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天惊雷祸事临头(下)

    正厅,林延禄的继弦李氏正手持手帕,暗自垂泪,柳氏正站在一边低声解劝道。

    看到管家带着林若麟和欧幼雯回来,李氏忙站起子,“你们可回来了。。。。。。”说到一半,刚干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却是泣不成声,无法言语。

    “娘,不要哭了,出了什么事,大家商议便是!”欧幼雯忙上来扶住她胳膊解劝。

    林若麟就向管家询问究竟出了什么事。

    管家叹了口气,“正午时分,家中突然来了一队兵差,气势汹汹地闯进来,点名道姓地要寻少爷您,老爷上去询问事由,那兵差不由分说,便给他戴上了枷锁。小厮上去与他们理论,也被一脚踢开,最后是老奴送了那小差头一些银两,又好语相求,才总算是打听出一点消息。”

    “怎么回事?”林若麟急切地追问。

    “说是。。。。。。”管家看他一眼,这才接着说道,“说是之前京城出了一批假贡瓷,那帮人翻了船,供出来您有参与此事!”

    听他这么一说,林若麟不由地呆愣在原地。

    欧幼雯也是一惊,忙着就追问道,“管家,可是探问清楚了老爷关在何处?”

    管家苦着脸回道,“回少,打听清楚了,这会儿还在府衙呢,三两便要转到刑部去!少爷、少还需快想办法才是,若是真转到刑部,只怕再救人就难如登天了!”

    “我这就投首把爹爹换回来!”林若麟转便走。

    管家忙把他拉住了,“少爷万万冲动不得,老爷现在瓷店那边主事,这事怎么都逃不了干系的,您再去了,不过也是多赔一个人进去!”

    “是啊!”欧幼雯也快步走过来,“若麟,这个时候最忌讳的就是冲动,你先冷静下来,咱们好好想个办法,救出爹爹才是正理!现在衙门里钱能通神,你在宫中做事,怎么也认识几个人物,咱们四下通融,还怕救不出人来!”

    管家也附和道,“是啊,是啊,少爷您可不要乱啊!”

    经他们这么一劝,林若麟也稍稍冷静了些,来回在厅里踱了两圈,他停下了脚步,“这件事应该不似表面上那么简单,这么久了,贡瓷的事怎么可能还会翻案,你们且在家里候着,我去周师傅处仔细打听一下消息再说!”

    欧幼雯忙走上前来,“我和你一起去!”

    “你累了这一天,还是在家陪娘吧,管家陪我去便是!”林若麟向李氏扬扬下巴,稍稍压低了声音,“好好劝劝娘,若是她再急出病来,这家更要乱了!”

    欧幼雯也是明事理的,听劝地点头,转吩咐管家带些银两随他同去,又将二人送出门来,这才重新回到厅里,调整一下表,走到李氏边。

    “娘,若麟去寻周师傅了,周师傅人脉那么广,肯定没事的,您不要再伤心了!”一边说着,她就向柳氏做个眼色,“柳嫂,到厨房去帮夫人熬点清粥来,一会直接送到后面去!”

    柳氏答应着去了,欧幼雯就和燕儿扶了李氏,劝慰着送到后面林延禄夫妇的卧房内,又安慰几句,看她绪稳定,这才告辞出来,回祥麟院看牛牛。

    娘宋氏正将牛牛往小上放,看到她进来,忙着就示意她不要出声。

    将牛牛放好了,仔细盖好小被,她这才走过来,低声向欧幼雯道,“我久等您不回来,看小少爷饿得直哭,便给他喂了这,这会儿吃饱了,睡了!”

    “好!”欧幼雯向她点点头,“趁着他睡着,你去吃些饭吧,我看看他,府中有事,这几天怕是要辛苦你了!”

    “少客气,这是奴婢应该做的!”宋氏向她福了福,这才到厨房那边吃饭去了。

    欧幼雯就端了椅子轻放到牛牛的小边,看着他恬静的睡脸,轻轻地叹了口气。

    不等娘回来,柳氏却带上一个小食盒走了进来,欧幼雯忙起将她迎到外屋,“娘那边可是好些了?”

    “我劝着夫人吃了一碗清粥,这会儿躺在上眯着了,想着您一定没吃饭,我就给您盛了些粥和小菜来,您也将就吃一些吧!”柳氏边说边从食盒内取出粥饭来。

    “哎!”欧幼雯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事究竟怎么样了,我哪里吃得下!”

    “吃不下也要吃些才行,您不要忘了,小少爷还吃着您的水呢!”一边劝慰,柳氏就将粥碗端起来送到她面前。

    欧幼雯便接了那碗来,吃了几口,终是吃不下,便将那碗又放下了,柳氏也知道她是心中有事,没有胃口,也就没有多劝,只把那粥碗收了送回厨房去。

    没多时,娘宋氏吃罢饭回来,欧幼雯就叮嘱她仔细照看牛牛,一边就起到前厅来等候着林若麟的消息。

    左等右等,柳氏说服李氏睡下来到前厅,林若麟和管家仍是没有半点音讯。

    饶是欧幼雯这淡淡的子,也有些不住气,正要吩咐家丁去周怀梅府上探问,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响。

    二人忙着迎出厅门来,果然见林若麟和管家走上阶来。

    “快去倒茶来!”欧幼雯一边吩咐柳氏倒茶,一边就将二人让进屋里。

    等二人喝了口茶,她这才开口问道,“若麟,事可是查问清楚了!”

    林若麟点了点头,“我到师傅府上,他老人家也说是不知道此事,便带了我到那一位与他熟识的刑部纪大人那里探问。纪大人听了,也是惊奇。说是案子本已经结了,却不知道怎么会出这等事!他这几本是报病未曾参事,已经答应了明天便去查问清楚。”

    欧幼雯看他二人俱是一脸倦色,忙从椅子上站起来,“管家,今儿也就是这样了,您先去休息吧!”

    管家道了谢,退出厅去。

    欧幼雯这才走过去轻扶住了林若麟的肩膀,“若麟,你也去睡吧,明天恐怕有的忙呢!”

    夫妇二人并柳氏回到祥麟院,欧幼雯便将林若麟送到书房中,怕得是牛牛夜中醒来吵他休息。

    柳氏抱了被褥来,欧幼雯仔细帮他铺好,这才柔劝道:“早些睡吧,你这里着急也是无用,只等明天看纪先生如何说,再做定夺!”

    “我也知道,只是想到父亲在牢中受苦,我这心哪里安定得下,又怎么睡得着!”林若麟皱眉摇头,“都怪我那时糊涂,如果当初不接那生意,又如何出这样的事!”

    “你不是也是为家中生计!”欧幼雯看他愁眉不展,也是心疼,上前拉了他胳膊,替他解了外袍,硬将他拉到上躺下,便聊些闲话来分他的心,待他呼吸放缓,有了睡意,她这才熄了书房的灯出来 ,又到各处院子门房盯看了门户,这才回卧房自睡去了。

    正文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