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削异已杀鸡警猴

    二,林若麟早早就起了

    到欧幼雯房中看她还未睡醒,也没敢多打扰,只是看了眼孩子,又叮嘱柳氏和娘宋氏好好照顾这一对母子,便骑了马直奔周怀梅府上。

    门房早已经熟识他了,便直接将他带到后院花园中。

    周怀梅一向有起早的习惯,这会正在花园里晨练,看到林若麟,忙着就收了架式,将他带到小亭里。

    这件事,他也是极重视。

    仿造贡瓷这种事,可大可小,万一真的追究起来,那可是要命的罪过啊。

    “若麟啊,我觉得这件事似乎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周怀梅用棉巾拭掉额上的薄汗,“最近你在宫里头风头正顺,怕是得罪了什么人,要不然早就结了案子,也不会莫名其妙地就翻了!”

    林若麟点了点头,“师傅所言极是,若麟也是这么想,所以才一早赶到师傅这来,想请您拿个大主意!这宫里头的事儿,说起来还是你比若麟熟络!”

    “要说这些子,你也一直是谨慎作人,应该不会得罪什么人啊?”周怀梅轻轻颔首,皱眉沉思许久,才开口道,“话说回来,当初我收你入门时,当时有二个人与你同期竞争,其中一个就是你的二叔林延寿,另一个你也认识,就是现在拜倒在苏胜门下的李初阳。”

    “二叔自二婶产子之后,因为感念着幼雯的恩,与我家时有往来,牛牛满月也曾特意过来拜望,应该不会是他吧!”林若麟皱起眉尖,“至于这位李初阳,平我与他说话,向来是理不理的模样,十分琚傲,倒有些难说!师傅,可知他底细!”

    周怀梅叹了口气,“要说这李初阳,资质与你不相上下,只是这人品稍显不足,这也是当为师舍他取你的重要原因,我原本以为他拜入苏胜门下,便不会再为此事纠缠,现在看来,他对你的芥蒂仍未放下呀!如果真是他,此事倒越发难办了!”

    “师傅,此话怎讲?”林若麟表越发低沉起来,“难道那李初阳是有什么强后台不成?”

    “此事,一般人确实不知!”周怀梅缓缓地吸了口气,“我却是知道的最清楚,要说李初阳的后台,那还真不是一般的硬。他的发妻吕氏原是现今吕皇后的亲侄女!”

    林若麟听了这话,后背已是冒出一层冷汗。

    “因为吕后贤明,一向不会明着提用自家亲人,所以李初阳平也不敢四下显摆,只是当初要拜我门下时,我曾表示不肯,后来吕后竟然亲派人来请我通融,只是可惜,那时我已经定了要收你为徒,所以只能将这请示驳了回去,后来我才从邵总管处知道此中缘由!”

    “若麟只是不解,为何他会突然翻出此案,如果是当真就对师傅和若麟有芥蒂,为何却要忍这么久?”

    周怀梅从椅子上站起子,“若麟,你到底是年轻,不知此中轻重。”

    “还请师傅明示!”

    “你可还记得邵总管向你提过要送怡贵妃童车之事?”

    林若麟轻轻点头,“当然记得,现在,若麟已经将车的图纸送到周正处,紧密制作着!”

    “母凭子贵!在皇宫中尤为如此,吕后虽然贤良,却是未曾为皇上诞下只男半女,现在怡贵妃指待产,如果旦下男婴来,宫中必然会掀起一场大风波!”周怀梅深沉地转脸,语重心长道,“我们这些小虾小鱼,便有可能是其中的牺牲品!”

    林若麟虽然不解宫中之事,也是聪慧之人,经他如此点拨,自然明白了此中厉害,那对眉头越发皱得紧了。

    如果事真如周怀梅所说,那么,他自然已经被吕后视为怡贵妃这边的人,动他们只不过是杀鸡警猴罢了。

    “难道,此事就真的没有转机了?”林若麟不甘心地追问道。

    “这些,我也只是推测!”周怀梅走下台阶,“你且到前厅稍候,我这就换了衣服来,咱们一起去纪先生府上盯问一下,看事到底如何?但愿,是我想太多了!”

    看师傅影消失在花园侧门,林若麟的心越发沉重起来。

    无风不起浪!

    周怀梅既然有些担心,那肯定已经感觉到了什么,如果事真如他所推测,这次林家便真是一场浩劫难免了。

    脚步沉重地行到前厅,林若麟思及家中的欧幼雯和小儿牛牛,心中后悔不已。

    如果早知今,他定然不会心中张扬入主周氏门下,乖乖地做个瓷器生意养家糊口该多好!

    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是暗求老天怜悯了。

    在林若麟的焦急等待中,周怀梅终于穿戴整齐,捧着一只锦盒走进了前厅。

    林若麟一眼便认出那锦盒原是当初他送与周怀梅的拜师礼,不解问道,“师傅这是做什么?”

    周怀梅扬起唇角,“那纪先生平素也是最这瓷器,如果有必要,就把这对瓷碗送与他,你只说是你家传至宝便可!”

    林若麟哪里肯得,忙劝道:“师傅,这如何使得,如需礼品,若麟自当准备,却不能用师傅的东西!”

    周怀梅拴开他手掌,“师傅膝下无子,打小便对你视如己出,这两只瓷碗算什么,如果你们有任何闪失,我要这满屋的珍宝古董又有何用!”

    林若麟只是感动地说不出话来,周怀梅已经将那锦盒送到他怀里来,“拿好了,走,咱们现在就去寻那纪先生!”

    上了周府的马车,二个人急急赶奔纪大人处。

    家丁通报之后,很快就笑着出来,将二人带到了一个侧厅内,送上茶来让二人稍候。

    过了好一会儿,那位纪大人才走了进来,“二位久等了,纪某失礼!”

    “纪大人理万机!”周怀梅忙大步迎了上去,“小弟也不与您废话,却不知昨那事究竟如何?”

    纪大人看了一眼站在他后的林若麟,叹气摇了摇头,“不瞒二位,我刚才接待的便是刑部的乔大人,此事宫里已经下了命令,全权交与刑部主理了!现在,刑部已经衙门里提人去了!”

    “啊!”林若麟只惊得脸色苍白,“入了刑部,父亲只怕是凶多吉少!”

    “我倒忘了,这是若麟专程带来送与您的,可是他们林家的传家之宝呢!”周怀梅从他手中取过那锦盒来,笑着送到纪大人面前,“还请纪大人笑纳!另外看在我这个薄面上,帮着圆通圆通!”

    纪大人看一眼那锦盒,心有所动,却是没有伸手来接,只是拉了周怀梅手臂到一边,压低声音道,“周老弟,此事恐怕我也帮不上忙,这次可是吕皇后亲自下的手谕,以我的能力,也不敢有半点妄动啊!”

    这一回,却是连周怀梅的心也压上了大石。

    “如此说来,此事是没有转机了!”

    纪大人叹了口气,“咱们交往多年,我也不怕和你透个实信,这次这事只待怡贵妃产后便可分晓,如果怡贵妃产下公主,此事也许还有转机,如果说怡贵妃生下龙子,恐怕,便真是凶多吉少了!宫里的事,想来也不我多说,周先生自然明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