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周氏假哭戏禄晴(上)

    回到店中,欧幼雯仍是无法安心,所幸店中事物烦多,她也就借着这忙碌压了这心事。

    捱到近晚,她终是忍不住了,看雇客渐少,就使了水生到陈禄家中叮问。

    只说是烧退了些,喂了些稀米粉睡了,欧幼雯这才稍稍宽了心。

    看天色不早,她也就让水生和两个新伙计关了店门,到北城那家店子里收了柜银,又向周成询问事务,知道这边一切安好,这才和他一起锁了门子,重新回到南城来。

    这时,天已黑透,她上乏累,也懒得再去做什么饭食,就在不远处的小店里点了两个菜并一些米饭端了回来,在锅上,只等姐姐回来一起吃。

    她正坐在桌前就着灯算着帐目,就听到外面门环急响,欧幼雯忙到外面把门开了,却是姐姐回来了,急急向她说道,“青儿上出了许多红点子!”

    “什么样的红点子,那他现在可还发烧?”欧幼雯急声问道。

    “就是针尖大小的小疙瘩,上出了不少汗,估计是不烧了!”欧幼晴回道。

    欧幼雯看她也是说不真切,索就拉了姐姐一起坐了她雇的马车,急急到了陈家。

    奔进屋子,让姐姐端了灯来,仔细查看那青儿。

    这会儿青儿已经醒了,被周氏抱在怀里,一对黑眼睛只是骨碌碌地左顾右盼不停,不停地还伸出手来似是想要抓向那灯去。

    “就是这里,还有口处也有!”欧幼晴指着青儿的脖颈说道。

    果然,那青儿的颈后和脸蛋上有不少粉红色的斑疹,欧幼雯伸出食指轻轻挤压那斑疹处的皮肤,再迅速弹开,果然那红色是消退了,只是随着她松开力量,又重新变成粉红。

    又仔细检查了其他各处的皮疹,欧幼雯将手指伸到青儿耳后,果然摸到肿大的淋巴结,再试试青儿太阳,先前的燥也退了,她这才确定,这青儿有九成是染了幼儿急疹,却不是天花。

    这青儿自幼没了娘,自然是喝不上母,以至于抵抗力差,所以才会体虚弱,只是他烧了一天便出了疹子,却与幼儿急疹一般烧三四天出诊有些不同。

    “姐姐,青儿之前可曾发烧!”她轻声向欧幼晴问道。

    “前两天就有些发焉,我也没太当回事的!”欧幼晴轻声回道。

    听了这话,欧幼雯才彻底放了心。

    想来是这陈禄两头忙乎,欧幼晴也要忙着在店子里陈家两处跑,都没有注意这青儿发烧,只是后来烧到严重了,才发现罢了。

    “恭喜大娘!青儿没事了!”欧幼雯笑着直起子,“这是玫瑰疹,就是俗称的麻,只等了两三天把疹子发完,就没事了!”

    周氏对这麻也知道一些,听她这么说,也放下心来,郁的脸上也有了些笑意,“欧姑娘倒是比我们都懂得多!”

    “我这也是闲着没事,从医书上学来的,还不是为了做这小孩子的生意,自己多懂些总有好处!”欧幼雯随意扯了个谎。

    “姑娘真是聪慧人!”周氏笑着拉她坐到自己侧,一边就向陈禄道,“禄儿,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些去置办些酒菜,人家欧家姐妹这般帮咱们持,只你这个呆子,连个谢字也不会说!”

    陈禄自嘲地笑笑,转出门去了。

    欧幼晴便到厨房里去烧水煮饭。

    周氏便向欧幼雯询问这店子里生意如何,一边又说自己家的事拖累了她姐俩,不住地道着歉,“姑娘那边本是用人的时候,偏巧我这却是出了这些事,害得禄儿不能过去帮忙!”

    欧幼雯笑道,“婶子说哪里话,钱乃外之物,哪有人来得重要,青儿没事,您老这腿也渐好,我就放心多了!”

    周氏挑帘看一眼外屋,这才重新转过脸来,向欧幼雯道,“幼雯姑娘,我这心里一直有个事,原本早就想向你说的,可巧青儿又病了,就压下了!”

    “什么事?您说,只要我办得到的,一定帮您办!”

    周氏沉吟片刻,吸了口气,便开了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的,只管直说了。其实啊,我对幼晴姑娘喜欢的紧,前两,他孙二嫂过来,也提起这事,要是幼晴姑娘能到家里来,我是一百个赞成,只是我这儿子是个倔强的脾气,我昨晚上与他说起,他是怎么也不肯答应,说什么不能苦了幼晴姑娘……”

    欧幼雯听她提起这事,心中只是欢喜的不得了,听她这话头,已经明白,周氏是想从她这里探探欧幼晴的口风。

    “婶子,您的意思啊,我明白了!”欧幼雯轻轻叹了口气,“要是陈先生,那真是没得说,字写的好,算帐看店也是勤勤恳恳,人也是善良老实,只是我这姐姐……也和陈大哥一样,倔起子来几头牛都拉不回!我曾开玩笑向她提过,她只说自己配不上陈大哥,配不上您家呢!”

    周氏叹了口气,“我家!若不是托了姑娘的福,这会只怕我们娘俩的药钱都要四处去借!哪有什么配不上!”

    “婶子可别这么说,陈大哥能到我这店子里,幼雯心中存着感激呢!”

    欧幼雯看这周氏对姐姐也是十分满意,自然是十分高兴,嘴巴上当然是往漂亮上说。

    她心中明白,这陈禄与姐姐已经然是互相慕,只是两个俱是哪怕苦了自己,也不拖累别人的脾气,只怕不想个法子,一时半刻还真是难说服他们。

    左思右想片刻,欧幼雯突然想出一个办法来,“婶子,我倒有一个办法,只是要委屈您些!”

    接着,她就凑到周氏耳边,将自己的主意小声说了一遍。

    周氏听了,只是笑着点头,“也亏得你是个姑娘,要是个少年,只怕能通了天去,好,咱们就这么办!”

    外面脚步声响,却是陈禄提着酒菜回来了。

    欧幼雯向周氏做个眼色,便起到外帮忙去了。

    待到酒菜上桌,青儿亦被周氏哄睡了。

    四个人围着桌子坐了,周氏就将酒杯端了起来,“幼雯幼晴啊,这一杯,婶子要谢谢你们呀!”

    “婶子这话说重了,陈大哥帮我们那么多忙,这些还不是应该的!”欧幼晴夹一块鸡到周氏碗中,“您的腿上有伤,还是少进些酒,多吃些菜品!”

    “是啊,娘,你这子不能喝酒的!”陈禄也附和着说道,一边就起来要夺了周氏的杯子。

    周氏闪晃过他的胳膊,一口干了那酒,坐到椅子上,突然就哭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