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洞房花烛春宵夜(下)

    感觉到唇边有东西隐约滑过,欧幼雯猛地惊醒,待到看清是林若麟,这才轻吁了口气,尚未开口,空的肚子已经咕噜噜地叫了起来。

    “饿了?!”林若麟轻扬唇角,转从桌上端了那还冒着气的饺子,“刚滚好的饺子,趁吃吧!”

    没有外人,欧幼雯就也不客气了,接了盘子在手中,就要抓向林若麟手中的筷子。

    林若麟却收臂闪过她的手掌,一边就夹了一只饺子到唇边,试探着咬了一口,感觉冷适口,这才将剩下的一半送到欧幼雯唇边。

    欧幼雯看他一眼,也就张了口,含了好饺子,只嚼了两口,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怎么,好像没煮熟?”

    林若麟咽下口中的饺子,“你是说,生?”

    “是啊,你没吃出来,这饺子是生的吗!”她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了林若麟,这饺子里的白菜还咯吱咯吱的,他怎么可能没吃出来,挑起了眉尖,欧幼雯努力咽下口中还夹生的饺子,“你不会是喝多了吧!”

    林若麟笑着看着她微皱的眉尖,重新夹了一个饺子在筷子上,仍是自己先咬了一口,将剩下的一半送到欧幼雯唇边,“尝尝这个!”

    欧幼雯含在口中,嚼了嚼,仍是摇头。

    “还生?”

    “生!”

    一连如此,直吃了有四五个,林若麟这才放下了盘子,“咱不吃了,我看,生个四五个已经够了,再多了,我只怕娘子这子吃不消!”

    欧幼雯先是一怔,接着已经明白过来,扬起粉拳击向他口,势头作得很足,真正击中体,却是力道全无,“你,无赖!”

    林若麟笑着握住她的拳头,探手端了饺子边那碗百合莲子羹来,用勺子盛了送了她的唇边,“吃这个吧!”

    欧幼雯这才却是坚持把碗和勺子送到林若麟面前,“你先吃!”

    林若麟知道她是怕这粥有诈,大口地吞了,这才笑着说,“快吃吧,这个肯定是熟的!”

    欧幼雯这才试探着吃了一口,只觉鲜香可口,微微有些甜,倒直真是烂熟,这才放心地吃了起来。

    她吃的专心,林若麟却只是坐在一边,仔细看她,注意到她细腻脖颈上斜探出来的那只蝴蝶陶簪的一角,心中不由地一阵温涌动。

    这功夫,欧幼雯也把一碗粥吃了个干干净净,只把个空碗放到小桌上,回头看林若麟正目光切地看着她,她刚刚平静下来的心不由地又是一阵小鹿乱撞,忙站起,“我,我去把首饰摘了!”

    林若麟哪里肯放她走的,探手已环了她的腰,将她引到自己膝上坐下,手指就指了她的发间,“以后,这些小事我甘愿化劳!”

    轻手轻脚地来帮她摘着头上的各色饰物,林若麟最后才捏住了她那只陶簪,缓缓地扯出了簪

    陶簪在手,欧幼雯的黑发失去依托,立刻就倾泻而在,晃出一片幽蓝的光影。

    林若麟将那陶簪置于枕下,手指便滑入了那柔韧的青丝,一边用手轻轻梳理着,一边不将唇凑到她的耳际,轻声道,“唤我!”

    “若麟!”欧幼雯红着脸唤道。

    林若麟轻咬她的耳垂,“叫错了!”

    被他这轻轻一咬,欧幼雯的子已经软了半边去,哪里还敢看他,只垂了眼帘,细若纹绳地唤道,“相公!”

    “没听到!”林若麟扬起唇角,顺滑入她的颈窝,又轻轻地咬了一计。

    欧幼雯不由自主地缩起子,喘着气唤道,“相公!”

    林若麟朗笑一声,稍一动力,已将她打横抱起,平放到锦之上,唇瓣却是顺着那颈部的曲线滑上来,一路吻过香颈,来到她的唇边,仔细看她眉眼,终于吻将上来。

    轻轻地吻,细细地感受到那唇瓣的香软和甜蜜,林若麟的呼吸也一点点地急促起来。

    感觉到他的舌尖一直探寻着深入,欧幼雯呢喃一声,直接放他入了城。

    他的舌尖贪婪地掠过她的唇齿之间,终于将她的舌裹了去,细细地品尝起来。

    唇舌在她的口中攻城略池,林若麟的手指早已经不安分地滑下去,捏住了她喜服的腰带,试了几次,竟然是无法逾越。

    气喘吁吁地松开她的唇瓣,林若麟的语气里满是懊恼,“这衣服凭是刁钻!”

    欧幼雯喘了口气,缓缓坐起来,这才红着脸,轻轻指了指腰侧的搭扣。

    林若麟甩掉脚上的靴子,这才将手指移向了她腰间的搭扣,指尖转动,已将那碍事的束腰解了去,顺势褪去了她大红的嫁衣外袍去。

    看林若麟再次探手过来伸向她腰部中衣的布扣,欧幼雯呢一声,忙扯了那绸被钻进去,下压了一只金果子,她轻呼了一声,猛地坐了起来。

    林若麟这会也除了自己的外袍去,看着她后的金果子,只是大笑不止,就挑了那被去,将她抱了,一只手就将上的一应杂物指到下,这才将怀中人儿重新放到枕上,缓缓地凑了过去。

    欧幼雯被他吻得喘连连,感觉到他的手指探向中衣的衣扣,她忙扯了那帐上的线带,将厚实的帐帘放了下来,遮住了外面的灯光。

    林若麟只是不理会,手指便灵巧地解了那一一的障碍,手掌便探到她的背上,捏了那赤红肚兜的系带。

    轻轻拉扯,顿时色无边。

    欧幼雯无处躲藏,只把子向他怀里钻去。

    林若麟早已经是不能自持,只把她轻轻扳平,仔细用手指感受她的所有轮廓。

    无限温存,自不必言说。

    终于,尽数把那防御物褪去,肌肤相亲,**相见。

    几经厮磨,伴随着一声呻,那原本无暇的白绢,便染上了一朵艳的梅花去。

    犹过了半刻,感受到下的人儿放松许多,林若麟这才重新吻上她的细颈,粗喘在她耳边道,“娘子,相公来了!”

    欧幼雯哪里还能答话,只是缓缓拢了双臂,环了他的颈,轻轻地恩了一声。

    罗帐轻抖不止,许久才渐渐来息。

    落在地上的绸被重新拉上了去,裹了那对滚烫的体,单手轻拥住怀中那小的子,林若麟的手指轻轻地挑了欧幼雯的下巴,“还疼吗?”

    欧幼雯不看他,只是用手指把玩着他的一绺头发,轻轻摇头,感觉到他再次,她本能地向后缩了缩。

    林若麟轻笑着拥了她的背,“吻我,今便放了你!”

    欧幼雯挑起目光,注视着那满目温的人儿,明知他不过是假意笑语,仍是嘟了嘴唇将自己送了上去。

    青石地板上,那只枣儿叠了花生,木桌上,一对红烛含对视。

    窗外的那颗玉兰,一枝新芽悄悄萌出,好奇地窥视着这的初夜。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