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街头灯火阑珊处

    马车轻摇。

    车厢内林若麟和欧幼雯共肩坐在铺着棉垫的车凳上,面前堆着原本装在另一辆车上,从龙安城买回来的各色礼品和行李杂物。

    “林少爷,你看往哪条路走?”水生挑开车帘从外面探出头来,轻声询问道。

    要说赶车他是一等好手,可是从龙安到燕京的路,他却是不熟的。

    林若麟直起腰,探头看一眼外面的两条路,抬手指向了西边那条,“走西边这岔路!”

    水生答应一声,重新将车帘子拉整严实,继续赶车去了。

    林若麟,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一边又向欧幼雯转过脸来,帮她掖掖腿上搭着的毯子,柔声问道,“冷不冷?!”

    欧幼雯摇摇头,犹豫了一会儿,这才轻轻开了口,“我想,二叔不过也是一时糊涂,你也不要太在意了!”

    “我只是有些不能接受!”林若麟叹了口气,“自小我与二叔便是感最好,每次父亲要打我,都是他护着,对我的要求向来是有求必应,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能狠下心来要杀我呢!”

    也难怪林若麟无法接受,那两人说出幕后指使者是林延寿时,就连欧幼雯也是很难相信,那位表面上对林若麟疼有加的二叔竟然暗中想要他的命!

    不过,仔细想来,那二叔的所为确有许多可疑之处。

    果然,许多人都难过钱这一关啊!

    他俊逸的脸上满是郁之色,显然,这个事实对他的打击不少。

    欧幼雯看他脸色,只是一阵心疼,没有再多说什么,她只是从暖手中抽出手掌来,轻轻覆在他的掌上。

    她知道,现在,林若麟需要的不是什么理由和结果,而是温暖的安慰。

    林若麟抬起脸来,两个的目光交织在一处,他反转手掌,握住了那只暖暖的小手。

    马车一路前行,二人却没有再说一句话。

    一路奔波,二天天黑的时候,三人终于赶在燕京城关城门之前回来了。

    看到他们三人平安回来,欧幼晴和陈禄俱是一脸地喜色。

    一边指挥着周成到旁边的饭馆里去要些酒菜来,欧幼晴就从火盆上取了茶来,倒在瓷碗来,一一送到三人手中。

    欧幼雯喝一口茶,“姐,今儿这就把门关了吧,咱们好好地坐在一起吃回饭!”

    欧幼晴哪有不应的道理,和水生一起抬了后屋的桌子来,将周成买回来的酒菜码到桌上,几个人就围着桌子坐了。

    拉了几句家常,陈禄就开口询问这次上龙安的事

    欧幼雯偷瞧林若麟的脸色,笑道,“今儿啊,咱们不说这些,只是喝酒吃饭,说家常!”

    陈禄是聪明人,自然是猜出这里有不便言说之事,也就转了口,只问水生可去龙安城大街转了,比之燕京是否繁华之类的话。

    “那当然,京城就是京城,咱们这燕京比起人家龙安城来那真是差远了!”水生啃着鸡腿,一边就夸张地说起龙安城里的繁荣,只逗得一桌人全笑了起来。

    欧幼雯就顺着他的话口,说起天桥卖艺的,说起那可口的小吃,猛然想起她带回来的礼品,忙将包裹抱了来,在柜台上打开了,就将从龙安买回来的几样小孩子玩意送到陈禄面前,托他带给儿,又取出一块上好的绸料,却是送给陈母周氏的。

    陈禄看那绸料,自然知道不是一般的东西,不由地推辞道,“幼雯妹子这么客气,陈禄怎么敢收!”

    “陈大哥和我客气什么!”欧幼雯却是将那布料塞在他的掌中,“若是你再客气,那就是看不起我们姐妹!”

    她说了这话,陈禄也不好推辞,只是笑着接了。

    欧幼雯又取了一些吃食和龙安的特产来,送给周成和水生,只让他们带回家去让家人也尝个新鲜。

    二人自是满口道谢,周龙就推说时候不早,要告辞去,水生也就站起,要和他一起走。

    “也好,水生这次辛苦了,明天放你一天假,后来再来见工就行了!”欧幼雯笑着将那些包好的吃食和特产塞到二人手里,将他们送出门去。

    这边陈禄也站起来,“我看,我也先回去吧,家中只娘和儿,我也不放心的!”

    欧幼雯看一眼林若麟,笑道,“也好,那就咱们都散了吧!姐,你帮陈大哥把东西打个小包裹,我送送林少爷!”

    欧幼雯提了灯笼,就和林若麟一起出了店门,直将他送到巷子口,仍没有停步。

    林若麟停下步子,“好了,你回去吧!”

    欧幼雯抬头看看天空,“没事,我再送送你!”

    “你不回去,只怕晴姑娘要担心的!”林若麟提步拦在她面前,“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放心吧,我睡上一觉,就什么都好了!”

    欧幼雯将手中灯笼抬起来,举到他的脸侧,看到他唇角淡淡的笑意,心中不由地一酸,“你心里苦就不要非装出笑容来哄我开心,这样只会让人心疼!”

    林若麟唇角抽搐了一下,突然伸臂过来,拥了她在怀里,“好雯儿,真是最懂我!你放心吧,我真的没事。秦叔叔已悄悄跟我说了,父亲对你印象很好的,只是那要配合我演这出戏调出那背后小人,才故意给了你冷脸子,等过些子二叔的事处置完了,我自会向父亲提起我们的婚事!”

    欧幼雯一手挑着灯笼,一手就笼了他的腰,轻轻点头。

    许久,林若麟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手臂,“回去吧,你这子还需多调养几,不能再受寒的!”

    欧幼雯将灯笼送到他面前,林若麟却是怎么也不肯接,一边就迅速转过子,大步向德要瓷行的方向走去。

    走出十几米,他才停下步子,转过脸来,只见欧幼雯仍伫立在街口,手中的灯笼在无尽的夜色中闪烁着温暖的桔红。

    林若麟原来沉闷的心一下子涌进了一道暖流,将双掌笼到嘴边,他动地向着那光影大喊,“欧幼雯,此生,我林若麟非你不娶!”

    喊罢,猛转,轻快地跑进了远处的岔路。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