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桃花不解离别恨

    经过几天的休整,事也算是基本做了了结。

    林若麟的窑场暂时关闭,工人们结了工钱遣散,大家虽然感念东家的好,到底还是要吃饭养家,也便无奈地各自退散,唯独欧阳先生怎么也不肯走,林若麟拿他没办法,只好让他留下来看窑场,由着他自己做胚烧瓷娱乐自己。

    店子里这边,阿福含泪告辞,陈总管因为老家是龙安,家中尚有家人孩子,仍是随林若麟回京,去留到龙安后再做打算。

    欧幼雯这次因为水生受了伤,陈禄便提前过来帮着照看,顺便做些交换的工作,因为是照旧经营,也没有什么改观,不过是换了个主人,伙计们并不受影响。

    这几天,柳嫂和欧幼雯只是忙着收拾东西,挑那些贵重不能丢弃地带着,不能带走得只管留下来交由欧幼晴和陈禄保管使用。

    如烟这几天是一直往水生家里跑,虽然面上还没有说清楚,实际上也就是相当于配给了水生。

    这些天,欧幼雯的怀孕反应也渐渐平息了,虽然一直在心中提醒着自己不要着急上火,她也难免地有些郁气了,只是为了腹中孩子,不想吃也要强吃些进去,有柳嫂子照顾着,到也安然。

    林若麟这边一应事都已经处理妥了,二人商量一番,便决定即起程返京,先是派了陈总管带了一些东西先回去,主要是通知家中一声,做好准备。

    欧幼雯感念着这里的亲友,便在望福楼订了桌席,把大家全叫过来,吃个告别饭。

    欧幼晴夫妇、孙二嫂夫妇、阿福、周成、如烟、柳氏母女……就连受伤在家的水生也托着胳膊来了,众人满满地坐了一桌子。

    桌上酒菜丰盛,却是没有一人食旺盛,大家表面上喜笑颜开,心里却都存着一股离别之意,桌上的气氛便显得有些压抑。

    欧幼雯看大家脸上表,微笑着端起了面前的酒杯,一边就向林若麟递了个眼色,对方便和她一起从椅子上站起了起来。

    “这些天来,多靠着在座的诸位帮忙,我和若麟的生意才能支撑到现在!”欧幼雯轻叹了口气,“现在这种况也是实属无奈,这杯子我和若麟敬各位,诸位辛苦了!”

    “少,你现在不易饮酒!”柳氏轻声劝道。

    “没事的,我只饮这一杯!”欧幼雯向她笑笑,与林若麟对视一眼,将手中酒杯送到唇中,一干而尽。

    林若麟明白她的心思,也不劝阻,只是与她同时向众人扬扬酒杯,将杯中酒饮尽,一边向大家亮着杯底,一边说道,“幼雯说的正是我想说的,谢字我便不多说了,大家今便饮到尽兴吧!”

    大家同时站起,各干了自己的酒。

    柳氏便重新拿了杯子,帮欧幼雯倒上清水来。

    欧幼雯带了头,大家也就放开了,各自倒了酒分头敬过来,自然只说些祝福之词,也或者说些他再聚之话,虽是笑着,却也是难免有些伤感。

    尤其是欧幼晴,想到妹妹明便要远赴他乡,虽然是早有心理准备,却是如何放得下,心中那份担心藏也藏不住,只是拉了妹妹的手,握在手中紧紧的。

    “咳!”一声轻咳,孙二嫂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手中捧着一满杯的酒,“幼雯姑娘,这一杯呢我敬您二位,我这人呢说话直,若是这话说出来不中听,您可别介意!”

    欧幼雯向她露出一个微笑,“二嫂这句话说的,咱们处了这些子,我是什么脾气秉您还不知道,有话尽管说!”

    孙二嫂朗朗一笑,“要说幼雯妹子这脾气,那真是一等一的好!其实啊,我觉得大家这么愁眉苦脸地没必要,我知道林少爷呢这次是栽了跟头,这好运背运是接着来,这事就算是过去了,我想啊,凭着二位的聪明才智,用不过太久便能东山再起!”

    “二嫂这话说的好!”水生也站起来,“少爷,少,若是后你们忙不过来,水生我便到龙安给你们帮忙去!”

    “好!”欧幼雯和林若麟齐声应道。

    推杯换盏,不知不觉间,这桌酒席却已经是吃到半夜。

    柳氏担心欧幼雯的体,便低头劝大家回去,众人也知道欧幼雯是有子的人,便站起来,与二人惜别一番,各自分头散去。

    柳氏便和如烟二人将欧幼雯和林若麟扶下楼,步行返回家中。

    林若麟也是感伤,不免便多吃了几杯,便有些头重脚轻的。

    回到家中,柳氏忙着去倒了些浓茶来给他醒酒,又帮着铺好被,扶着林若麟到上躺下,去了鞋袜,这才和如烟二人退出了房去。

    欧幼雯剪短灯芯,走到边,拧了一只湿毛巾帮林若麟擦了把脸,正要离开,却被他一把拉住。

    “幼雯,我觉得自己好没用!”林若麟猛地睁开眼睛,那对平深邃的眸子里明显地充着血。

    “这事哪里怪得了你!”欧幼雯温柔地覆住他手掌,“你今可是喝了不少酒,不要多想,快些睡吧,明天咱们还要赶路呢!”

    林若麟轻轻点头,手臂却是伸过来拥住了她的腰,只把耳朵贴着她的小腹上,喃喃地道,“孩子,爹爹后一定会东山再起,让你们母子过上好子的!……”

    说着说着,却是昏沉沉睡去。

    一夜无话。

    二天 一早,欧幼雯是早早就醒了,看林若麟还在睡着,便轻手轻脚地下了,穿戴整齐走出屋子来。

    柳氏早已经准备好了早饭,看到她出门,忙着迎上来,“饭菜早已经准备好了,行李我又盘点了一番,应该是万无一失!”

    欧幼雯点点头,“少爷还睡着,不急叫他,你去把如烟叫到你屋子里来,我和她说几句话!”

    说罢,她便自顾自地进了柳氏的屋子。

    不一会儿,柳氏已经将如烟叫了来,将她让进屋子,柳氏便自动领着燕儿走出去了。

    欧幼雯拉了如烟的手掌,让她坐到自己侧,“我们今便要走了,只你一个人留下,后若是觉得高兴,便留下,若是觉得不痛快,只管到龙安去寻我们,便是吃糠咽菜,也有你一口!”

    如烟肩膀一颤,眼泪已经流了下来,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只是抱着欧幼雯的肩膀,抽泣不止。

    欧幼雯拍着她的后背,“不过呢,我看这种机会不大,水生那小子,哪里舍得你去和我们受苦!”

    她本意调侃,听到如烟的耳中却是别添伤感,“少只是笑我,我一会儿便和少一起回龙安去!”

    “好了,别耍小孩子脾气!”欧幼雯扶起她的肩膀,轻抚掉她脸上的泪痕,“以后呢,你也不能这般任了,也该懂事了,明白吗!”

    说着说着,她自己也带了些哭腔,忙着就抹一把眼睛,站起了子,“时候不早了,我去看看少爷起来没,你和柳嫂去备饭吧!”

    欧幼雯回到卧室,林若麟已经穿戴整齐,正把玩着她每都从头上取下来放在枕下的那支瓷簪子,看到她进门,抬起脸来,送过来一个微笑。

    “刚才看你睡得香,没敢惊动你,现在帮我把簪子别上吧!”欧幼雯边说边坐到镜子前。

    林若麟走过来将那簪子仔细插在她的发间,看着她光秃秃的头饰,心中不由地一酸,“后,我定要送你最好的首饰给你!”

    欧幼雯离开椅子,转面对他,“最好的首饰已经在我头上了,好了,去吃早饭吧,马车很快就回来的!”

    林若麟扬起唇角,嘴上没有说什么,心中却是暖融融的一片。

    几个人吃饭的功夫,一应送行的人却已经到了,全不是空着手,却也不是送得什么贵重之物,不过是些燕京的小吃和特产,说要带给林家老爷子和老太太尝尝。

    这样的礼物,欧林二人自然不会推辞,只是笑着接了。

    一会儿,小伙计又报马车来了,众人便齐力将行李箱子等物抬上马车。

    欧幼雯又叮嘱姐姐仔细体,再叮嘱水生好好照顾如烟,这才上了前面的马车,挥手告别众人。

    大家免不了又是惜别一番,掉了几颗泪,马车这才行动起来。

    欧幼雯到底也是女人,虽是子淡,却也是心中感伤,眼睛也是湿湿的,林若麟温和劝她几句,便将她拥到了怀里。

    一行四辆马车,便藏着这对年轻夫妇和柳氏母女并一应行李漫行向龙安而去。

    时值仲

    燕京南城外的桃花林开得灿如云霞,一直铺到天边,只把人的眼睛都刺得有些疼。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