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邵总管暗中相请

    两下推辞许久,纪大人仍是不肯收下那瓷碗,显然是不愿掺和此事。

    林若麟只从这一点就已经看出,此事果然是难办了。

    二人从纪大人处告辞出来,周怀梅沉默不语,林若麟也是苦着脸不说话。

    坐马车回到周怀梅府上,林若麟放下那锦盒,便起告辞,“此事若麟还需要回去知会家人一声,另外还有一件事拜托师傅,看能不能想办法让若麟与父亲见上一面!”

    “这点事我还能想想办法!”周怀梅有心安慰他,张了张嘴却是没有合适的言词,只是叹了口气,轻拍他肩头,“现在,咱们只能等待怡贵妃生产之了!”

    林若麟向他道了谢,这才骑马离开了周府。

    林家这边李氏和欧幼雯、管家等人早就已经是在焦急等待了,一听门房报少爷回府,几个人是忙不迭就从厅里直迎了过来将林若麟迎进了正厅。

    “若麟,事如何?!”李氏一个急急地开了口。

    “此事,恐怕有些麻烦!”林若麟看李氏一脸急切,一时间竟然是不忍心开口。

    欧幼雯看出他的为难,心中隐约有不祥的预感,“若麟,你就不要吞吞吐吐,快告诉大家,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啊,少爷,反正事已经出了,咱们大家尽量想办法救老爷就是!”管家也劝道。

    林若麟吸了口气,就将事经过原原本本地向几人说了一遍。

    只将几人是听得目瞪口呆,没有想到此间竟然有如此复杂的过程。

    “父亲现已经被转到刑部,我托了师傅去回转,等师傅把事办好,自然会来通知我们过去见人!”

    “那,他几时能回来!”李氏紧握着手掌问道。

    “这个,恐怕一时间难以办到!”林若麟无奈地说道,“我和师傅去那刑部的纪大人,他却是连我送的礼都不敢收!”

    “如此说来,老爷此次是凶多吉少了!”李氏只惊得面色苍白,子一软,竟然直直向后摔倒下去。

    幸好柳氏一直在她后,手疾眼快地扶住她子,才算是没有摔到地上。

    几个人忙不迭地将她扶到侧厅管家就去差了请了大夫了。

    欧幼雯又是掐人中,又是灌姜茶的折腾了一番,李氏这才悠悠醒转,吸了口气,哭出声来。

    林若麟要劝她,却被欧幼雯拉住。

    “姨娘心中郁结,哭出来反而好些,压在心里,却会闷出病的!”

    林若麟听她讲的有理,便命柳氏好好照顾她,欧幼雯就拉着他走出了侧厅。

    到正厅来倒了一杯茶给他,看他喝了,这才问道,“这件事,就真的没有半点办法了吗?!”

    林若麟放下手中的茶杯,“此事全是宫中皇后与怡贵妃争宠所起,我们不过只是被殃及的池鱼,皇后动我们不过是杀鸡儆猴,在他们眼中,我们这些人不过是一些无足轻重的蝼蚁罢了!纪大人说过,如果是怡贵妃生下公主,此事还有转机,如果是生下皇子,恐怕宫中必起波澜,父亲这件事就永无翻了!”

    欧幼雯听了,也是暗自唏嘘不止。

    穿越前她也是看过不少宫斗小说,只觉得这些女人为了一个男人争来斗去,没什么意思,却没有想到,两个女人的争斗牵绊着的是两大势力的明争暗斗,这其中,最容易牺牲的便是像他们这样的小鱼小虾。

    欧幼雯皱眉思索了一阵子,疑惑的开了口,“吕皇后如此忌惮这怡贵妃,想来这怡贵妃也有自己的势力,咱们就不能从这方面想想办法?以我的推测,吕皇后针对咱们,不过也是想抓住怡贵妃的小辫,好借题发挥,那怡贵妃想来也不是善主,难道就这么任她宰割不成?”

    林若麟听她这么说,也是露出思考之色。

    “娘子这么一说,若麟也是豁然开朗,我和师傅只想着正面营救,却没有想到这一点,如此,若麟这就再去一趟师傅府上,与他仔细商议一番!”

    欧幼雯忙拉住他胳膊,“我与你同去!”

    林若麟转与她目光相接,心中一阵的感动,颤了颤唇,却是没有发出半个字,只是伸出手来紧紧握了她的手掌。

    千言万语便尽在这一握了!

    二人急匆匆赶到周府,刚巧那周怀梅正急步从大门走出来,看到他们,忙着就打招呼他们与他一起上车去。

    上了马车,他这才说道,“我刚要去寻你们呢,你们便就来了!”

    “师傅着急寻我,所为何事,这么急匆匆,又是去哪?”林若麟不接问道。

    周怀梅从袖中取出一个帖子来送到他手上,“邵总管派了亲信来,要我带你速去见他呢,我想着,应该也是为了此事!”

    林若麟打开那帖子一看,脸上立时就明朗了些,欣喜看向欧幼雯道,“雯儿,看来,事真如你所料,确是有转机了!”

    看周怀梅挑起眉尖,林若麟就将他与欧幼雯的来意与周怀梅交代了。

    周怀梅听了,只是感叹不已,“幼雯啊!你的机智却是丝毫不逊于男子,就连我这个老头子也要自愧不如呢!”

    “周先生过奖了!”欧幼雯不好意思地扬起唇角,“幼雯只是灵机一动,偶然想到而已,周先生与若麟在当局者迷,一时间心急蒙蔽了眼睛而已!”

    马车拐进一条僻静的窄街,林若麟的目光划过外面陌生的街道,“师傅,这是往哪里去,邵总管不在宫里?!”

    “现在,宫里多少双眼睛盯着呢,这是邵总管的一处小别院,没几个人知道,就是前面不远!”周怀梅看一眼欧幼雯,“一会儿,你们二人见了他,说话一定要谨慎,此次是福是祸,现在还难以定论!”

    二人齐声应了。

    过了没多时,马车在一个无匾无额的漆黑小门前停了下来。

    三个下了马车,周怀梅便立刻吩咐那车夫将马车赶走了,这才走上前去,亲自叩响了木门。

    木门从里面拉开一条小缝,露出半张沉的面孔,“找谁?!”

    周怀梅忙把那帖子递上去,那人看了贴子,脸上表这才缓和了些,将木门拉开,请三人进了院,“总管早已经等候几位多时,请随我来吧!”

    随在那人后绕过雪白的影壁墙走进院子,欧幼雯悄悄地扫了一眼庭院,只见这不过是个二进的小四合院,屋子似只是普通居民,只是墙角并屋门各处沉的黑衣守卫昭示着此处的不同凡响。

    穿过小天井,那人带着几人在后面的正厅前停下步子,“老爷,周先生来了!”

    “请他们进来吧!”邵总管的声音低低的从帘子后传了进来。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