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望福楼前福运无

    一手托腮,一手持着毛笔“专心致志”地写着字,欧幼雯的目光却是不时地偷扫一眼旁边不远处柜台后,一直呈深沉状的姐姐欧幼晴。

    从早上欧幼雯不许她到陈家去到现在,她就一直是这种状况。

    欧幼雯看着她的侧影,又是好笑,又有些微的气愤。

    她之所以不让欧幼晴去帮忙,一是为了给孙二嫂制造一个合适的机会,如果欧幼雯刚好在陈禄家中,孙二嫂如何帮忙探问那陈氏母子口风,二是欧幼雯也想让陈禄和周氏感觉一下,欧幼晴的好处,却没有想到姐姐会反应这般强烈。

    只不过是欧幼雯不让她到陈家帮忙,她已经如此,若是陈禄母子并不接受她,那么她又会是怎样的伤心呢!

    放下笔,欧幼雯不忍再看她那幅可怜巴巴的模样,索就到后院披了大氅,想着趁着这雪后晴天到南城去走走,看看那边的况。

    走到姐姐面前,欧幼雯抬起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姐姐,醒醒!”

    欧幼晴回过神来,看她了大氅,疑惑地问道,“这么冷的天,妹子上哪里去?!”

    “我到城南走走,办些事,姐姐好生在铺子里盯着吧!”从炭盆里夹了几块红炭到暖手炉里,欧幼雯抱着小炉子出了门,到街口雇了一辆出租马车。

    坐到车上,随口说出城南一家有名的酒楼,欧幼雯就坐在靠近车帘处,隔着车帘和那车夫攀谈起来。

    燕京城里做车夫的都是燕京通,对于这燕京城自然是了解的很,从这些人的嘴里,欧幼雯能够打听到最直接的信息。

    “这南城啊,住的都是燕京的老户,中等人家为多,不像咱们这北城,您大街上一走,那南腔北调,哪儿的人都有!”这车夫五十多岁的年纪,却是体硬朗,说起话来,底气很足,“只是这些年北城慢慢繁华起来了,倒显得南城小家子气了,可是,你看,你这吃个饭不也要上南城,燕京的老字号大部分也都在南城呢!”

    “您说的对呢!”欧幼雯随声附和着,“那,南城那边的店面房子,你可知道价钱如何?!”

    “这您还真问着了!”老汉嗬嗬一笑,“我家就住在南城呢,说起来,那边的房子可是没有北城这边好租呢,价钱也差许多!像您那家店子,少说也要十两银子一个月吧,可是这样的房子放在南城,也就是七八两的价,要是遇到好说话的房东,恐怕五六两也租的!”

    欧幼雯听他这么说,心中不由地有些窍喜,如果真如这老汉所说,那么南城的房子估计也要好找一些。

    她做的这孩子的生意,能在繁华闹的区域那自然是好的,可是,也不是说非要在这样的地段不可。

    民以食为天!

    孩子更是家家户户的天!

    尤其是对于那些中等人家,手中都多少有些赢余的钱,如果你让他们拿钱去吃去喝他们可能舍不得,可是将钱花在孩子上,却是大多数都舍得!

    食品又是短期消费的商品,只要有一定的客源,就能生存,像现在这边的这个店子,许多都是回头客,也有不少是像之前那婆子一样住在南城或者是距离南城较近的地方,如果之前店子做起来,靠着这部分固定客户然后再加上大力的宣传和促销活动。

    那么,应该也可以红火起来的!

    心中暗自盘算,欧幼雯的信心也是越来越足。

    等她挑帘看外面,马车已经穿过中轴路,进入了南城的区域。

    欧幼雯也顾不得寒冷,便挑起车帘,仔细向路两侧巡视。

    果然,路两侧的高宅大院比起北城来却是相对少些,青石板路两侧大多是两层的青砖旧楼,虽是陈旧,却是别有一种敦厚之感,很明显都是传承下来的老房子。

    “吁!”车夫扬声勒住了马,“姑娘,望福楼到了!”

    欧幼雯挑起帘子,果然看到街对面一座古朴的二层门面,挑起暗红的纱灯笼,上面写着“望福酒楼”的字样。

    “你这马儿倒是跑得快!”欧幼雯探手到钱袋中取银钱出来,一手挑了车帘,一手就握着铜钱伸到那车夫面前,那车夫尚未接过银钱,就听有人尖声叫道,“杀人了,杀人了!”

    那声音极是尖厉,只听得人心上都要生起毛来。

    欧幼雯惊愕地转过脸,只见一位高瘦的男子慌慌张张地从望福酒楼的大门里冲了出来,右手中握着一只闪着血色的匕首。

    在他后,两名大汉急急地追着,一个抄着凳子,一个握着短刀,一边追一边喊着,“杀人者莫跑,狗杂种站住……”

    只是看那匕首,欧幼雯已是一阵胆颤,便将探出车子又缩了回来。

    本以为这城南要比城北太平,没想到这清天白竟然会遇到杀人的事,欧幼雯如何能不心惊,双手扶紧,她颤声急道,“大爷,咱们快走!”

    那车夫看到从酒楼冲出来那人横穿大街,已经看出他是想抢了自家马车逃走,不等欧幼雯发话,已经跳上车辕,抖起了鞭子。

    即使是如此,仍是晚了一步。

    那握着血匕首的男子也是求生心切,一个掠竟然已经冲到车辕边,扬手就抓住了马缰,一把从车辕上扯下那车夫,他就坐到车辕边驱动了马车。

    那老车夫被硬丢在青石地上,吃了疼,不由地一声呻吟,口中已经骂起来,“天杀的,抢我车去,那是我一家老小的饭粮啊!”

    说着,就冲上前来,却哪里追得上那急奔的马儿呢!

    只是蹲在地上哭骂不止。

    欧幼雯听了他的哭声,立刻就明白过来,这车被那持血匕首者夺了去,心中只是悔恨,怎么就没有下车去,又悔怎么偏偏今要来南城这边探看……

    马儿跑得飞快,车就显得极是颠簸,欧幼雯紧抓着座椅的把手,才勉强保持着平衡。

    后悔够了,她就也一点点地冷静下来,小心地凑到车帘边,一边扶稳体,一边就向外面看了过去,想要看看是否有逃走的契机。

    看清那杀人者的侧脸,她不由地大吃一惊。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