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送暖玉若麟夜别

    按照燕京一带的规矩,刘嫂和刘大哥一家三口随着轿子到陈家,欧幼雯并水生等一应伙计却是直接到陈家去。

    在燕京城的主要街道上转上一圈,花轿只挑那街名吉利的地方走,鼓乐不停,鞭炮连响,待到整个队伍来到陈家巷子前,东边的太阳早已经升了起来,将陈家院里的大红喜字映得通红。

    与陈家熟识的老邻便故意使了孩子和半大的小子来抬轿子,燕京称之为“拦钱”,陈家本家的嫂子等妇人便上来染成喜钱的铜钱并糖果等物,孩子们哄抢一通,这才散去,如此反复几次,花轿终于到了陈家门前。

    鼓乐齐响,鞭炮震天。

    刘嫂子将手中抱着的青布送过去,便有人在地上铺上,自有陈氏一族资格老的妇人上来撒了避邪的谷豆,孙二嫂才并另一个陈家的另一位妇人上来将欧幼晴扶出了轿,踩着那青布“锦路”,由陈禄牵着花绸进了陈家的大门。

    骑马鞍,过火盆,一路直进喜堂。

    陈家的长者并那周氏在堂上坐上,欧幼雯等人亦早已经侯在里面,这会儿便齐齐起,迎着两位新人进门。

    在司仪的指引下陈禄与欧幼晴二人拜过天地高堂并交拜之后,这才被一群姑娘媳妇簇拥着入了洞房。

    二人走进装饰一间的喜房,欧幼晴头上的盖头已经被陈禄挑下,这会儿正由陈家一位嫂子将二人引到前并肩坐下。

    喝交杯酒、合髻结衣……坐帐的程序便结束了,陈禄被年轻的兄弟们拉到外面喝酒,丫头和孩子们也被赶出去,屋子里便只剩下新娘子并几位长嫂聊天。

    孙二嫂就拉了欧幼雯,只将她按坐在欧幼晴的侧,“幼雯姑娘也来坐坐喜,沾些喜气!”

    欧幼雯坐在上,只觉着子不适,伸过手去,却是抓出一颗五味花生来。

    “好兆头,好兆头呢!”孙二嫂一把就夺了那花生剥了,一人一颗塞到欧幼晴姐妹嘴里,口中笑道,“姐妹俩,一个年前嫁,一个年后嫁,只等到了明年年下,一起抱娃娃!”

    欧幼晴只把一对脸红得仿佛喝醉了酒,欧幼雯也是脸上烫了,急急地就要起,“二嫂子不逗新媳妇,却只是取笑我!”

    正说笑着,陈家的一位负责迎客待客的嫂子已经走了进来,拖着孙二嫂和欧幼雯到外面喝酒去。

    欧幼雯叮嘱姐姐一句,便随着她去了。

    桌子上尽是女客,孙二嫂、柳氏母女,刘嫂都在,三人只是向欧幼雯敬个不停,欧幼雯也是高兴,只管把那甜香的米酒一杯接着一杯地喝了去。

    这米酒虽不是什么高度酒,无奈她终是不胜酒量,虽然杯子甚小,仍是喝得头脑晕乎乎的。

    欧幼雯自觉不妥,忙拉了柳氏的手掌,“柳嫂,我只怕是有些醉了,一会儿,你把我弄家去,切不可在姐夫家里丢了面子!”

    柳氏答应了,欧幼雯这才放开了,只管随喝了去。

    心中只是想着,便要醉上这一场!

    欧幼雯醒过来时候头还是晕乎乎的,猛睁着双眼看着那晃动的烛光,知道应该是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上,她这才稍稍放心了些,重新闭了眼睛,便抬起一只手掌,“柳嫂,倒些茶水给我,我这嗓子只是疼!”

    一只手掌柔柔的探到她颈后,将她扶起来,接着一只温的杯子就抵了她的唇。

    欧幼雯重新睁开眼睛,将那水饮尽了,这才问道,“什么时候了?”

    “二更的梆子刚敲过一会儿!”清朗的声音,却分明是个男人。

    欧幼雯心中一惊,那剩下的酒意已经醒了七分,猛抬眼看向那人的脸,看清林若麟那亮亮的眸子,这才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柳嫂也没有唤我一声。”

    “我在陈家喝完喜酒,出来寻你不便,听水生说你和柳嫂坐车回来了,似是醉了酒,就忙过来了,柳嫂怎么没叫你,只是你醉得深没有听到,倒怪了别人!”林若麟将杯子从她手拿了,随手放在边的凳上,一边就轻声责怪道,“我还以为你是个谨慎的人,倒是这般没有酒德,柳嫂说你生生喝了有一壶去!”

    “哪里有!”欧幼雯含糊地反驳一句,抬起手指揉了揉酥疼的太阳,“我只以为这米酒没什么戏,谁想这么上头!”

    说着,她已经从他怀中撑起子,“那你可吃过晚饭了,我叫柳嫂给你煮些面去!”

    她这一起口已经是一阵翻腾,知道自己是要吐酒,欧幼雯忙捂了嘴,一边就挑被下要寻盘子去,林若麟忙拉过准备在一边的地盘子来,托着她吐了个干净,又倒了茶水让她漱了口,这才将盘子端到外面。

    有心责怪她,她皱着眉尖,便是一阵心疼,哪里还说得出责怪的话来,只是重新坐在头,搬了她的头放到自己腿上,用指腹轻揉着她的太阳,“这样头疼可好些?”

    欧幼雯轻轻恩了一声,却是没有动,放纵自己享受着那醉人的温柔,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睁开眼睛,“时候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我这酒吐出来也便好了!”

    林若麟却只是笑着看她,“我等你睡了再走!”

    “都睡了一天,哪里还睡得着呢!”欧幼雯再次坐直子,“看吧,我现在是真的没事!你只管放心回去吧,我过会儿就睡!”

    林若麟不说话,只是探手过来,从后背拥了她的子,让她倚在自己口,“那我就陪你呆上一会儿再走!”

    欧幼雯仰起脸,看他那双眸子晶亮如晨,隐有不舍之意,便从被中抽出手掌来,用手指轻轻把玩着他的一根手指,“我只是怕太晚了,伯父他们担心你!”

    林若麟用下巴轻倚了她的头顶,“爹爹他们今儿一早已经回京城家里准备过年和咱们结婚要用的东西去了,便是我这夜不归,也没人理会的!”

    欧幼雯听他这么一说,知道这年下必是看不见他,心中不由地便有些伤感之意,“那,你几时回去!”

    “明天一早,马车已经订好了!”林若麟轻嗅着她发上的香气,“我看,你这店子也关上几天吧,过两天,姐姐归省还要忙碌,这边年关近了,你也休息几!”

    欧幼雯轻轻点点头,“那,你几回来!”

    “我啊,只留在家里等着初六立来接你!”林若麟微垂下脸,一边轻吻着她的耳垂,一边就故作轻浮地感叹道,“真是羡慕死了陈大哥去,却要比我提前这些天做新郎官!”

    欧幼雯只觉他唇瓣滚,呼吸地滑过肌肤,呼吸便有些凌乱,只恐他再有深的动作把持不住,忙子,“夜深了,你,早些回去休息吧!”

    “不同你赶,我也要去了!”林若麟将她放平在枕上,一边就抬手到颈上解下一块红丝带系着的玉来,放到她的掌中,“这块玉我打小贴戴了,就让它替我陪你这几吧,过了这几,咱们便夜不离了!”

    说罢,恋恋看她一眼,终是忍住没有亲她,只吹了桌上的灯,自转去了,过了一会儿,门外便传来他招呼柳氏关门的声音。

    欧幼雯听着柳氏栓门回房,手掌握了握还留着他体温的那块玉缩到怀中,一颗心也是暖暖的,不多时,又迷糊睡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