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清天白日也遇匪

    “既然父亲这般不讲理,那也莫怪儿子无!”林若麟拉住欧幼雯的手掌,“幼雯,我们走!”

    “若麟,你再和伯父好好讲讲!”欧幼雯拖着他的手急道。

    林若麟却是理也不理,只是强拉着她的手就要出门。

    欧幼雯拗不过他,便用手拉住门框,向林延禄道,“伯父,您不要生气,其实若麟他,他平时不是这般的!”

    “幼雯,不要求他!”林若麟拉不动她,竟然甩手气愤而去。

    欧幼雯看事已至此,虽是无奈,却也无可奈何,站直子向林延禄福了一福,丢下一句道歉也随着林若麟出了院门。

    林若麟看她跟出来,立刻就拉了她的手掌,两人一起奔出了林家大院,在街口随意雇了一辆马车,回了客栈。

    “幼雯,你受委屈了!”林若麟轻轻将欧幼雯推到门上坐下,“时候不早了,您想吃点什么?”

    盯着他的脸,欧幼雯不由地一阵疑惑,此刻的林若麟一脸平静,哪里像是刚从家里逃出来的样子!

    “怎么了?”林若麟注意到她的疑惑,笑着问道。

    欧幼雯叹了口气,“我只是觉得刚才在林府中的你,与平时的你大相径庭,看你平时做事,少有那般冲动固执!”

    “那也要看是什么事不是!”林若麟抬起目光,温柔地注视着她的脸,“婚姻大事若麟岂能苟同!”顿了顿,他轻轻地挑起眉毛,“难道是姑娘因为若麟不能继承林家家产,所以觉得可惜!”

    欧幼雯从他手中抽出自己的手掌,淡然起,“如果幼雯是那等贪求富贵之人,也就从了那张文洛享受荣华去了,又怎会和林少爷有此番相识!”

    林若麟听罢,不由地轻笑出声,“我只不过是一句玩笑话罢了!算了,咱们不说这些事,只想想中午吃些什么,你这几天到京城来,都没有好好地玩上一玩,我就带到你有名的一品居去好好地吃上一顿,然后四处游玩可好!虽然我没了林家财产,可是那燕京的瓷器行可是我一手经办起来的,请姑娘吃吃玩玩还是够的!实在不行,以后我就入赘欧家,到欧掌柜的店子里去做个小工混口饭吃总行吧!”

    他故意以可怜的语气说出来,一边又一脸哀求模样地看向欧幼雯,欧幼雯忍了几忍,终于忍不住,噗地笑出来声来。

    想着林若麟刚与父亲决裂,却依旧是强颜欢笑地哄自己开心,欧幼雯也不想再提那些烦心之事,索就暂且将这些放到了一旁,“好,我在你林家受的委屈,便要从你在林家少爷上找补回来!”

    林若麟将上的毛皮大氅披在她的上,又细心地为她系好颈带,这才牵住她的手,以戏腔吟道,“后既然要做一对苦命鸳鸯,今便大肆挥霍一番吧!”

    出了房门,向水生叮嘱几句,二人便离开了客栈,雇了一辆马车,直奔这龙安城最有名的一品居吃烤鸭。

    吃了烤鸭,又奔南城,到天桥上捏着糖葫芦看杂耍。

    看手艺人吹面人,听段龙安大鼓……两个人仿佛两个没长大的孩子,玩的十分尽兴。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暗。

    到天桥南头的鸟不馋包子铺称了两斤包子,两个人重又寻了马车,一路说说笑笑地抱着此行的收获回了客栈。

    “水生,看,我给你买什么来,正宗龙安鸟不馋的包子,香而不腻……”来到水生的客房前,欧幼雯人未进门,声音已经先传了进去。

    直接撞开房站,她将手中的大包小件一鼓脑地堆在了桌子上,“那,这是北小街的香草包,带上着呢,这是……”

    注意到正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林延寿,欧幼雯的话硬硬地噎在喉咙,“二叔?!”

    走在后面的林若麟这会也进得门来,看到林延寿,脸上的表不由地一沉,“二叔,您怎么来了!”

    欧幼雯扫一眼林延寿的表,忙向水生招招手,“水生啊,我下面还有些东西,你帮我一起拿上来!”

    说着,她便要出门去。

    林若麟却是一把拉了她的手掌,“车钱我已经付了,那两件东西水生就能拿了,你只管留在这里休息就好!”

    水生识得眼色,忙答应着去了。

    欧幼雯看林若麟语气坚决,也就转回来,向林延寿笑道,“您坐!”

    林延寿向她笑笑,并未坐下,而是径直走到林若麟边来,“若麟啊,我知道你的脾气打小就拗,可是你也应该明白,大哥他生气也是应该的!这自古以来,婚姻大事,向来是父亲之命,媒灼之言,你自已寻了良人也罢,偏偏还要故意和他做对,丢他的脸色,他怎么可能不生气呢!”

    林若麟不屑地撇撇嘴,“二叔!昨天的事您也知道,我早就说了这门亲事我不依的,是他偏要说什么今下贴子!”

    林延寿叹了口气,“算了!这话大哥正在气头上,也只好将此事略缓一缓,待后他心稍好一点,二叔自当帮你求!”

    说着,他探手解下腰间的锦囊来,“这是一些银票,你先带着,若是后用度不够,只管写信与我,派人给你送去!”

    林若麟道了谢,却是怎么也不肯收,林延寿便将那锦囊塞到欧幼雯怀里,“若麟不收,欧姑娘万不可不要的,这可是二叔给你们的一点小小心意啊!”

    欧幼雯与他推辞着,林延寿偏又是执意要给,争执之中,那锦囊竟然落到了地上,欧幼雯忙弯将那锦囊捡起来,拍了拍土尘送到林延寿手中,“二叔,您的心意我领了,这钱我是万万不能收的!”

    “欧姑娘果然非平凡女子,延寿回去之后定当帮你们向大哥说!”林延寿感叹一句,这才接了那锦袋,一边就向林若麟问道,“那么,若麟你是如何打算?”

    林若麟道,“我还能如何打算,自然是明就起程回燕京去,继续做我的瓷行生意,父亲不认我做林家子孙,我自然要多赚些钱来将来养家糊口!”

    “也好!”林延寿紧了紧上的大氅,“既然如此,二叔也不多呆了,等到劝得大哥转了心意,二叔便派人捎信给你们!”

    欧幼雯免不了又向他说些感谢的话,便和林若麟一起将他送到了客栈大门。

    二天,林若麟一早便顾了马车来,吃罢早饭,便带了欧幼雯和水生一起坐上马车出了城门。

    出了城门,一路顺着官道向西南方向行驶,马车的速度并不快。

    正午的时候在一家路边店子里随意地吃了些饭食,三人便继续上车赶路。

    又上前行了一段路,那车夫只说是肚子不适,在一片树林边停了车子,到林中小解。

    三人左等右等不回,便下了车也松松腿脚。

    没想到,三人刚下了马车,树林内已经冲出两位用黑巾蒙着面,一高一矮两个汉子来,甩着手中雪亮的片刀向三人喝道,“识相的,把钱交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