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鼓乐响幼晴喜嫁

    忙忙碌碌,转眼间,已经是腊月二十一

    欧家原本是外户迁过来,也没有什么亲戚,欧幼雯只是使了人送了贴子给刘嫂一家,这天过了午,刘嫂夫妇并家中独子刘牛儿便赶着马车来了。

    欧幼雯忙着将他们迎到后面的屋子,又是给那牛儿抓糖抓果子,欧幼晴又帮着两人倒上茶。

    寒暄几句,欧幼雯这才转了正题,“嫂子,我们姐俩的况您也知道,我想着,明天若是没个长辈,只显得冷清,便想着让嫂子和大哥明天帮着应应景,也显得闹些!”

    刘嫂笑道,“这还消说!你们俩那都是我的亲妹子。我们今儿过来,晚上就不走了,只请明天将幼晴送出门去,牛儿便给她姑姑抱包袱!”

    一向寡言的刘大哥也是憨笑着道,“是这理,是这理!”

    “那就辛劳嫂子和大哥了!”欧幼雯道了谢,便拉了刘嫂出来,让她看看自己准备的东西,可是齐全了。

    刘嫂一一看了,这才点了头,“我看是齐了,不知道明天那撒豆的人可找了!”

    欧幼雯不由地拍了手掌,“嫂子不提,我倒把这事忘了!只是没有合适的人儿啊!”

    那边帮着搬东西的水生听到话音,走过来说道,“幼雯姑娘,要是实在没合适的人,我便叫我娘过来,我们家虽不是什么大户,可是我娘子康健,却也算是有寿有福的人!”

    “那敢好!”欧幼雯哪有不应的道理,就叮嘱水生早些回去,只把这事与老人说了。

    “姑娘放心,肯定误不了事!”水生满口答应,便又和其他人忙活去了。

    二人又仔细巡视一圈,确定万无一失,这才重新回到房中。

    入了夜,林若麟又过来一回,知道这边一切准备齐全,也不多做,只往陈家那边看有什么要帮忙的。

    欧幼雯将他送出门来,看着他上车去了,这才重新回来。

    这空儿,欧幼晴已经将她二人订婚的事说了,刘嫂便又打趣她一回,那边,柳氏已经带了梳头的婆子进来了。

    客完了,又送了甜茶让婆子甜了口,几个妇人这才将欧幼晴送到里间,坐到镜前梳妆去。

    婆子是个巧手,嘴上手上俱是利索。

    一边说着吉祥话,一边就帮欧幼晴梳顺了头发,又抹了发油,仔细在髻边别着头花等物,便润了胭脂来化妆。

    等到完了事,已经是二更时分。

    欧幼雯包了红包送到婆子手上,柳氏便将她送出去了。

    刘嫂就拉了柳氏到旁边屋子里,只留了欧幼雯姐妹在屋子说些悄悄话。

    欧幼雯这会儿也终于是得了闲,拉了椅子坐到镜边,仔细看欧幼晴,见她化了妆,应了那灯光,更显得精致起来,不由地笑道,“说起来,陈大哥真是福气,姐姐这么一打扮,连我这当妹子的都要动了心了!”

    “都这个时候,你还来调笑我!”欧幼晴假意嗔斥,却是转捏了妹妹的手掌,“雯儿啊,姐明白,姐能有今天,都是托了你的福去!只是,这女人呢,说到底还是要相夫教子,后你入了林家,却要收敛些子,做了媳妇不比姑娘家随意!”

    “姐姐这话都说了十遍了!”欧幼雯吐舌做个鬼脸,“道理我明白的,你只管放心嫁了去,妹子自有分寸,前几我已经托了孙二嫂,为你们寻个打下手的丫头,等过了年,消停消停,就将北城那家店子一切交给你们夫妻二人打理,后也算是有个营生!”

    欧幼晴只是摇头不应,“那怎么行!我这当姐姐的没有给你赚些嫁妆钱,还要你左右帮衬,这店子却是万万不能收的!”

    “自家姐妹,倒说外道话!这事我已经想好了,你们万不可推辞。”

    欧幼晴知道她的子,是一门心为自己着想,心中感动,一双眼睛却是湿了,哽咽道,“雯儿,姐欠你的,下辈子再来还吧!”

    她这一哭,欧幼雯也有些忍不住了。

    这些天来,与欧幼晴朝夕相处,这个女子的善良以及对于妹妹那种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欧幼雯心中也有许多的感动,在心中,她早已经将欧幼晴当成了自己的亲姐姐。

    现在,姐姐马上就要出嫁,后不可能再这般朝夕相对,心中也是有许多的感伤。

    姐妹相对,两对泪眼,终于是控制不住地相拥在一处,只把那满腔留恋之都留在这无言的拥抱当中。

    柳氏端了宵夜送进来,见这二人还抱在一起,不由地轻咳一声。

    二人忙分开体,各自抹了眼泪,欧幼晴就不好意思地向柳氏道,“让嫂子见笑了!”

    “姑娘这话倒是说偏了,两位姐妹深,如眉羡慕着呢,又怎么会取笑!”柳氏将手中端着的粥放到桌上,“时候也不早了,两位姑娘少许吃些,便休息一会儿吧,明天万不要没有精神才好!”

    说着,就将那粥盛了两碗,分别送到二人手中。

    二人道了谢吃了,欧幼雯又和柳氏一起仔细帮欧幼雯补了妆容,这才扶她到边倚着休息一会儿。

    欧幼雯就和柳氏一同出来,和刘嫂等人聊天守夜。

    等到外面敲五更钟,欧幼雯就直了子,让柳氏去把留在店里的两个伙计叫起来,准备着,她和刘嫂便进了里屋,欧幼晴也是睡得不实,听着有动静睁开了眼睛。

    二个人就在她换了喜服,又仔细把头发理了,妆补了,这才重新端坐到边。

    这边正左右忙碌。

    不多时外边就传来了鼓炮之声,渐渐地越发真切起来,想来是那迎亲的队伍已经快要到了。

    欧幼雯忙着将那大红的盖子蒙了欧幼晴的脸面,又叮嘱她两句,留下刘嫂相陪,她便披了衣服到了外面院子。

    院子里亮了数盏大红灯笼,再加上此时天色也些微有些亮光,倒还看得真切。

    欧幼雯刚走下台阶,就见水生扶着一位着锦衣的老妇人走过来,便猜到这是他的娘了,忙笑着走上去,扶了老人的胳膊,“倒累您这么早起来!”

    妇人慈眉一笑,“姑娘说哪里话,我原本就是喜欢凑个闹的,只是承蒙姑娘不嫌弃!”

    欧幼雯忙将扶到里面坐了,那边一个伙计进来通报说是接亲的队伍已经到了十字街。

    欧幼雯重新走到院子里,果然听到几声响亮的炮响,她就忙着招呼水生和那伙计,将院子里准备的鞭炮点响了回应,以通报对方一切已经准备就绪。

    这边鞭炮点过,过了没一会儿,迎亲的队伍便敲响了大门。

    隔着门缝塞了染成红色的“喜钱”,欧幼雯这才示意大家把门开了,一喜服的陈禄便带着众人并大红的喜轿进了远门。

    轿子停在厅中,水生这才把一众鼓乐手并轿夫随从请到前进的厅里喝茶吃点心,独留陈禄留在后院的厅里由刘大哥并刘嫂陪了喝茶。

    柳氏将准备好的镜子送到水生娘的手中,那妇人也是知礼的,取了那镜子到轿前,挑起轿帘照了几照,口中说道,“一照驱邪,二照祈福,三照新人百代禄!”

    还了镜子,又接了欧幼雯递过来的五谷盒,于轿子四周底下各撒一把,又到门外向着阶上撒上两把,只把最后那一把撒在轿中,“五谷入轿,吃穿不愁!”

    这边陈禄也喝了甜茶,吃了甜口的点心,刘大哥便进屋去将欧幼晴请出来,几人帮着入了轿。

    柳氏将前院的轿夫并鼓乐手通知了,又将包好的红包挨个送了,鼓乐手这才吹打起来,将欧幼晴抬出了门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