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行大礼正入周门

    未到中午,林家已经是来了不少宾客,人数远超过林家的预计,本就精简了的家仆便显得越发捉襟见肘起来。

    林若麟便让燕儿将柳氏叫到前面来帮忙。

    欧幼雯听燕儿这么说,立刻就让柳氏到前面去,“我这里有干娘和妮呢!”

    安氏也知道林家的现状,便向柳氏道,“是啊,这里有妮就行了,你只管到前面帮忙去!”

    柳氏这才和燕儿一起到前厅那边帮着煮茶端东西去了。

    娘俩又聊了一会儿,欧幼雯估计着吉时也快到了,便站起来,“娘,咱们过去吧,我想着这时辰也差不多了,便不要等他们过来请了,府里少了不少人手,今天又这么多客人,听怕他们顾不到我们呢!”

    安氏点点头,叮嘱妮仔细扶着欧幼雯,三人一起回到了前厅。

    果然,前厅院中的香案是已经备好,一众宾客也都从厅内走出来,来到了廊下准备观礼了。

    只听得那司仪高唱,“吉时到!”

    周怀梅便走到了摆在前厅正中的太师椅前坐好,小厮便将准备好的香送到了林若麟的手中。

    上烧,祭神,行三叩大礼,林若麟这才离开香案前的垫子,一脸肃然地走到了前厅,在周怀梅的面前跪下,“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三拜!”

    三叩俱是实实在在的叩头到手背,林若麟这才抬起头来看向了周怀梅。

    周怀梅含笑点头,立刻便有丫环将准备的香茶送大林若麟手中,再由他亲送到周怀梅面前。

    周怀梅缓缓环视周围众人,这才将目光落到林若麟上,却是并不急着接那茶杯,却是轻声问道,“入我师门,学的是手艺,最先却是学做人,这一点,你可明白!”

    “若麟明白!”

    “好!”周怀梅吸了口气,唇边扬出淡淡笑意,这才伸手接住了林若麟端着的茶,送到唇边饮了一口。

    待他垂下茶碗,立刻就有丫环上来将那喝过的茶接了去,周怀梅起扶起地上的林若麟,这才算是礼毕。

    围观众人这才走上前走,祝贺二人。

    不外乎是祝周怀梅收了伶俐弟子,或者是林若麟从名门之类的话。

    林延禄便走到正中,向众人道,“拜师礼毕,各位宾客请到偏厅里入帘吧!”

    他发了话,柳氏并两位有些眼色的家仆便开始招呼宾客们入帘,林延禄和林若麟亲自将周怀梅请入正中的上座,林延寿并秦锦及一位周怀梅的师兄便被接到帘上相陪。

    欧幼雯和安氏则被安排到了女客们的桌子。

    推杯换盏,酒菜往来,欧幼雯只应了个景,便退到后面一个清凉的地方休息去了。

    男客们要互相敬酒,沟通感,所以这饭便没有了时辰,倒是两桌女客吃得快些,李氏便安排着众人一起到后花园的水亭那边,纳凉聊天,又吩咐下人端些冰镇的梅子并酸梅汤点心等物到后花园。

    欧幼雯懒得去听这些人的家长里短,便到屋中小憩片刻。

    还未及睡着,就听得脚步轻响,却是柳氏端着两样清淡小菜并一碗白饭,一碗汤走了进来。

    “我知道您吃不下那些鱼,特意让厨房帮您做的,快起来吃吧!”

    “亏你还有这心思!”欧幼雯坐起子,“一会儿啊,你盯着点,若是看干爹和周先生他们有要走的意思,一定要来叫我,我只是困倦,非要睡一会儿不可!”

    柳氏点头答应着放下饭菜,叮嘱两句,这才忙不迭地去了。

    又过了足有一个时辰,客人们才三三两两地散了,只剩下秦锦夫妇并林延寿和周怀梅等几位亲近熟客。

    柳氏看前面忙得差不多了,便偷了空去后面把欧幼雯叫了来。

    众人又闲聊几句,周怀梅便站起来,“林兄,秦兄,如此,我便先告辞了!”

    众人忙起挽留,周怀梅却是如何也不肯,“咱们来方长,有的是机会,若麟啊,你明天一早便到我那里去,我带你去见宫见过邵总管,这邵总管是专门负责咱们这琉璃司的事务,切不可晚了!”

    林若麟赶忙答应,一行人便将周怀梅送出大门,看他坐上车去了。

    秦锦便也提出要告辞去。

    “干爹,您这刚来怎么就走,不行,说什么也要和干娘一起住上两,也让女儿好好孝敬孝敬二老!”欧幼雯只拉安氏的袖子不放。

    秦锦笑道,“干爹怎么不想,只是武馆里最近收了不少新弟子,事务繁忙。这样吧,过两天我派人来接你过去住上几,那边倒是比城里凉快些!”

    “是啊是啊,雯儿啊,我也是舍不得你呢,赶明儿我叫你大师兄来,接你过去,可好!”安氏也附和着说道。

    “好了!”欧幼雯扫一眼林若麟,“不过呢,这几怪是不行,过几我自己去吧,倒不用烦劳大师兄来接了!”

    “雯儿是不放心若麟呢!”秦锦朗笑一声,“好,时间随你定,不过,一定要去才成啊,要不让你小心我不认你这个女儿了!”

    众人听了,不由地又笑了一会,这功夫,马夫也把马车赶了过来,秦锦夫妇便话别众人,也上车去了。

    几个这才重新回到客厅,欧幼雯便向林延寿询问安儿体如何。

    “好着呢,能吃能睡的!”林延寿笑着回到。

    “能吃能睡才长得壮呢!”欧幼雯顿了顿,才接着问道,“上的阳黄可消了!”

    林延寿道,“昨儿后晌娘便说是好了些,今儿我来之前看了看,似乎是轻了不少,想来是这一两天便能消了!”

    欧幼雯点点头,这才放下心来。

    又聊了几句,林延寿也告辞走了。

    林若麟便向父亲询问那邵总管的事

    林延禄轻轻摇了摇头,“我也不太知道,只听说这位邵总管在宫里头是极有地位的,就连皇上有时候也会听听他的意见!”

    “这么大的来头!”林若麟挑起眉尖,“看来要备一份厚礼才行!”

    林延禄扬起手掌,“此事你不用心,我已有安排,保证不会让你丢了面子去!”

    林若麟张了张嘴,终是没有多说什么,林延禄便是站起来,大步走了出去,林若麟疑惑地看向二娘李氏,“爹这是干什么去?!”

    李氏淡淡扬起唇角,“若麟啊,你也累了一天了,和幼雯一起到后面憩憩吧!”

    欧幼雯隐约猜到公公必是为这明天的礼品想办法去了,便向柳氏做个眼色,将喝酒喝得脸色酡红的林若麟扶到了后面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