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上门道歉遭毒骂

    二天一早,林若麟便和父亲林延禄出了门,去准备拜师所需要的东西,并且置办酒席。

    象周怀梅这样的人,是极好面子的,他可能不钱,却不能不要场面,林家商议之后,一致认为此事应该好好地办一番。

    一是给足周怀梅面子,另一个原因也是为了林若麟着想,为了使他今后的求师之路和入仕之途起一个好的开端。

    欧幼雯吃罢了早饭,到后花园里转了一圈,觉得有些疲累了,便和柳嫂寻了一处干净的椅子休息,不由地便又想昨之事,终是觉得不去一趟林延寿处不安心,思虑一会儿,便作了决定,便立刻回了房间,取了一些银两来交与柳嫂,让她去置办一些礼品。

    柳嫂接了钱,却没有立刻转就走,而是询问道,“不知道少想要买些什么样的礼品!”

    欧幼雯想了想,算着这位二婶也差不多快要到临盆的时候,便开口道,“是要送给快要临盆的二婶,您看买些什么合适!”

    柳嫂听她这么一说,也有些犯难。

    柳氏也知道这林家二叔一家的况,知道这礼若是太轻了只怕是拿不出手,可是太贵重的话欧幼雯这些私钱哪里够用。

    欧幼雯琢磨一会儿,突然就灵光一闪,“柳嫂,您看咱们买些花布过去如何?将来生下孩子,这些布啊肯定用得上的!”

    柳氏听了,点头称好,“恩,这个主意好,到时候,把这些布仔细用丝绸包好,还显得漂亮!”

    二人商量定了,柳氏便带了钱出去购办礼物了。

    不多时,已经买了东西回来,却是棉布三匹,绸布三匹,俱是包着彩纸,颜色有艳有素。

    可巧,林若麟中午并未回来,这倒正合了欧幼雯的意思,也省是她多费唇舌解释。

    吃罢了午饭,欧幼雯稍事休息,柳氏便抱了布,二人一起出了林府,雇了一辆马车前往二爷林延寿处。

    林家别院在林府东南,坐马车并不需要太久。

    只是欧幼雯不熟识具体位置,稍稍费了些周折,不过,仍是很快就到了门前。

    此处别院比起林家老宅自然是气派上差了些,可是因为是以休省为主的别院,布局和装饰上相对却是雅致许多。

    柳嫂上台阶去扣了门,立刻就有一名小厮答应着把门拉开了。

    这位小厮想来是新请的人,并不认识欧幼雯,便向二人问道,“二位找谁?!”

    欧幼雯这会儿也到了台阶上,便向那小厮笑道,“麻烦小哥通知一声,就说欧幼雯来看二婶子来了!”

    小厮听她说是主人的侄媳妇,哪敢怠慢,一边让二人在门下凉里稍候,一边就急着跑到了内院,去通报去了。

    林延寿夫妇俩刚好都在家,这会儿正吃罢了午饭,在后院的池塘边乘凉吃着茶点,听见小厮通报说是欧幼雯来了,二人都有些惊讶。

    “老爷,我看这丫头这会儿来怕是没看着好心思!”温氏撇了撇嘴,便转眼看向了小厮,“你就说老爷不在,我这子不爽利,不便见客!让她怎么来的怎么回去!”

    小厮不急着要走,林延寿却是抬手示意他停住了,“不!让他们进来到前厅候着,只说夫人稍后便过去!”

    一个欧幼雯,他还不至于怕她,林延寿也想看看,欧幼雯究竟所为何来!

    温氏到底是不肯轻易放过欧幼雯,便向那小厮道,“你只管领他们过去坐,却不要让人送茶,其他的事就不用管了!”

    小厮急步去了,温氏却是一脸地疑惑,“老爷,您这是?!”

    “现在若麟拜入周怀梅门下,不可同而语,我倒要看看,这个小丫头过来这里是想搞什么名堂!”林延寿冷冷地扬起唇角,“现在,我还不想露出真面目!一会儿,你自己接待他们,试探一下她究竟所为何来!”

    随着小厮进了院子,欧幼雯和柳氏被他引着来到了前厅,看前厅空无一人,不由地有些疑惑,“二叔和二婶呢!”

    “哦,老爷出门去了不在家,夫人在后面有点事,一会儿便来这里见过二位!”小厮说着,便退了出去。

    柳氏便扶了欧幼雯坐到了椅子上,二人左等右等,柳嫂都等得失去了耐心,“少,我看这二夫人并不想见您,咱们还是回去吧!”

    “那怎么行,我这次来呢,一是看看这边的反应,二呢是想向二叔二婶他们道个歉,也好让他们不再那么记恨若麟!”

    二人正说着,就听得外面脚步声传来,欧幼雯看是林延寿的夫人温氏着个大肚子,被两个丫环扶着终于姗姗而来,赶忙站起来,迎了上去,恭敬叫了声,“二婶!”

    “幼雯啊,没想到是你!”温氏故意装出一脸惊讶,一边就又向着门外喊,“一群蠢货,怎么都没有倒杯茶来,真是皮子发痒了,明知道我这快要临盆的人,动不得气,却偏偏天天来气我!”

    下人们哪里敢反声,不多时,便有人送了清茶上来,送到欧幼雯侧的桌子上。

    温氏坐到椅子上,还不忘招呼欧幼雯,“幼雯快坐呀!”

    “婶娘,我看您这子,八成是要生个状元郎呢!”欧幼雯故意向她说着讨喜的话,毕竟她此来是想探听虚实,看看林延寿的反应,并不想和这位婶娘起冲突。

    “那敢好!”温氏扬起唇角,“没有子嗣,凭白的总受人欺负,你说是不是!”

    她这话是话里有话,欧幼雯怎能听不出,偏又不便开口反驳,只得含糊地应了一声,“二婶说的有理,我和若麟也是觉得子孙满堂得好,所以对我腹中这孩子也是十分珍呢,若是我也生个儿子,这叔侄二人倒是能玩到一块呢!”

    “只希望到时候不要弄出侄儿欺负叔叔的事便好!”温氏淡淡地道。

    欧幼雯知道她是暗指这拜师周怀梅门下之事,便故意顺着她话风说道,“婶子这话从何说起!”

    温氏看她故意装傻,扫一眼欧幼雯的肚子,又想起丈夫的大好前途被若麟抢了去,心中便生出一股子邪火来,扫一眼欧幼雯挑起的肚子,恨不得只将她腹中孩子一脚踢掉才好。

    温氏本不是有涵养的人,自怀了孕脾气又越发急了,之前原本是因为林延寿叮嘱她装着和气,所以才一直尽力保持着冷静。

    这会儿早已经没有矜持,不由地冷声道,“你切莫装傻,这件事不是明摆着吗,你们明知道他二叔这些天一直往周府跑,为的是什么,还不是想要多赚些钱,谋些生路来养活我们娘俩,可是你们,你们这些刻薄的,却是故意靠着之前的关系去拜师,还将家传的瓷碗都送出来,就是为了断我们的生路,你们真是好狠!”

    “婶子莫要生气!”欧幼雯看她真的动了气,忙柔声劝道,“您现在可是不宜生气,会动了胎气的!”

    “你少在这里咒我,难不成,你还想害死我的孩子不成!”温氏怒声骂道。

    “婶子,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欧幼雯怎么也没想到二人会谈到这么僵,“其实我这次来,只是想向二叔道个歉,希望他不要责怪若麟,这件事,不是若林故意插手,实际上,周先生是早就定了收若麟为徒的!”

    温氏怒意更浓,双手撑着椅背,已经站起来,指着欧幼雯的鼻尖骂道,“你这个小娼妇,却是故意来这里气我!”

    柳氏看这形不对,只怕温氏要动手,忙着护到欧幼雯面前,一边就拉住她的胳膊,“少,咱们不是还有别的事,就先走吧!”

    “如此,幼雯告退,婶子还要保重体!”欧幼雯看事已经是无法挽回,只要无奈地转离开。

    那温氏听她说什么保重体,哪里会往好的方面想,目光扫到边的茶碗,便要丢向欧幼雯,不料,她抓起那茶碗扬手,却是用力猛了,腹部便是一疼,不等她丢出茶碗,腹部已经是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

    哗啦!

    玉色瓷碗落在青石地上,应声而碎。

    温氏大声呻吟一声,子便要向后跌去,幸好两个丫环都在附近,其中一个眼明手快扶住了她的胳膊。

    欧幼雯听到她呻吟,赶忙转过脸来,迅速走过来帮忙扶着温氏坐到椅子上,一边就急声问道,“婶子,怎么了,哪里疼!”

    温氏一把推开她,“不用你这小娼妇管,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你只盼着我这孩子保不住才好……”

    她还要再说恶毒之语,腹中更是一阵疼痛,一股流已经顺着大腿留下来,洇湿了她的裙摆。

    “不好了,出,出事了……”温氏本是一次怀着子,一时间也慌了神,“我的孩子,真的,真的没了……”

    欧幼雯被她一把推开,幸好有柳氏接住,并没有怎么样,听温氏这么说,忙着就看她裙子,果然看到红了一片,颜色却不是很浓,便猜到可能是羊水破了,这孩子马上要生了,忙站起来,向众人吼道,“快,快把她抬到上,派人去请产婆来!”

    说着,她就走到温氏边,温柔地抓住她的手,“婶子,不要害怕,你这是要生了,要生了!”

    温氏这会也顾不得气了,本能的恐惧驱使下,她只是死死握住欧幼雯的手掌,含糊不清地说道,“救我,救孩子!”

    欧幼雯便和几个丫环并柳氏连抬带拖的把温氏抬到了小偏间的卧上。

    这功夫,温氏下的裙子已经是糟成了一片,柳氏去拢了窗帘,关了门,欧幼雯便吩咐几个丫环脱下了温氏的下衣。

    此时,自然有丫环通知了在后的林延寿,林延寿急急地冲进来,却是猛地甩开了扶住温氏的欧幼雯,“要是我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绝不放过你!”

    穿越之极品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