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诉心声情意渐浓

    桌上油灯摇曳,炭盆里的火边闪烁,上面坐着的黄铜温酒鼎中温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汁,常有的药香在小小的房间里飘

    欧幼雯清醒过来,立刻就被这浓郁的药香刺激的得咳嗽起来。

    “你醒了!”林若麟凑过脸去,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喜悦之

    欧幼雯适应了一会儿屋子里的光线,这才看清了林若麟的脸,“林少爷?!”

    “先不要说话!”林若麟伸出手掌,示意她不要出声,转走到炭盆边,将温着的药汁取出来,倒在桌上的瓷碗里,这才小心地端到了欧幼雯面前,“把药吃了吧!”

    欧幼雯躺在被子里,人仍是下意识地向里侧缩了缩,一对秀眉紧紧地皱成了一团。她平生最怕吃药,更不要说这满满的一碗中药汤了,只是嗅着那味道,她已经隐约的有些干呕了。

    “你这风寒很严重的,不吃药怎么行!”林若麟将瓷碗递过来,温柔地劝道,“来,你只管屏住呼吸,一口气喝下去,不苦的!”

    欧幼雯孩子气地拉起被子蒙上嘴巴,很坚决地摇了摇头,“不吃!”

    林若麟看着她可的模样,不由地扬起了唇角,“我还以为欧姑娘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儿,原来也有害怕的事!”

    “随你怎么说,反正我不吃!”欧幼雯皱眉扫了一眼那黑黑的药汁,迅速地别过脸,露出一幅打死也不吃的模样。

    “好吧,既然你不吃,那我只能喂你吃了!”林若麟坐到边的椅子上,用小勺盛了一勺汤汁,轻轻地吹了吹,这才送到欧幼雯面前。

    欧幼雯看一眼勺子,却是无动于衷。

    林若麟将她的表看在眼里,却只是举着那勺子不放。

    “林公子,咱们说正事吧!”欧幼雯拉下脸上的被子,压低了声音,“其实我这次来,是……”

    “如果你不吃药,我就不听你说什么!”林若麟也学她的样子别过了脸,那勺子却依旧举在她的面前。

    他们二人这样子,哪里象是两个店面的主事人,却似是两个孩子。

    欧幼雯看他一本正经的模样,终于控制不住,噗地轻声出声。

    林若麟听她笑声,自己也控制不住地笑起来,一边就将脸转了过来,“快趁喝了吧,你不喝药,我心不安!”

    叹了口气,欧幼雯支撑着坐起来,林若麟忙将勺子收回碗中,拉了枕头替她垫在背后,欧幼雯坐直子,这才发现上除了客栈的被子外,还压着一件白色的毛皮大氅,她的目光划过林若麟上单薄的棉衣,心中不由地一暖,“公子何时来的?水生这小子也真是的,怎么能让您照顾我呢!”

    “是我让他去休息的!”林若麟将药碗送到她面前,一双眼睛晶亮的看着她,“我进来时只见姑娘倒在地上,现在看你醒了,我也就放心多了,姑娘为我而来,若是出了事,若麟何以堪!”

    欧幼雯不敢看他的眼神,接了药碗,便将唇凑到了碗边,咕嘟咕嘟将一碗苦苦的药汁喝了个干净。

    她垂下碗,林若麟立刻就将倒好的温开水送到她面前。

    欧幼雯用水漱了口,稳定了一下心神,这才将杯子放到边的小几上,“我这次来,其实是特地来通知你的,有人要害你!”

    接着,她就将那灰袍人到店中假意做生意,她被张文洛抓到院的事偷听到这其中机妙的事,简单地说了一遍。

    听到欧幼雯被抓到后险象环生,林若麟的眉头越皱越紧。

    “还好遇到许文,要不然,你还能不能见到我还不一定呢!”欧幼雯轻声调侃道。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拜托你照看店子,也不会出这样的事!对不起,幼雯!”林若麟动地说道。

    “林公子客气,我现在不是没事吗?!”欧幼雯向他扬扬唇角,脸上迅速恢复了严肃之色,“现在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想办法躲过他们的计算才行!”

    吸了口气,欧幼雯终是将她内心的疑问说了出来,“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只是奇怪是谁和你有这般深仇大恨,骗些钱财也就罢了,为何要致你于死地呢!难道是你们林家得罪了什么人?”

    林若麟脸色一黯,接着就极轻却是极悠长地叹了口气,“幼雯,我也不想瞒你,其实这事八成并非外人所为,指使者可能就在林家!”

    欧幼雯听了微微一怔,接着心中便恍然大悟。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林家只林若麟这么一个嫡传的儿子,这么偌大的家业自然有无数人眼红的,本能地,她就想到了那德林瓷行的林二爷。

    这林二爷对她说林若麟要几才回来,是否是不想让她们二人见面呢?!

    “公子既然有了警觉,幼雯也就放心了!”心中嘀咕,欧幼雯嘴上却什么多说什么。

    毕竟,这是林家的家事,她若是随言知语说错了,可能会对林若麟造成不必要的影响呢!

    更何况,听林若麟的口气,似乎是已经察觉,以他的聪明,自然能认出谁是好人坏人,也不用她多心吧。

    倾听着她的声音,林若麟的脸上又恢复了平的淡然之色,“其实我今在家门口之所以让你先回客栈来,也就是不想引起他们的怀疑,还望姑娘不要责怪我之前的冷淡,其实……”他深吸了口气,目光深沉地落到了欧幼雯脸上,“若麟看到姑娘,心中实是惊喜的很!”

    欧幼雯不是傻子,自然听出他言词后面的意思,心中一片暖意,她的脸上却仍是保持着平静之色。

    现在她最关心的不是这些问题,而是林若麟该如何应对周围的凶险,“那么,公子打算如何应对?”

    手指轻拂着盖在上的白色毛皮大氅顺滑的长毛,她突然直起了腰,“不行,公子还是快些回去吧,如果让人注意你到我这里,会不会引起你所指之人的注意呢!”

    说着,她就抓起上的大氅,要往林若麟手里送。

    林若麟按住她的手掌,将那大氅重新盖在她的上,“若麟万不能丢下你一人回去了,若是姑娘有何闪失,我要那万贯家资还有何用!”

    欧幼雯只觉林若麟的手掌温,掌心温和地包容着她的小手,握得固执而坚持,她吸了口气,终是舍不得那温度,没有缩回手指。

    炭盆内的火光暗了下去,冷清的客房内却似乎是浮动着天般的暖意。

    窗外早已含苞几的梅红,嘭得绽出一片红。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