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无奈入宫痛惜别

    将圣旨送到林若麟手中,邵总管笑着走向欧幼雯,“少!请吧,宫里可是一直等着我带你回去呢!”

    “现在就走?!”这是欧幼雯没有想到的。

    “皇令如天!”邵总管向右上抱了抱拳,“老奴也只是奉旨办事!”

    “邵总管!”林若麟陪着笑走了过来,“家中况您也知道,能不能,给我们稍微留点时间,让幼雯和孩子告个别,向娘交代一下!”

    邵总管思索片刻,轻轻地点了点头,“好吧,我这一路急急赶来,也是有些口渴了,就烦劳家人倒杯茶来喝吧!”

    林若麟赶忙道谢,一边就招呼着丫鬟去为众人沏茶来,一边将邵总管让到了上座,“总管稍候,若麟去陪幼雯收拾一些东西!”

    邵总管也还算是通达理,知道人家夫妻要说些体己话,轻轻挥了挥手,“去吧,简单收拾便可,宫里头还缺得了东西!”

    林若麟赶忙点头,一边就忙着扯过管家来,“邵总管这边就烦劳您照顾着。”

    管家答应着,“少爷和少快去把,这边您二位不用心!”

    二人答应着,退出了门厅。

    一路急行来到后面的祥麟院,娘正抱着小牛牛在怀中,轻声哼唱着歌谣。

    欧幼雯缓缓走过去,从她怀中拉过了她的儿子,目光细细地划过那精致的小脸和眉眼,目光中满是疼之色,坐到椅子上,她挑起衣襟,将**塞入了牛年的嘴中,“吃吧,你要记住妈妈的味道,永远地记住!”

    孩子不知愁滋味,当然也不会明白母亲即将与他离开。

    他只是本能地吸着,源自母体的饱含着深汁和无限的

    林若麟定睛看着这一对母子,心中也是波涛汹涌,吸了口气,他强忍住泪水,向一边的柳氏和娘挥了挥手,“去,帮少收拾几件衣物!”

    “少,要走?!”柳氏沉声问道。

    “皇上已经下了圣旨,少一会儿便要入宫服侍小皇子!”林若麟轻声答道。

    柳氏和娘对视一眼,脸上都有了唏嘘之色。

    忙着答应一声,就去帮殴幼雯收拾包裹。

    不过是几件换洗衣物并一些平里的用品,很快就裹了一个小小的蓝色包裹出来,放在桌上。

    看了一眼桌上的包裹,欧幼雯忍痛从牛牛嘴里扯出了头。

    突然失去了头,牛牛立刻就不甘心地大哭起来,用哭声抗议着,张着的小嘴仍在不停地往欧幼雯的怀里努力地寻找着。

    垂脸亲吻着那嫩的小脸,欧幼雯几乎无法自持。

    猛站起,欧幼雯将牛牛送到柳氏怀中,“柳嫂,记住你曾经答应过我的话,牛牛就拜托你了!”

    “少放心!”柳氏含泪点头,“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小少爷受半点委屈!”

    “多谢!”欧幼雯又转向娘,“拜托了!”

    娘早已经是一脸地泪,张了张嘴,终是说不出话来,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走了!”抓起桌上的包裹,欧幼雯望着已经送到娘怀中,却是怎么也不肯吃她的水,只是大哭不止的牛牛,转走出了房门,小跑着出了祥麟院的院门。

    林若麟忙着就追了出来,行到侧廊处,才追上她,一把拉住欧幼雯,紧紧抱到自己怀里,林若麟的双臂收得紧紧,“幼雯,不要走,不要走!”

    倾听着他的心跳声,欧幼雯心中也是一阵酸楚,本以为他进宫谋事,林家一切恢复,现在又有了小儿牛牛,以后便是尽享夫妻恩,天伦之乐,哪想到现在会是这样平地惊雷,一波三折。

    此次分离,能否再聚首,都是个问题,欧幼雯怎么能不辛酸。

    紧拥着林若麟的腰,欧幼雯任自己痛哭失声。

    听着她的哭声,林若麟也是控制不住地流下泪来,轻托起她的下巴,他垂下脸,用唇瓣一点一点地将她的泪水尽数吞下。

    那泪水,是咸咸的酸涩。

    “对不起,都是我没有能力保护你们母子,竟然还要你去宫中服侍别人,母子分离,若麟有何脸面做你的夫君!”

    抬手捂住他的唇,欧幼雯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不要说了,这不是你的错,我知道,你也是为了这个家,为了我和牛牛能过上好子,只是咱们时运不济!”

    目光滑过她的泪脸,林若麟缓缓拉下她的手掌,目光缓缓地滑过她的唇,她的泪脸,手掌也一点点地轻抚过,似乎是想要将她的轮廓深深地记在他的心中。

    指尖滑过她的唇瓣,他再也无法自持,猛地垂脸吻住她的唇,双臂也是一下子收紧,仿佛要将她揉到他的体中,永不分开。

    欧幼雯闭目吻着他,一次在这样的室外吻得如此放肆。

    两个人吻得忘形忘我,彼此都想要记住对方的味道。

    直到几乎不能呼吸,林若麟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她的唇,“幼雯,记住我,记住这里还有我和牛牛在等你回来,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会等你!”

    欧幼雯咬住唇瓣点头。

    为了他和那个小小的他,她一定会回来,一定会好好地回来。

    “我会回来的,到时候,咱们一定离开这里,到燕京去,继续平淡的人生,事到如今,我仍是怀念那里的子!我永远记得那个连续三次撞到我的少爷唇角温和的微笑……”抬起手指,轻轻抹掉他脸上的泪痕,“再让我看一次,那种无忧张扬的微笑!”

    “好!等一切结束,我们就离开!”林若麟轻声答应着,深吸了口气,扬起了唇角。

    欧幼雯抬脸痴痴看他。

    眼前却是恍惚闪过燕京城那人声嘈杂的街道。

    那少年面色温润如玉,带着笑意的黑亮眸子灿烂深邃仿佛无尽夜空,淡粉薄唇挂着一丝歉意又有些邪气的微笑。

    “抱紧我,若麟,我要记得你的温暖!”欧幼雯哽咽一声,再次扎入了他的怀抱。

    如果可以,他们宁可这样永远抱下去。

    直到满头白发,地老天荒。

    “少爷、少!”注视着那一对忘相拥的男女,管家终于不忍心地开口,“邵总管那边……催了!”

    抚掉眼泪,欧幼雯从林若麟怀中挣脱出来,“知道了!”

    转过,她脚步沉重地走向前厅。

    林若麟从她手中扯过那小包裹,“我送你!”

    “准备好了,咱们走吧!”邵总管放下手中的茶碗,向手下挥下了手掌。

    华车锦盖,车马浩

    欧幼雯被两个宫女扶着走上了马车,挑起车帘看向外面的林若麟,“等我,我一定会回来!”

    林若麟郑重点头,“幼雯,记住,你永远不是一个人,还有我,还有牛牛!”

    “回宫!”邵总管发出了命令。

    欧幼雯无力地垂下了挑帘的手掌。

    车队缓缓起程。

    锦车一点点离开林府大门。

    车上的人和车下的人同时感觉到了心被撕裂的疼。

    “幼雯,你一定要回来!”林若麟握紧拳头,指甲深深地刺入掌心,“为了那一天,我会加倍地努力!”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