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柳嫂巧绊三样馅

    燕京城的规矩,逢三归宁。

    二十四,欧幼雯仍是早早起来,并柳氏二人洗菜炖菜准备着招待客人。

    正忙碌着,刘家三口子也来了,却是应了之前欧幼雯的约。

    有了刘嫂帮忙,欧幼雯也就放了心上街,去铜锣街那边把孙二嫂一家请了来。

    待到她请了人回来,欧幼晴夫妇也坐着车来了。

    寒暄几句,便齐齐到了屋里坐着,欧幼雯端茶送水,其乐融融。

    柳氏在厨房忙碌,孙二嫂只把各色酒菜一样样地摆上来,待到菜品准备好了,欧幼雯又到厨房请了柳氏来,燕儿带着孙二嫂家的两个孩子在外面玩耍,几个大人便围着桌子坐了。

    喝酒吃菜直到下午才散了场,欧幼雯也没和姐姐说两句话,看时间不早,又忙将他们送回去了。

    燕京这边的规矩,新媳妇是不能看娘家的灯的!

    二十五是燕京的集会,欧幼雯购置了一些鱼并各色礼品,等到了二十六,便找了辆马车来,分别送到了城外的刘嫂家、孙二嫂家、陈禄并水生家,这一天也就混沌过去了。

    二十七这天,欧幼雯在家美美地睡了一天。

    二十八,她又提了些礼物到那木匠张师傅家走了走,这年下的事就算是彻底办完了。

    今年却是小年,没有三十,二十九便当了三十来过。

    没有什么事,欧幼雯便起的得晚,睁开眼睛,只听得柳氏在院中轻声训斥燕儿,却是让她把声音压低些,不要吵到欧幼雯。

    欧幼雯扬了扬唇角,翻了个,又在被中赖了一会儿,这才翻起来,抄着手走出了房门。

    只见柳氏正和燕儿在那里抖落着前些天采买回来的灯笼,边的花池子边上摆着窗花、对联等物,看到欧幼雯,燕儿立刻就扬起唇角,“姐姐,快来一起挂灯笼!”

    这等事,欧幼雯也是多年没有做到,心中童膨胀,立刻就走过来和她们母女一起忙活。

    大红灯笼挂上房门,店门口,各个门口俱是把对联贴上了。

    带金字亮点的纸,祝福喜庆的词,迎的窗花,处处都洋溢着浓郁的年味。

    “姑娘,你看这财神供哪儿?!”柳氏边说边抖开手中的财神画。

    欧幼雯接过燕儿手中抹好浆糊的福字倒着贴在门页上,这才侧头答道,“我看,就贴到库房旁边的小厅去吧,仔细摆些供品!”

    “行!”柳氏答应着对了。

    欧幼雯和燕儿两个又将剩下的出门见喜并几个福字贴了,这才回到屋里,用温水仔细地洗了手上粘着的浆糊去。

    换了干净的衣衫,注意到挂在颈上林若麟送她的那块暖玉,欧幼雯用手指小心地捏起来看了看,想着瓷行那边怕是还没有贴个联,忙着就把头发梳了,装了些散钱来到院子里,拿上剩下的联和灯笼,剩下的浆糊,带上燕儿,向柳氏支会一声,出了门。

    来到北城的那家老店,将灯笼支开挂上,对联和福字各处贴了。

    欧幼雯又在旁边的街上买了最好的对联并福字,就带着燕儿上了铜锣街,果然,瓷器店门外尚未粘上对联,她们两个一阵忙活,又到孙二嫂家借了椅子来,把对联和福字贴了。

    还了椅子,在孙二嫂家坐了一会儿,二个人重新回来南城,柳氏早已经做好了午饭,三个人围着桌子吃了,柳氏收拾了东西,就取了面盆活面,准备包饺子。

    这一回,却是准备了白菜猪,牛大葱并韭菜素什锦三样馅子。

    欧幼雯一边捡了筷子包饺子,一边就好奇问道,“为什么准备三种馅呢!”

    “我也刚想问呢!”燕儿也附和道。

    柳氏一笑,“这个啊,倒是我们老家的规矩,三十晚上并初一不能吃一样的馅子,取个新年新气象的意思,这白菜馅意喻百财,是祝姑娘明年财运大开,这牛馅取义牛气冲天,是祝姑娘明年一年运势冲天,至于这韭菜素什锦的么,却是守夜子时吃最好,我家老家那边说是,若是有人共同吃这韭菜什锦的饺子,就会意相通,天长地久呢。”

    “柳嫂子倒是好甜的口,这么说我还真要多吃几个!”欧幼雯只是笑得合不拢口,心中像想起那林若麟若在燕京,倒要请他一起来吃,这么一想,不由地又扬起唇角自嘲,他家家大业大,别说这菜馅饺子,山珍海味还不是随意吃去。

    “娘,什么叫意相通!”燕儿却是好奇地开了口。

    柳氏停下手中擀皮的动作,“就是说两个人不用说话,便要了解对方所想,十分有默契!”

    “那是不是就像我个幼雯姐姐呢,刚才我们也没有商量,就同时想问为什么要拌三种馅子!”燕儿眨着一双大眼睛,天真的问道。

    她语音未落,欧幼雯和柳氏已经同时失笑出声。

    欧幼雯就用手臂拥了她的脖子,笑道,“不错,就是这般,等今晚上,咱们一起守岁,一起吃这素什锦的饺子!”

    “好啊,咱们和娘一块吃!”燕儿拍手叫好,柳氏扫了一眼欧幼雯,却是没有出声。

    有个精灵般的燕儿,欧幼雯和柳氏倒也省得清闲,包着饺子只是笑声不断。

    外面天色渐渐沉下来,鞭炮声也就越加丰富起来。

    这边三样饺子也包完了,柳氏只管收拾东西,欧幼雯就带着燕儿,取了些鞭炮烟花等物,到了院子里。

    取了燃香,先把那烟花引燃了,二个人便躲到廊下。

    火星一阵闪烁,随着一声不大的声响,烟花便接二连三喷出来,在半空中炸出颜色各异的彩花来。

    仿佛是呼应他们似的。

    东边、西边、北边、南边……鞭炮声和炸开的烟花此起彼伏。

    吃罢了饺子,三个人围着那摆着花生、瓜子并各色果子的桌子,边吃边聊,燕儿不时地唱上一个过年的童谣,时间便一点一点地过去了。

    外面敲过二更的梆声,柳氏就一个接一个地打起哈欠来,便向燕儿道,“燕儿,娘只是撑不住了,咱们两个先睡去吧!”

    燕儿哪里肯的,只说要和欧幼雯一起吃那素什锦的饺子。

    欧幼雯虽然觉得自己一人无趣,但是知道这柳氏这些天来劳累,也就帮她劝那燕儿,只说留着明天和她一起吃,燕儿这才答应了,和柳氏一起出了门去,到前进的卧室休息去了。

    欧幼雯仔细检查了门户,这才重新回到屋子里,看着那桌上晃动的红烛,心中只是一阵寂寥,从衣领里把那带着她体温的锁形玉坠取出来,用手指细细地揉着,轻叹一声,也没了吃的兴致,到外面把烧地龙的炉子里加了炭,外屋柳氏搬进来温酒的小火炉也加了炭,这才重新回来,躺到被窝里,只取了一卷书来翻看着。

    街上渐渐又有了鞭炮声,三更的梆子也隐约传来,欧幼雯拢住书页,知道这年是真真切切地要来了。

    哐!

    门外突然传来不大不小地一声异响。

    欧幼雯不由地心头一紧,心中暗忖,莫不是贼人上了门?!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