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 初别离春日细雨

    “另外,姐姐可以把那黑芝麻口味的米粉每冲给他些吃!”临起,欧幼雯又叮嘱欧幼晴一句。

    黑芝麻类米粉不仅有黑芝麻,还有黄豆和一些粗粮,黑芝麻可以补锌,豆类含钙丰富,刚好可以互补,这一点,她也是看到库房才猛然想起。

    从店子里告辞出来,坐到车上,欧幼雯一边就寻思着,后有时间,要好好整理一下自己所了解的育婴知识,到时候,可以印成小册子,附在米粉袋上赠送,这样也可以让更多的孩子享受到“后现代”健康知识的福泽。

    回到店中,欧幼雯只觉得上倦怠,上前面店堂里坐了一会儿,便站起来,走到后面院子。

    柳氏和如烟正坐在台阶上和燕儿择菜,抬头见她脸色有些苍白,关切地问道,“少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上倦怠的很,想来是这些天有些疲累了,我到里面躺一会儿,有事只管叫我!”欧幼雯向她们摆摆手,就进了里面,躺倒上,扯开薄被盖在上,本只是想躺下休息一会儿,没想到,竟然是片刻就真的睡着了。

    柳氏终是不放心,起进来,看她睡着了,也没敢打扰,复又退了出去。

    这一天,林若麟却是回来的比平都早,听柳嫂提起欧幼雯子不爽利,忙着就进屋来看,又轻试她额头,感觉她额头清凉,似乎还有些汗意,这才稍稍放心了些。

    欧幼雯这才却是睡得差不多,被他这一动,便清醒过来,缓缓睁眼看是他回来,就伸了手来抓住他手掌,“今儿怎么回来的早?!”

    “这批瓷器已经全部出了窑,就等明天一早装车送到龙安去,所以我便早些回来陪你!”林若麟反握住她的手掌,“我听柳嫂说你子不爽利,不如明天让柳嫂陪你到慈安堂里让大夫把把脉!”

    “不用!”欧幼雯扬起唇角,“我只是睡多些,没事的,想来是这些天劳累了些,只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林若麟听她这么说,又看她精神不错,也不像是有病的样子,也就放下心来,只是叮嘱她一定要好好休息,万不可把子累坏了。

    “还说我,我看啊,该休息的是你!”欧幼雯坐直子,一边就抬手轻抚他脸庞,“看你这眼睛,里面都是血丝,等明天交了活计,你给我好好地睡上一觉!”

    知道她在关心自己,林若麟心里暖暖的,握了她的双手在自己掌心,他只是开心地笑着,“娘子大人放心,等我把这批骨瓷送到福州回来,一定好好睡上他三天,然后再好好地陪娘子三天!”

    福州?!

    那可是距离这里几百里的南方重镇!

    欧幼雯一听便皱起眉头,“怎么,这么远还要咱们送货?”

    “没办法,谁叫对方和爹是多年合作的好朋友呢!”林若麟故意做出向往的样子,“听说,福州出美女,这次我倒要去见识见识!”

    “来回上千里的路,只怕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吧!”欧幼雯有些不舍地问道。

    “我和陈总管商量了,将骨瓷拉到周家埠走水路,这样要省不少时间,大概十天便能回来!”

    “我看还是稳妥而行,还是走陆路吧,走水路就怕天气不好!”

    “不用担心,现在不过是初,下不了大雨!这条路,我也走过几次,娘子只管在家里安心等我回来就是!”林若麟信心十足地说道。

    欧幼雯听他这么说,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外面柳氏又唤二人吃饭,她便掀被下,和林若麟一起到外面厅里吃晚饭。

    吃罢饭,二人又聊了几句闲话,欧幼雯便将林若麟赶到上休息去了,她看了卷书,又出来仔细查看一圈,这才重新回到房中。

    二人同枕而眠,一夜无话。

    直到二,欧幼雯早早就起来,为林若麟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物,又仔细叮嘱他万事小心,这才依依不舍,将他送出门外。

    这还是二人成婚之后,一次分开,看着林若麟渐渐远去的背影,欧幼雯只觉得一颗心似乎也空洞起来。

    “少,你这几子不适,还是回去再睡一会儿吧!”如烟轻声劝道。

    欧幼雯向她点点头,躺回上,却也怎么也睡不着,索就寻了纸和笔来,整理她之前所学的育婴知识。

    转眼间,已经是过了三,这一天睡到半夜,突然响起雷声,只把欧幼雯惊醒。

    听着外面的雷雨声,她不由地一阵担心,忙着就披衣出来,开门查看雨

    这还是入以来的一场雨,下得倒是不大,只是因为初次打雷,显得夸张了些罢了。

    看雨不大,欧幼雯这才稍稍放了些心,可是在最心底,却怎么也放不下,这一夜,竟是不能成眠。

    直到临近清晨,这雨一点点地下了下去,她也才迷糊着睡去。

    哪想这睡是睡了,偏又作了恶梦,只梦见雪白的骨瓷器碎了一地,欧幼雯惊叫着醒来。

    外面送早餐进来的柳氏听到她的声音,忙就进来查看,“少,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做个恶梦!”欧幼雯抹了一把额头,手掌里全是汗,看着掌心,她的心只是一阵乱跳,“下了这一夜的雨,也不知道少爷的船会不会受影响!”

    柳氏忙绞了毛巾来递到她手里,一边就宽慰道,“您放心吧,这点雨不碍事的,过不了几,少爷自然平安回来!这梦啊都是反的,您梦到碎瓷,不正是应了这岁岁平安吗,少爷肯定是平安无事!”

    欧幼雯点点头,这才推开棉巾来擦脸,喉咙里却是突然涌上一股酸气,不住就要呕吐,她忙用那棉巾捂了嘴,却只是吐出一口酸水来。

    柳氏忙着就拍她后背,一边又倒了温水来给她漱口,“少爷只叮嘱我要小心照顾您,我看啊,等一会儿头出来,去去水气,我陪您去让大夫把把脉吧,这些天,您这子总是不对头!”

    欧幼雯也担心自己是真的生了病,也就点头答应。

    这功夫,如烟也走了进来,服侍她穿衣裙,柳氏就端了腾腾的早餐来。

    闻到那包子的味道,欧幼雯不住又是一阵干呕。

    “少,这是怎么了!”如烟只是着急,帮着她又是拍又是揉的。

    柳氏却是站在一边,细细打量欧幼雯,突然就轻笑出声,“少,我看啊,这次真要向您道喜了!”

    欧幼雯好不容易才止住腹中翻滚的酸气,在椅子上坐了,喝了口粥,这才轻声问道,“嫂子这话从何说来?”

    柳氏将那清淡小菜向她的面前推了推,“少倦怠贪睡,闻不得这腥味,八成是有了子,这岂不是喜事!”

    经她这一提醒,欧幼雯在心中暗暗计算,这月已经过了初十,她的月事却是还未曾来的,直比平时要晚了五六,她只当是因为忙碌推迟了,却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原因。

    现在想来,她的种种表现和上的感受,还真的很像是怀孕的体现,只是她自己并未向这边去想,反而忽略了这种可能。

    “这可是大喜事,如果老爷和夫人知道您有了子,不知道要多高兴呢!”如烟兴奋地说道。

    “还不知道是不是呢!”欧幼雯斜她一眼,心里却也是喜滋滋的,“过会儿,你且陪我到慈安堂走上一趟!”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