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 拜公婆若麟梳妆

    二,欧幼雯一觉醒来,仍是被林若麟圈在怀里。

    虽然上倦怠,她一点也不想起,无奈现在新为人妇,知道这样总是不行的,便使劲将那种想要继续赖下去的想法挤到一边,小心地探出手臂到被外捡着自己的衣物。

    “醒了!”林若麟感觉到她的动作,下意识的缩紧了胳膊,一边就在她颈后吻了吻。

    “快起来吧,一会我还要向爹娘敬茶呢!”欧幼雯只担心他再搞什么小动作,顾不得寒冷,就从他怀中挣脱出去,将手中的衣服到了上。

    林若麟翻了个,笑眯眯地睁开眼睛看着她的背影欣赏了一会儿,这才懒洋洋地挑了被子,抓了中衣上。

    当当当!

    外间突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等一等!”欧幼雯心中一急,也顾不得寻衣服,便抓了昨天穿的喜服往

    林若麟趿了鞋下地,却是抓了她的手掌,“好了,你且站在这里不动!”

    欧幼雯不明就理,只得到边坐下,只扯了薄被来披在上,林若麟就到外面开了门。

    只听得脚步轻响,却是两个穿粉着绿的丫头捧着水毛巾等物,依次行了进来,在前站定向欧幼雯行礼,“如烟(鸣翠)拜见少!”

    林若麟就随便从梳妆台的钱袋子里抓了些碎银放到二人手中,“行了,这是少赏你们的,没看少上只着中衣,还不快去伺候!”

    两个丫头收了赏钱,脸上更添了些喜色,忙着就放下手中的盆子,那穿粉的如烟便到外面柜子里取衣裳,穿绿的鸣翠就弯了腰去收拾地上散落的衣物。

    那边如烟已经捧了两衣服过来,行到她的面前,“少,您是穿这珠粉的还是穿这水蓝的!”

    欧幼雯几时有过这种待遇,一时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穿珠粉的吧!”林若麟一边向从外面衣柜里取出的一浅米色锦袍里伸着胳膊,一边就走过来替她下了决定。

    鸣翠这会儿也收了衣服,只把那衣物一应堆在盆子里,就上来帮林若麟系扣子。

    如烟就捧了那珠粉的锦袍来,往欧幼雯上披挂。

    这功夫,欧幼雯才算是接受了现实,也就乐得偷懒,只把胳膊一抬,任那如烟帮她上棉裙又系了扣子。

    衣服穿戴了,两个丫头又伺候着二人洗了手脸,净了口,如烟就将欧幼雯拖到镜前,要帮她梳妆,林若麟却走过来从她手里拿了梳子去,“你们只管去收拾别的,这梳头发的事却是不消你们动手!”

    说着,他就上前来,将欧幼雯的黑发理到肩后,用牛角梳子轻轻地梳理起来。

    两个丫头看这一对如此恩不住偷笑一回,就去理那凌乱的被。

    欧幼雯从镜中反光看到二人走向边,想看那白绢,本能地就要起,却被林若麟按在椅子上,“别动!”

    欧幼雯心中急切,偏又无法出口,“可是……”那……

    林若麟低头凑到她的耳边,“她们此来,为得便是那个!”

    欧幼雯一怔,稍侧目,果然见那如烟红着脸将那白绢仔细折了,装在托盘上用红绸盖了,端到外面去了,只剩了那鸣翠一人收拾。

    她心中这才恍然,在这个时代在初夜的红是多么重要!

    这么一想,她也就安了心,重新转向镜子,却只是好奇地看着林若麟,“你真的会梳头?!”

    林若麟只是笑而不语,很灵巧地在用她的头发在头侧拢了一个垂不垂,似坠非坠的圆髻,用发夹固定了,插了那只陶簪,只在左耳后剩下一绺,垂在前,这才从梳妆台上取了几只小巧的金蝴蝶来,仔细比量,错落地别在她的发上。

    左右打量一番,又轻轻梳理一下欧幼雯刘海,林若麟这才轻声问道:“怎么样?!”

    欧幼雯借着那新镜细看,只见这个发式既简单又利落,温婉中还透着些俏皮,正合了她喜欢简单的心思,心中十分满意,嘴上却是故意说道,“我原本以为你这手也就是对付那些泥巴,没想到梳头也这般厉害,想来时常为人梳妆的,只是为何这般小气,只懒得给这么几个小小的金蝴蝶!”

    她这一番揶谕中,还隐约包含着一丝酸酸的醋意。

    林若麟扬起唇角,“我哪里给人梳妆去,不过是小时候喜欢给娘亲梳头罢了,这么多年,这手艺真是减退不少!”

    欧幼雯偷看他目间,隐有伤感之意,忙站起子,轻握他手,“我只是玩笑!”

    林若麟尚未开口,那之前走了的如烟已经重新进了屋子,“少爷,少,夫人有话,让您二位到前厅里用早餐!”

    欧幼雯知道,这就是姐姐之前向她提醒过的二敬茶时间了,知道这事不能儿戏,忙将林若麟按到椅子上,把他的头发简单地梳顺了系成一束,二人就离开祥麟院,在如烟的带领下一路穿廊过院,到了前厅。

    大厅里,林延禄兄弟并二位夫人分左右坐着聊天,听到脚步声,立时顿住了话头,向门口看来。

    林若麟笑着牵了欧幼雯的手迈过台阶,就松开她手掌,走到堂中地毯上跪下,“若麟问爹娘、二叔二婶的安!”

    “好!”林延禄满意地点点头,“从今儿起你也是成家立业的人了,以后还要收敛些子才是!”

    林若麟只是满口答应,“爹教训的是!”

    李氏就忙着起将他从地上拉起来,“行了,快起来吧!”

    林若麟站起坐到林延寿的下首,如烟就将准备好的茶送到了欧幼雯手中,“少,给老爷敬茶吧!”

    欧幼雯向她点点头,就走上前来,到林延禄前,跪下去,双手高举起了手中的茶杯,“爹爹,喝茶!”

    林延禄笑着接了,李氏就忙着送一个红包到她手里,欧幼雯道了谢,这才将红包交给如烟拿了,又接了一杯新茶来,递了李氏,又敬了林延寿,她缓缓起,没想到如烟又送了一杯茶过来,欧幼雯看一眼坐在安氏下首的那位丰姿优美的年轻女子,之前她并未见过这个女子的,猜着是林延寿的夫人,又怕叫错了,便有些疑惑地向林若麟看了过去。

    林若麟看出她的担心,忙介绍道,“幼雯,这是二婶!”

    欧幼雯知道这杯茶是免不了的,忙走过去,跪下,将茶奉了起来,“二婶喝茶!”

    那二夫人温氏原也是大户人家的女子,嫁到这林家做了林延寿的填房夫人,引了不少闲话,又是个自尊的脾气,生怕别人对她有丝毫的怠慢。

    现在看欧幼雯迟疑一刻才送过来,她心中已有几分不甘,碍着林延禄的面子,也不好发作,只是沉着脸从欧幼雯手里接了茶杯来,揭起盖碗,轻轻地啜了一口。

    一口铁观音入了口,她只觉得口一阵翻滚,干呕一声,突然就控制不住地将口中的茶水吐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