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妙推车艳惊四座

    龙安城南张府。

    偌大的庭院四处张灯结彩,来往宾客络绎不绝,各色精致的礼品直到两间门房都堆满了。

    扑入耳中俱是贺喜之声,“长命百岁”,“福禄双全”之语不绝于耳。

    有那不解的旁人从府门路过,都在好奇这张家是何等人物,不过是孩子过个满月也能引来如此的宾客,有那知的便道出缘由。

    原来这张府的主人张怀安原也不过是一位京官家中的文书,负责些抄抄写写的活计,后来却不知道是怎么得攀上了,皇宫内务一把手邵总管这根高枝,还认了做干爹,虽然并未做得高官,却是接管了最有油水的瓷盐供给事务,至此便平步青云。

    “吁!”

    随着车夫拉长声音勒令马儿的声音,两辆精致锦车在张府门前停下。

    车帘挑开,最先走下的却是一位年轻男子,着素色锦衣,并未太多装扮,却是凭白地有一种潇洒的气势。

    年轻男子下得车了,并不急着进门,而是恭敬扶下车上另一位中年男子。

    不等二位走上台阶,侍立在阶上迎客的张怀安已经带着笑容走了下来,向那中年男子迎了上去,“周先生,失迎失迎!”

    这一轻一中二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周怀梅与林若麟师徒二人。

    周怀梅向对方笑着抱拳,“张兄好福气,现在子女双全,只把周某羡慕死了!”

    说着,又向他介绍林若麟,“这是我新收的徒弟,林若麟,京城有名的瓷器行的少主人!”

    “久仰,久仰!”张怀安虽然不知道这林若麟的份,单只听说他是周怀梅的徒弟,也要另眼高看两分,一边寒暄,一边就要将二人请入院中。

    周怀梅忙笑着指向了后面的锦车,“不忙的,我这徒弟今特意为贵千金寻得一件奇宝,还要劳烦张兄请二位家人过来,帮着抬上一抬!”

    张怀安听了,忙就招呼了两个小厮来,上车去抬。

    林若麟担心他们手重出错,忙着就过去指挥着,小心将那用红布包着的手推车从车厢内抬了出来。

    张怀安看大一个物件,却似乎并没有任何重量,心下也是好奇,却又碍于份,不便多问,只多看了两眼,便带着二人进入了宅院。

    两个家丁便将那手推车一直抬了进去。

    来到正厅里,邵总管一喜衣,正与几个熟识的人聊天,周怀梅和林若麟忙过去行礼。

    “你们也来了!”邵总管扬起唇角,示意二人起

    抬眼看到那家丁抬着的东西,也是心生好奇,“这是何物?”

    林若麟恭敬答道:“回总管,这是若麟送给张家千姐的礼物,因为这物精致,只怕弄坏了,所幸便让他们抬到这里来了!”

    其实,这用布遮着,也是欧幼雯的主意。

    这一点却是为了迎合人们的猎奇心理,看到这一招果然起效,林若麟在心中又为自己的小娘子得意了一把。

    “何物如此金贵,可否把布打开,大家一观!”邵总管明显是来了兴致。

    他在宫中多年,什么样的珍宝没有见过,平常的东西早已经没有了兴致,看这东西这般大,又是送给孩子的,偏又被布蒙着看不清究竟何物,便越发好奇。

    “若麟啊,邵总管这么好奇,你便将布打开,让大家看一看吧!”周怀梅边说边向若麟递了个颜色。

    “是,师傅!”林若麟答应一声,示意二位家丁将那手推车放在厅的正中,这才缓缓走过去,解开了扎住蒙布的丝绳。

    解开所有的绳子,他吸了口气,猛地将那一大布扯起。

    红影闪过,手推车闪亮登场!

    通亮的烛光下,云绸的车发出柔软的莹光,精致崭新的车也是隐隐反着光芒。

    精致的做工,精巧的设计再加上这独特的出场方式,这辆手推车立刻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我一向自认见多识广,这东西倒是从未见过!”邵总管好奇地走下座位来,缓缓走进那手推车,“看这样式,却似是一辆小车。”

    “邵总管眼力独到,这正是为张家小千金量打造的手推车!”林若麟扶住车把,现学现卖地把欧幼雯教与他的演示了一遍,“您看这里,这个板子放平可躺,上面的篷子也可以调节,纱帐垂下来,可防蚊防虫,若是阳光烈,还可以遮挡阳光!

    这来自几百年之后的科技产物又有几人见过,再加上周正的手艺,便是这邵总管忍不住也要赞一声好。

    这些人便是名利场混过的,最擅长的便是见风使舵,现在看这邵总管说了好,一帮人立刻就开了腔。

    这个说新奇,那个赞妙,只把这个手推车说成了天上少有地上唯一的稀世珍宝。

    邵总管只听得心花怒放,对这林若麟也就平添了几分好感,便笑着向他问道:“若麟啊,这如此精巧的物件,倒不知是出自何人之手!”

    林若麟只看他这表,便知道邵总管对这礼物甚是满意,立刻就笑着回道,“回总管的话,此乃拙荆梦中所见,醒后画于纸上,而后若麟请周正周先生亲手制作!”

    “周正?!可是素有‘神匠手’的周正!”邵总管惊喜问道。

    “不错!”林若麟探手指向车把上刻着的周字,“您看这里,尚有周先生所留之迹!”

    这下子,一众人等更是仿佛开了锅的水,沸腾起来。

    这次却是将话题转到邵总管上,说什么开祥之瑞,福兆祥兆之句。

    邵总管平却是最信这些奇迹怪谈,听了这话,只信以为真,在心中便将这林若麟引入了可信之列。

    这边正说得尽兴,那边张怀安的夫人秦氏抱着小寿星出来。

    那小丫头也是精致打扮,甚是可人,又是嘴甜了,只是一个劲的向邵总管爷爷、爷爷的叫得他开心的合不拢嘴,又失了双手要他抱。

    看到那手推车,小丫头立刻双眼放光,急着就过去又是摸又是推的,林若麟把车子调好,秦夫人便将那孩子放到车上,试着推了推,只把那小姑娘笑的只见牙不见眼,邵总管自然是越发欢喜。

    这边管家通知酒席已经备好,张怀安便请了众人入席。

    邵总管便借口询问那车子,将林若麟并周怀梅留在自己桌上。

    他这一个动作,自然是包含着众多心意。

    林若麟知道这一次是真的得到他的认同,在心中也是长吁了口气。

    一众人等也知道林若麟是得了宠,虽然并不全是心服口服,脸上却全是带着笑,一杯接一杯地向邵总管并他们师徒二人敬了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