃需要哺,本来依照怡贵妃的食量,这些饭是不够的,但是欧幼雯在给周公公的条子里特别提到,这汤起锅前加入了蒟蒻丝。

    蒟蒻丝是一种零量,却会让人产生饱胀感的食物,所以怡贵妃小半碗米粉尚未吃完,已经觉得饱了。

    吩咐小宫女们将盘子收起来,欧幼雯这才悄声对怡贵妃道,“娘娘,吃过饭,你稍稍起来走动走动,最好呢寻个宫女在你后,你倒着行走,不仅有利于饭食消化,而且可以拔体态!”

    怡贵妃求美心急,自然是答应了。

    欧幼雯这才退出来,去吃了午饭。

    吃罢午饭,服侍怡贵妃喂后睡下,又将小皇子德儿哄睡着,欧幼雯这才吩咐太监们准备了小轿,赶往锦衣司。

    在暖暖的冬阳光中再次走出丹华宫的宫门时。

    欧幼雯的表有些地沉重。

    她知道,走出这一步之后,她将真正卷入到这场权力之争了。这不是欧幼雯的本意,但是,她没的选择!

    为了家人,为了林若鳞,为了儿子牛牛,她必须像母鸡一样乍起翅膀,向所有的威胁发出保护的进攻。

    锦衣司里,主司若灵正懒洋洋的坐在厅里品着手下人孝敬她的新茶。

    听到通报说是欧幼雯来了,若灵本来平和的表一下子就失去了原有的平静,“难道是嫌上次给她的委屈还不够,又来这里找不舒服!”

    “回主司,我看这次她好像带了不少人来,不会是来找麻烦的吧!”手底下那婆娘轻声推测道。

    “哼!我若灵还怕了她不成!”若灵冷哼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咱们就去看看,她一个娘怎么还要打我不成!”

    二人迎出来,欧幼雯刚好也下了轿子,走上台阶,刚进了门,远远看到若灵,忙笑着向她打招呼,“若灵姐,妹妹又来打扰了!”

    “林夫人可是皇子的娘,若灵可不敢称你为妹妹呢!”若灵不不阳的回道,“您这次过来,又是所谓何事!”

    “还是之前与您说过的事,为我家娘娘的意思是,既然锦衣司这么繁忙,不如就让我取了材料让宫里的宫女们自己做去,反正不是给小皇子准备的东西,也不用非要咱们锦衣司的姐妹们动手的!”欧幼雯笑了笑,看一眼若灵的脸色,这才接着说道,“您看,是不是方便来人带妹妹到库房,选些材料!”

    若灵只听是小皇子准备这几个字,心中已经是一阵寒颤。

    这些事可大可小,要是怡贵妃在皇上面前告她一状,说是误了小皇子的事,别说她这个主司,便是她这个脑袋,能不能抱住那是个难题。

    害怕的同时若灵更多的却是疑惑。

    怡贵妃一向和吕皇后不合,她又是吕皇后这边的人,按说怡贵妃主动弹劾她才对,为什么这次却是这般宽容!

    或者,他们是另有心思?!

    若灵一时有些拿捏不准,便缓和了一些脸色,“不如就让若灵陪林夫人去吧!”

    看若灵果然上钩,欧幼雯心中一喜,忙笑道,“那就麻烦若灵了。”一边就对跟班的几个宫女和太监道,“仓库重地,你们就不要跟过去,反正也要不了多少东西,我自己拿出来就好了!

    若灵也有心探问况,便也令手下人留在原处,独自一人带了欧幼雯向库房走去。

    穿过锦衣司的工作房,到了最后一排,才是库房。

    比起工房来,库房要高大的多,上下一共三层,左右排间十几间,上面挂着木牌子,分别注明了里面所置何物。

    欧幼雯也不多说,便将手中的材料单递到若灵面前,若灵看那单上写的主要是以棉质布料为主,再加上一些硬质衬里,另外就是一个配料,比如纱稠之类的,果然不像是给娘娘准备的衣服,心中的怀疑也就去了,真的是当成了给小皇子做垫子或者其他衣物的材料。

    “棉质材料在二楼,林夫人随我来吧!”

    知会守卫一声,若灵便带着欧幼雯走上了二楼,打开了楼梯尽头的一间小库房,“这都是新年新如库德棉料,还不曾熏香防蛀,给小皇子用最好,您看看要什么样的花色。”

    欧幼雯走进库房,只见里面木架整齐,上面密密麻麻的罗列着各种色泽不等,成色不同的粗细棉布。

    从各种印花到条纹,单色的每一个颜色就有七八种,从浅到深,不一而足。

    欧幼雯仔细转了两周,最后选中了两匹,一匹是全素的白,一匹是淡淡的粉,“不用太多,十尺足以!”

    若灵走上来,抽了布卷,两个人便丈量起来,一边量着,若灵就装着随口问道,“中午的事娘娘真的没有生气?”

    欧幼雯只是笑而不语。

    她这么不说话,若灵反而更没了底,心中一急,就拉了欧幼雯的袖子,“好妹妹,你和姐姐说实话,其实姐姐前晌真的不是针对你,实在是那些手下人惹我生气,所以姐姐这语气才冲撞了点!”

    “哎!”欧幼雯看她一眼,轻轻地叹了口气,“您还是别问了反正娘娘她不会找您麻烦就是,娘娘本就心软,怎么会再去找苦命人的麻烦……不是,您看我这嘴,说错了,什么苦命人!走吧,这些够了,咱们再去取些棉纱去!”

    若灵那肯放她走,“妹子,您和我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边说着,她已经从袖中取出金澄澄的金锣子来,塞在她手心,“妹子放心,姐姐啊就是这么好奇的脾气,你只管把实话告诉我,这里只有你我,绝不会有三人听到,出了这门,咱们只当什么也没说过!”

    欧幼雯假装对钱动心,看着那金锣子,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若灵姐,妹子要是将实话告诉你,万一出了什么事,你可不要把妹子扯进去,妹子进宫来就是为我家求个安稳,可不敢得罪什么人!”

    听她这么说,那若灵更是急得不行,忙不迭的竖起手掌发誓,“我对天发誓,要是若灵出卖妹子,天打雷劈,这样总行了吧!”

    好奇心会害死猫,若灵哪里知道,她这好奇和冲动的子,带来的却是一连串的蝴蝶效应!

    穿越之极品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